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EK的澡缸對話-2

發表留言

私人投資,為簡化敘述僅分兩方面來說。首先是排擠效應。

二戰後台灣私人企業羽翼未豐,資本不足,所以政府出面成立企業來帶動經濟。這是應該的。不止台灣。新加坡航空公司就是肩負振興新加坡經濟重責的國營企業。但這也是凱恩斯(或供給學派)大量佔領政經要職的開端。

強大的國營企業在未開發/開發中國家,或許能振蔽起衰,但是國營企業在經濟起飛後若持續強大,就會妨礙私人企業的強大,提供了貪瀆溫床,成為低效低能的恐龍。

在台灣最該解散的就是中華電信 (CHT)。當我們還在慶祝ADSL的到來時,上海的新建大樓都預留了光纖管道。台灣人民付出過高的價格,卻只能使用比鄰近經濟競爭者還慢的上網服務。為什麼日本行動上網這麼普遍? 為什麼南韓遊戲產業這麼旺盛? 為什麼中國筆電市場可以持續成長? 因為上網服務夠快、夠便宜、夠普遍。

因為這些國家都知道,上網價格與品質是國家經濟新命脈! 台灣呢?

若你用過歐洲品牌的手機,例如Sony Ericsson,你一定會發現,手機裡很多網路功能在台灣就無法使用。

不只是通訊,CHT還霸佔了數位影音服務市場,讓台灣的付費數位娛樂不但將近晚了20年起步,也讓全體台灣人民少賺了不知多少的GNP。

中鋼,在蔣經國手裡是提供台灣工業用鋼的穩定來源。到了後繼者,卻變成純酬庸,純斂財,純吸血的怪獸。2007年全球鋼材大漲,中鋼股價大漲,中鋼大賺,親近黨政高層的業者才買得到鋼材。當時中鋼並未一肩挑起調節台灣鋼價的功能,還用市價大賺國難財。

諸如此類的國營企業,用假象的「民營化」規避了它們計劃性經濟的存在目的,成為政府變相加稅的最佳途徑,以支持好大喜功的公共建設計劃。

私人投資另一個重點。本土資本與海外資本,其中又以海外資本最有效。

就凱恩斯的看法,一個經濟體要鼓勵外資的投入,也就是外國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FDI是很重要,但FDI的爭議點在於「FDI必然等於國家收入(National Income)的增加」這個看法。

以凱恩斯的做法來說,他們相信…

由於:「FDI = National Income國家收入」

所以:要鼓勵FDI。

所以:必須鬆綁 FDI 的法規限制,並向FDI提供租稅優惠

而且:至少也要阻止本土資金外移

結論:浴缸的水才會愈來愈多。

可是,FDI真的必定等於國家收入的提高嗎?

這在蔣經國時代大規模建置加工區的做法上得到印證,但是相對的我們也看到FDI本身是具有掠奪性的。

RCA來台進行FDI,創造了就業,但也留下了永恆的環境傷害。

外國金融業者來台投資,目的不可能是為台灣這個經濟體創造GNP,而是套利。套利之後留下來的通膨,卻是由國家與人民來承擔。保誠人壽就是一個案例。

舉個更簡單的例子,19世紀到中國投資的FDI,只為一小撮人創造財富,而這個財富卻是以鴉片做為商品,造成了兩個半世紀的悲劇。

所以,不是每件FDI都是好事。

引進的FDI有過高比例在高科技業,自然就會排擠其它產業,也會造成就業隱憂。過高的比例在金融業,就會帶來通膨與連動風險。過高的比例在製造業,就會帶來環境耗損與排碳額度的問題。

主政者必須很清楚地分配好一個有目標的均衡比例的FDI,不可以「揀到籃子裡的都是寶」!

我們也可以看到中國在興起時是如何以環境成本為代價去引進FDI,我們也看到了中國在取得經濟起飛動力後就收起優惠辦法並提高限制。這與凱恩斯的看法是相反的,但是中國並沒未如凱恩斯的預期變窮。

也有很多實證是本土資本到海外過水後冒充外資,以取得國家對FDI的優惠。

更要注意的是FDI在台灣提供的是哪一個環節的加值。台灣向來習慣加工出口,在關鍵技術上卻得不到應有的重視。2009年Q1成立的台灣記憶體公司(TMC),一時間仿佛是DRAM產業救星,但一遇到FDI不願提供關鍵技術的問題,TMC的戲就唱不下去了,還被譏為等著當本土DRAM的禿鷹。因此,該爭取的FDI是上游,是技術,是Know-How的加值,否則隨時會被甩掉。

蔣介石在某航空發展單位的大門口上題了一句話:「我們什麼時候才有自己的發動機?」武器不能老是靠外國軍售,軍購必須夾帶技術轉移。美國不給飛彈技術,我們就自己去別的地方偷買技術。國產昆吾飛彈故意拖出來參加國慶閱兵,雖然是有點拼裝山寨版,但美國就退讓同意出售更好的同級品,因為不賺白不賺。這是以自有的次級技術去逼FDI妥協提供進階技術。這點連蔣光頭都知道,但後繼者呢? 一切盡量買現成,又快又有油水撈。要不是韓國蔚山艦這個名詞出現在台灣軍購弊案,我們可能都還不知道高麗棒子的造船業竟然已經跑到我們前面那麼遠了。那麼船造國中在幹什麼? 是個來料加工焊接的龐大鐵工廠,還是貨真價實地有造船技術? 抱歉,連高階軍用鋼板都做不到。那…鐵鋼國中又在幹什麼?

現在的台灣汽機車產業連根排氣管都不被自己人愛用,自行車這個光宗耀祖的產業,還是要裝上日製變速器。這不是我們笨,而是我們沒有決心與視野。什麼人玩什麼鳥,怎樣的FDI就決定了怎樣的產業位階

這些都是我們在FDI的加值環節方面急功近利的後果。如果主政者不能帶頭追求高階FDI,那麼整個產業就只能繼續蹲在地上玩泥巴。南韓過去的現代汽車(Hyuandai),剛成立的時候曾是笑話一個,如今現代汽車已經是國際越野賽車的一隻勁旅。我們呢? 現在裕隆牌在哪裡?

凱恩斯在私人投資的看法,至此就出現明顯的矛盾,尤其是遇到貪官汙吏與白目宅男。在風景區鼓勵製造業投資、在天然海岸線鼓勵投資水泥公園與賭場,氣走風力發電的FDI,加碼補助高排碳的FDI…表面上是注水,其實卻多鑿了幾個大洞。不懂凱恩斯,就不懂白目宅男所想的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當然就以為凡是反對白目宅男的就必然是對的,也當然也就不懂我們生活為什麼還是過得這麼苦。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