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發表留言

突槌電影:太陽帝國(Empire of the Sun)

小男孩吉姆在樓頂看一架P-51野馬近距離低空橫向飛過。如下圖。

image

畫面跳特寫加慢動作,原本關閉的泡泡式座艙玻璃罩忽然變成向後開啟,飛行員還揮手。如下圖。

image

P-51飛過吉姆面前,開啟的座艙玻璃罩變成關閉的。而且,機鼻右方的白色圖案不見了。如下圖。

image

突槌歸突槌,但這幾秒鐘的畫面應該是花了重金、用了苦心,工作人員們忙到翻天覆地才集結片段接成的。

我一直很喜歡這部電影的運鏡。現在的電影已經把shaky cam當成基本了。Shaky cam就是故意晃動鏡頭來達成有如新聞現場實況追拍的錯覺,同時用來營造緊張氣氛,但實際上這種手法所訴求的是不便說出口的嗜血狗仔口味。如果這一段突槌也是用shaky cam這種廉價手法處理,那麼突槌的地方也就不會這麼容易就被發現了。但若如此,這段劇情的張力跟美感也就無從實現了。

廣告


發表留言

給糖,那就要加稅。

給糖,那就要加稅。

工時、工資、例休,如果或增或減幾塊錢台幣;幾小時、幾天,就以為能國泰民安欣欣向榮社會正義,那就…那就…唉…

如果以政策操作去提高資方的成本優勢,例如允許私部門法人以很便宜的成本在山上挖礦養魚,那就必須同時針對資方因政策而獲得的成本優勢提高稅率。同樣,如果政策提高勞方利益,那就必須針對因政策而增加的利益部份提高稅率。

給糖,那就要加稅。

如果沒有這樣做,那麼就會惡化貧富懸殊。某一群法人或自然人的利益提高,就會有另一群法人或自然人的利益降低。例如守法的中小企、例如性質不同的行業、例如揹學貸的年輕人、例如網路不普及或上網費付不起的偏鄉人(digital divide)。這些已經被甩到後面之後再被遺忘的群體躺著也中彈,被甩到更後面去了。他們用來向上爬(社會移動性social mobility)的梯子相形之下就更短了。

貧富懸殊是可以量化的,例如吉尼指數。懸殊愈大,至少兩種現象就會愈嚴重:1. Wal-mart現象;2. 共享經濟現象。

愈窮的人就愈依賴Wal-mart的便宜貨。便宜貨來自血汗工廠或摧殘環境來實現便宜。為了便宜,所以工作機會就變少。工作機會變少,窮人就愈窮、更多中產階級也會淪落貧窮階級。更多的窮人、更窮的窮人,也就更依賴Wal-mart,Wal-mart就愈強大、更多的中小企就會收攤。如此循環。此稱Wal-mart現象

因為變窮、工作機會也變少,所以共享經濟就擴大。共享經濟又稱平台經濟,也可用gig economy來統括稱呼。加入Uber兼差、Airbnb、脫衣服直播賣洗衣精、在YouTube賺廣告費,都算。

Gig economy裡的人,收入有高有低,但大部份的人都不穩定,沒保障、勞保有漏洞、貸款會愈來愈難、而且很難課稅。Gig economy規模愈大,政府個所稅源就愈小,未來長期社福濟貧成本就愈高。這是gig economy (或共享經濟)現象的風險所在。

給糖,那就要加稅。

我可沒說工時該增加,也沒說工時該降低。別亂扣帽子。

加稅?

勞資雙方口徑一致大聲怒吼:我鼻要!


發表留言

OP. IB5完成

代號Operation Iceberg 5的探險任務已於2017/12/4完成。

PB201193

是的,掛名Iceberg的活動一定是跟沖繩有關。上面的照片可能跟你想像的沖繩很難連結在一起吧。

這次為期三週的探險的主要目標包括實地探勘好幾個我認為傳記史料有重大疑慮之處。其次是繞著幾個人的故事去現場東摸西摸數螞蟻,特別是八原博通、伊東孝一、跟巴克納將軍等六、七個人。

至於可能比較有話題性的前田高地,我只是舊地重遊、蜻蜓點水去報到一下而已。

很多我想做的事真的是做不完,只能把我自己認為最重要的關鍵任務排在最優先,其它的只能果決地犧牲放棄。

對不起,沒有美食介紹、沒有住宿評比、沒有必買攻略。這些東西…我沒興趣。

一路上常有人問到我去了什麼地方,要到哪裡去。也許是客套,也許只是找話搭。結果呢,戰史讀太多的併發症吧,常常發生了一種小小錯頻:我使用的地名名稱多半是戰時的名稱,或是戰時美軍用羅馬拼音亂亂拼成的名稱;不少到現在已經不存在或是已改名。比較年輕的幾乎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地點,要比較老的、用力想一想之後,才知道我說的地點。例如南部的八重瀨,過去唸做Yaeju,現在叫做Yaese。這就好比外籍人士到台灣被問到要去哪時回答要去滬尾跟打狗。蛤?哪裡呀?

自己認為IB5跟過往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強迫自己吃好睡好,因為吃不好、睡不好,對於大於5天的行程會是一個潛在威脅。天數略長的行程就要吃好睡好,才能維持體力跟思考力。只是刻意吃好睡好還是意外地操到瘦了一圈。

另一個不同之處是一路上想著的書。這次一直出現在腦袋裡的書除了一堆自己都記不住書名的戰史之外,就是米詩拉的憤怒年代(Mishra; Age of Anger)跟費格的灘頭堡(Figal; Beachheads)。一個是在講全球社會推展時造成結構性差異而演生的各種仇恨跟無知。另一個是在講沖繩如此瘋狂拼觀光的一些荒謬事蹟,連帶剖析了20世紀以降的盲目觀光主義。這兩個主題非常契合現在的沖繩,而沖繩在許多方面跟台灣的處境有極相似、很值得學習跟警惕之處。IB5期間正逢北韓金小胖我有飛彈故我在、川普到亞洲巡田水、全沖繩拼地方選舉、部份沖繩人幹在心裡的F35終於進駐沖繩、美日聯合軍演、還有最直接觸動部份沖繩人最敏感的神經的一件事:駐沖美軍士兵在基地外酒駕撞死當地人。這些具有高度政治顯著性的事件擠在一起發生,所以觀光區以外的真實沖繩村里的氣氛也就更值得低調觀察。

還一個不同之處,嗯…不是很正面。我詞窮;四個字:觸目驚心。

兩個原因:疑似是被拼量販式觀光推升的水泥化幅度比我想像中的嚴重。另一個是難以自然分解的垃圾。過去幾次到沖繩探險時我就已經注意到沖繩觀光區以外的垃圾不法投棄的嚴重問題;隨著一次比一次深入,看到的垃圾不法投棄問題也更赤裸。

因此,以基地問題為淺層代表、投射對象、甚至是代罪羔羊的沖繩人的憤怒、同時也可以說是米詩拉所稱的憤怒,再加上費格提出沖繩的觀光主義所主宰的社會經濟與文化身份的錯亂問題,也就一路上塞在我的腦袋裡轉、對照著種種台灣問題。

在探險來到尾聲時自然會往那霸走。機場就在那霸,不然我是能往哪裡走?一進入那霸就覺得很不真實、很錯愕,雖然這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感受。

一狗票人為了互相矛盾的原因在這個海島上同樣肝腦塗地,到現在還有挖不完的遺骨,而雙方都說為了未來是值得的。那霸也好、鄉下也好,我眼前這水泥化加上垃圾流竄的沖繩,就是他們說的值得的未來嗎?

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說、很多體會可以披露,但暫此打住。


發表留言

個人環境責任履行報告2017#5

劉選手的2017年#5/6期個人環境責任履行績效如下。

所謂"本期",電部份指電費帳單計費期間2017/9/5至2017/11/5;水部份指2017/9/7至2017/11/8。

電簡述:

* 本期用電度數創四年同期最低,比2014年同期減少49.6%。

水簡述:

* 本期用水費創四年同期最低,比2014年同期減少29.6%。

*本期低污廢水二次利用量創歷史第2高。

*本期低污廢水回收率創歷史新高。

保特瓶部份:

一公升或更小容量保特瓶裝飲料消費隻數:零。

1. 自責用電度數(不含公電)

image

 

2. 自責用水度數

 

image

 

3. 低污廢水二次利用量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