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八八戰區(六)

1 則迴響

檳榔樹、UH-1H直昇機、泥濘的地面上一張張驚恐的臉龐。

appo1

Appo2

這是台灣南部山區嗎?

這裡是越南。1965年的越南。現代啟示錄裡的越南

一樣有著棕櫚樹、UH-1H直昇機、泥濘的地面上一張張驚恐的臉龐。

一樣是個殺戮戰場。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稱呼這些災區為八八戰區。

在那個很抱歉的老大醒過來之前,國家已有明文規定土石流紅色警戒區是必須強制撤離的,並不是沒有相關規定。只要上級下達紅色警戒通知給地方單位,則地方單位就要負責強制撤離。這是白紙黑字的,沒有疑慮。也有人把責任推到通報簡訊中沒有提到「撤離」這兩個字。對不起,所謂紅色警戒,就代表必須立刻進行一連串的動作,不只是撤離行動而已。就像你在KTV裡聽到有人喊失火了,你會說,「我有聽到失火了三個字,但沒聽到逃離兩個字,所以我應該可以繼續坐在包廂裡喝酒唱歌」嗎?

就我手邊的資料顯示,中央氣象局發佈颱風警報次數最多的是2001年雨量1300毫米的納莉颱風,共64次。其次是1999年的丹恩颱風與2008年的辛樂克颱風(給南投帶來災難性的1300毫米雨量),兩個都是43次警報。也曾重創中南部的卡玫基颱風,雨量是1,000毫米。一次又一次、愈來愈嚴重的教訓與前例,沒有理由不知道應該重視颱風最新動態。這些幾乎每年都鬧水災與高土石流風險地區的人,包括基層幹部與人民,照理說,警覺心應該比一般人高。然而事實上卻不是如此。

讓我們還原真相:

日期 時間 中央氣象局
發佈實測雨量
(毫米)
約當等級 某村反應 說明 距崩山時間
2008/9 沒反應 學者警告該村有滅村危險 將近一年
2009/8/7 08:00 505 韋帕颱風 沒反應 當日午間新聞影片 46小時15分
8/7 23:00 983.5 卡玫基颱風 沒反應 水保局發出「紅色警戒」簡訊* 31小時15分
8/8 01:00 1,000+ 沒反應 發佈消息影片檔 29小時15分
8/8 06:15 沒反應 農委會志工劉金瑛回傳雨量資訊後殉職 24小時
8/8 08:31 沒反應 農委會志工陳漢源回傳雨量資訊後殉職 21小時44分
8/8 12:30 台21線中斷,已無法逃離。 17小時45分
8/8 20:00 村民發現淹水 10小時15分
8/8 21:00 2004 破歷史紀錄 9小時15分
8/9 02:00 往高處避難 4小時15分
8/9 06:15 五秒滅村 0小時0分

* 有人主張並沒有收到簡訊。這一點必須留待調查。

事實上,這個村子在一年不到之前,就有學者警告過他們了。然而,這個村的人選擇不反應。

滅村前31小時又15分鐘前,雨量已達卡玫基級了。同時,水保局也發佈了紅色警戒。2008年的卡玫基 ,也曾重創過中南部,慘痛教訓歷歷在目,如果這個村的人真的關心屋外的風雨會不會對自己造成危險,最起碼會看看電視或收聽廣播。還有時間,還來得及。但是,這個村的人選擇忽視眼前已達1,000毫米雨量的事實。

滅村前29小時又15分鐘前,中央氣象局向各大媒體明確表示雨量將超過1,000毫米。這個村,依然不動。

滅村前17小時又45分鐘。台21線下陷,下山的路已斷了。要下山,已經來不及了。命運已經註定了。

滅村前10小時又15分鐘,村民發現淹水。一直到滅村最後那一剎那,這些人應該都是在極度驚恐之中被凌遲,在暗夜暴雨及泥漿裡尋找並不存在的生機,並在懊悔中面對那最後一秒鐘。

在都市裡的家屬趕到前進基地,手中揮舞著手機,把災區親人傳來的簡訊給大家看,憤怒地指責救災太慢。這個指責,其實一點都沒錯。是的,飯桶跟馬桶是該槍斃,但是之前的新聞媒體並沒打佯關站,防備災害的話也不斷在氣象時間重覆。我想知道的是,他們在颱風登陸前可曾打電話催他們山區親人趕快避難呢?

如果有,但親友不聽,那麼是否至少該自負一點責任呢?

如果沒有,那麼…該被責難的,是否就不只是一堆狗官?

我不是為任何狗官辯護,但我仍要提出一個邏輯問題。官員的昏庸,與屋外漸強的雨勢,並無任何因果關聯。但若把沒有邏輯相關的事件跟不可抗力事件之間劃上等號,我認為是情緒性的,但我能諒解。當然,邏輯上的不相關,也不等於狗官不該被槍斃。

官員必須來鞠躬(先不論官員昏不昏庸),最好親自一個一個聽完成千上萬個人的意見,再開始救災。

不管天候好不好,我要你直昇機飛幾趟,你都得給我飛。

登上直昇機時,我就是要帶著我私人的行李箱,即便這會剝奪同村災民的機位。

飛官警消義工殉職,是他們自己訓練不佳裝備不良。

或許要求別人來鞠躬的災民,似乎至今仍欠了某些人一個鞠躬。

我們可以忘記檳榔園,我們可以假裝全村人都沒有電視機,我們可以不去探究滅村前避難黃金時間他們都在做些什麼,我們也同意一些狗官實在是不像樣。但是,他人有一百個錯,並不等於你是零個錯,而使你有絕對權利成為審判者。

下圖是某飯店倒塌的瞬間,請注意看建物底部。

金帥

下圖是三層樓房倒塌的停格,,也請注意看建物倒塌時露出的底部。

三層

有發現什麼共通之處嗎?

地基地樁在哪裡?

如果畫面裡的就是地基地樁,那比例會不會太淺太小了? 有人是土木技師,可以發表評論一下嗎?

有意或無意的個人疏忽或茍且,在這場2000毫米大雨的颱風裡,全部一次bundle成國家的錯,應該由我家以外的全體國民來負責賠償與善後。

不要說佛祖或上帝或其祂萬能的神沒有眷顧你。

祂透過前人血的教訓、透過電視報紙、長久以來不厭其煩地屢次告訴你,這會發生…這會發生…這會發生…

神蹟就在你眼前出現一次又一次,你卻看不到。

不撤的依然不撤,彷彿已經過去的莫拉克是地球最後一場颱風。

撤下來的,急著想回去複製歷史。

下一次,記者把稿件裡的颱風名字及數字改一下,就可直接發稿。

納稅人幾千億台幣的血汗錢,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還要流多少血?

你們沒有權利把最無辜的兒童們帶回八八戰區的殺戮戰場。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One thought on “八八戰區(六)

  1. 連我靠阿陸仔吃飯的二哥,都說您這篇寫得好!!!敝人覺得您八八戰場系列可以刊上聯合報了,要不要試一下民意論壇版?前聯合報記者貝貝五體臣服中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