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09375_s

閱讀: 苦澀的收割 (Bitter Harvest)

2 則迴響

「你們這些該死的渾蛋,準備腦袋開花上黃泉路吧!」警長舉起槍這樣吆喝。

寂靜到連風聲都聽不見的荒野,爆出一連串又沉又悶,仿佛是用力搥在胸口般的陣陣槍聲。

26年前的今天,僅僅三十秒的槍戰,在美國北達柯塔州的美迪鎮郊外迴盪至今,未曾散去。

介紹:Bitter Harvest (苦澀的收割)

作者:詹姆士柯可蘭(James Corcoran)

ISBN:0670815616 

出版日期:1990年5月25日

出版商:維京出版社(Viking Books)

頁數:274

兇殺案與警匪槍戰這種事,在美國多到連新聞都懶得報導了,這件案子是很特別嗎?

這件案子的確相當特別。當時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追捕逃犯行動,就是為了發生在26年前的今天、1983年2月13日的這場警匪槍戰。更特別的是這個至今仍然沒有一個足堪各界大眾信服答案的槍戰,曾經動搖過堂堂美國國本那麼一下下.

就跟沒事就喜歡聚在廟口公園打屁,罵罵時政,大談愛台之道的台灣歐吉桑一樣,這場槍戰的主角是名叫葛登卡爾(Gordon Kahl) 的美國鄉下老農,曾是二次大戰美國空軍的英雄人物,共獲19枚勳章,擊落10架敵機,可謂戰功彪炳。退伍後回到鄉下種田,也愛在農閒之餘,三五好友聚在一起罵罵政府。我們就稱葛登卡爾為老葛吧.

當時美國各農業州普遍面臨了很多經濟問題,農民都很窮。老葛當然也對聯邦政府有譙不完的代誌;他認為美國正在被「某些特定出身的一批人」給出賣了。然而,耿直的老葛可不只是噴噴口水而已。他在北達柯塔州的小鎮故鄉裡組織了一個小團體,成立宗旨是為了愛美國保家園,立志推翻美國聯邦政府,讓美國歸還給美國人,不再受外來政權的統治.

很耳熟的語言吧.

不在少數的美國人認為聯邦政府是被猶太人與親共產黨的派系所掌握,準備出賣美國。對! 就是我們常聽到的一句話: 攏系阿共仔的陰謀啦。為了愛美國,老葛有個偉大的計劃: 抗繳聯邦所得稅。他可不是開玩笑的!老葛這個鄉下老農本來就窮,應繳稅額也不高,雖然他真的就不繳稅好幾年,但是在美國國稅局催繳欠稅名單前一百頁裡是絕對找不到老葛的。幾年過去了,美國總統也政黨輪替了一兩回了,國稅局也還是懶得去一個鳥不生蛋的鄉下催收欠稅。老葛愈來愈火大;他認為黑暗角落裡必然有個惡魔黨在故意忽略他。老葛找到機會跑到德州一家好比台灣的大X新聞全X開講之類的小電台去上脫口秀節目鼓吹他公民不合作的抗稅運動。媒體的力量就是大,在德州竟然也開始也有人響應老葛抗稅運動.

這下國稅局想不管都不行了。國稅局只好依規定函送法院,而法院也對老葛發出欠稅的強制執行令.

老葛所支持的政治信仰非常接近德國納粹的教條,非常偏激,例如白人至上主義,反對任何非白人留在美國。黑人,該殺! 黃種人,管他是日本中國韓國越南台灣,該殺! 猶太人,特別該殺! 總之,大西洋沒加蓋就是啦! 只要不是自己人,就都該消滅! 那麼誰才算是自己人? 基本上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更糟的是,他們認為,任何警察、檢調單位、法官、凡是拿聯邦政府薪水的就都有嫌疑是惡魔黨外來政權的走狗、賣美份子、人民公敵。老葛這一派的愛國論調讓另一群美國人恨之入骨。當然這另一群美國人,未必是猶太人,也未必是共產黨徒。他們認為像老葛這種人就是為反對而反對,沒事找事鬧,不好好團結拼經濟,非要興風作浪很想紅。

在這個以民主自由立國的國家,什麼奇怪的言論沒出現過? 美國這個民族大熔爐,就像台灣一樣,除了原住民之外,每個人都是移民來的。但老葛這種老移民指著新移民鼻子罵惡魔黨的作法,在美國的生存空間雖然不大,但也不是沒有。除了老葛這種新納粹之外,美國還有其它意識型態之爭更是火紅。例如黑人認為自己被白人陰謀控制欺負,而警察都是專挑黑人找麻煩,所以發生了洛杉磯大暴動。例如在邁阿密的西班牙裔也認為,他們這個佔了當地總人口數90%的族裔是「少數」、是「弱勢」,被僅有10%的「主流」白人打壓,所以逼MTV電台特別成立西班牙語的MTV頻道,好像只要有西班牙語電視頻道,西裔美人的出頭天就來了。好比台灣的客語頻道。這些美國人每吵一陣子,吵得太過頭的時候,往往印第安原住民就會跑出來罵說美國是印第安人的,你們吵個屁呀! 快快提高印第安人福利金並擴大印第安保留區!

什麼都可以吵,什麼都可以鬧! 在這種狀況下,老葛算什麼? 像老葛這種人,多如過江之鯽,在激進派美國人裡,別說是C咖了,算起來應該是Y咖或Z咖。沒關係,it’s ok,這裡是美國,言論自由,熱鬧一點也可以,反正各人造業各人擔,林北賺錢較重要。而且,當時在美國,中東人三步五時來劫機放炸彈,日本人一天到晚來收購美國企業,這些才是當時大多數美國人最幹的事情.

然而,這一天前來向老葛執行法院強制令的警長,不幸正好是痛恨新納粹的「另一批美國人」.

更不幸的是,這是個人民有持有槍械自由的國家。逐漸靠近警方攔檢點的老葛,有槍;車上另外一個男性同黨,也有槍;跟在後面開另一輛車的朋友,也有槍;第二輛車上還有葛登的兒子尤里,也有槍.

雙方加起來的火力,不輸給我們國軍一個步兵班。

老葛他們兩輛車被警長攔停後,很快就爆發了槍戰。

警方先開槍的。這在台灣是不得了的事,那怕是在追捕什麼姦淫擄掠的大壞蛋,只要警方先開槍,不管有沒有警員被壞人打傷或打死,千錯萬錯一定都是惡魔黨走狗的警方的錯,警政署長還得出來鞠躬道歉談國賠。但是在美國,公權力沒有一絲一毫受挑戰的空間。你有任何不爽,請上法院告狀,警察不必吃你這一套。拒捕,就可以先開槍再開口,更別說是持槍結夥拒捕的老葛這一票人。這一天正好老葛的兒子小葛借用老葛的夾克來穿,結果被警方誤認為是老葛本尊,所以四名警探對準了小葛就是一陣亂轟。

老葛見寶貝兒子重傷倒臥血泊,當然要討回公道,也亂槍回轟。我打死你們這些惡魔黨走狗!

這些白嫩嫩肥都都的警探,怎麼敵得過上過戰場拿過勳章的老兵?警長與副警長先後中彈,當場死亡。老葛見闖了大禍,開車就跑,開始他長達四個月的大逃殺.

下圖: 美迪鎮槍戰現場

Fight_Scene

事情鬧上電視網之後,一邊支持者開始憤怒指控說,你們大家看,這就是惡魔黨暴力鎮壓我們鄉親的鐵證! 一呼百諾,對對對! 太超過了! 警察殺人! 愛美國有錯嗎? 這真是美國的悲哀呀~~~

另一邊支持者也很憤怒說,你們大家看,這就是暴力黨目無法紀,不繳稅還冷血殺警,你們這些人就是社會的亂源,把殺警兇手當英雄! 這真是美國的悲哀呀~~~

一切理性的討論空間,到此消失.

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是否應涵蓋任何言論自由,包括國民主張推翻這個國家的言論自由?

負責執行法院命令,應該依照警械使用規定用槍,保護國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警方,對僅違反聯邦稅法的國民,即便對方亦擁有強大火力,可以先開槍嗎? 符合比例原則嗎?

法律賦予人民持有槍械自衛的權利,但包括對執法公務人員開火自衛的權利嗎?

極左派與極右派也喊出了各式各樣的陰謀論。憲法學者也加入了這些憲法爭議的論戰,特別是很多條有關聯邦徵收個人收所得稅的憲法及修正案之中的幾項重大矛盾爭議,而這些爭議點也是老葛意識型態的理論基礎之一。我本來想在部落格裡一併詳細列出,但不想造成篇幅過長而整段刪去。

更別說是準備出來競選公職的政客、不甘寂寞的社會運動人士與團體、還有拼收視率閱報率的媒體。有了這種大條事可以收割炒作,他們最開心了。反正死的都是別人。

綁布條繫絲帶是一定要的。紀念T恤、紀念馬克杯、連署簽名、名嘴開講、即時扣應、募款、自命為自由派藝人的歌手抱著吉它發表抗議新歌順便打打知名度的、還有像是柯賜海之流的擠到新聞攝影機前面來插花的,差不多你在台灣常見到的一些老梗也都到齊了.

一夕之間從Z咖變A咖的老葛,東躲西藏四個多月,一路上靠著理念相同者的接濟,也竟然躲過當時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追捕行動.

美國這麼大,上那去找一個老農民呢?老葛到底躲在哪裡?
下圖:圍捕老葛。
ToCaptureKahl.jpg

這個地方還真難找。鄉下的鄉下。總人口數73人,共33戶人家的史密斯村(Smithville)。在阿肯色州的右上角。協助藏匿老葛的是李奧納金特(Leonard Ginter),但是向警方報案透露老葛行蹤的,也是金特的女兒.

這次,警方不敢再大意了。1983年6月3日,警方出動了聯邦特警隊(SWAT)。在當地警局協助下,全副武裝,以絕對優勢的警力夜襲金特的農宅,強力攻堅。老葛見大勢已去,就決定為了愛美國而做一名烈士,負隅頑抗,奮戰至死。死前還拉了一個「惡魔黨徒」當墊背的。這名惡魔黨徒其實是臨時被拉來帶路、一年沒一兩個小偷好抓的當地鄉下分局局長,金恩麥修(Gene Matthews)。他也莫名其妙死在老葛的槍下。

第二次槍戰結束了。自認為是為了美國同胞(限白種人)前途而戰的老葛,在追求理念的一路上害得三個無辜白人家庭破碎生離死別。一拖拉庫的白種美國人,因為他,坐牢的坐牢,搬家的搬家,走路的走路。老葛自己的兒子也因為殺警察而要蹲苦牢蹲到2023年。這算盤再怎麼打,我真的看不出來有任何人因為老葛的美國主體意識型態而過得更好。

下圖:美迪鎮槍戰中被葛登殺害的警長,肯尼斯穆爾(Kenneth Muir)

下圖: 美迪鎮另一名被殺害的警官,羅伯卻思夏(Robert Cheshire)

下圖中: 葛登卡爾的妻子瓊安(Joan)。下圖右:兒子尤里(Yuri)。尤里正在印第安納州立監獄服刑,要到2023年才刑滿出獄。

Kahls

一切的社會問題,都是經濟生存權的鬥爭;一切的政治動機,用經濟學去解讀就會一清二楚;一切的解決方案,都藏在經濟學裡。1980年代當時,美國經濟被雷根政府的凱恩斯經濟思維政策搞成全球第一大債務國(很不幸,我們台灣也奉行了凱恩斯學派),很多像葛登卡爾這種一窮二白只剩一肚子大便的鄉下農夫在美國還有很多,他們所經歷的痛苦並不輸給台灣現在休無薪假,遭受裁員,就業無望的人。美國激進派當時在美國各農業州相當受到白種農民與工人的認同。他們認為美國正在被共產黨滲透出賣,但是這些農民與工人的主張卻與共產黨的主張是一樣的。他們認為美國面臨的威脅是外來人的獨裁政權,但是他們鼓吹的解決方式卻是白人至上新納粹主義這個更恐怖的獨裁。

有沒有覺得好像在台灣聽過類似的事?

真正的問題是經濟問題。當時美國政府大幅舉債以擴大內需,將大筆金錢拿來蓋這個蓋那個,沒有針對農業金融做足夠的改革與調整。農民繳不起肥料農機貸款、農莊就被銀行收回法拍。這是中央金融政策的問題,並不是當時已經自身難保、瀕臨崩潰的蘇聯共產黨所搞的陰謀,也不是政府專挑農民來打壓。單純的農民卻很容易被煽動起來,他們以為他們面臨的是非常危機,必須採取非常手段,所以要靠激進路線去救國家救自己。鄉親啊,這樣才是愛美國啦~~~

支持老葛的人也不完全是為了意識形態。法院對老葛欠稅有罪的判決、警方絕對有瑕疵的辦案手法,其實都有不小的爭議空間。只是,在意識型態做祟之下,各方人馬都只選擇他們想要看到的一面,用他們各自想要的劇情去詮釋跟想像這場槍戰的前因後果,對於其它面向的事實卻充耳不聞,視而不見。

請大家想一想,每次喊殺喊打要大家往前衝的政客,他們說要絕食,或是禁食,但是他們打營養針。這也叫絕食。我自己親眼見過只在非用餐時間絕食的,躲起來吃便當後又掛個絕食抗議的牌子跑出來給人看,而明明睡著了,卻說是自己因為絕食而體力不支。說要跳海的,還穿救生衣挑日子發稿給記者來拍跳海英姿。說要切腹的,不是裝糊塗就是說要為國珍重不輕言犧牲。罵別人有綠卡的,結果自己也有綠卡,還硬凹到死不承認。說要為台灣戰死的人,卻住在日本向日本政府繳稅。要國軍弟兄隨時為保衛台海而犧牲的人,退休後卻住到假想敵的土地上。要大家別怕對岸飛彈的人,自己兒子卻在對岸經商。說要拼國家經濟的,拼到自家經濟去了。應該服侍上帝佛祖的,卻跑去服侍權貴了。這些狗屁蛋,值得大家為他們而互相對立同室操刀嗎?

在美國一樣也有搖旗吶喊叫別人往前衝的狗屁蛋,例如老葛的事件,他們靠著鼓動激情而獲得了掌聲與選票之後,就脫下抗議布條與草根服飾,換上了高檔西裝當官去了。而被他們認為有立即亡國危機的美國依然是世界第一強國,依然是世界上排放二氧化碳的第一名,還在白種人總統的指揮之下,跑去中東到處亂丟炸彈把油價搞到一百多塊美金一桶。甚至現在的美國,為了不想餓肚皮而拋棄一個白種總統候選人,選了一個不是白種人的黑人新移民出來領導美國人來拼經濟。

美迪鎮槍戰、德州瓦可鎮(Waco)槍戰、奧克拉荷馬市聯邦大樓爆炸案,多少無辜的人為了意識形態的鬥爭而死於非命?! 而台灣呢,任何事都以顏色論是非,搞到現在又如何? 每個人都為了政客挑起來的統獨之爭而陪葬了20年的歲月,而且方興未艾。試問人生有幾個20年?世界上其它大部份的人在這20年裡都埋頭拼經濟,一個個都跑到我們前面去了,而我們呢? 口水噴了20年,如今朝野還沒被鬥垮而剩下來的人,也只有噴口水這一項專長。國無明君,朝無良相,就連市井盜匪也是手段愚蠢。一講到愛台灣,每個人就像帕夫洛夫(Pavlov)的狗,就會自動開始噴口水,但是一講到經濟,卻連屁都放不出來半個,然後很快就又扯回愛台灣,繼續噴口水。台灣這個島國,不論是誰當家,不論怎麼改名字,若沒有強大經濟,就只會是個屁。一個經濟大政人才需要至少20年的漫長養成,但是一個噴口水政客要出頭只需上電視新聞三分鐘。只要你敢秀,Z咖立刻變A咖。但是要秀要衝,不要只會噴口水打嘴砲,請學老葛,帶頭做烈士給大家看。

老葛這樣衝撞的意識形態,開了槍,殺了人,26年過去了,他自己還是一坏黃土,而被他牽連而仍倖存的人,至今都還活在陰影下。誰來賠償他們失去的人生? 美迪鎮槍戰,由當時仍是作家的詹姆士柯可蘭(James Corcoran),寫成一本紀實小說,苦澀的收割(Bitter Harvest)。而這本書不但被改編拍成電影,至今依然是天平兩端的激進派互相爭辯不休的焦點。若我們把書中描述背景的一些關鍵名詞名稱換一換,其實跟我們台灣現在的狀況也差不多。看看別人這樣搞意識形態鬥爭,還鬥出人命來,再看看自己身處的台灣也正犯在別人犯過的錯,真的是感慨萬千。

你偉大,我俗辣;我只是小老百姓一個,只求溫飽,只希望繳完稅付了保護費之後還有點閒錢可以去潛潛水。小命一條,只能活一次,而賺錢謀生不易,我並不想為任何人偉大的理想,或是悲憤的討公道計劃,或是對抗惡魔黨的聖戰,而讓自己與家人餓肚皮。台灣,20年意識型態鬥爭,景氣好時,有錢人整碗捧去;景氣不好,小老百姓先加稅。芸芸眾生為了糊口而辛勤耕耘,所能收割的又是什麼? 往肚裡吞的苦澀眼淚。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閱讀: 苦澀的收割 (Bitter Harvest)

  1. 蘇格拉底說:「公民們!我尊敬你們,我愛你們,但是我寧願聽從神,而不聽從你們;只要一息尚存,我永不停止哲學的實踐,要繼續教導、勸勉我所遇到的每一個人。我不做別的事情,只是勸說大家,敦促大家,不管老少,都不要只顧個人和財產,首先要關心改善自己的靈魂,這是更重要的事情。我告訴你們,金錢並不能帶來美德,美德卻可以給人帶來金錢,以及個人和國家的其他一切好事。這就是我的教義。我是決不會改變我的行徑的,雖萬死而不變!」
    ————————-
    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