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日升,日落。

發表留言

日本這個民族在近代史上向來是個話題。它對基礎科學所下的苦功,讓它曾經短暫稱霸於西太平洋。接著是它隱藏在西裝下的經濟武士階級,讓全世界開始研究與學習日本式管理的成功之道。然而,經過「失落的十年」後的今天,先是日航宣佈破產,跟著是曾以高品質「豐田式管理」稱霸汽車工業的Toyota,宣佈其史上最龐大的車輛瑕疵召回。這隻沉迷於品質的經濟動物,到底發生什麼事,變成現在這樣?

是過去這個世界將日本過度神化,以致於出現目前這個落差,還是日本式管理存在著嚴重的瑕疵?

從歷史上來看,日本的問題,往往都是出在兩個環節:僵化官僚與策略管理。

二戰末期,讓日本官僚無條件投降的,並不是美國的原子彈,而是前蘇聯拒絕為日本與盟軍調停。日本官僚在策略運用方面竟然是如此昏庸與盲目,令人大開眼界。

豐田此次史上最大召回,並非是台灣媒體報導的地墊問題,而是因為油門無法彈回,造成暴衝。而這個問題很早以前就發生,但是豐田竟然沒有引以為鑑而及早改善,反而推說海外工廠的品質無法與日本製造的品質相比。然而,豐田依然不能確定這個問題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同樣昏庸與盲目。

1945年,戰敗前的日本,開了一次機密會議。日本調查其本身工業能量還能支撐戰爭多久,結果答案是非常悲觀的。整個日本軍隊會因為無油可用而即將停擺,更別幻想任何逆轉勝的可能。但是日本官僚一方面對此結果視而不見,另一方面還擴大神風特攻隊,讓已經嚴重短缺金屬、燃料、及資深飛行員的問題,加速惡化。

日航的虧損,在1974年就出現警訊了。當時日航高達四百億日圓的赤字,就代表該是改革的時機了。但是日航的勞資雙方的官僚心態,以為靠自民黨紓困,遲早可以苦盡甘來,所以就讓赤字不斷擴大、利上滾利,還一再喪失改善企業體質的契機。到了2006年,當時日航社長新町敏行被趕下台,換財務長西松遙接任。當時日航股價還出現上漲,每股還有三百多塊日圓。但是日航財務問題並不是病灶,而只是症候。搞錯解決問題的方向,就造成如今挽回不了的破產。終於,這次民主黨上台後悍然拒絕繼續填日航錢坑,使得早已麻痺的日航官僚一時手足無措,每股跌到五元日幣。

 

現在日本企業所犯的錯,幾乎都跟日本二戰期間犯的錯出現文化面的呼應。

現在,日本在天上飛的、在地上跑的,沉積已久的問題都幾乎同時浮上檯面,也都形成近乎毀滅性的傷害。此時我又想起很久以前一個日本女生對我說的話:「If it’s made in Japan, it’s good quality.」 如今,不止是Made in Japan這快金字招牌已開始生鏽,就連Managed by Japan 可能也不是那麼安穩妥當。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