¿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劉選手2020年度重要探險任務因為法規有了新的變化而必須大幅更改。

唉…兩年來的規劃,一半放水流!

然而,守法是必須的。好吧。已做好的計劃就砍掉重練。

目前估計損失金額約2萬台幣。


發表留言

沒照片日記:2019/11/13

卡打車,移動中。遠遠見路邊草地上一小小不尋常物。停下。8米外一沱約10公分球狀物,毛絨絨,無動靜。

原以為是受傷或剛死亡的幼鳥。走近一看,原來是一顆貓的頭。

於是我就走蚊香…就很直覺的。走蚊香就是以參考物為中心點,繞圈圈,同時半徑逐漸放大。水下搜索也是醬。從小範圍搜索掉落的貴重水攝器材到大範圍搜索失蹤潛水員都適用。

十米半徑的搜索結果:現場無打鬥痕跡。沒有血跡。沒有其它屍塊。所以這裡不是第一現場。有人或有其它動物把貓頭移動至此。

再細看貓頭。

毛皮有初乾血跡,但無重損、鬚毛正常。傷口非常整齊,很像是人造利器所為。見下方創傷示意圖。

clip_image002

換句話說,這極可能是人為。

我拍了現場照片。經幾考慮,還是決定不公開。

我也去查了一些檢舉管道,但發現報案人/檢舉人都必須提供個資。嗯,我在此停步。原因很簡單。1. 我沒有smoking gun,冒煙的槍,也就是沒有拍到行為人,沒有積極事證。2. 我完全無法信任現在的法官跟檢警。反正都判得很輕,一審主動打折,二審強制再打折,說不定還把我的個資洩露出去。

放風向? 請自行Google: 「檢舉人 個資 遭 警 法官 洩漏」。多翻幾頁,你會看到一些讓人很寒心的案例。

我覺得台灣應該考慮實施地方法院院長檢察長隨同立委選舉合辦直接民選或不信任投票的無退休金罷免,徹底切斷官官相護。

你看,大橘子之後,感謝法官、感謝人權納粹,接著就是斑斑。你自己去看,判得多輕! 而且,周年慶,第二件七折。

還有人說,這在台連殺二貓的兇手「一表人材」,「只是對待牲畜有點不禮貌」。

 

image

可憐的貓。

可憐的人民。


以下是2019/11/15更新:

15日再到原地調查,發現一具無頭貓屍,其位置在13日的調查中是沒有任何屍塊的。所以,在過去這兩天裡,有外力將這具無頭貓屍移動到此地。

此貓屍在背頸部觀察到嚴重的大面積創傷。根據傷口切面、毛皮花色,目前推論是同一隻貓。

已拍照存證。


發表留言

照片日記: 2019/10/30

黃昏,憑櫺,補充文青指數,自我感覺良好時,嚇見一龐然大物排山倒海入窗而來! 一隻大甲蟲!

問Google大神這叫啥,原來叫鍬形蟲。好威啊~

可是不知該如何處理。放回窗外怕它跑到馬路上被車壓扁,問一些鄰居有沒人要養,也沒。最後只好騎卡打車出門,把甲蟲帶到夜晚的河邊樹林去野放。太靠人跡。再跑遠一點。差不多了。在步道旁,大便蹲姿發傻看甲蟲愛爬不爬的在草地上遊蕩。

咦? 等下。

醬會不會被夜跑女子誤認為是埋伏中的渣狼?

不對。人要有志氣。

醬會不會被夜跑女子拖去夜市撈金魚?

好吧,保重啊甲蟲哥!

唉,野放也不是、留養也不是。請參閱:

環境資訊中心 – 鍬形蟲的美麗與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