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末代武士 – The Last Samurai

發表留言

為了日本的強盛, 西鄉必須死!  

前陣子在整理網誌的"我最喜歡的書"時,我把很久以前買來看的一本書列上去推薦.這本書叫做"The Last Samurai: The Life and Battles of Saigo Takamori” (末代武士: 西鄉隆盛的生平與戰役).看完之後,我的感觸是如夢初醒.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感覺仍然歷歷在目.

日本的歷史我並不是十分清楚,模糊的印象是日本最早是個很落後的國家,一直到元朝都還非常畏懼中國的入侵,而且一直採取鎖國政策,直到1853年美國海軍司令佩里率黑船艦隊強行進入日本,打破了日本的鎖國政策,才讓日本人看到原來這個世界的另一端已經進步到他們所無法想像的程度.

面對這個震撼, 日本人的態度是積極學習,擁抱變革.經過短短的四十年後,日本的聯合艦隊在1895年,徹底殲滅了曾是他們眼中最可怕的強國,中國的北洋艦隊.

在這四十年裡,日本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強? 雖然已有很多書籍資料對這個問題已經有了相當詳盡的解釋,但我還是對於日本從一個封建幕府,毫無工業資源的古老國家,搖身變為擁有龐大的國際貿易,發達的重型工業,深厚的基礎科學,現代管理與理則邏輯的現代先進軍國,僅花了短短40年,而感到震撼與欽羨.他們到底付出了怎樣的代價呢? 這個疑惑,直到我看了這本書才找到答案.

在那四十年裡,日本經歷了相當嚴重的貪腐.現代化的過程會需要發達的工商業與強大的資本家,所有現代化計劃所必須的大量金融交易(國貿特許,土地,外匯)與政府採購(軍火,機械,煤炭石油),就成了日本貪官污吏與投機商人的絕佳A錢機會.而在廢除封建的社會階級制度的過程裡,毫無榮譽感而只知利用所有機會索賄洗錢的政務官,快速地取代了崇尚武士道的幕府與籓主.老百姓面臨了各式各樣的苛稅與徵役,社會上發生了嚴重的貧富差距.

另一方面,在死亡中修煉榮譽感的武士階級,面臨了如果不規順中央,就會被圍勦的二選一難題.即便各地都有看不慣中央政府貪腐的武士,集結起來與中央政府對抗,但中央有大批的現代化武器,以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充員兵源,所以地方武士往往都會戰敗而走上武士道最後的條規:切腹自殺…正好是日本政府所企盼的.

在這些看不慣中央的武士裡,以民風最強悍的九州地區武士最令中央感到芒刺在背.其中最具指標性的人物,就是西鄉隆盛.西鄉並非只是個四肢發達腦袋空空的一介武夫.他不但對哲學有深厚的修養,對於國際局勢與潮流也相當瞭解,至於現代化作戰指揮也不陌生.簡言之,他的能力足堪取代貪腐的中央執政者,而且他的操守是以武士刀掛保證的清廉,因此受到各地武士與老百姓的愛戴.這才是日本貪腐集團最害怕的.因此中央一直在拉攏西鄉,深怕西鄉一念之差,選擇站到作對的那一方.

西鄉自己也知道,日本要強盛,則現代化的路是不能停下來的,而貪腐可能是現代化過程的必要之惡.因此在中央開始收編地方武士期間,西鄉選擇的是自我放逐,不與中央作對.最後,在其它興兵對抗中央的保守武士聯軍節節敗退到快被殲滅時,西鄉忽然復出,加入反抗軍,並統整了最後一批武士,迎向必敗必亡的最後一場戰役.反抗軍忽然有了這位文武兼備,德高望重的重量級武士將軍來領導,忽然士氣大振,一時之間似乎有那麼一點逆轉勝的希望. 全日本人民在此時也將西鄉神格化,把西鄉當做來到人間救苦救難的神明,也是全日本反貪腐反奴役的最後希望.

為什麼西鄉會在最後一刻立場大變,還投入絕對注定失敗的一場戰役而一心求死"?這個問題可能會是一個歷史懸案.或許,最簡單的答案就是西鄉認為日本現代化的道路必須以封建武士的枯骨當做路基,而他身為武士也無法坦率面對自己選擇對貪腐視而不見的不榮譽,所以才會故意不在內戰初期站出來領導眾人,以免延誤了日本的現代化, 同時也才在必死的一役中才跳出來掌兵符,選擇武士一生中最光榮的待遇:戰死沙場.

西鄉在戰場上並未能如意地浪漫戰死.他的臀部受傷,既不能莊嚴地坐著,也無法雄壯地走向宿命.拖了很久,才很難看地傷重不治,並未能以傳統儀式從容就義.西鄉傷重死後,反抗軍殘餘部隊不能讓政府軍虜獲西鄉的屍首做為西鄉已死亡的證據,所以在無法將整具遺體帶走的狀況下,只好在匆忙之下把他的首級砍下,秘密攜往他處藏匿,搞得中央軍還以為西鄉已突圍成功,流竄它處準備東山再起.雖然西鄉的無頭屍體還是被政府軍找到,而且西鄉很不一樣的體型幾乎就是西鄉已死的證據,但是在那個還沒有DNA鑑識的時代,首級仍然代表一切.因此,日本政府發動了當時史上最大規模的搜索:西鄉隆盛的首級.

沒有這顆頭,老百姓與其它各地武士,就不會心悅誠服地歸順,因為他們相信很快就會看到西鄉再站出來,領導日本打倒貪腐集團. 雖然日本中央政府在報紙上宣導西鄉已死,要求各界不得違抗中央時, 老百姓之間卻盛傳西鄉已經昇天,回到他在星星的神宮.這下子,政府的貪腐與大肆徵招壯丁去當砲灰的殘暴形象,因為有西鄉被神聖化之後的形象做對照, 更是顯得吃相難看.這讓日本政府更加頭痛,因為世界上並沒有任何武器可以對付一個已經死掉的敵人.

被譽為日本的最後武士的西鄉,在最後一次戰役中陣亡後,日本政府終於肅清殘餘反動份子,再度以最高速度鋪設軍國主義之路,讓財團也可以跟著後面走,奪取各個鄰國的天然資源,專賣市場,與廉價勞動力,更讓日本擠進帝國主義殖民俱樂部.在消滅了武士階級,順利掌握政權的日本政客,卻開始大規模製造他們心目中比較優良版本的新武士: 日本帝國陸軍及海軍官兵,以供他們驅使從事毫無榮譽可言的殖民侵略戰爭與屠殺,而日本也注定了要挨上兩顆原子彈.

西鄉的頭顱,一說是至今尚未尋獲. 現在在東京上野公園裡,仍有一座西鄉隆盛的銅像,警告著全日本的貪官污吏, 你若搞貪腐被發現, 最好自行了斷, 否則隨時都會有第二個西鄉,第三個西鄉會在你想不到的地方出現懲奸除惡.

在湯姆克魯斯主演的末代武士這部電影裡,好萊塢賦予西鄉穿著傳統武士盔甲,騎著駿馬,手持武士刀的形象.事實上,這些反抗軍穿的是現代西方軍服,配備是加農砲與步槍.或許腰間仍會佩掛武士刀,但跟中央軍的現代穿著與配備幾乎沒兩樣.反抗軍必須在手臂上綁白步條,才有辦法在混戰中與中央軍辨識.所以這部電影在日本人看來簡直是莫名其妙. 我想,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大概根本搞不懂這兩幫人到底在為何而戰.

西鄉所領導的反政府軍,其實跟電影裡很不一樣;他們並不排斥使用現代化武器.但是在日本人的感情裡,以及西方人對東方神秘感的期待心態,都造成普遍的西鄉隆盛傳統服飾造型.

西鄉隆盛的嫡系子弟兵,以及眾多同樣來自九州的武士後代,也都繼承了九州人驍勇善戰的本性,在後來的大小戰役裡都為日本立下莫大的戰功. 先殲滅滿清北洋艦隊,又接著在日俄戰爭率領日本海軍打垮俄羅斯艦隊的東鄉平八郎,就是來自西鄉隆盛故鄉,九州鹿兒島.

這本書裡對於西鄉的行誼做了很多的描述,但對西鄉的思考並無等量的分析.但是在這本書裡,處處都看得到王陽明哲學的影子.日本人面對一件事必須做出重大決策時,並不會耍小聰明,而會以日本人明顯的A型感性與O型邏輯去思考.當思考出一個結論後,就會對這個結論深信不移,勇往直前.如果這個結論是正確的, 就會做出令人讚佩的事,但若這個結論是錯誤的,就會做出令人百思不解的事.或許這也是日本人往往被認為是難以捉摸,反覆不一的民族的原因.

西鄉面對各方人馬來請託相反的事時, 他是一件一件單獨去思考後做出反應.所以當中央要他配合成全現代化時,他就理性地決定成全現代化的大我.當其它武士陷入苦戰時,他的武士道感性教誨又讓他做出了矛盾的決定,去成全武士道的大我.然而,兩邊的人馬是真的都被西鄉突如其來的改變而嚇一大跳.

上圖是西鄉隆盛的畫像上圖是電影末代武士的渡邊謙,飾演的角色幾乎就是西鄉隆盛

太平洋戰爭一開始,日本是全世界第一個國家以理性行動去證明沒有長程大砲的航空母艦,也可以利用飛機去擊沉地平線以外的敵軍主力戰艦,宣告了航空母艦時代的來臨.然而到了戰爭末期,日本軍方卻感性地深信配備了超長程巨砲的日本戰艦,可以衝進敵軍艦隊去擊沉敵軍的航空母艦,結果卻全軍覆沒,被自己創立的新戰爭思維打敗.

日本的棒球隊參加國際比賽時,經常都能靠著理性的情報分析與訓練打進決賽,卻往往在關鍵時刻又鬧感性毛病而痛失江山.相信不少棒球迷也會有同感.

如果西鄉隆盛在最後一刻依然決定置身事外,那麼日本的現代化,是否會更快實現? 中國當時這隻植物"獅"與美國這隻睡獅,是否會面對更加強大狂妄的殘暴帝國? 相反的,如果西鄉隆盛最後一役逆轉勝,世界歷史有會有什麼轉折呢?王陽明當初對著竹子拼命發呆時,可能根本沒想到過,東海彼岸的扶桑國,學他格竹子竟然格出如此充滿矛盾卻又舉足輕重的一個過動帝國.四十年的時間打造一個世界強權,別說是過去了,就連現在21世紀,大概也是不少國家的夢.但是日本在那短短的四十年之前,已經走過了漫長的四百年哲學淬煉與準備,把王陽明的知行合一發揮到極致,化作讓人難以理解,無我無心的武士道.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