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吃魚翅?

1 則迴響

跟我比較熟的都知道我反對吃魚翅。

有人會說,普天之下,這麼多種海洋生物都面臨危機,為何不呼籲保護虱目魚或是旗魚,而特別要保護鯊魚呢? 假仁慈罷了!

也有人說,過去也有很多人說捕鯊只取魚翅太殘忍而反對,但現在已經立法通過必須"全魚利用"才可取鯊魚的魚翅,所以可以吃魚翅,不必裝高尚反對吃魚翅。

改成全魚利用了,吃魚翅沒有道德問題?

這是倒因為果的說法。

由於鯊魚除了魚翅之外,幾乎沒有經濟價值。所以捕鯊船在捕到鯊魚後,會將魚鰭割下來,把鯊魚直接丟回大海,減輕漁船載重油耗,節省漁獲艙的珍貴空間。

為了遏止捕鯊數量,所以有些國家禁止漁船這樣做,而必須將整隻鯊魚帶回漁港。不論是不小心捕到的,或是故意捕到的,只要不准割鰭棄身,漁船也無法大量捕殺鯊魚。

當漁船把整隻鯊魚帶回漁港市場後,大部份國家也會禁止在陸地割鰭棄身,以防堵不肖者鑽法律漏洞。因此,才出現所謂全魚利用的妥協作法。

但是這種做法卻給人一種錯誤認知,以為只要是通過法律的方式要求全魚利用,就不會發生割鰭棄身的殘忍作法;也因而認為吃魚翅跟吃鮭魚一樣,不再有道德問題,也不會成為生態殺手。

原本的邏輯是:

禁止割鰭棄身 -> 漁船船艙容不下太多鯊魚 -> 間接減少捕鯊數量

結果這個邏輯被消費者自動解釋為:

割鰭棄身 -> 殘忍 -> 不該吃魚翅 -> 立法禁止割鰭棄身 -> 不殘忍 -> 吃魚翅解禁

這就給了心存僥倖的漁民一個合法掩護非法的機會。只要"不小心"捕到鯊魚,就可以光明正大運回港,賣個好價錢來補貼高漲的油價。一公斤魚翅的價格,高達驚人的300元美金。現在連幼鯊也不會被放過,照樣抓起來割鰭,反正在全魚利用的保護傘下,絲毫不違法。

底拖網也好,流刺網也好,延繩釣也好,故意或無意捕到的鯊魚,魚翅割了賣,剩下的鯊魚魚身大部份被當作低價魚類拿去做加工食品或肥料。例如,護士鯊就是台灣小吃攤的鯊魚煙的主要材料。龐大的鯨鯊若被抓到,下場就跟其它低經濟價值的魚類一樣,往往變成鱈魚香絲或魚漿製品。

海洋生態問題主因之一是鯊魚數量嚴重失衡,進而導致生態骨牌效應,而不是全魚半魚利不利用的問題! 況且,即便是有了全魚利用的法規,只要你持續消費魚翅,你就在鼓勵非法及走私,而道德問題,依然存在。

可是吃魚翅也大有人在呀

吃魚翅者,行為誘因只有三個: 食補,美味,及彰顯身份。

營養價值療效騙局

首先,中國人與台灣人認為魚翅富含膠質,據《本草綱目》所載,魚翅能補五臟、長腰力、益氣清痰。女的認為能補充膠質,男的認為魚翅羹能壯陽。然後,日本人也跟著學。

事實上,鯊魚多半在組織裡累積了很多汞,吃了之後會導致陽萎、神經系統失調等問題。這些重金屬污染物並無法以任何烹飪技術或佐料去消除。

至於所謂膠質美容聖品,其實路邊麵攤賣的豬皮所含的膠質都還比魚翅高。

口味騙局

任何人宣稱吃到好吃的魚翅,都是相當愚蠢而好騙的大笨蛋。魚翅本身除了腥味之外並無任何味道。所以魚翅菜色的口味都是來自搭配的高湯與佐料,而濃稠的湯汁多半是調了太白粉去製造"富含膠質"的假象。隨便舉幾個例子吧:

  • 祥興樓主廚翁茂安的魚翅羹食譜:
    雞絲、竹笙30g、金華火腿絲50g、蹄筋絲、銀芽、香菜、雞高湯500cc、魚翅(排翅)300g、太白粉、蔥段、薑片
  • 台北喜來登飯店辰園餐廳行政副主廚許文光表示:

魚翅料理大抵都不脫要經過「去腥」、「漲發」與「賦味

  • 新竹老爺大酒店中餐主廚伍見朋的魚翅羹:

以港式酸辣湯佐以金菇、米粉、筍絲、蛋花等烹調,再加上已熬燉好的高級魚翅

  • 喜來登辰園主廚許文光的紅燒魚翅:

以老母雞、金華火腿、龍眼肉等、加入富含膠質的鵝掌與龍筋(龍筋就是豬眼筋或豬蹄筋)燉煮成湯汁,再將魚翅放在湯料上。

你吃的是紅燒醬汁的味道,不是魚翅的味道。沒聽過餐廳都會把腐敗或鮮度不好的魚類以紅燒方式販賣嗎? 至於鵝掌豬筋,也是用來營造富含膠質口感的假象。

由上可知,所有魚翅料理都是以很厚重的湯汁、極為複雜的食材,去掩飾魚翅本身的索然無味,並以其它富含膠質的食材與無益於健康的太白粉去掩飾魚翅膠質極為有限的事實。

彰顯身份地位自欺欺人的騙局

一隻台幣85,000的Maurice Lacroix機械錶可以告訴你時間, 而一隻台幣850的卡西歐也可以告訴你時間。但是你去赴宴時,你會選擇配戴的是Maurice Lacroix。同理心,所謂無翅不成席,非要有昂貴的食材才能夠突顯東道主的氣派。

不過,一碗貨真價實的魚翅羹,要價可高達美金200元,或是台幣7000元。你覺得你吃的是真的魚翅嗎? 但是一場辦桌辦下來,幾百個人都還是自認為吃到魚翅,覺得風光極了。

不知者無罪,但若知道吃魚翅不好也不對,卻還是吃魚翅的人,男的大概都是常常在家裡試打手槍卻硬不起來的性無能;女的大概都是全身皮膚鬆垮,沒有男人愛的上流美。 更確定的一件事,是吃魚翅的人,都是傻B,都是冤大頭,都是沒水準的鄉民暴發戶,都是被當笑話而毫不自知的大笨蛋。

需要保護的魚類這麼多,為何特別照顧鯊魚?

不論你比較傾向於任何保育生物的保護,都很好。需要人類幫助的也絕不止鯊魚一種。但若單就海洋生物的保護來說,效益最大,同時做法也是最簡單的,就是鯊魚的保育。

大部份鯊魚種類都是海洋食物鍊的頂端獵食者,在大自然的均衡下會將大魚的數量控制在一個範圍內,使得小魚的種類與數量也能夠維持均衡。

當最頂端獵食者被人類大量獵捕後,大魚數量因為少了天敵,其數量就會增加。大魚數量增加後,就會讓更多的小魚被吃掉,並使得小魚數量以不正常的速度減少,甚至絕種。

許多小魚吃的是覆蓋在珊瑚礁上的藻類。所以當這些小魚減少後,珊瑚就很容易被藻類過度覆蓋而死亡,當地海域的海水也會因為藻類過多而造成酸鹼值失常,最後造成整區珊瑚礁的滅亡。珊瑚變少了,小魚也就跟著變少,使得大魚面臨食物不足而"大家沒飯吃"的問題。大魚如果不遷移,就會面臨絕種的危機。如果大魚搬家,就會對其它區域的生態形成入侵,形成連鎖反應。人類仰賴的漁獲,當然也就跟著銳減。

當近海珊瑚礁區瀕臨滅亡時,外海的物種也會受影響。

以上是鯊魚數量銳減對海洋食物鍊及生態平衡影響的其中一個路徑而已;還有別的影響模式。

這是科學界公認的事實。下面的連結會開啟我自己做的簡單的PowerPoint。請以滑鼠左鍵點選後,再點選"開啟檔案"。

http://cid-a6771087f6abda9c。skydrive。live。com/embedrowdetail。aspx/%e5%85%ac%e9%96%8b/Presentation2。pps

所以,海洋生態失衡的問題主因,除了污染,暖化等等原因之外,也與鯊魚大量遭到屠殺有直接且顯著的相關性。

要搶救海洋生態,就該從最上層食物鍊的失衡開始,才是最直接的辦法,並非是獨厚鯊類而忽視其它瀕臨絕種海洋生物。

那麼,到底是誰在大量捕殺鯊魚?

目前全世界只有亞洲人吃魚翅,其中以大中華區為大宗,那就是中國,香港,台灣,其次是日本。在過去消費量最大的是台灣與香港,現在則是中國。

從1985年至1998年之間,全球魚翅的交易量從3011噸爆增一倍為7048噸, 而目前光只是在北京一個城市, 平均每天被吞下肚的魚翅爆增為5公噸。

這還只是魚翅本身的重量,不是鯊魚的重量。

過去幾十年以來隨著台灣與中國先後在經濟發展上取得成就,所以大量消費魚翅,造成全球鯊魚數量少了一半,近年來魚翅價格從產地開始也水漲船高。 殺頭生意有人做。只要有需求,就會有人想盡辦法去提供。

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哥斯大黎加是目前亞洲進口魚翅主要原產地。雖然哥國政府已立法,違法獵取鯊魚者可處半年到三年的有期徒刑,但是盜獵鯊魚仍然層出不窮。來自台灣的黑道控制了哥國捕鯊犯罪,而取締盜獵鯊魚的執法者往往會被收受台灣黑道賄賂的官員以羅織的重大罪名逮捕入獄。哥國以及哥倫比亞等中南美國家,仍然是台灣黑道魚翅的主要來源。在這些地方,"TAIWANESE", “CHINESE", “CANTONESE"等字,幾乎是無恥的同義字。

再丟臉一點吧!台灣是地球上唯一會把鯨鯊抓來宰了當美食的地方,而且數量佔全球第一。鯨鯊就是我們常聽到的豆腐鯊,也就是鯊魚煙的食材。所以海裡鯨鯊數量會銳減,兇手是誰,知道了吧?!

那該怎麼做?

能怎麼辦? 我想,靠政府是根本沒有用的。我們現任總統開放了近海底拖網並重新開放開採珊瑚。(平衡一下:其它政客也積極推動消費瀕絕的黑鮪魚跟瀕危的翻車魚,還讓飛魚快被抓光了。)

不過,人人都可以幫上忙;實在是太簡單了:

  1. 拒吃魚翅,即便是你去喝喜酒,而主人選的餐廳把魚翅羹送到你面前,也不要去碰。在不得罪人的狀況下,有禮貌的、安靜的、堅決的表達你的立場。不必跟任何人爭論或宣揚。
  2. 盡量拒絕鯨豚鯊類加工食品,例如鯊魚肉(市場)、鯊魚煙(路邊攤)、魚皮(火鍋店)、廉價冷凍魚丸、廉價干貝(以鯨豚鯊類魚肉加工冒充)、鳕魚香絲(實際上是以"不小心捕到的"鯨豚鯊類混合其它低價魚類做成魚漿的製品)。能完全不吃最好,但減少消費也是功德無量啦!
  3. 把這篇文章轉載到你的部落格裡或轉寄給朋友。
  4. 偶爾在MSN/Facebook個人訊息欄裡呼籲拒吃魚翅。

延伸閱讀:

誰在賣魚翅?

魚都到哪裡去了?

台灣丟臉丟到哥斯大黎加

台灣丟臉丟到帛琉

台灣丟臉丟到全世界

好榜樣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One thought on “吃魚翅?

  1. 對於任何無法經由人類繁殖的食物,我都沒有興趣。
    地球所面臨的最大的問題就是人類不斷的繁殖,卻沒有任何人事物能夠有效遏止,但是人類對於讓其他物種滅絕倒是很有一套。
    多年前,與朋友聊天,都覺得大概只有像西班牙流感那樣的傳染病,或是戰爭才能解決問題。
    幾年過去了,。sars、禽流感,沒有一個成的了氣候,伊波拉也突破不了。戰爭是多了去了,但是規模都小的多了,頂多就是把自己國內的反對者都殺光。
    這樣說好像很無情,但是我好想問,這地球這麼漂亮、動物是這麼可愛又無辜,你們幹嘛這麼對他們?
    (好吧,我外星人)
    今年甲午年,您說我們有生之年是否會看見第三次世界大戰?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