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當大官的武士

6 則迴響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當大官的武士

一直到原子彈在廣島上空急速墜落的時刻,依然有一群日本人過著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無關的優渥生活。 他們不受食物配給規定的限制。 他們有汽油可以用。 他們不需要參加全民玉碎的準備。 他們家的人不用到南洋當砲灰。 即便在沖繩的日本軍人跟琉球人民總共死了二十五萬人之後,1945年8月6日上午8點15分,也就是暱稱小男孩的鈾235核分裂型原子彈從伊諾拉蓋B-29轟炸機的彈艙中被釋放的時候,廣島市中心的福屋百貨公司一樓的飲茶店依然有過得很優渥的日本人在享用西式早茶。 當日本還沉浸在1941年的狂喜時,沖繩只有大約600名日軍防守,因為沒有人認為沖繩需要防守,直到1944年,東京發現大事不妙了,才東挪西湊急忙對沖繩增兵。防衛沖繩的責任,交給了陸軍中將牛島滿(Mitsuru Ushijima)。臨危受命的牛島向他的長官請示作戰要領。他的長官告訴他: 你不可以在沖繩跟美軍決一死戰;你要能拖就拖,拖愈久,國家就愈有希望。同時,你要不計代價盡可能製造美軍的傷亡。 原來沖繩這場戰役在還沒開始前就註定了命運。(註一) 為什麼要能拖就拖?讓我們來問問小磯國昭,日本第42任首相。

小磯首相是軍方跟保守派雙方妥協之下才出線的過渡型首相。別看他一身西式打扮,他其實曾經是關東軍的中校,在中國東北盡搞些沒良心的勾當,還管過朝鮮,最後從陸軍參謀部打進東京政壇,給他趁亂摸到首相的官位。 小磯這個機關算盡的政客非常珍惜他的仕途,很希望能保住官位。但是,要怎樣才能保住官位呢?

第一、別讓美軍再更靠近日本本土了。這一點,沒人做得到,那就算了。

第二、找個圍事的去跟美國人說說好話,看有沒有談一談的餘地。這一點,似乎還有可能。

因此,軟硬兼施,讓美國人願意上談判桌,就成了東京各黨派的最大共識。 那麼如何軟硬兼施呢? 軟的嘛,就是找個好朋友願意幫日本兩肋插刀去找一心復仇兼順便擴大太平洋影響力的美國人敲敲邊鼓息息怒火。放眼一看,這世界還有沒被日本得罪的主要國家只有三個:義大利,已經投降了;納粹德國,不行,這更糟;滿洲國,很聽話,但那是完全沒鳥用的。

小磯就想,那既然開戰前美國就要求日本自中國撤軍,那現在如果能讓日本軍方激進派接受從中國榮譽撤軍,說不定美國就不會那麼生氣非要打到日本本土不可。 天才小磯認為,那就要找蔣介石去疏通一下美國,大家各退一步,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那有誰願意提著人頭去跟蔣介石牽線呢?小磯找上汪精衛的南京政府裡一個小丑,苗平(應為"繆斌",詳見註二),因為苗平暗示他有跟蔣介石的重慶政府秘密聯絡。小磯也是飢不擇食,就不顧外相重光葵的警告,讓杉山元將軍想辦法把苗平弄到東京來。笨蛋首相一定也有笨蛋跟班。杉山元是小磯的人馬,而在日本全面對中國進攻前,指天指地跟裕仁鼓吹皇軍三月亡華,讓裕仁欣然同意軍方開戰的,就是杉山元這個馬屁精。 而苗平當然是個騙子。他一到東京就跟皇室攀親帶故,吃相難看,結果吃緊弄破碗把裕仁給惹毛了。小磯也只好把苗平送回中國去,而等著苗平的,當然是蔣介石的鋤奸大隊。

最後,不想失去權力跟榮華富貴、不想被當戰犯問吊,特別是裕仁跟軍方主戰派,一致同意找蘇聯的史達林這個投機生意人來當和事佬。但是要請得動他,不會那麼快,也許俄國人還在為日俄戰爭的事生悶氣。小磯需要時間。

硬的嘛,日本在西太平洋的絕對國防圈已經成為昨日的夢;我們旅遊網站常推銷的關塞帛也全都玩完了,至於栗林將軍寫的硫磺島來的信,也是一封訣別書。地圖攤開來一看,還有什麼地方還有希望擋一擋美軍來買時間呢?

兩個:台灣、沖繩。

為了買時間來讓東京這批政客茍延殘喘,那就要拖! 能拖就拖,死多少人都無所謂! 別人的小孩是死不光的,而且死愈多、死愈慘,就愈有用。 東京深信美國人很怕死、也很心軟,所以東京就有了兩個戰略。第一步:只要在台灣跟沖繩死很多人,不管死的是誰,美軍就有可能會嚇到放棄進攻日本本土,轉而朝向談判,那麼裕仁就有希望繼續當皇帝,而這一群跟班的也就不會當戰犯。這就構成了菊水作戰計劃。第二步:就算台灣人跟沖繩人死光了還是擋不住美軍,沒關係,自己日本人還很多,全體國民,當然除了裕仁跟政客不算,都可以死。這就構成了一億玉碎(一億日本國民的自殺式攻擊)的本土防衛思考。 還好,我們大日本帝國對殖民地的皇民化教育做得很成功;男女老幼都很愛死。那…那就讓台灣人跟沖繩人先去死吧。 牛島滿將軍,你就多擔待點去沖繩吧。 國家地理雜誌的記者在日本投降後隨著佔領部隊來到日本。他採訪了一間小學。記者問: 小朋友們,你們將來最大的志願是什麼呢?這些小朋友一起舉高雙手、興奮地同聲喊叫。 猜猜看他們喊得這麼高興的是什麼志願?

Bonzai

“為天皇而死!"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說明:如果有讀者覺得自己對皇軍有著深厚的歷史情感而對我的拙文有意見,沒關係,言論自由,請利用可匿名的留言區盡情表達。我自己的舅公曾是台籍日軍,所以你的歷史情感我多少能體會一點。)

註一:沖繩日軍的總體戰略在美軍登陸前後都經過好幾次的急轉彎。希望未來有機緣可以向大家仔細報告。

註二:"苗平"是劉選手誤植"繆斌"的譯音。感謝Dingo提供資訊指正。原"苗平"錯誤暫時留著不塗改,讓其它朋友知道這錯誤的始末。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6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當大官的武士

  1. 小磯國昭找的人是"繆斌","苗平"應是從英文音譯。
    可上Wiki查"繆斌工作"瞭解。

  2. 寫得太好了,向作者致最高敬意

    • 不敢不敢。我只是有一點多出來的時間把自己現場探查感觸跟翻到的資料用拙劣的文筆寫出來,非常需要各界高手指正。像樓上的Dingo朋友就幫忙提供正確資訊糾正錯誤,非常感謝!

  3. 寫的太好了,潛水界果然能人輩出!
    希望有幸能在海邊遇上兄台。

    • 過獎。能人不敢當,厚臉皮敢亂寫倒是真的。只是,沖繩防衛走向悲劇其實有更黑暗的故事,不是本篇講的這麼簡單。我懶,沒寫出來。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