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2008春節菲律賓宿霧摸寶村潛旅遊記

發表留言

2013/5/11更新:菲律賓政府在我國海域內謀殺我國國民。不論事後發展如何,我都希望愛好旅遊的朋友在選擇旅遊地點前,好好想一想。

2008春節菲律賓宿霧摸寶村潛旅遊記

讓人心疼的笑容

在帕納格薩瑪沙灘上的大街, 愈往南邊走, 路就愈小, 到最後就沒有路了. 當我在街上探訪時, 在一段寬僅不到一公尺的的小路上, 遇到了幾個正在開開心心打鬧的當地小孩. 其中一個較大的女孩, 一眼就看得出是白人留下來的. 這群小孩並沒有因此而排擠她, 仍然很開心地玩在一起. 其中一個大約只有五六歲大, 穿著一件白洋裝的小女孩, 跟同伴們玩耍了一下, 忽然就轉過身去, 似乎急著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到底是什麼重大的事呢? 原來她拿起幾乎跟她一樣高的掃把, 開始打掃家門口. 印象中, 在家門口掃地的工作, 似乎應該是稍大一點的孩子在做的事, 而不是個比畚箕高沒多少的孩子在做的事. 我不知道這種責任感是與生俱來, 還是她父母嚴格要求的. 當我要幫這幾個孩子拍照時, 所有的小朋友都很開心的聚集起來擺好姿勢, 但只有這個小女孩臉上掛著羞澀的笑容, 很害羞地躲進角落去 . 這群小朋友或許未曾擁有過數位相機, 但是他們都知道這種相機拍了就可以馬上從螢幕上看照片, 所以圍著我表示想看照片. 當他們在螢幕上看到自己與同伴時, 又開始笑著打鬧起來. 那個穿白洋裝的小女生, 依然躲在角落, 害羞的看著她的同伴們. 我就說, 來來來, 我幫妳拍一張好嗎? 好說歹說, 她終於稍微往前走一步, 露出天真的笑容與雪白的牙齒, 讓我拍一張.

這個小女孩雖然在打掃, 但是她身上的衣服最乾淨, 頭髮最整齊. 她的髮稍也留著挑染的痕跡, 看來她的媽媽很疼愛這個小女孩, 希望她有一天會成為一個美麗又幸福的小公主. 這個懂事又乖巧的小朋友, 連掃地時都掛著淺淺的微笑. 她的童年似乎已經擁有了全世界, 沒有什麼事情好讓她煩惱, 知足又快樂.

我這時想到的是最近在台灣的一則電視廣告. 一種新型的掃地機器人, 幫菲傭打掃地板, 讓菲傭可以躺著敷臉. 當光鮮亮麗的男女主人帶著小女孩回到家時, 菲傭慌忙跳下躺椅用很心虛而諂媚的表情跟主人打招呼. 男主人看了一下乾淨的地板, 誇讚說: “嗯! 做得很好." 嬌貴圓臉的小女孩, 後來也學她的父母, 一手插腰, 一手指著掃地機器人用一樣的口氣說一樣的話: “嗯! 做得很好."

這個廣告一刀插在台灣這個貧富差距懸殊的社會裡最讓人痛心的地方. 我真的不瞭解這支廣告片的創意總監是吃錯了什麼藥.  雖然廣告中這個圓臉小女孩只是對著一台機器去發號施令, 但是那種盛氣凌人, 不可一世的態度, 就是一個完全扭曲的價值觀的體現, 而這個扭曲的價值觀, 已經大規模地深入台灣下一代的世界觀了. 兒童的天真與善良在這個廣告裡, 變成把冷酷當幽默.

同一個時空裡, 台灣也有好幾萬個小朋友沒錢繳營養午餐費.

在摸寶村, 不少地方都看得到居民在家門口掛個牌子寫道: “We accept laundry". 意思就是代客洗衣. 請注意到他們用的英文動詞是"accept", 也就是接受委託, 而非央求. 看得出來他們認為提供勞務是一種補貼家用換取生計的一種高尚行為, 而不代表社會地位高低. 這個掃地機器人的電視廣告, 卻把菲傭與掃地機器人劃上等號. 更可惡的是廣告中用一個台灣女演員把臉畫成黑的去伴演傭人, 彷彿臉不黑就不是傭人. 這是什麼狗屁歧視? 只要人家不偷不搶, 誠實地用提供勞務來賺取正當的金錢, 就是高尚, 就是值得尊敬. 台灣廣告公司這些豬頭CD (Creative Director, 創意總監), 憑什麼老是在電視廣告裡醜化其它種族? 真正可恥的是這些CD, 還有那些開設外勞仲介公司在台灣境內與境外用盡各種方式去吸這些外勞的血的台灣人. 這些人又高尚到哪裡去了? 這支廣告, 只看到M型社會裡優沃家庭一家大小的缺乏人性. 兩個年齡差不多的小女孩, 一個是衣著樸實的帶著微笑在掃地, 另一個是穿著光鮮亮麗用高傲姿態與冷酷表情對著掃地機器人發號施令. 如果這兩個小女孩同時落水, 你會先救哪一個?

在海邊掃著地的這個小女孩, 沒有PSP, 沒有手機, 連雙像樣的拖鞋也沒有. 但是人窮志不窮. 即便是一件很卑微的廉價童裝, 也要洗的乾乾淨淨, 頭髮也要梳得整整齊齊, 才能出來見人. 在來來去去的觀光客面前掃地, 也一樣掃得有模有樣, 不會只顧玩耍就忘了自己的工作. 我希望這個小女孩將來一切都好, 千萬不要跟那些少數纏著白人混歐元的大姊姊一樣. 自己要有志氣! 很難. 我知道一切都不會容易. 在一個貧富懸殊的國家裡, 窮人可能好幾代都無法翻身, 富人卻可以賺得愈來愈輕鬆. 摸寶這個地方的最高學府是一所高中. 在這個觀光客來來去去的大染缸裡, 人生路上有太多太多的十字路口會讓人很容易迷了路轉錯彎.

向來討厭小孩的我, 怎麼會在異國的海邊, 如此關心一個從未謀面的小朋友呢? 或許是緣份吧. 這趟宿霧摸寶村之旅, 最能撼動我的心的那個時刻, 就是這個掃地小朋友的笑容. 回到台北整理照片, 看到這個掃地小女孩, 還是會忍不住心疼. 這麼乖巧的小朋友, 值得更多美好的事.  如果有人要去摸寶村潛水, 希望你能找些蠟筆跟用不著的英文童書帶去送給當地的小朋友, 然後告訴這些小朋友, 謝謝他們幫忙把摸寶村保持得這麼整潔. 摸寶村的孩子們一定會笑得更開朗.  

這裡的孩子們, 睜著一雙雙的大眼睛, 或許也曾努力地想要透過外來觀光客及他們所帶來的各式各樣的新奇的物品, 去想像海平面以外的世界, 編織起一個又一個的期許. 但是他們已經習慣了在看幾眼之後, 就放棄了希望, 不如獨自繼續在這個小到已經找不到任何新鮮事的村裡, 找一些事情讓自己一個人去消磨時間, 還比較實在一點. 今天的觀光客帶不來明天的希望, 帶不走昨天的落寞; 明天永遠跟今天一樣, 今天也會跟昨天一樣. 怎麼辦? 不用傷腦筋; 帶著微笑, 笑看這個世界. 我想, 我該感謝這些孩子們賜給我的笑容.

跳至 摸寶村   廚師都跑哪裡去了   全球化在摸寶村   菜市場   後記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