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木間老師的豪賭

4 則迴響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木間老師的豪賭

一個陰冷下午,一顆頭謹慎地塞進島袋村村長的家門。
「村長!」刻意壓低的聲音以最微弱的力量勉強傳進了這間琉球民屋,「村長,我是木間…」

不等村長回應,這個人就墊著腳 很沒禮貌地自顧自地開了門、閃進室內玄關、還回頭張望了一下門外,然後輕輕拉上門。

「啊,木間先生,你來啦?」老村長從房裡走進和室迎接來客,但是來客卻揮手要村長壓低聲音。客人把自己年邁的身軀從玄關裡吃力地移到和室。這個人是木間老師,島袋小學的老師。

「家人都不在吧?有其他人在家嗎?」閃著謹慎的眼光,木間老師輕聲問。

「都去田裡了,先生您請坐,我去幫你弄點喝的。」

村長正要轉身,木間老師伸手拉住村長,臉一沉,說:「不用了,我要跟你談某件重要的事。」

村長意識到這件事應該不會是小事。「怎麼啦,先生?學校裡有什麼事嗎?」

兩個老人緩慢地坐到地板上。

「村長,你有沒有發現最近怪怪的?」

「什麼怪怪的?」

木間老師用更低的聲音說:「軍人都不見了。」

「胡說! 是有比較少看到,但軍人不會丟下我們的。」

「村長,你聽我說…」木間擺出老師的威嚴,挑戰著村長的威嚴。

「村長,我們島袋的年輕男人還有高中生都被徵召得差不多了,本來一直都有軍人活躍在我們村裡,但這幾天這些軍人一直在變少,你也發現的,對不對?」

「先生,你說話可得小心點! 我們還是不要談到軍人的事吧。」

「村長,我也年紀一大把了,我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

木間移了移自己的座墊更靠近村長:「天上的美國人的飛機也變多了,別說你沒注意到啊,村長!」

「先生,你想死啊?別亂講話!」村長也壓低了聲音責備木間老師。

「村長,我們這把年紀了有什麼好怕的! 」

「村長,我跟你說,」木間清了清嗓子

木間繼續說:「軍部要我們這兩天開始往南疏散…」

「是呀,他們有通知我,我還沒跟大家說呢。」

「嗯。我的意思…是請你說服大家留在家裡不要往南走。」

「你搞什麼呀,木間老師?!」村長瞪大了眼。

「往南走是死路一條。村長,我們是唯一可以救村民的人啊!」

「救村民?那就要幫大家躲美國人呀!」

「所以你也覺得美國人要來了,不是嗎?村長?」

「這…」

「村長,軍人已經跑了,這是事實。」

「那我們更要趕快通知大家也一起躲去南部才對呀?!」

「不對。我們往南逃難的話就會餓死。」

「怎麼可能?我們可以…」

木間打斷村長的辯駁:「可以怎樣?我們可以扛得動多少的米?能撐幾天?」

村長安靜下來了。

「先生,軍部要我們往南走,誰敢抗命啊?」

「所以我才來找你呀,村長! 軍人都走了,他們不會發現我們沒撤。」

「不撤,難道等美國人來把我們殺光嗎?」

「村長,美國歷史上沒有這樣殺人的,他們獨立戰爭之後,勝利的北軍並沒有殺戰敗南軍的老百姓。」

「他們當然不殺自己人;但我們可不是白人啊!」村長完全無法相信。

「村長,往南跑,你跑得比美國人的飛機還快嗎?」

木間這一問,村長開始思考了。

「村長,怎麼算都是死,不如相信我吧,我們不要跟著往南撤。」

「萬一你錯了怎麼辦?」

木間 深沉地回答「那麼我們一樣可以一起死,只是讓美國人代勞。這沒有差別。」

村長猶豫了。

「先生,你是基督徒,你應該比較瞭解美國人,對吧?你說我們該怎麼做才對?」

「村長,反正軍人都跑了,我們留在村子裡不動,他們也不會知道的。你就假裝是要去通知大家南撤,但是你要跟大家說我們死守家園不撤。」

「你的意思是…?向美國人…?」村長掩不住心中的驚恐,甚至投降兩個字也只是用誇張的嘴型無聲地表示。

「當然不是。我們是死守家園,不是投降。你的聽力已經這麼不中用了嗎,老人?!」

「我當然聽得很清楚,不要廢話! 可是,美國人萬一真的來了,誰去跟他們說不要殺我們村民呢?」

木間默默看著村長,笑了笑。

「可惡啊你,木間老師!」

「我們讓村民躲在家裡不要出來,我們兩個死不死都無所謂的老骨頭去要求就好。」

「你有把握可以說服美國人嗎?」村長問。

「你有把握說服村民嗎?」木間問。

村長移開目光,拉開嘴吸著氣,發出很長很輕的一聲「嘶」的氣音,然後說:

「那我們各自要去做的事,是幾乎做不到的事呀…」

木間回答說:「是很難,但總比死簡單吧。」

村長似乎被說服了。

「如果美國人來登陸,我們就到村外頭的路上去等美國人。如果我們成功了,我們可以救很多人。如果我們失敗了,我們可以一起死,不會孤單,那村民至少也可以舒服地死在家裡不必逃難這麼辛苦。」

木間最後一擊:「你是村長,大家會聽你的。」

「如果可以跟你一起被美國人殺死,也是件蠻好的事。」村長嘆了一口氣。

「這不是投降。這是死守家園。」木間再次強調,接著說:

「但是應該剩沒幾天了,動作要快,而且不能被憲兵隊發現。我們兩個現在如果太早死,那村民就都死定了!」

P8130053.JPG

照片1:劉選手在島袋小學向木間老師致敬。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說明:

島袋村位於嘉手納空軍基地東南方2公里。1945年4月1日美軍登陸沖繩當天,島袋村地區的日本守軍是獨立步兵第十二大隊、第三步兵中隊,總兵力僅約40人,指揮官是飯田桃介中尉,駐守在島袋村外北邊。獨立步兵第十二大隊兵力薄弱到讓美軍誤以為是民兵組成的保衛隊。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4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木間老師的豪賭

  1. 真是讓人看得頭皮發麻的一個歷史故事,看起來人有知識和常識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必要時刻可以用來保命

  2. 這篇故事是真的嗎?好想知道結局喔!!!可以請版主別吊人胃口嗎?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