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伊江島之三:圍城

發表留言

美軍前後出動了七個步兵營、兩個105榴彈砲兵營、一個155榴彈砲兵營、兩艘主力戰艦、兩艘巡洋艦、七艘驅逐艦、六艘火箭彈發射船、292架次共52次任務的海軍戰鬥機跟轟炸機、六十輛坦克、六輛105自走榴彈砲裝甲車、數量不明的兩棲裝甲車、用不完的吉普車,五花八門,眼花撩亂。美軍很忙。為了伊江島。

再仔細一點來說,為了攻打伊江城。再仔細一點,為了攻打兩個地方:伊江城的「Bloody Ridge (日:女山)」跟「Government House Hill (日:學校高地)」。

這兩個地方是怎樣?有這麼難搞嗎?是銅牆鐵璧刀槍不入嗎?也許你會問。

事實上,差不多就是銅牆鐵璧刀槍不入。

上一篇已經提過了,伊江島很小,想當然爾,伊江城更小。伊江村在過去叫做伊江城,日文發音「Iegusugu」。下圖是美軍檔案照片,你可以看得出來伊江城到底有多小。這麼小的村,村裡有兩塊稍微突起的小小的高地,就是女山跟學校高地,連我們淡水捷運站都未必放得進去。而全島在編制上也只有區區2700名日軍防守。

如此懸殊的武力,如此小的兩個小丘陵,花了六天。坦白講,這實在是美軍的恥辱。

ch7p2

我必須為守軍司令官井川正少佐在軍事專業上的表現拍拍手。他真的是把伊江島上可用的資源全都拿出來應用了,而且應用得非常好。他真的是個人材,我真的必須這麼說。以當時的時空來說,他是個很偉大的領袖。可惜了。如果他生在承平時代,說不定他會是個大型企業的總裁、或是個很不錯的校長。

美軍登陸第二天就發現撐不下去了,必須緊急求援。負責進攻伊江島的布魯斯將軍跟沖繩行動總司令巴克納將軍求援增派兩個營,還答應說「這兩個營我明天就還你」。睜眼說瞎話!

不過換作是我,我也會這麼做。

伊江島的銅牆鐵璧刀槍不入是怎麼來的?三個重點:

1. 珊瑚礁岩構成的崎嶇地型,易守難攻。

2. 倏然高聳的城山,全方位無死角的火砲可壓制全島。

3. 傳統琉球建築的村落建材,打垮了更難打。

珊瑚礁岩構成的崎嶇地型讓守軍在伊江村外的外圍防守難以被偵測。除此之外,這個特色也構成相當的恐懼因素。外圍守軍接到的指示是不必看到美軍就打,而是盡量靜靜地等待美軍前鋒跟主力都通過之後,再從地下出現,從美軍的後方開火。

倏然高聳的城山幾乎是被挖空的。城山也是珊瑚礁岩構成的,非常堅硬,是美軍重型火砲再怎麼打也打不穿的。我在城山山頂用GPS測得高度是179米。真的不高。但是,它可以360度監視周遭低地。全島每一吋土地都壟罩在城山上日軍的射擊範圍內。它可以對島上每一個日軍陣地進行支援射擊。幾乎整個伊江村也都是城山上步槍跟機槍的有效射程內;一挺佈署在城山上的機槍,就能有效阻絕美軍進攻伊江村,而且不論美軍出動五花八門的各類火砲也都難以摧毀城山上的日軍陣地。

傳統琉球建築的村落建材也是珊瑚礁岩。在民宅沒被摧毀前就是很好的掩體陣地。就算美軍用大砲把民宅摧毀了,這些民宅變成瓦礫堆之後卻也阻礙了美軍裝甲車深入日軍的核心防衛圈,也使得攻進村裡的美軍步兵沒有地方可以躲避來自高高在上的城山的砲火。

我愈看伊江島,就愈覺得它跟我們一座島很像…金門。

這三點的加乘效果非常驚人。難怪蔣介石在二戰結束後重用日軍軍官,借重他們的島嶼防衛經驗來幫忙防守台澎金馬。歷史真的是…不知該怎麼說啊。

伊江守軍被殲滅只是遲早的事,但是重點就在於守軍是否能運用智慧利用地形優勢盡量拖延美軍在伊江島的攻勢。

沖繩方面的日軍司令部對於伊江島守軍的期望也僅只是「守個兩三天就算你贏」。井川正少佐做到了。他守了六天,算是超越期待。

下圖是我在伊江島當時殘留下來的軍機場跑道上拍的。

當我在這機場上漫步時,晴空萬里,好安靜,靜得可以聽到自行車輪胎在碎石上的滾動聲。當時我就在想,這麼樣一個小島,當時雙方被調來這裡的兵,會不會無奈地想著為什麼要千山萬水來到這個地方送死。甘蔗田、鳳梨田,就這樣,沒別的了。當初日軍第50飛行場大隊在破壞這條跑道時,除了在兩端炸出一堆洞,還在這照片中我的自行車的位置附近埋了很多地雷。美軍後來在清除地雷時也是開了眼界,因為除了各式各樣的制式地雷之外,還有很多種形形色色充滿創意的土製地雷,小的從手榴彈加工做成的,大的也有用砲彈的彈頭跟空中轟炸用的炸彈加工做成的。站在這個地點,我想到的是…SONY,這個三步五時就推出讓人目瞪口呆但很不實用的創意新產品的日本公司。唉,搞什麼大東亞共榮圈啊?! 大家做好朋友一起做貿易不是很好嗎?

讓我很感慨的還有當初必須越過這開闊跑道的美軍;這裡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擋子彈。照片中也看得到城山,這也就是說,跑道也是日軍大砲可以精準射擊的範圍之內。如果是你,你在橫越這跑道時,你心裡會想什麼?媽媽?家人?還是你辛苦存下來的錢還沒享用就要…?不管是什麼,那也都是對你具有重大意義、但你卻沒有及時珍惜的。想一想吧。然後拿出行動去表示你的珍惜吧,不要等明天;很多人連下一秒都不敢想。

下圖是美國知名戰地記者厄尼派爾在伊江島殉職

不像現在的記者,古時候的記者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抗壓性也很高,對於私德的標準也很高。厄尼派爾(Ernie Pyle)就是其中翹楚,深深獲得前線官兵的信賴與景仰。他來到伊江島採訪,搭乘的吉普車受到躲在大約兩百公尺外的日軍以機槍掃射。此時他還沒大礙。車上五個人棄車四散掩蔽,厄尼跟同車的77師305營營長古利吉探頭看,然後又是一陣掃射,其中一顆子彈不偏不倚擊中他的左太陽穴,當場殉職。77師的人把厄尼當做自己人,把他跟其它陣亡的士兵一起葬在伊江島。他是戴著鋼盔下葬的,象徵著他忠於職守的大無畏勇氣。後來他被轉葬於夏威夷。他是極少數非戰鬥人員獲頒紫心勳章者之一。

美軍在伊江南岸跟西岸登陸後,第二天就越過伊江機場,開始合圍包抄以城山為中心點的伊江村。

下圖是我在伊江村南邊的便利商店吃午餐。這裡也是當時登陸第三天,也就是1945年4月19日,第305RCT第1營圍城時的攻擊發起線。

依照慣例,每當美軍對日軍完成合圍時,日軍就會展開血腥、瘋狂、但完全沒有效益的逆襲,而且是無辜平民死傷的高峰期。

此時,大部份的伊江守軍,包括伊江村農民組成的住民義勇隊跟伊江防衛隊,還有臨時加入軍隊的老弱婦孺,他們大部份的人,今生今世只剩下不到24小時。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