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動物輓歌: 南台灣的陽光

2 則迴響

(本文引用資訊皆為公眾可公開取得資訊的引述。如當事人自認有妨害名譽嫌疑,依法與本人無關,請當事人逕洽原始文字作者。任何人違法濫告,必將面對一切有形或無形、直接或間接的金錢及精神的賠償、彌補、懲罰性質的費用及支出。)

沿著美麗的屏鵝公路,也就是台26線,一直南下,就會來到南台灣最負盛名的觀光區,墾丁。

啊,墾丁! 每到夏天,每個人都會想去!

我也想,曾經。

一個理應受法律保護的生態樂園,不但有核電廠,還有滿坑滿谷的飯店,每年數百萬人次遊客,一起製造核廢料、水污染、生態破壞。怎麼會這樣呢?

要官僚嘛就官僚到底,大筆一揮,把核電廠割出園區! 不然,取消「國家公園」這個字眼嘛!

這跟應召站取名為「處女座油壓健康廣場」有什麼不同?

遠在1992年,內政部營建署(時任部長吳伯雄,國民黨籍;時任署長陸軍退役上將潘禮門)核准了一家私人企業在墾丁國家公園範圍內進行開發案。這個開發案,可說是墾丁國家公園內充斥不適合在國家公園內設立的遊樂設施的濫觴。它就是南仁湖育樂股份有限公司

說明: 潘禮門,黃埔25期,陸軍上將退役,轉任營建署長。離職後轉任私人企業宏福建設公司。該公司負責人為陳政忠,為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潘與吳兩人先後因掏空弊案分別被判刑。當時案發後,潘禮門轉任昭凌工程顧問公司。該公司當時為國民黨黨營事業,該公司後來爆發多項醜聞。潘禮門個人另在上海投資不動產,並在其因宏福案限制出境後,仍透過舊識鄒啟,在蘇州投資興建「蘇州湖濱花園大廈」(註一),銷售對象包括曾任雷虎小組的將軍張復、海軍退休艦長應嘉璠等國軍退役將領。

而這家公司的董事(持股約5.08%)兼總經理,是鄭宜芳(見下圖)。

ZYF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評論社; “鄭宜芳和南仁湖公司的大名,連遠在海峽彼岸的福建、浙江、山東等地的公路系統都有所耳聞,上門邀請鄭宜芳夫婦前往投資。")

下圖是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訪問台灣鄭宜芳。


(圖片來源:中評社)

又是國民黨!? 又是親中賣台!?

是這樣嗎?

讓我們來問問詹錫奎吧。

詹錫奎,筆名「老包」,渴望建立新而獨立的國家的人應該都知道,他是一位自認為非常熱愛台灣的人,在他過去所主持,目前已停刊的「新台灣新聞週刊」第405期中,特別撰文誇獎鄭宜芳。

詹錫奎說,鄭宜芳「就像南台灣的陽光」。

2000年。屏東縣車城鄉。一座由政府投資、龐大的館場第一期工程正式落成,專為「保育生物多樣性」、及「海洋生物學術研究」為目的: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這座蓋在海洋生物棲息地的海生館,當時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以BOT的方式「獎勵」民間參與投資,並由唯一投標的廠商順利得標。這個廠商叫做「海景世界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可笑的是,海生館的官網,稱之為「甄選」。甄誰了? 能選的,不就只有一家嗎?

就是這麼巧,這家公司正好也是在2000年成立。

更巧的是,海景世界企業,正好是南仁湖育樂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根據海景世界企業本身的說法,該公司就是為了海生館而設立的。

巧的還不止如此。負責打理海景世界企業的,也是「南台灣的太陽」的鄭宜芳。鄭宜芳同時也是南仁湖育樂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清波的妻子。

還有最巧的。2000年陳水扁(民進黨籍)就任總統後,聘請李清波為總統府顧問。據說南仁湖也在中國投資承包了杭州大橋南岸休息站。截至2009年5月份為止,也就是扁政府的總統府顧問職務結束後沒多久,李清波在中國大陸竟然已經"坐擁大陸地區15個高速公路服務區的經營權。(來源請按我)" 。李在標榜愛台灣的扁政府服務期間到底都在忙些什麼?請自行判斷。

李清波對中國媒體表示:“對於祖國致力於交通建設的努力與成就,同為血濃于水的中國人,我引以為豪。我想,如果有機會能將南仁湖集團多年經營高速公路服務區的經驗與心得,以兩岸友好合作的模式移植到大陸來,共同致力於高速公路服務區的營運發展,那一定會是一件幸福的事。(來源請按我)”

 

說明: 南仁湖育樂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清波。

李清波涉及台鐵招標案行賄當時交通部長郭瑤琪(民進黨籍)。一審雙方都被判無罪,但高院更一審將郭判刑八年徒刑。在本案仍可上訴。

LCP
南仁湖育樂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李清波。 前交通部長郭瑤琪。

 

不管你支持的是何黨何派,他們也都支持過李清波跟鄭宜芳夫婦手中的南仁湖集團,包括取得海生館BOT案的海景世界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因此,如果你認為這篇文章是在捧藍貶綠,或是捧綠貶藍,你都錯了,而且你也不適合繼續讀下去了。

以點子多而自豪的鄭宜芳,為了提高海生館的營業額,很快就開始跟俄國聯絡,並在2002年8月12日進口了六隻原本應該生活在寒冷的北極圈的小白鯨,讓他們住在亞熱帶的台灣南部。

但是根據海生館某高層的說法,這原本是為了「教育」台灣民眾要愛護海豚;本來要抓台灣的瓶鼻海豚養在海生館,但是保育團體從中做梗,只好改向俄國購買。

這位高層說:「一些不懂海洋的人把我們逼到要用白鯨」。

不過,另一位海生館人員的說法就大不相同了。他說:

「白鯨展示是海景提出計劃,館方經過考量後同意。因為牽涉到錢的問題,對外聯絡主要由海景公司負責,館方負責處理對公家單位的問題…館方在這方面只是去瞭解一下。」(摘自國立海生館公共關係策略之研究-以白鯨展示爭議為例;作者徐順利。)

結果,這六隻受到國際保護(CITES)的小白鯨,在到達台灣後,三隻母白鯨就出現健康問題,第三天就死掉一隻。

剩下五隻。

抵台連一個禮拜都不到、還沒充分適應、第一隻小白鯨屍骨未寒,鄭宜芳的海生館就用辦喜事的方式,強迫健康仍有問題、殘存的小白鯨亮相,更殘忍地在2002年9月1日,小白鯨抵台未滿一個月,就開始對他們實施「白鯨生態教室」訓練。

台灣民眾似乎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海生館購票入園的遊客爆出史上紀錄。

人多的地方,就還會有什麼?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接著,小白鯨抵台滿兩個月的前一天,又死了一隻。

剩下四隻。

2002年12月25日,聖誕節,海景在這個商業炒作務必掌握的這一天,公開宣佈: 「白鯨生態教室」落成。

這個長達四個多月的生態教室訓練,成果到底是什麼?

請自己看:

海生館的官網說,這種「表演」叫做,很諷刺的,「白鯨生態教室」。

你覺得讓白鯨依人類指令轉圈圈,跟白鯨的生態有任何的關聯嗎?

不過死幾隻「魚」(白鯨是哺乳類,不是魚),緊張什麼? 魚不死的嗎? 鄭宜芳的海生館到把海洋生物跟母公司南仁湖結合在一起推出促銷活動。

2003年,屬於全國人民公共資產、以「教育」民眾要愛護海洋生物為主旨的海生館,任由私人企業主導,把理應受到妥善保護的兩隻護士鯊跟八隻檸檬鯊,裝上卡車,運往遠在台中國道三號中二高清水服務區,投入一個狹小擁擠、欠缺保護的水槽,被迫擔任活體廣告的主角,全天候被無知民眾拍打水缸的震動與噪音霸凌。

為什麼?因為BOT合約沒辦法限制這種事。

小白鯨的惡夢還沒結束。

死了幾隻小白鯨,對於商人來說,似乎並沒什麼了不起。再買不就得了! 而且既然「市場」反映這麼好,這次就多買幾隻,為了免得又死小白鯨又要再辦進口。

2006年2月17日,鄭宜芳的海生館又進口了四隻。

鄭宜芳真的很有遠見,因為2008年7月,又死了第三隻。也是鄭宜芳進口的第一批。(註二)

緊張什麼? 鄭宜芳又有新點子了。

2009年7月23日,民視八點檔連續劇劇組前往海生館進行節目促銷活動。海生館還特別提供「生態箱」,讓生物在台上配合驚恐接觸的綜藝節目橋段來娛樂民眾。

很快,又死了一隻。2009年,莫拉克颱風造成小白鯨緊張,其中一隻因緊迫症而暴斃。

就以第一批小白鯨來計算,六隻暴斃四隻,死亡率67%。

即便用兩批共十隻計算,死亡四隻,高達40%。

世界第一。世界笑話。

「甚至為了追求更大的商業利益,館方宣稱池中有3隻6歲的公白鯨頻頻探頭「叫春」,追加引進一批新的小白鯨,極力塑造其歡喜娶親的情境,完全漠視科學家長期研究,有關從未發現小白鯨叫春、小白鯨性成熟應在8-9歲等事實」 (來源: 教育與商業考量的衝突:以屏東海生館為例)

怎麼會有這個驚人的死亡率呢? 難道當初沒做好準備跟評估嗎?

海生館某高層是這樣說的:

「真正的專業評估是由專業的養殖人員在做的,他們的評估包括生物展示組、海景(即海景世界企業股份有限公司)那邊的評估。」 (摘自國立海生館公共關係策略之研究-以白鯨展示爭議為例;作者徐順利。)

 

說明: 曾經擔任海生館館長的人,包括方力行教授。有關方教授在海生館的部份新聞如下:

水下畢典 鯨鯊靠邊站 (自由時報)

海生館長濫權放縱下屬 (蘋果日報)

管理惹嫌隙 人才紛求去 (蘋果日報)

戳破珊瑚大量人工繁殖的偽科學(環境資訊中心)

海生館長疑花錢買論文 (蘋果日報)

踢爆 海生館私挪2.8億元 (蘋果日報)

館長妻遭疑掛名領研究費 (蘋果日報)

 

方前館長在他的公開信中表示:

「民意調查有超過九成以上的民眾希望能展示海豚,因此館方有義務去執行,所以BOT廠商現在只是執行合約的義務…」

海生館官網上說:

「其實海獸池(小白鯨目前豢養池)最早是設計給瓶鼻海豚居住的,但白鯨比瓶鼻海豚更適合狹窄的環境…但另就教育目的來看,我們無法讓瓶鼻海豚有跳火圈或與遊客有親密互動,不如選擇可以靜態展示的物種還比較適合。因此海景公司….便積極接洽(俄國購買小白鯨)。」

再怎麼看,就以結果論,館方當初說得天花亂墜,誓言提供小白鯨最好的生活環境,好像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就跟政客一樣,跟著民意調查走,不用問良心,什麼都可以做?

既然海獸池是設計給瓶鼻海豚,為什麼又說這特別設計的海獸池太狹窄而不適合瓶鼻海豚?

既然當初決策是引進小白鯨做靜態展示,怎麼一引進就對小白鯨實施表演性質的動態展示?

既然自己都知道水池不夠大,為何又引進這麼多隻小白鯨?

既然方館長說了,教育的目的是無法與遊客有親密互動,那麼方館長要不要幫我們解釋一下這張照片是在做什麼?

Touch2

館長,老闆娘,記不記得你們曾經如何指天指地說的?

「我們無法讓瓶鼻海豚有跳火圈或與遊客有親密互動,」

怎麼後來變成買票進場就可摸小白鯨? 是因為小白鯨不是瓶鼻海豚嗎?

既然方館長說,教育的目的無法跳火圈,那麼方館長是否認為訓練白鯨給人踩、給人騎,就符合教育目的?

(圖片來源: http://www.wretch.cc/blog/o961117735/5860282)

南台灣的陽光。

這陽光,超級溫暖。來自北極圈的小白鯨,的確用生命感受到了這份溫暖。有四隻,也的確符合海生館所說的,永遠地靜態。

對了。小白鯨住的池原本是海豚池,但因保育團體不給抓,海景就買了鯊魚來養,所以依照BOT合約,並不屬於海生館財產,因此也沒有公有財產編號,是完全屬於海景的私有財產,海景要如何處置私有財產,依法不受海生館限制,即便這私有財產是養在公共產業海生館的水池裡。

恭喜海景世界股份有限公司上市成功(代碼2920)。小白鯨,你們大大有功。

Evan,你自以為是! 你不愛台灣! 你危言聳聽!

==================================================================

註一:工商時報89/08/10報導:

「中國大陸中國建設直屬的中建一局集團,經過三年的洽商過程後,目前已與台灣鑫瑪實業公司合作組成合資企業,將在蘇州投資興建「蘇州湖濱花園大廈」,總銷新台幣三億餘元,每坪五萬元,坪數有三十二、三十八坪兩種,最近將在台灣正式銷售,且台灣客、大陸客絕不「混居」,也不賣給大陸人。台灣鑫瑪實業董事長是曾任內政部營建署長與台北市工務局長的潘禮門,潘禮門目前是財團法人中華營建基金會董事長;而該公司總經理,是中華營建基金會執行長、中華民國建築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前任理事長鄒啟,背景較為特殊。」(http://forums.chinatimes.com.tw/report/bargain/htm/89081020.asp)

註二:http://legacy.nownews.com/2008/07/09/11472-2301573.htm

延伸閱讀:

來不及正式展示 罕見鬼蝠魟已命喪海生館

2度擱淺 粗魯野放 海生館「害死鯨鯊」

海生館&海景公司草率野放鯨鯊

海景海生館展出活體聖誕樹虐魚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動物輓歌: 南台灣的陽光

  1. 您好,
    我想針對海景公司, 海生館 以及最近最新的新聞 鬼蝠魟死亡事件寫一篇英文的報導, 提供給美國PETA或是類似相關單位發表, 請問此文章的作者是否願意協助我撰寫英文翻譯稿?
    謝謝您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