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峇里島極貧潛旅之「Imagine」

發表留言

又來了。Evan 的毛病又犯了。Evan 又要來上落落長的歷史課了。

有興趣瞭解峇里歷史的就看下去吧。

一天下午潛完水回來,我跟潛水店幾個當地員工蹲在樹蔭下鬼扯,有一個人就提到,他小時候峇里根本沒有SPA,很好奇我們觀光客是怎麼看峇里的。哪裡不能洗澡,非要到峇里來洗澡?

提到峇里,我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SPA與Villa。講抽象一點,峇里就是快樂天堂。這都是很正面的認知。沒錯,十幾年前,峇里沒有滿街的SPA;五十年前,峇里也沒有所謂Villa型飯店。其實在過去五百年裡,快樂天堂似乎也不存在。

地圖圖片

正港峇里人(Bali Aga) 的起源,有兩種比較主流的學術看法。第一,來自中國閩漳泉的移民。第二,來自於台灣的南島族。不論是何者,或是二者皆有,他們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就來到峇里島與龍目島 (Lambok) 落地生根。

現在快轉3200年,來到公元1300年。在公元1300年代以前,咱ㄟ南中國與台灣原住民鄉親移民到峇里,在峇里過了3200年與世無爭的歲月。但是東爪哇王國終究還是把勢力伸入了峇里,建立了峇里島上的第一個「外來政權」。

這第一個外來政權,為峇里帶來了將近三百年的黃金歲月,其中最重要的就引進了伊斯蘭教與印度教。當時有個本身是印度婆羅門教的爪哇賢人,在峇里積極進行宗教改革,所以現在峇里讓我們津津樂道的濃厚宗教特色,也就是拜其所賜。如今很多觀光客指名參觀的一座海上廟,Tanah Lot,就是這位賢人建造的。至於伊斯蘭教,並沒有在峇里島成為主流宗教,否則我們怎可能在峇里吃到名產烤豬 (Babi Guling)?!

那麼,現在島上很多地方都看得到標榜伊斯蘭美食的餐廳,那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而且龍目島的主流宗教是伊斯蘭教,而不是印度教呀?!

這就要扯到「亞洲的麻煩製造者」,歐洲人。峇里島以北,巽達群島的蘇拉維西,本來住著布吉斯人,他們篤信伊斯蘭教。但是16世紀時,紅毛鬼子入侵,害得布吉斯人逃到峇里與龍目。布吉斯人體格強壯,吃苦耐勞,很能擔任社會上粗重的工作,又很會出海捕魚,所以並沒有被當地的峇里人排斥。

16到18世紀的峇里,就好像是台灣開墾時代的族群械鬥,峇里島出現了好幾個小「王國」,彼此之間既打仗又通婚;這幾個小王國的「國際關係」,複雜到連民視八點檔劇情都比不上。同時,這些小王國也雇用布吉斯人當傭兵。這也是為什麼現在峇里的伊斯蘭教徒與餐廳,多半分佈在這些小王國「首都」舊址附近。

到了19世紀,就跟許多其它亞洲國家一樣,禍害開始從海上來了。當時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主要目標在爪哇,對峇里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只是荷蘭人的船隻經常在行經峇里海域時觸礁沉沒。峇里人搭救船員後,認為這些船上的貨品,理所當然是屬於他們的獎品。這就讓很重視生意的荷蘭人火冒三丈。荷軍帶著洋槍洋砲入侵峇里,攻下峇里北部兩個小王國。

峇里其它的小王國也因為彼此之間紛爭不斷,有的就找荷蘭人當靠山,不但挾洋自重,還聯合洋人攻打其它峇里小王國。套用台灣的熱門字,就是十足的「賣峇份子」、「峇奸」。

峇里剩下還沒向荷軍投降的三個王國,其中之一是以登帕薩(Denpasar)為「首都」的巴東王國(Badung)。峇里最後一根稻草,一樣是因為沉船貨物打撈權而引起的。有一艘懸掛荷蘭國旗的貨船在Sanur區沿岸觸礁,船上的貨物又被檢光光。船主是中國人。他向荷蘭當局提出司法程序。這個事件可以有兩個看法。一個是單純的海事糾紛;另一個是荷蘭人為佔領峇里而自導自演。荷蘭政府要巴東王國負責賠償,巴東不賠;荷蘭就對巴東實施禁運的經濟制裁,但是巴東還是從西岸的塔巴南(Tabanan)取得民生物資。視生意如性命的荷蘭人,受夠了三步五時的沉船財產爭議,決定要這次要一舉殲滅這些「海盜」,所以派出一整支艦隊來到Sanur。荷軍攻到到登帕薩皇宮後,裡面的男女老幼,都穿著白袍,拿著匕首,在進犯的荷軍面前集體自殺。荷軍當天繼續追殺另一個親王,而同樣又發生峇里人集體自殺事件。峇里這種集體自殺叫做Puputan :男女老幼集合在一起,有計劃、有次序地在異常的平靜甚至是節慶的心態下,瘋狂地刺殺自己與旁人。

當荷軍攻抵登帕薩皇宮門外時,聽到裡頭只有鼓聲。進入內院後發現國王與王后穿著白色的火葬壽衣,戴著自己最貴重、最美麗的首飾,乘坐在一個四人轎上。轎子後面則是跟著眾大臣、侍衛、祭師、繽妃、與皇族幼童的隊伍,也同樣都穿著白色壽衣,像是要參加節慶遊行一樣。當隊伍慢慢走到荷軍面前約幾十米時,隊伍停了下來。王后從轎子上走下來,接著向祭師舉手示意。祭師就抽出一把匕首,猛力刺入國王的胸部。隊伍裡每個人,也立即抽出匕首,刺向自己與旁人,展開一場觸目驚心、瘋狂又漫長的人間慘劇。

荷軍有人看了嚇得步槍走火,而其它荷軍士兵一聽到有人開槍,也跟著一起對著院子裡正在互相刺殺以進行自殺的峇里人開槍。還沒死的婦女,一邊嘲笑著荷軍、一邊將身上的飾品與金幣擲向荷軍,然後在彼此的匕首刺殺及荷軍的亂槍中慘死在血泊中。

殿裡持續走出隊伍湧入院子,走到已死去者的屍體中間,然後重覆彼此的刺殺。後面走出來的,就爬上屍堆,一樣繼續互相刺殺。最後,一層又一層,前前後後總共累積了大約數百至一千具屍體。這就是Puputan。

剩下兩個王國。

為了避免子民生靈塗炭,塔巴南國王率領皇太子向荷蘭投降後被收押。這對父子兩天後在看守所內一起自殺。

剩下一個王國。

緊接著,克隆宮地區發生一件鴉片專賣權的爭議,因故升高為流血衝突,造成峇里人與荷蘭人雙方死傷。其中一個峇里主要關係人躲進克隆宮國王的皇宮,所以荷軍包圍皇宮,要求交出嫌犯。克隆宮拒絕,荷軍就攻入皇宮。國王率領滿朝文武死守皇宮,並於荷軍攻破皇宮後,同樣全數集體自殺。

峇里最後五個小王國,財產被荷蘭人掠奪一空,就連屍體上的首飾也不放過。這些皇宮建築,是峇里幾千年的文化蘊釀,最精華、最重要、最珍貴的文化財,也都被荷蘭人夷為平地。

至此,整個峇里淪入洋人手中,而荷蘭人也成了峇里第二個「外來政權」。畢竟荷蘭人只想做生意,不想學英國人搞日不落帝國,所以在掃平「海盜」之後,就採取懷柔政策,招募各王國的變節大臣成立執政團隊班底,以峇治峇。為了便於統治,荷蘭人只扶植極少數的人,而刻意讓大多數的人處於赤貧狀態而無力造反 。聽話的,就讓你吃香喝辣;不聽話的,就讓你窮到光屁股。台灣在日據時代好像也是如此。峇里也有這種開城門迎敵軍的「地方仕紳」,當然事後也就成為顯~~~要的榮~~~~譽國民,享有長~~~久的榮~~~華富貴,獲得中~~~央的信~~~~任。這也是峇里社會遭遇最大規模的懸殊貧富差距,其中龍目島被荷蘭人整得最慘最窮。

就跟台灣被日本殖民一樣,這些列強在亞洲取得殖民地後,都積極實施基礎建設。這是為了方便剝削當地資源,而不是發了什麼佛心。荷蘭人在峇里積極進行「愛峇建設」,闢建灌溉系統與道路系統。沒有灌溉系統,就無法有效率地剝削農業;沒有道路系統,剝削得來的原物料就無法有效率地送到港口,荷商的鴉片也不易在峇里銷售。對啦,又是鴉片。真的很想罵髒話! 跟台灣日據時代一樣;台灣盛產糖,台灣人在蔗田裡為親日富商與日本皇軍賣命,但台灣人卻沒糖吃。只是,台灣人不同之處,在於還是有人非常「緬懷」日軍。

很會賺錢的荷蘭人,眼光可遠了。你信不信,他們的「愛峇建設」,竟然還包括當時其它殖民主義列強想都沒想到的觀光業,而且還是利用藝術來行銷。不然,你以為烏布(Ubud)這個藝術村是怎麼生出來的?

荷蘭人挑了烏布當做峇里觀光第一彈。首先,他們弄來了荷蘭畫家與攝影師,精心宣傳。你看,這些密密麻麻的峇里畫作,多精美呀! 這就是藝術喔! 你看,這些雕刻作品,多麼具有東方神秘色彩呀! 這也是藝術喔! 他們把烏布包裝成「這裡每個人都是藝術家」的形象。只要你人到了烏布,管你是阿狗阿貓,你也就是藝術家,至少,也是愛好藝術的氣質名流。哇,藝術家耶! 有錢人共同的最脆弱之處,就在於抵擋不了這種沽名釣譽的消費機會。

歐洲人開始絡繹不絕前來觀光,讓自己成為社交圈裡的東方藝術達人。於是一夜之間,這個在山腰種稻幾百年的農村,糊里糊塗地就在表面上變成一座東方藝術村、在實質上變成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提款機。

你能想像當初烏布農民臉上有幾條線嗎?

第二彈…對呀,當然有第二彈! 就是沙奴(Sanur);荷蘭人賺錢是很拼命的。一夜之間,這個在海邊種稻幾百年的農村,糊里糊塗地就變成濱海渡假的好所在。

跟著荷蘭人一起在峇里滿嘴流油的,還有華裔、阿拉伯裔、跟伊斯蘭商人。這些人共同形成了一股政治派系,獨攬荷蘭人吃剩的政治與經濟利益。就好像現在台灣也有一些在日本繳稅的、拿美國綠卡的,依然在台灣位居要津。這種勢力落差,也種下了未來印尼的國族主義遠因。

            

你吃,我也要吃! 憑什麼只有你能吃? 你用搶的,我也可以! 1942年,日軍完全佔領東印度公司的殖民地,包括峇里,成為峇里第三個外來政權。日本皇軍打著大東亞共榮圈的名義,以趕走白人,幫印尼建國為榥子,去掩飾自己也是殖民者的事實,就像在台灣跟滿州國一樣。

左邊的影片是日軍為了洗腦印尼人而製作的。「皇軍愛印尼,所以愛皇軍就是愛印尼;加入皇軍,印尼鄉親啊,就是愛印尼啦!」

說穿了,就是日軍想要把印尼人訓練成砲灰,幫他們去打仗。日本人還搜括糧食及原物料以供南洋作戰。刮了四年之後,挨了兩顆原子彈的日本宣佈投降。

裝可憐的裕仁,話還沒說清楚,印尼蘇卡諾就跳出來說:印尼人等了幾世紀的出頭天終於來了! 鄉親啊,讓我們趕走外來政權,我們獨立吧!

蘇卡諾話還沒說清楚,之前第二個外來政權,荷蘭人,就跳出來說:且慢,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啦? 不行,印尼是荷蘭的。荷蘭人忘了自己才剛從希特勒手中復國,也學起希特勒,以平亂為名而出兵印尼,包括峇里。

荷蘭人話還沒說清楚,有個叫做古斯提古拉賴的年青印尼軍官,就跳出來跟荷蘭人說:先過我這關再說!

古斯提古拉賴 (Gusti Ngurah Rai)中校,率領一小支共和軍在峇里準備截擊荷軍。但是他與98名官兵被荷軍包圍,陸空夾擊。古中校見大勢已去,即率領殘軍在荷軍面前展開又一次的Puputan。峇里的抗荷游擊戰也隨之瓦解,但是三年後,荷蘭人悄悄地退出峇里、也退出印尼。

荷蘭人丟下滿目瘡痍的峇里之後,來了一批新面孔:澳洲人。在1970這個嘻皮年代裡,因為地利之便、再加上印荷戰火平息,少數澳洲人發現峇里是個渡假的好地方。物價低、風景美,而且激烈的洋流帶來豐沛的海浪。於是,他們就帶著衝浪板而不是衝鋒槍來到峇里。從此,峇里就逐漸發展成一個觀光聖地,吸引全世界的人前來。

我們觀光客一下飛機,一路到飯店,峇里人都安排了具有古拉賴中校意象的設施。我認為這是峇里人希望外來客知道,我們歡迎你們來玩,來峇里跟我們做朋友,我們也會盡心盡力做到賓至如歸,但是我們絕不接受不友善的行為與意圖,因為我們最恨的就是這種事。

誰不是呢?

很難相信峇里島曾經發生過這麼多次這種悲劇。龍目島機場所在地Mataram,是1894年龍目王國Puputan的發生地;Sanur區是巴東戰役的荷軍登陸點;Denpasar是1906年巴東王國Puputan的發生地、還立了個大型紀念碑;去土浪奔潛水必經之地,同時也是巴丹拜(Padang Bai)潛場附近的克隆宮是1908年Puputan的發生地;幾乎整個島上都有峇里近代史上最驚心動魄的現場。

對於峇里人來說,1949年荷軍撤退是峇里的重大勝利。現在,你降落的機場,就叫做古拉賴機場;出了機場,你會看到一身戎裝的古拉賴銅像;往飯店的路,一開始就是古拉賴快速道路;在街上買東西,你用的五萬盧比鈔票上有古拉賴的照片。

這樣能比較瞭解到峇里人對民族英雄古拉賴中校的重視程度嗎?

這是每個峇里人的血淚歷史。他們很多人家族中就有人是這樣犧牲的。他們的眼淚還沒乾,就在幫我們捏腳搥背扛氣瓶。所以,很多事情…請多些同理心。

這一個月極貧潛旅,天天跟這些很愛開玩笑、陽光開朗的峇里朋友們相處時,我真的很難把他們的臉孔,跟他們的Puputan歷史聯想在一起。再怎樣與世無爭的人,包括你與我,若是被欺凌到再也承受不了壓力的時候,不都是也有可能會做出很令人無法想像的事嗎?! 隨便找一個當地出生的人,不用花太多力氣,多半都能追溯出一段歷史悲劇。愈是瞭解峇里的歷史,就愈是為這些人感到心疼。

我並不是希望你去峇里渡假時,去跟峇里人提起這些往事,因為每件歷史,都有不同的歷史觀;而峇里,這個包括爪哇、布吉斯、阿嘉、薩薩克族裔的島嶼,當然也會有各自的歷史觀與感受。我只是希望你以平等而友善的態度,去面對服務你的峇里人就好;經過五百年的血淚,他們想要的,不過就是如此。

 

我在路過Kuta Hard Rock Hotel外頭,看到約翰藍儂的海報燈箱:Imagine。

可不可以不要有這些這麼不好的事?

像現在這樣,大家一起來峇里玩,不是很好嗎?真的並不難呀!為何就是有人放著好日子不過,要找麻煩來毀滅自己與他人幸福呢?

樹蔭下的峇里人,開心地跳起彎手彎腳的峇里舞步,因為快下班了。

幸福,就在眼前,不需想像。

你能想像這個畫面嗎?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