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 荒崎的哭聲

發表留言

這裡是荒崎,沖繩本島實際最南端,不是旅遊達人在雜誌上告訴你的假的最南端。

DSC02620

這裡也是沖繩本島人類文明道路最南端的最後一公分。

這裡什麼都沒有。

沒有最南端地標、沒有自動販賣機。

沒有人。

很快的我的沖繩本島故事就要開始了,但在那之前,我想先說說這個故事,一個發生在這裡的悲傷故事。

那是在沖繩戰最後期的時候,1945年的6月中旬。在下面照片裡的海面上,密密麻麻佈滿了美軍各式各樣的軍艦。原本天天都聽得到的激烈砲聲,此時已經慢慢變成此起彼落、稀稀疏疏,夾雜著偶爾飄來的斷斷續續的「趴!趴!趴!」的機槍聲。這是最後清掃戰場殘兵的掃討戰的聲音。要結束了;一切都要結束了。


就在這個佈滿崎嶇亂石的海邊,灌木叢中慢慢走出來幾個人影。那是一群女學生,跟一名男老師。襤褸的衣衫染著血跡跟泥土。風中偶爾吹來從海面上傳來的擴音器聲音。那是流利但急切的日本話:「投降吧!拜託啦,不要白白死啊! 只要投降,美軍就不會殺你們的!」一遍又一遍,甚至有些哽咽。

這群女學生似乎把殷切的喊話當耳邊風,跌跌撞撞走到亂石旁停了下來。

「老師,這裡應該可以了吧?」一名女學生這麼問。

「再等一下吧!」老師敷衍地說。

這個女學生提高了聲音哭喊:「就在這裡讓我們一起死吧!」

其它的女學生也跟著泣不成聲。

忽然一陣掃射。本能讓這群人都彎下腰,但是有六名女學生應聲倒在尖銳的礁石上。其中三個動也不動,另外三個痛苦地呻吟。

看著眼前這一切的男老師,似乎再也找不到說服他的學生們活下去的理由。海面上傳來的喊話,這樣還能信嗎?

老師默然了。

剩下的七名女學生,各自從懷裡拿出手榴彈。

忍不住也悲泣的老師也跟著拿出手榴彈。

哭成一團的女學生緊緊地抱在一起,按照軍人教他們的,她們一個個拔開手榴彈的安全插銷、把手榴彈往地上用力敲一下,接著把手榴彈貼在胸口前握著。

一聲又一聲「嘶~」的聲音伴隨著手榴彈引信冒出來一縷又一縷細細的白煙。

世間已經沒有親人了。女學生們一聲又一聲淒厲地喊著:「老師! 老師! 」

天空靜靜滑過一架噴射客機。或許機上的旅客也正伸長了脖子往下看著讓他們捨不得離開、迅速消失在窗外的沖繩的最後一個角落。

沖繩的這個角落,叫做荒崎。

沒有最南端地標、沒有自動販賣機。

沒有人。

準備好你自己。沖繩本島的故事就要開始了。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