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2007帛琉第三集(2)

發表留言

Chapter 2 大島陸遊
這次到帛硫來, 我早已下了決心, 寧可犧牲潛水的機會, 也要好好地在陸地上到處跑一趟, 好好地看看這個國家的風土人情. 在行程開始的第一天, 我在Sams’ Tour碼頭跟其它來潛水的夥伴們揮別. 領隊老Ken問我真的確定不下水嗎? 說真的, 我不確定. 但我知道, 陸地上一定有些什麼美好的事在等待我; 之前兩次到帛硫, 我沒有把握住深度陸遊的緣份, 這次我不能放過. 雖然我根本不知道留在陸地上能做什麼, 或是該去哪裡, 但我是有備而來的. 我在Lonely Planet 上的網友已經把很多終極秘藏玩法告訴過我, 所以我還是肯定地告訴領隊, 是的, 我要留下來.

 

平底潛水船很快地駛出港灣後. 我來到Sam’s Tour的櫃台問問有沒有什麼陸遊計劃. 櫃台告訴我, 今天正好有一家三口人要去大島陸遊, 我可以跟著去. 大島? 我的記憶裡快速地搜尋在書上看來的各種資料. 大島有什麼? 我知道有一大片原始叢林. 去過的人沒有不喊累的. 櫃台看看我穿的鞋之後告訴我, 要去的話, 不要穿新鞋子去. 這是什麼意思? 聽起來好像很危險, 好像會是一整天叫天天不應, 叫地地不靈的折磨. 太完美了. 我們走吧!
這一天, Sam’s Tour的露迪(Ludy)是我今天大島陸遊的嚮導. 同行的是來自關島的一家三口美國人: 洋歐吉桑, 洋歐巴桑, 與洋婆.
帛硫共合國是由十六個州所構成; 北方最為人知的主要島嶼就是大島(Babeldaub, 或Babelthaud), 也是帛硫新首都的所在地. 大島是台灣僑民的用語, 也是帛硫國內最大的島. 島上有原始森林與壯闊海景. 由於交通不便, 所以至今仍得以其原貌保存至今. 大島與大多數人所知道的科洛州(Koror State)以"日帛友誼大橋"相連. 我相信很多去過帛硫的人都沒去過大島. 許多當地旅遊業者都會開出大島陸遊的項目, 但因為成本考量, 人數不足的話, 往往不會成行. 這次有幸能夠成行, 是真的蠻幸運的.
廂型車跨過日帛友誼大橋, 再行經帛硫機場之後, 破碎顛簸的路面就變成平坦舒適的柏油路. 往北的路上, 景致多半是由四個顏色所構成的: 深灰的路面, 從兩側一直沿伸到天際的翠綠植被, 深遠的藍色天空, 以及飽滿的白色雲朵. 一路上各式各樣的野鳥不斷地出現在路旁, 對於駛來的汽車也不太具有戒心. 搭車的焦躁, 慢慢在一片清爽安逸的天然環境中退去; 慢慢出現的是清閒的渡假心情.

台灣奇跡
大島陸遊的第一站, 也就是自去年(2006)起, 異軍突起的一個陸地景點: 帛硫國會大樓. 在2006年, 帛硫共和國將首都自Koror遷往Melekeok State 的Melekeok Town; 州名與鎮名為同名稱. Melekeok總人口數: 391人. 在這麼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 茂鬱的原始叢林中突出的一座小山頂, 冒出來一座由中華民國全體納稅人捐贈的巨型白色歐式建築物, 突兀得令人嘆為觀止. 我們先在國會大樓山丘對面大約一公里處的另一座山丘上停車遠眺. 洋歐吉桑拍拍我肩膀說, 幹得好! 你的納稅錢在對面! 你也是對面大樓的股東之一. 眾人一時笑翻天. 我不確定這算不算挖苦, 但我確信這算不上是恭維.

上圖: 一公里外遠眺國會大樓
接著我們上了車, 繼續前往國會大樓參拜. 因為今天是星期天(2007/12/16), 所以並沒有公務員在大樓內辦公. 偌大的建物, 連一個警衛都沒有. 如果有人想在國會大樓嶄新的白色圍牆上塗鴉, 應該可以很盡興. 走在空空盪盪的羅馬石柱造型的迴廊下, 發現整棟建築物的牆上都以帛硫式的手法繪上了一隻鳥. 這隻鳥一邊在啄食一枚銅錢, 一邊從牠的肛門裡噴出一枚銅錢(是的, 你沒看錯. 若要再文雅一點, 泄殖腔; 而且, 是的, 是用噴的, 還噴得蠻遠的). 畫風很像遠古時代山頂洞人的壁畫. 我猜這個圖像的意義應該是聚財生財. 不過, 吃一枚, 拉一枚, 只能算是一種飽和狀態, 並沒有財富增加的象徵. 但是沒有量變, 那麼會不會有質變的可能? 說不定拉出來的銅錢會變成金幣. 這個建物群之間, 都設計了草皮中庭. 而中庭的周圍都環繞著歐式迴廊. 鳥語花香, 景色宜人; 如果這棟建築物用來當作一座大學, 應該比當作給政客偶爾使用的辦公室來說, 對帛硫人民更有意義.

 上圖: 富麗堂皇的國會大樓
國會大樓入口處附近, 豎立了一塊告示牌; 左上角是帛硫國旗, 右上角是中華民國國旗. 上面寫著一些官式八股之類的歌功頌德. 一家三口洋人很認真地從頭到尾讀了一遍, 然後又來拍我的肩膀說: 幹得好.

 

羅馬拱柱向來造價不蜚. 所以我用手指頭輕輕敲了幾下, 結果發現並不是石材, 而是塑膠之類的建材. 這就有點不夠誠意了. 為求外表而不在乎品質, 只求看起來很像一回事, 但事實上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聽起來似乎很耳熟. 眾人紛紛敲起羅馬拱柱, 然後開始把焦點轉到掛在屋頂一座又一座的歐式大吊燈. 這時意見分為兩派. 認為吊燈主體如其古銅色, 是銅製品者, 其證據是每盞大吊燈都有四條銅鍊懸垂在屋頂, 足證吊燈應有相當重量. 認為吊燈主體是上色塑膠外殼製品者則認為石柱都可以做假, 為何為數眾多的大吊燈不能作假, 況且即便金屬固定鍊是真的, 也不必然代表吊燈主體也是銅製品. 尤其是在一切物料皆需仰賴進口的帛硫, 這棟建物若真如其門口標示牌上所說的造價一百五十多萬美金, 勢必會在能省錢的地方都要省錢. 最後我們向導遊請教答案. 可惜的是, 連導遊都不敢驟下斷論. 因為吊燈都掛得很高, 摸不到也搆不著, 所以無從求證.

 上圖: 仰望國會大樓的圓頂
在離開國會大樓後, 從事建築業的洋歐吉桑在車上跟我說, 如果台灣能用一百五十萬美金蓋好這棟大樓, 那麼美國應該交由台灣政府來管理. 話說完沒多久, 路邊又看到一個跟國會大樓入口處的告示牌一模一樣的告示牌, 一樣是左上角是帛硫國旗, 右上角是中華民國國旗. 中間寫的幾個大字主旨大約是綜合開發專案, 而牌子後面又是一片工地. “巷子裡頭"的人一看就知道, 這種"綜合開發"的字眼, 往往代表的是不能被外人知悉的勾當. 洋歐吉桑又傾身拍拍我的肩膀說, 幹得好!(意指美金150萬就能蓋好的這檔事)

 上圖: 大島上最大的醫院

 上圖: 大島上也有男人會館

 上圖: 大島男人會館旁的紅蜻蜓
百萬美金的海景
參拜叢林裡的台灣奇蹟之後, 我們來到大島的最北端. 其實不能算是最北, 因為距離極北還有大約二公里. 我們在標高大約海拔七十米的一塊山腰平地停下來吃午餐. 這個地點叫做百萬美金的海景(Million Dollar View). 來到帛硫的訪客在飛機上看到的帛硫海域都會讚嘆不已; 在碧藍的天空下, 各種深淺不同的藍色海水, 環環相連, 環抱著翠綠的小島群. 不過, 一但飛機降落之後, 就不容易從這種角度去欣賞這片美景. 在這裡, 你可以看到這種美景. 更棒的是, 因為知名度實在太低, 整個觀景區只有我們連導遊五個人獨享百萬美金的海景旁的野餐.
在這片草地上, 有兩座茅草屋頂涼亭. 我們在涼亭下吃便當. 一邊是壯闊的海景, 一邊是清涼海風送來的蟲鳴鳥叫. 四周還開滿了各式各樣的花. 除了扶桑花之外, 我發現有一種長得像海星的小黃花, 在藍天碧海的背景前, 顯得特別有南太平洋的風味.

看起來像是在太陽下反光而顯得色澤較淡的葉片, 遠看就像是花瓣, 但實際上是開花的花株就會長出幾片淡白色的葉片. 我猜這是為了吸引飛蟲的眼光以促進蟲媒繁殖的進化. 原諒我的拍照技術, 因為我實在表現不出現場豐富又濃厚的南國風采, 但是如果有機會再度造訪帛硫, 我會再來這個地方, 而且我會帶躺椅, 更豐富的野餐, 還有三腳架.

 上圖: 下次有空再來這裡野餐吧!
叢林裡的行軍
今天陸遊的壓軸好戲是探訪瀑布. 這座瀑布位於大島中央偏北處, 叫做割毛瀑布(Ngerdmau Waterfall; 我自己取的譯名). 在驕傲的帛硫太陽下烤了半天, 能去沖沖清涼的瀑布應該是美事一樁. 一路上應該都有木頭棧道, 而且應該不會太為難觀光客吧. 但是出發不到五分鐘, 我所有的假設都被證明是錯誤的.
要到達割毛瀑布, 必須爬過一段爛泥小徑, 再溯溪而上. 小徑入口處也有座以完全天然素材搭建的小涼亭, 標高大約海拔140米. 小涼亭裡有個當地人負責登記入山者的資料. 辦完登記手續之後, 我們就走入小徑. 洋歐吉桑因為心臟問題, 所以並沒有跟去. 在小徑入口處, 導遊要大家都拿一隻木製手杖. 我本來想, 不過就走走路, 應該沒必要拿手杖吧? 但既然入口處已備妥幾十隻手杖, 說不定這是必需品. 所以還是拿了一隻. 一走入小徑, 兩旁的原始叢林就遮蔽了天空, 頓時暑氣全消. 小徑一開始就是下坡, 泥土小徑並沒有使用台灣常見的水泥或人工步道建材, 而僅用最低可能數量, 就地取材的木片去維持小徑階梯的形狀; 對於保護生態與環境的用心, 由此可見一班. 兩旁大樹的樹根, 盤根錯結佈滿小徑, 並不好走. 我們愈走愈深, 叢林裡的涼意也很快地轉成溼熱. 然後小徑變寬, 還出現兩條鐵軌. 這兩條窄軌鐵道是20世紀初日本殖民帛硫時, 開採磷酸鹽礦時所遺留下來的. 枕木至今已完全流失. 樹根甚至跨越鐵軌而生長, 真的是荒廢很久了, 顯得有點陰森. 在這麼濃密而陡峭的森林裡, 還要採礦, 當時的苦力想必是艱辛萬分, 一不小心就會丟了小命. 此時一股涼意襲頸. 一些經典電影裡常見的日軍驅趕俘虜或苦力在叢林的艱苦環境中挖礦搭橋, 還恣意凌虐或處決囚犯的場景, 例如桂河大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1957), 俘虜(Merry X’mas, Mr. Lawrance; 1983), 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前方不遠處, 出現兩個人影, 一身邋遢向我們走來, 很像剛從什麼礦坑災變逃出來的人. 他們是兩個男生; 一個是德國人, 另一個是奧地利人, 剛從割毛瀑布回來. 我們兩幫人馬就站在鐵軌上聊了一會. 我們問他們是否沒去瀑布玩, 不然為何看起來並未全身濕透. 他們兩個笑一笑說, 等我們回程時就知道了. 多國的人在日本人蓋的鐵道上揮別, 我們繼續往前挺進. 在鐵軌的中間與兩旁, 偶爾會出現毒藤. 導遊千交待萬交待, 要我們務必遠離毒藤. 這對於已經不好走的路來說, 不能隨意扶著路旁的樹, 更是苦上加苦. 走到這裡, 愈來愈多只在電影裡聽過的叢林動物叫聲不時從四處傳來. 說真的, 現在若是能停下來, 弄杯熱咖啡或是加了冰塊的大杯可樂, 點根菸來輕鬆一下該有多好! 小路開始往右轉, 與鐵道分開, 向密林迂迴曲折地伸入. 再前進沒多久, 眼前的景氣又讓我暗自叫苦. 我真是自討苦吃! 小徑上全是深及小腿肚的爛泥, 而且開始下起雨來了. 前進的方式現在起改成"二點不動一點動". 先用手杖找到一個比較穩固的支撐點插穩之後, 一隻腳往前移動; 站穩之後再移動另外一隻腳. 萬一不小心踩到較深的爛泥, 拔腳時就要小心一點, 以免鞋子被吸在爛泥中, 還要用雙手伸進去找. 有些時候就要採用撐竿跳的方式在爛泥堆裡跳躍前進. 如果降落點選錯了, 那就準備泡泥巴SPA.

豆大的雨滴不斷落在我的身上, 加重了叢林中的溼熱. 天啊! 我當兵時都沒這麼累過! 通過爛泥區的挑戰之後, 終於見到小溪了. 我們必須跨過及腰的溪水, 開始一段爬坡的小徑. 溪水真的很冰, 但能夠有機會沖去一身的溼熱也是很好. 這段小溪海拔高度約為40公尺. 因為水較深, 不易看清水底, 洋婆子一下沒踩好, 弄痛了腳. 她一度想放棄, 要我跟她媽別管她, 她要回頭了. 但是在一輪咒罵出了氣之後, 洋婆再度鼓起鬥志, 繼續往前走. 大家加油吧! 再爬過一個小山丘之後, 又一條小溪出現. 這時小徑與小溪合而為一, 我們要踩著溪水慢慢前進. 這條溪同時有深有淺, 而且還不時出現深度不一的水洞, 頭頂還偶爾飛過幾隻水果蝙蝠. 踩著清涼的溪水, 我們都相信目標已經不遠了. 這段溯溪是順流, 所以我認為不太可能是往割毛瀑布的方向. 果然沒錯, 溪邊出現了一個木板路標, 指示遊客爬上另一段上坡的小徑. 爬著爬著, 終於漸漸聽到瀑布的水聲. 在越過最後一個小山丘之後, 小徑旁忽然冒出來一隻山雞帶著三隻小山雞在覓食, 似乎不是很在意人類的出現, 只是保持一點距離. 真是可愛! 希望牠們都能吃飽, 不要被其它動物抓去當晚餐. 跟山雞說再見之後沒多久, 割毛瀑布終於到了!

萬歲! 扒去衣服只剩潛水時穿的水母褲, 慢慢走向瀑布的水簾. 當水簾打到身上時還真痛, 所以又換了個水勢較弱的水簾, 去好好地沖個澡. 站在水簾裡可以看到彩虹, 而且是一整圈的彩虹. 瀑布的水花就像三溫暖裡的SPA水柱, 真是太爽了! 我在水簾下這裡沖沖, 那裡沖沖, 享受純天然的SPA按摩! 沖沖頭, 壓壓肩, 左看又看沒人在注意, 就順便隨著水勢放了一鍋憋蠻久的尿. 沖了一陣子之後, 我爬到水簾後面較高處坐下來從反面看瀑布, 享受水氣帶來的涼意. 這時我發現地上的軟泥處有幾個鞋印, 而且是蠻新的鞋印, 很明顯地是一路滑到溪裡去的; 摔個狗吃屎是一定的. 我想, 苦主不會有別人了; 不是先前遇到的那鍋德國人, 就是那鍋奧地利人. 割毛瀑布標高海拔約60米. 這位苦主遠道來到帛硫, 爬到割毛瀑布摔一跤…嗯! 幹得好! 辛苦了!

洋婆已經忘了剛才的疼痛, 在瀑布下的潭裡游泳(我覺得有些罪惡感…), 游了一會之後, 回到岸邊木頭與樹葉搭成的涼亭, 跟洋歐巴桑與導遊聊天. 我玩夠了之後回到涼亭穿上衣服. 她們跟我說, 決定送我一個外號: “Evan the Goat" (山羊), 因為看我一直在滑不溜丟的瀑布下爬上爬下在玩水, 還走得很穩. 我當然笑一笑, 但心裡想, 好呀! 原來你們幾個在旁邊等著看好戲等很久了!

這趟叢林裡的行軍, 真的不輕鬆, 但是很值得也很難忘. 有機會的話, 我還要再來玩一趟!

勇, 猛, 有力!
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在亞太地區會經常聽到: “吃這個很補!", “吃這個讓你今晚嚇嚇叫!", “吃這個讓你征服女性!", “吃這個能讓你的女人從此離不開你!" 在南韓有狗肉, 在廣東有果子貍, 在菲律賓有孵化到一半的鴨卵, 在越南更是五花八門全套各類腦鞭補品, 在帛硫, 那就是水果蝙蝠.
潛水團第二天的晚餐是在"美人魚"餐廳. 或許很多到帛硫玩的台灣人都光顧過這家餐廳, 因為這家餐廳跟旅遊業者有某種合作關係. 坦白講, 我並不喜歡這家餐廳. 不是因為它的價格(不算很貴), 也不是因為它的口味不好, 而是因為它販賣保育類動物. 當我一聽到領隊提到, 晚上由當地導遊安排到美人魚吃台式海鮮, 我就覺得不對勁; 我跟領隊說, 能不能先告訴店老闆不要吃蘇眉魚與水果蝙蝠.
關於水果蝙蝠, 我已經在某個旅遊討論網站發表過文章, Copy自己的文章不犯法,所以我就節錄貼在這裡:
“…水果蝙蝠是華盛頓公約的一級瀕臨絕種生物, 原本在西南太平洋數量很多, 如今在關島已經絕跡了, 而下一個可能就是帛硫了. 原因也是人類的捕食. …因為帛硫的台灣餐廳偷偷摸摸濫抓海洋生物給台灣觀光客吃, 搞到後來還勞動帛硫的總統, 在2005年親自簽署了一項海洋保護法(Marine Protection Act)的修正案, 擴大了對海洋生物獵捕的保護. 這項修正案嚴禁獵捕, 販賣, 購買, 收受, 持有, 出口, 或協助出口任何拿破崙魚(也就是蘇眉魚)及隆頭鸚鵡魚, 而且不論魚身大小. 同時, 該法案也將尺寸大小不合規定, 或是抱卵的龍蝦, 椰子蟹, 及紅樹林蟹一併包含在保護範圍內…".
我們來到"美人魚"之後, 老闆就很神秘地告訴大家, 今晚會準備"特別的". 我一聽就知道, 一定又是水果蝙蝠. 果然沒錯, 就是我今天在大島才目擊的水果蝙蝠. 水果蝙蝠本來就是帛硫人, 也就是查莫洛族(註1)的傳統食材, 也是當地民族千百年來的飲食文化. 如果在沒有生物瀕臨絕種的狀況下, 人家的傳統文化是外族無庸過問的. 但是現在水果蝙蝠是公告的瀕臨絕種生物, 而且也不是台灣人的慣用食材, 當地的華人餐廳完全沒有必要將這些受到國際保護的生物拿來當作吸引客人的犧牲品, 更不應該隱瞞資訊, 讓客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 成為殘害生態的幫凶. 在我所知道的各類飲食文化裡, 很多不尋常的食材被搬上餐桌都是為了一個目的: 增加男性的性能力. 其中, 亞洲的狀況最嚴重. 是否亞洲男性普遍地有性能力問題呢?
這隻倒楣的水果蝙蝠, 如今泡在湯碗裡, 臉上仍殘留著它死亡時的痛苦表情. 牠的終極犧牲, 不是因為人類需要牠的蛋白質, 也不是因為牠危害了人類的農業耕作, 而是為了滿足觀光客的好奇心與男性性自卑與性自大所交叉構成的恐慌, 功能類似Hello-Kitty公仔, 用來吸引消費者上門.
我坐在餐桌旁, 內心在掙扎; 我個人很反對的事情現在在我眼前上演! 之前一個篤信佛教的朋友告訴我有關"出離"; 確切的意義我不十分清楚, 但基本上就是勸人要想得開, 放得下之類的. 或許, 在這個狀況下, 第一時間以任何方式去勸阻, 反對, 或提醒, 只會收到反效果, 而於事無補. 那個觀光客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初次看到這道菜, 不會因為驚聳與怪異而被挑起欲拒還迎的好奇心呢. 我決定閉上嘴. 我要用鍵盤與網路盡我一份微小的力量, 讓有緣人在自動自願的狀態下去瞭解, 進而自動自願改變.
當我在家裡廚房剖開剝皮魚, 用力扯下魚皮, 用力拉出魚的內臟與腸胃, 我的心是會痛的. 但我心裡都會說, 因為你是人類日常食材, 所以我會用最尊敬的方式讓你成為很好吃的菜, 我不會浪費你的. 我會用我最大的能力去烹飪你所貢獻的肉身, 用最美麗的排盤讓你受到讚賞. 就當日常的家畜與家禽的命比較不好吧! 我只是覺得, 既然不是日常肉品, 況且是瀕臨絕種的動物, 是不是能夠不要拿來當食材呢? 有這個必要嗎? 因為我自己愛業餘烹飪, 所以我也經常親手結束一些生物的生命. 我不會唱高調, 但是食物就是這樣來的. 對於都市人, 食物是來自超市裡用保鮮膜包在保麗龍盒子裡的, 會有人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用你不願面對的方式去屠宰切割分裝你的食材的. 但若不是職業屠夫肉販的你必須親手去結束你今晚晚餐肉品食材的生命(其實我也非常鼓勵這種你自己來下這一刀的方式), 並一刀一刀地去將食材的肌肉組織與骨骼"轉變"成一盤又一盤的菜, 那麼從此以後你會開始愈來愈尊重生命, 尊重食材, 而且會愈來愈有善心, 更不會去沾惹保育類動物.
水果蝙蝠是查莫洛人的傳統美食,  千百年來, 查莫洛人僅取所需, 所以並未對生態構成危害. 但是自從19世紀以來, 各類文明入侵太平洋島嶼, 加上20世紀的各類開發與人口增加, 水果蝙蝠的棲地逐漸萎縮, 數量銳減, 而查莫洛人卻揹負起迫害水果蝙蝠的原罪. 現在到了21世紀, 不知情的觀光客被明知故犯的業者推波助瀾, 也加入了破壞生態的隊伍. 水果蝙蝠是植物繁殖的重要媒介. 我在大島上也親手去把玩過水果蝙蝠拉出來的果實(蹲在地上玩便便的故事就省略了) ; 大約台幣一元硬幣的大小. 這些植物的果實, 就靠水果蝙蝠帶往其它地方去落地生根, 形成帛硫近乎封閉式的生態的平衡, 而這個平衡的植被, 也是其它動物與鳥類生命所仰賴的. 當這個平衡循環被破壞之後, 後續的連瑣反應是深遠而廣泛的. 如果現在水果蝙蝠的數量, 絕對足以提供人類食用, 而且不會對生態平衡造成顯著傷害, 我會覺得先蒸後烤或是紅燒或三杯應該會不錯. 但是既然水果蝙蝠已瀕臨絕種, 那麼還是讓牠們自由自在飛翔在原始森林裡比較好吧!
所以請記住啦! 水果蝙蝠, 蘇眉魚, 椰子蟹, 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喔! 吃了未必會讓你更勇, 更猛, 或更有力, 但絕對會傷害到這個美麗的島國喔!
註1: 雖然帛硫人在基本上是密克羅尼西亞人, 也可以統稱帛硫人為查莫洛族(Chamorros), 但是帛硫人的由來跟馬里亞納群島的查莫洛人還是有些區分的. 真正的帛硫人被稱為是"Kanakas", 原本是波里尼西亞人與美拉尼西亞人的混血, 但也逐漸混了馬來人, 也間接影響到帛硫人的文化, 例如馬來語言常見的"Ng-“字首, 也頻繁地出現在帛硫人的地名名稱當中. 由於帛硫島群位於加洛琳群島(Caroline Islands)的最遠端, 帛硫文化是有其獨特性的; 帛硫人的語言在其它密克羅尼西亞人的耳中聽起來簡直就像外國語言.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