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金瓜石的如果

7 則迴響

2009年,我在台北市中山北路某飯店的咖啡廳跟二次大戰盟軍戰俘協會台灣分會負責人赫斯特先生見面。他想見的主角並不是我,而是出生在二次大戰期間台灣金瓜石的我媽。加拿大籍的赫斯特先生促成了金瓜石戰俘營紀念館的成立跟其它相關文物及史蹟的保存,也為台灣歷史中鮮少有人著墨的失落的章節有著很大的貢獻。在他的金瓜石文史研究中,有很重要的一部份跟我媽當時的家族成員有關。他甚至曾跑去美國訪談過我的姑丈的家人;他對我媽的家族的瞭解甚至比我媽本身還多。在一次因緣際會中認識我,又得知我有長輩是金瓜石出身,深入瞭解後就促成了這次跟我媽的見面。

體形清瘦的我媽靦腆地跟這個阿兜仔對話,然後愈來愈驚訝她面前這位外國人怎麼對她金瓜石的家人如此瞭解,甚至還解答了我媽提出的一些家族謎團。旁邊的我也首次聽我媽親口說出當時她還是小蘿蔔頭時對日本佔領軍事蹟的回憶。

最後赫斯特先生神秘地從公事包裡拿出一張影印的A3黑白照片,一臉自信滿滿地展示給我們看。我們全家人都嚇了一跳,然後都笑出來了。天啊,那是我媽三歲的時候,頂著個日據時代的西瓜皮站在金瓜石的呆樣。這張照片從未出現在我們家族照片收藏中;這是我們第一次見到這張照片。

我媽很天真地說,還記得小時候要躲美軍的空襲,日子過得很辛苦。

在我整個沖繩22天的一路上,我經常想到我媽清瘦的身影。

1945年美軍進攻沖繩的事前計劃的代號叫做冰山計劃(Operation Iceberg),而冰山計劃其實是移植自沒有付諸最終執行的另一項計劃:代號堤道計劃(Operation Causeway),全面進攻台灣。

朋友們,請不要笑我想太多。如果你有父母是在1945年以前出生在台灣,或許你該嚴肅一點,不要用嬉笑怒罵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因為你的父母,跟我的一樣,差一點就要在命運的巨輪下面對不堪的人間煉獄。

當時美軍參謀總部在1944年6月21日提出進攻台灣草案,預備在納粹德國投降後抽調兵力加入太平洋戰爭,動員至少五十萬名美軍,五倍於後來投入沖繩戰場的人數,在1945年10月15日登陸墾丁、林邊、東港、大林埔(大約是高雄市小港區鳳林國中附近)四處登陸。隨附計劃中還包括登陸前先摧毀澎湖,之後接續摧毀馬祖。主力在南台灣登陸後要往東攻佔港口溪的公館、往北夷平台南,在南部建立第一條防線。

堤道計劃接著要北上一路攻向台北跟基隆,而且預計會在大台中地區出現最激烈的戰鬥。

如果你家的長輩在1945年時住在這裡提到的區域,以當時其它太平洋島嶼作戰的平民傷亡情形來預估,那麼不但你家長輩的存活機率會極低,而且還要承受你無法想像的折磨。

或者你的長輩若是原住民朋友,特別是男性,那麼被日軍當砲灰投入第一線去面對美軍加農砲的機率應該會相當接近100%。

這還不包括登陸前對台灣全島實施空襲跟艦砲轟炸,那規模就不是在事實上曾發生的對台牽制性的空襲可以比的。

最後,金瓜石也躲不掉。那個頂著西瓜皮的三歲小女孩,或許就要在勸濟堂附近的礦坑裡面臨美軍的火燄噴射器。

天佑台灣啊,真的是天佑台灣啊!

本來台灣人要面對的,變成琉球人去面對的煉獄,大約就像下面這張歷史照片:

DSC_0432

壯丁跟青少年男女都被拉去當天皇的砲灰,家族裡的老人家多半沒人帶著逃難,只能流落雙方砲火之間,無處可躲,走不動沒辦法逃到山區,沒有食物也沒有水喝,最後悽慘地倒斃在瓦礫堆。比較幸運的會被美軍撿到送去後方的收容所。

這是我媽躲過的人間煉獄。也許你家長輩也是。

再一聲天佑台灣啊。

在22天的沖繩行程結束返台後第二天,我就去看我媽,包了個紅包給她,還特別多花了不少時間陪她講講話。看著白髮蒼蒼身型清瘦的她開開心心收下紅包,跟我說著要用這紅包去買什麼吃什麼。她一邊嘮叨,我一邊從心底最深處為她感到高興,感到無上的幸福。因為我想到還有很多像上面這張照片裡、一樣白髮蒼蒼身型清瘦的老人家。

也為我自己感到高興,感到無上的幸福。

然後也為當時的琉球人因為日軍而被牽涉到這場戰爭裡而感到非常、非常、非常的難過。

我在沖繩伊江島南部海邊遇到兩個駐沖繩美軍;他們放假但實在找不到地方去打發時間,就到伊江島來閒晃。因為在這海邊沒有人煙,所以遇到了自然會打個招呼,特別是他們兩個人租了心不甘情不願、實在很損美軍軍威的菜籃淑女車繞著伊江島跑,大家停下來在太陽下聊起自行車。後來他們就問我這台灣人沒事怎會專程跑到這根本不會有觀光客來的鳥地方。我把上面的故事簡略地說給他們聽。

DSC02231

照片:伊江島西南部,穿過田,小路的盡頭就是美麗的海灘,藍到讓人醉。在這裡遇到兩個駐沖繩美軍。

我還說,我只是自己覺得我有義務要來瞭解我媽媽躲過的災難,還有不幸躲不過這場災難的無辜者的時代傷痕,甚至為他們哀悼。也要感謝在這裡為了盡早結束這場世界大戰爭而犧牲的盟軍,而感謝他們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到他們實際犧牲的地點在心裡為他們祈禱,深深說一句謝謝;台灣離沖繩很近,我沒有理由不來。

一時間酷熱海邊的三個人都很感傷,但也很溫暖。

帶著來自金瓜石的感謝,跟幸福和好的旅程已經開始了。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7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金瓜石的如果

  1. 台灣真的很棒對吧~

    • 該怎麼說呢?命太好的人通常不進取,不惜福。抱怨跟指責倒是挺火熱的。所以我說這也是一趟"跟幸福和好"的旅行。

  2. 恰巧看到這篇文想到剛好今年9月底去沖繩時,有意外在台北市圖借到一位琉球歷史學者又吉盛清所寫的《日本殖民下的台灣與沖繩 》,一翻閱才不禁慨歎還好台灣沒像沖繩一樣淪為焦土

  3. 我父親1937生,老大。母親1941生。他們跟他們的弟妹有完全不同的記憶!

  4. 是不是多了一個字?『還有不幸躲"過"不過這場災難的無辜者的時代傷痕』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