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Simple Life: 紀念品

1 則迴響

如果一段回憶夠深刻、夠刻骨銘心,就不需要太多的紀念品。

可是,即便如此,隨著時間的前進,各種原因而產生的紀念品,也愈來愈多。實質上,是垃圾;情感上,是沒有其它人能懂、能分享的枷鎖。

太平洋小島上的拖鞋造型冰箱磁鐵、特殊場合買的布偶、老爸一箱又一箱的膠卷底片、一張又一張的機票票根、兒時平房的一小塊磚。

已經走不動的手錶、走音很嚴重的薩克斯風、一片楓葉、裝在迷你小瓶的各地的海沙。

一點、一滴;我為我自己蓋了一座監牢。

不論是正在做的夢,或是已完成的夢;這些紀念品,每一個都代表了一個夢,而夢,卻又是最難以割捨放下的,連帶的,這些紀念品,不論重要性是高是低,也對資源回收有了豁免權。

峇里島極貧潛旅的那一個月裡,我可以蒐集到巴東海峽、峇里海、印度洋的海沙,來充實我的海沙收藏。但是我壓抑這個欲望,一粒沙都沒有拿。除了我準備提升身為潛水人的「只留下泡泡、只帶走回憶」的誓約履行程度之外,我很清楚我不該再增加我個人紀念品的總重量了。可惜嗎? 當然可惜。值得嗎? 絕對值得。

那一整個月,能算是紀念品的,只有一條編織手環、還寄了一張明信片(收件人抱怨至今都還沒收到)。僅此而已。

我也沒有買咖啡、也沒有買Sarong、也根本不想。我既不想打破預算,也不想花這個心力去刻意選購。更重要的是,去程的行李已經到了超重邊緣了…

整趟旅程下來,真的就這條手環,所以這條買得很便宜的編織手環,就具有了非常的意義。

因此,遏止消費購買紀念品的欲望,要買,就只買一件,紀念品才有價值。

很小、很小的時候,老頭子的一個姓郭的朋友因病往生。那天在殯儀館,因為這個郭叔叔沒有親人在台灣,所以老頭子與友人們就幫他處理一切。有一幕我印象非常深。他們把郭叔叔的私人物品往火爐裡一件又一件地扔。有像本、證書、衣服之類的。扔得很果決,並沒有多看兩眼。雖然那時我還很小,但我也能瞭解這些東西都是郭叔叔很需要、或是很珍惜、是無法取代的、似乎都是有生命的。這些原本都被呵護的東西,再次出現在陽光下時,卻面對排隊進焚化爐的命運。我看著它們在火堆裡無助地短暫掙扎,然後動也不動地認命,化為灰燼。這一幕讓我很沉重。他們難道不想留一兩件東西,來紀念這個朋友嗎?

放下,是痛;放不下,也是痛。但是當場不割捨,就會成為一生的枷鎖。

從前有個朋友叫Sunny,一個老是穿著軍靴趴趴走的漂亮女生,經常拉著我去逛街泡夜店。她戴著一串項鍊,上面掛的不是寶石也不是雕刻品,而是好幾個國軍的兵籍號碼牌,來自不同的姓名。我記得她瞇著眼、吐著菸,斜躺在Pub裡的沙發告訴我,那是她的紀念品。

任何自愛自重的軍人,都不會輕易交出自己的兵籍號碼牌的。現役也好,退伍也好。

這些男生,把這麼重要的紀念品交給Sunny,而Sunny以為是某種獎盃、某種戰利品,其實是多了一串沉重的枷鎖。

一個人的一生,能夠承載多少紀念品?

搬家的時候,就會有答案了。搬愈多次、這個答案就會更精簡、更明確。

放下!

不容易,真的不容易。盡量放下。不能讓自己往前走的紀念品,就一定要放下,不論得來如何不易。

生活簡單過,生命更精彩。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One thought on “Simple Life: 紀念品

  1. 要放下真的好難
    試論下輩子投胎當棵樹的可能性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