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二十分之一

2 則迴響

1945年的4月到6月,沖繩是個地獄。

我們都知道在廣島投下的原子彈很可怕。多可怕? 如果用人命損失來當衡量標準,八萬人。

但是沖繩呢?

二十五萬人。

我不是嗜血的軍事迷,拿殺伐當好玩;我只是想用這兩個數字的對比來簡單表達一件事:

1945年的4月到6月,沖繩是個地獄。

為什麼是地獄? 有點耐心,勉強讀一下:

崎嶇地型。日軍躲在珊瑚礁岩層構成的丘陵裡的山洞。從遠處用大口徑的火砲、從空中丟炸彈,幾乎沒有用。要攻下這些洞穴,美軍必須靠步兵從丘陵跟丘陵之間的低地,通過沒什麼天然屏障的平地,衝過日軍的砲擊火網,也才能到達丘陵的山腳。到了山腳後,還要徒手往上爬。躲過日軍往下丟的數量驚人的手榴彈跟機槍的掃射之後,才能接近洞口。到了洞口,往裡扔炸藥或是用火燄噴射器往裡頭噴火,基本上,用處也不大,因為這些山洞裡面往往還有其它的出口,讓守軍繞到側面甚至後面朝美軍開火。終於爬到丘陵頂部後,若冒然伸出頭,多半就會腦袋開花,因為丘陵的另一邊是另一個丘陵,早就在等著你把頭露出稜線然後賞你一槍。就算美軍佔領了這個丘陵,周遭的其它丘陵上也藏著日軍的大砲跟機槍陣地,立刻就能孤立攻上去的美軍,再來加以圍攻。

要救這些被孤立在丘陵上的美軍,就要有其它美軍徒步扛著消耗速度極快的、很沉重的彈藥、糧食、藥品到同一個地點去增援。一樣要衝過火網、躲手榴彈跟機槍掃射還有來自四面八方的丘陵的射擊。還沒完。然後還要把傷兵撤到後方。剛提到冒死來增援跟補給的人,還要抬著擔架沿著原路把受傷的同袍帶回去,這當然就又要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丘陵的射擊、躲手榴彈跟機槍掃射、衝過開闊地面的火網。而且,通常在這種時候,日軍會調整砲火專打這些抬擔架的人。

有的丘陵會被日軍奪回,然後劇本就重演一次;其中有一座丘陵就換手了十九次。

這只是一座丘陵。而在美軍的地圖上就標示了一、兩百個必須攻下的丘陵。

以上我所說的還不夠敘述這個地獄的二十分之一。

1945年的4月到6月,沖繩是個地獄。

為什麼要再一次強調這一點? 因為我想要讓你明白我的沖繩故事裡的人物們是在怎樣的狀況下展現出人類高貴的一面:無私、慈悲,而這些大無私、大慈悲必須依靠的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情操:勇氣。

我要說的不是他們如何大敵當前面不改色、殺身成仁為國盡忠、閉著眼睛往前衝然後在山頂升起國旗的這類意識型態宣傳電影裡所歌頌的那種勇氣,而是他們如何在最艱難的狀況、在自己生存機會已經很渺茫的時候,卻能聽從自己靈魂裡最深處的良知、坦然放下自己的一切幸福,一邊恐懼地顫抖著、甚至害怕到哭出來或尿失禁,一邊卻又毫不猶豫地做出只有菩薩跟天使才會做的事的這種勇氣。

人微言輕,我希望我將要披露的故事能讓大家沉浸在追逐烏煙瘴氣腥羶色的時事新聞的同時,稍微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一下是不是除了抱怨跟指責之外,也能高貴(sanctify)你自己,找回奮鬥的勇氣,發現你已經握在手中的幸福。

車水馬龍的街角、或是荒煙蔓蔓的山坡、或是連迷路的觀光客也不會出現的田裡,都是我的故事的原始現場;跟我走,聽故事!

DSC02825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二十分之一

  1. 想到硫磺島的慘狀……

    • 我們的金門也是。但是去探討在金門戰爭中實際為了保護台灣愛台灣而犧牲與付出的那些人,就會被我親愛的台灣同胞們劈到體無完膚再冠上"同情外省老兵國民黨18趴的賣台統派天龍國國民"的滔天罪名。硫磺島當時也有被日本政府以半強制手段送過去的平民,其中包括幾名女性擔任島上唯一酒店的慰安婦。戰後的硫磺島不對外開放,當初這些非戰鬥人員的平民在日軍的主導下集體跳崖的事就在日本政府"到此為止"的策略下給搓掉了。戰犯裕仁的兒子明仁,一句話都沒說。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