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渡嘉敷(下)

2 則迴響

於是我也來到234.2高地,去尋覓那個小溪谷。

DSC02837

DSC02838

DSC02839

DSC02840

DSC02841

DSC02842

DSC02843

這連續幾張照片我自己也知道很無趣,但我希望你能體會我走在這沒有路的溪谷時的心情。當時這麼多人也是這樣走到這溪谷裡卻再也走不出來。這些人,只是些農民,只想在這個小島上耕一輩子的田,真的不該受到這種折磨跟苦難。他們沒有想要建立大東亞共榮圈;他們跟軍國主義日本根本就不是同一國的人。

DSC02844

我猜就在這個區域了。我的GPS說:

座標:127.364657;26.212732

標高:218 公尺

我知道這裡發生過的事。我非常清楚。我在這裡坐了下來,停留了好一陣子。

美軍資料說大約150人;渡嘉敷村役場(區公所之類的單位)跟其它當地人的說法是三百多人。

在這裡。

不,我一點都不害怕。

震耳的蟬鳴,些許微風,依然酷熱。這一天是2013年七月五日,事發週年紀念過後沒幾天。

我在心理跟他們說,你們不孤單,我已經親自到這裡來跟你們說這句話;我承諾我一定要把你們的故事說出來。

故事,我說出來了。

赤松這個天兵,戰後2005年8月5日在大阪地方法院提出高額求償,挾日本右翼勢力控告報導集團自決事件的出版商及作者岩波書店及大江健三郎妨害名譽。

除了大江健三郎,還有曾野綾子(註一)、還有許許多多琉球人都不畏右翼日本政府的打壓,很勇敢地站出來公開自己的研究結果跟親身遭遇,控訴日本政府歪曲事實竄改歷史。這對習慣服從的日本人來說是多麼需要勇氣的一件事。但因為他們前仆後繼地站出來,給了其它善良的日本人跟勇敢的琉球人莫大的鼓勵,匯集成一股龐大的力量,在2007年9月29日於沖繩宜野灣運動公園湧入了11萬人,大約十分之一的沖繩人口,包括當地琉球人及來自日本本土共襄盛舉的日本人,集結在一起向右翼日本政府抗議:被日軍強迫進行集團自決是史實,不可竄改歷史!

12664266701

至於天兵赤松控告大江的官司打了三年後在2008年3月28日被法院駁回。日本政府對竄改歷史的指控的態度也從堅決改為軟化。

從一個人勇敢地孤軍奮鬥,到11萬人站出來。朋友啊,你看到的是勇氣啊。

DSC02845

渡嘉敷的小溪谷,還靜靜地在山上。其實,我來找答案,卻找到更多的問題。

DSC02856

渡嘉敷這段往事,我知道在一些朋友來說是用來支持某些特定的政治立場。這是你的言論自由,我尊重你,但是請你也尊重我,不要在此討論與主題無關的事情惹人厭。如果你不尊重我,那就別怪我把你當赤松來修理了。

我想用下面這張照片來幫渡嘉敷的故事做個結尾。

下圖是234.2高地一名兒童被家人割開喉嚨,被及時趕到的美軍搶救回來給予急救。這張照片給了我很大的震撼。這名從渡嘉敷集團自決現場回來的美軍,臉上寫著無盡的悲傷與哀痛。記住渡嘉敷。不要忘了。

2014/06/24補充:

戰後25年,1970年3月26日,赤松嘉次本人,連同當初海上挺進戰隊生存者之中的13人(也就是跟著赤松躲在山裡頭躲到大戰結束後大搖大擺下山投降的那最後一群日本兵)、還有陣亡日軍遺族代表3人,一起從日本本土來到沖繩,還想要搭船去渡嘉敷島舉辦慰靈祭。慰誰?慰陣亡的海上挺進隊員,就是那些用騙的跟用強的手段、發手榴彈逼渡嘉敷島民集體自殺的日本兵。

這消息很快就傳到渡嘉敷。他們沒去找赤松算帳就已經很佛心了,赤松還有臉跑來渡嘉敷?! 而且是來悼念當初加害島民的那群日本兵? 這真的惹惱了渡嘉敷人。

飛機還沒降落,那霸機場國內線大樓就已經有人聚集抗議呼口號:赤松滾回去! 殺人犯滾回去!

他們還在機場舉起布條:赤送要為集團自決虐殺負責!反對赤松來沖繩!

日本政府出動了50名警察到機場保護赤松。規格之高,很難不讓人去猜想日本政府的用意。

到了29日,渡嘉敷慰靈祭當天,由於面對龐大壓力,赤松留在沖繩本島,並沒有去渡嘉敷。當初全家一起準備引爆手榴彈自殺、但是他們家分到的是故障的手榴彈,因此逃過一劫的一名老漁夫在慰靈祭後表示,還是不要看到赤松的那張臉會比較好。

同年3月29日,赤松正在那霸機場候機、準備返回日本本土時,渡嘉敷教師協會總共15人,帶著一份抗議聲明書來到機場堵赤松。這份聲明書大約的意思是:

跟巨人比起來,我們很渺小(我猜他們指的是跟軍國右翼的日本中央相比);但是就逼迫非戰鬥人員共三百餘人集體自殺這件事,你抱持著不需負責、一概撇清的態度,卻還來(渡嘉敷)參加慰靈祭,我們責無旁貸必須表達不恥。除非你(公開)表示你是反戰的和平推動者(意即就是要赤松跟日本中央政府的軍國派系劃清界線。但那是不可能的。),否則我們要求你道歉、並請你離開。

當他們要把抗議書交給赤松時,六名日本警察出現,強制隔開教師代表跟赤松,不讓這些教師遞交抗議書。日本政府的立場與做法,朋友們,你覺得還不夠明顯嗎?

下圖:赤松自己發表的照片。

赤松依然堅持:

1. 他沒有下令強制集團自決

2. 他只有說,島民最好在部隊附近集中。有人誤解他的命令而造成集團自決,但不知道原因是什麼。

3. 集團自決當時,從頭到尾他都不知情

赤松的辯駁完全不堪一擊。

當時在渡嘉敷的海上挺進戰隊只有幾隻貓,人少到美軍到後來都有點懶得打;兵少,官更少! 能下達集團自決命令的除了他,還有誰?

手榴彈是軍用武器,並不是島民說想拿就拿得到的;沒他的命令,哪個兵敢釋出數量如此龐大的手榴彈?

渡嘉敷不大,最後集結地,也就是234.2高地,我自己親自去過,那個小溪谷我也親自爬進去過,沒比台北西門町圓環大多少,1945年3月28日跨29日當晚,幾百個人拿手榴彈乒乒乓乓自爆的聲音,赤松他會沒聽到?騙誰呀?!當時在234.2高地不過600米遠的美國陸軍77師306團也在紀錄上寫得清清楚楚,他們一直聽到手榴彈爆炸,但是他們沒有發動攻擊。赤松說不知情,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那什麼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赤松編的鬼故事,除了他自己深信不移之外,還有很多人深信不移。甚至是現在。誰? 一碰到歷史就自動歸隊的日本右翼。有人主張其實那是美軍的大屠殺,嫁禍給皇軍,意圖汙衊日本,那些出面指控的島民都是受到左派的鼓動或是受到中國(共產黨)政府誘惑指使的,趁機鼓吹琉球獨立好讓中國可以再次控制琉球群島,因此可證琉球人依然是日本的敵人。

就跟任何鬼故事一樣,一定會有人加油添醋改成進化版,還信誓旦旦說這是千真萬確的。

一樣米養百種人,渡嘉敷也不是沒有軍國同情者。赤松雖然留在那霸沒有去渡嘉敷,但是跟他同行的人依然去參加了慰靈祭。渡嘉敷有三個官方的人去渡嘉敷碼頭迎接,而且還動員了當地小學的小朋友去列隊歡迎。

赤松還一直解釋,一些"謠傳"被他處死的島民,有的是自己要上吊、有的是戰死的。

戰死? 渡嘉敷戰鬥其實在1945年3月29日就算結束了。美軍這邊說,赤松跟他們私下講和,也就是說,表面上大家維持交戰狀態,但是只要美軍別去攻擊他,他的三百名隊員就會乖乖留在234.2高地,不會對美軍發動任何攻擊。美軍77師這邊笑了笑也同意了這個他們稱之為紳士間的合意(gentlemen’s agreement)。換句話說,從1945年4月份渡嘉敷戰鬥結束到8月份日本投降,美軍跟赤松之間並沒有進行戰鬥,那麼這期間又怎麼會有島民"戰死陣亡"?

另一方面,赤松一直對自己日本人擺出一副抗戰到底的悲情愛國架勢,甚至是戰後。赤松從1945年3月躲到8月中,這期間赤松還是派人去跟渡嘉敷農民用半討半搶的方式征糧。他規定:島民可以把雞跟豬留給自己吃,但是牛要留給他們躲在山裡的海上挺進戰隊吃。
赤松嘉次。人世間怎麼會有這種垃圾?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註一:2016/11/27:敝人未詳查史實,感謝"訪客"不吝賜教指正。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渡嘉敷(下)

  1. 曾野綾子和大江立場是相反的…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