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avid

發表留言

DavidAI

 

“…it isn’t simply a question of creating a robot who can love, but isn’t the real conundrum – can you get a human to love them back? …”

“If a robot could genuinely love a person, what responsibility does that person hold toward that mecha in return? “

 

這是一部老片了。AI人工智慧,史匹柏大師的又一鉅獻。

當初看這部電影時我沒很用心,只注意到精彩的特效。機緣讓我第二次看這部電影,我也真的用心去再看第二遍。

如果能不要去注意特效,只是專注在大師想要探討的主題,那麼我覺得這部電影真的值得嚴肅看待。

 

David2

 

David是個兒童機器人;他的程式內建人工智慧,有等同兒童的智力以邏輯思考去學習如何去愛別人,但是最終目的還是在滿足沒有子女的父母,讓他們可以買回去填補心靈上的缺憾。

David因為闖了禍而被"母親"丟棄在森林裡,而David渴望母親的愛,他以為"母親"是因為他不是真的人類而不願再疼愛他,所以就開始了一趟很不尋常的旅程:尋找藍色女精靈,因為David聽過母親講過小木偶皮諾丘的童話:藍色女精靈把小木偶皮諾丘變成真的小男孩。

電影裡的旅程,其實是在問觀眾一個問題:你具有人類該有的愛別人的能力跟勇氣嗎?

我們定義了愛別人的能力該是怎樣的思考,然後把這思考轉譯為電腦程式,安裝在機器人的中樞計算器。所以,David就是人類對愛別人的最基本行為的一種期待的化身。

但是David的旅程之中遇到的人類,他們的行為多半都跟David被預設的認定有相當大的差異。

事實上,我們身處的社會跟世界也的確如此。渴望被母親疼愛的David,願意走遍千山萬水去尋找一個注定不會是答案的答案。可是我們翻開報紙看,我們可以看到一次比一次殘忍的虐殺兒童、向父母討錢喝酒吸毒未遂就痛下毒手。科技愈來愈進步,但人性好像一步一步往後退,退到真的是禽獸不如。

如果一個只是天真而單純想要尋找母愛的機器人,因為他的不具生命的機器人身份而不被當做是人類,那麼一個符合我們對機器人的標準看法的人類、一個沒有能力去愛別人的人類,是否值得被當做人類看待、是否值得享有天賦人權、是否值得擁有David永遠無法獲得的生命?

只要敢襬出一付小開的架勢,就會有踹也踹不走、怎麼惡搞濫玩都是歡喜做甘願受的一群女性前仆後繼想要嫁進豪門修成正果。不是正果也行,沾到邊也能心滿意足。這是愛情嗎?我覺得跟性交易差不多耶,只是過程稍微繁複了一點。

電影裡陪伴David走過一段旅程的妓男機器人,Joe,也是被人類量身訂做用來取悅女性的機器人。Joe的行為跟反應也都是人類所認定一個好的愛人所應有的行為跟反應。Joe不抽菸、不喝酒、總是把自己整理得乾淨清爽、說話溫柔、用心觀察女性的情緒並且想盡辦法逗女生開心。Joe可沒有跑車、也沒辦法買名貴包包送女生。Joe跟David其實都是人類對於愛(affection)所定義的標竿,但是人類本身卻逐漸失去對affection的理解能力跟實行能力。似乎人工智慧甚至比真人類的智慧還要高尚。

基本上,這就是David要認識的世界:從刻意營造的童話(亦或神話)中走出來,去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幻滅、一次又一次的更世故、一次又一次的被欺騙、一次又一次的夢碎。

電影裡還默默地安排了一段David在童話信念被徹底摧毀之後的驚人反應:自殺。

David被設定在只擁有六、七歲小孩的智力,所以他被賦予的人工智慧也只能以六、七歲小孩的智力去理解這個世界並依照邏輯電路去產生情緒。

但是。但是。David,一個在事實上就是機器人的機器人,他的童言童語的人工智慧竟然被迫根據接收到的經驗而演算出自殺這個唯一選擇。

這是不是說,人類對於affection的渴望若逐漸幻滅為絕望之後,自殺是一個符合客觀計算、就連機器人也會採取的行為?

我想,這是史匹伯大師給觀眾的一個深沉的議題。

人類有自殺行為,所以人類賦予機器人的人工智慧當然也就有可能演算出自殺的原創選擇。

David的偶遇旅伴,Joe,適時伸出援手。不批評、不責怪,Joe只是溫柔平和地讓David知道其實不是沒有其它選擇,而且這個其它選擇是個很不錯的選擇:繼續完成旅程,拒絕他人有意或無意間給你的負面影響。

終於來到旅程盡頭的David,找到了跟他原先期盼所完全不同的幸福。他跟基因重建複製、只能維持一天的母親,渡過了開心的一天。只有一天。泡了咖啡、玩了捉迷藏、一起畫畫、烤了一塊蛋糕、點了蠟燭過了唯一的一次生日。兩千年的尋覓,這唯一的、平凡得讓人心碎的一天,David實現了他的affection。

Affection。我們對機器產生了愈來愈多的affection,逐漸取代了原本應在人與人之間才會產生的affection。排隊買到最新款手機的人,是幸福的。終於入主昂貴汽車的人,是幸福的。在賓士裡哭泣的人,也是幸福的。聽說現在已經變成要在瑪莎拉帝裡哭泣。

你想在什麼地方找到你的affection呢?

或者,你覺得你可以在什麼地方找回你的智慧?

你可以問問David;這個智力只有六、七歲小孩的機器人。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