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渡嘉敷(插曲)

2 則迴響

DSC02818

當我來到234.2高地的渡嘉敷集團自決紀念碑時,荒涼的這裡卻已經有兩個男子。他們看起來像是公務人員鬼鬼祟祟在碑前徘徊。看到我這個外國人拿著相機,就用英文跟我說,請我出去,這裡要關門了。

起先我不明白,這大白天的公共紀念碑那有關門的道理。我就說,門口沒有寫關門時間;你們是誰?

他們不回答,只是說要把門鎖起來,我再不出去就很麻煩。

我再堅定地問,你們是誰?代表哪一個單位?平民封鎖公共設施在日本有沒有犯法?

他們就開始緊張了,就變得客氣一點了。

他們說,因為我們要離開,所以要鎖門。

我說,你們要走就走,我才剛來,我現在不想離開這個公共場所。

他們就圍在我面前,但還是很客氣地說,請離開吧。

我懷疑這個胖赤松跟小赤松他們是右派的,不希望集團自決的事給外國人看到。但無論如何,好漢不吃眼前虧,異鄉不跟人衝突。我退出這個小廣場,站在門口外,但就是不走,一副你鎖門我就等下開門的樣子。

DSC02819

這兩個笨蛋搞半天還關不上門,笨手笨腳如此不熟悉這個門,可見根本就不是任何權責管理單位的人。我的自行車上有裝行車攝影機,我當他們的面把攝影機啟動,意思是別以為這荒郊野外我會怕你;該害怕的是你們! 雖然我跟老天爺承諾過我一定要改善自己confrontational的個性,但你只要敢動我一跟毛,我保證你們兩個雞毛鴨血。

DSC02819_s

當然,他們關上門後也沒鎖,因為根本就沒鎖頭。面子給你,裡子我全拿。他們關了門上了車沒開多遠,我就大大方方開門開給他們看。別想忽弄我。這裡是沖繩觀光局登記在案的公共觀光地點! 就怕你不回頭再來說要關門,我就再陪你玩一次! 算算行程,我還有12天可以陪胖赤松跟小赤松慢慢玩。

在渡嘉敷集團自決紀念碑附近還有個白玉之塔,如下圖:

DSC02812

跟沖繩各地很多其它同性質的戰跡塔一樣,都看得到軍國主義依然存在的證據。白玉之塔的碑文把集團自決的受害者當做是為天皇效忠的驚天地泣鬼神之類的愛國者。所以呢?那是要怎樣?希望日本國民繼續活在幕府時代隨時聽候武士的差遣,殲滅英米、征服支那、收回台灣、再現帝國榮耀,重建大東亞共榮圈嗎?

再偉大的意識形態,有比讓渡嘉敷的農民繼續與世無爭耕自己的田更偉大嗎?

話說回來,我在234.2高地前前後後待了一個多小時,除了胖赤松跟小赤松之外,完全沒有人出現。這裡的冷門程度…似乎也反映了我說的故事的冷門程度…

渡嘉敷的集團自決跟發生在整個沖繩各地的集團自決事件有個共通點:都是發生在幾近屬於封閉的小村或小島,而且當時也都有生還者。這些生還者的遭遇其實更加不堪。有些家族在進行自決時沒有成功;有一名男子在半強迫的狀況下用刀去割他母親的喉嚨,傷口很深,但不夠深,把聲帶弄壞了,但沒有致命。戰後這家人生活在一起的尷尬感,你想想,是不是天天活在夢魘裡呢? 也許幾十年歲月後已經可以一笑置之了,但是心裡深處的傷痛並不會消失。有這一類遭遇的農民,就得拿出驚人的勇氣去面對必須要務實的生活。這方面在我未來的故事中會有更深入的探討。

DSC02811

看完渡嘉敷集團自決的故事,我想你心情也會有些低落,也許也會有些憤怒。但是我只希望傳遞史實,用成熟的態度去瞭解這種事就好。當我坐在那個小溪谷時,我真的會想到我自己的家人,檢討自己有沒有做過一些傷害他們的事。一如我在這個系列故事一開頭就提到的,美軍進攻沖繩是以進攻台灣的計劃做藍圖;集團自決,天啊,若美軍當初選擇進攻台灣,那麼台灣的日軍不就也會…環境也屬於很封閉的金瓜石不就也會…那個頂著西瓜皮的三歲小女孩是不是就…

唉,真是天佑台灣啊!

因此,朋友啊,台灣是有很多問題跟缺點讓人很不滿意;或許在不滿意之餘,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努力找些不是很不滿意的事情來好好珍惜呢? 是不是可以在個人範圍內做些小改變來跟老天爺表示我們的感激呢?

走出234.2高地的小溪谷後,我的心情是有些低落,有些憤怒,但很快也體認到自己是幸福的。雖然當時爆熱又爆累、被蚊子咬得很慘,但是,真的沒關係也不重要,因為我走得出那個小溪谷。我開始學習跟幸福和好了。

下一回合,我們讓心情放個假:渡嘉敷的小村慢活旅。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渡嘉敷(插曲)

  1. 謝謝您的用心, 讓我更了解渡嘉敷這一慘痛歷史.數年前曾在Japan at war-an oral history一書中讀到作者對一位親歷其境生還者
    Kinjo Shigeaki教授的口述歷史訪問,但他只提到一個sergeant發給每人兩棵手榴彈並逼令鄉民戶相殺害,卻未提到赤松這個惡魔
    ,對你不但讀萬卷書而且行萬里路我萬分佩服.也請繼續加油.

    • 感謝您的留言。沖繩當地發行的琉球新報經常刊載戰時生環者或他們後代的訪問稿。這類珍貴的口述歷史很多,只是轉譯成英文的就極少。沖繩不遠啦,沒有行萬里路。只是騎腳踏車去深入就很吃力了。會這樣做的動機,包括從前被旅遊雜誌跟旅遊達人的鬼扯亂報給氣到了,所以就開始試著自己獨立去從比較嚴謹的文獻中去找旅遊目的地的文史背景,不再依賴印刷得很漂亮的旅遊工具書跟雜誌,也不再輕易相信達人玩家自吹自擂的垃圾文。這樣很累,但是收獲很豐富。故事還很多,還請多多支持囉。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