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英雄列傳二:比嘉太郎

發表留言

第四章 結束的開始

英雄列傳二:比嘉太郎

夏威夷,1945年1月份。軍事情報暨反情報處夏威夷分處處長辦公室的門響起了敲門聲,門外傳來聲音:「報告費勒將軍,人來了。」

↓ 美國陸軍肯道費勒准將

Fielder_Kendall_Jordan

埋首卷宗的肯道說:「進來。」

衛戍勤務兵開了門,面無表情地讓他後面的一個穿著畢挺軍常服的士兵走進來。這個身形顯然矮小的士兵跨了幾步立正站好:「上等兵湯瑪士比嘉(Thomas Higa)報到!」。

肯道很滿意地微笑,看著他面前精神抖擻的士兵。黃皮膚、細細的眼睛裡閃著兩顆黑眼珠。

「稍息。」肯道吩咐著。

肯道接著說:「我相信你對於我千里迢迢找到你、把你從美國本土找來擔任的任務應該很清楚了吧?!」

「報告將軍,非常清楚。」這個美軍制服與日本人的突兀組合如此回答。

「很好。」將軍說。

「很遺憾我們要你去老家出任務是在這種狀況之下。你沒問題吧?」

湯瑪士比嘉又再度立正站好,嚴肅地回答:「報告將軍,我是美國公民,願意為國家服務!」

「稍息。」肯道停了幾秒之後又說:「你要去的地方會是個地獄,而你不但要走在最前面,而且還要手無寸鐵走進地獄最深處。你確定你要這樣做嗎?」

「報告將軍,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跟義務這樣做。我確定。」

「好。那麼我個人祝你成功,也代表美國陸軍,也希望能代表你家鄉父老、來向你致上謝意與最高敬意。」

「報告將軍,謝謝將軍。」

「很好。」費勒將軍站起來,繞過辦公桌,走到湯瑪士比嘉面前伸出手:「願上帝與你同在。」

湯瑪士眼中含著淚水,立正站好,跟費勒將軍握著手,說不出話來。

兩個多月之後,美國陸軍第96師、第381團、第3營,在边砂的White 1 海灘登陸後快速通過嘉手納機場南側、掃蕩諸見的零散抵抗,接著在1945年4月3日繼續往東南方搜索前進。尖兵們沿著一條略帶上坡坡度的蜿蜒泥巴路上謹慎地往前走。走過一個小彎,最前面的尖兵忽然蹲下來,右手握拳舉高。後面的尖兵迅速安靜地在泥巴路兩側蹲下,舉起槍,瞄向四面八方。後面的排長半蹲著快跑到最前面的尖兵旁蹲下。尖兵比著雙眼,然後指向泥巴路的最遠處。排長瞇著眼用力看,路中間有兩個人影站著一動也不動。排長觀察了一下,不發一語,轉過頭用手指了幾個尖兵跟一個士官長,然後示意他們前進包圍。被指到的的人也立刻半蹲著沿著泥巴路兩側迅速前進,直到這兩個人影前面大約十幾公尺才停下。當然,每隻槍都對準了這兩個人。

這兩個人沒穿軍服,衣衫襤褸,非常清瘦,看得出來年紀已經相當大了,但是尖兵仍不敢掉以輕心,因為過去太多次發生過老百姓假裝投降,但身上藏著炸藥或手榴彈對美軍進行自殺攻擊的事件。

站在路中間的這兩個老人顯然很害怕,因為他們穿的袍子很忠實地反映出他們正在發抖。

老人甲開始鞠躬,另一個慢了半拍,看到旁邊的老人在鞠躬,才好像醒悟過來開始跟著鞠躬。兩個人就這樣鞠了好幾個躬。老人甲拉了一下老人乙,然後兩個老人才停止鞠躬。老人甲清了一下嗓子,很吃力地用非常糟的英文大聲說:
「你,美國人。」老人甲停頓了一下,想確認尖兵們有聽到。

「我,琉球人、基督徒。」

最前面的尖兵端著槍繼續瞄準這兩個老人,同時說:「搜身!」

另外兩個端著槍的尖兵一直瞄著這兩個老人的頭,開始緩慢地滑著步伐靠近老人。

老人甲慢慢抬起手,滑步靠近中的兩個尖兵警覺心很高,也就停下腳步,大聲地用英文斥喝:「不准動! 不准動!」但也只喊了幾下,因為他們想到這些老人應該聽不懂英文。

然而,槍口下的吆喝還是讓老人甲的手抬到一半就不敢再動了。一個尖兵再度開始滑步前進,來到老人甲面前,斜眼看著老人甲手上拿的東西,原來是兩本書。尖兵接下這兩本書,一樣滑著步伐慢慢退後,把書交給後面的士官長,然後繼續端著槍對著這兩個一直發抖的老人。

士官長接過這兩本書一邊檢查、一邊嘀咕地說:「這什麼鬼東西呀?」

這兩本破破爛爛的書的封面除了有看不懂的日文,還各有英文寫著”日英辭典"、"英日辭典"。

士官長轉頭向更後面的部隊喊著:「把湯瑪士找來!」

過了漫長又緊張的好幾分鐘之後,一個矮小的士兵在泥巴路上踏著「啵!啵!啵!」的腳步奔跑著,來到士官長旁邊蹲下喘著氣。

「湯瑪士,該你上場了。去看看他們想幹什麼。」士官長說。

沒錯,這個湯瑪士就是湯瑪士比嘉。湯瑪士往前面看了看,就站起身走向這兩個老人。

走沒幾步,湯瑪士就停下腳步。這個動作又讓大家很緊張。但是湯瑪士隨即加大步伐往前愈走愈快,然後連續大聲說了好幾遍美軍聽不懂的日文:

「Sensei! Sensei!」

這搞得美軍跟這兩個老人都很迷糊。美軍以為他在說英文,老人們也以為他在說英文。

湯瑪士幾個箭步走到老人甲面前,拉起老人甲的手用力握著說:
「老師! 老師! 怎麼會是你!」

被握著手的老人一臉困惑:「啊儂,你是…」被握著手的老人問著,聲音隨著湯瑪士握手的節奏而抖著。

「老師,你認不得我了嗎? 木間老師,我是太郎、你的學生啊! 太郎! 我是島袋小學的太郎啊!」

旁邊的老人乙也是一臉困惑;這個美軍怎麼長得這麼像琉球人?為什麼他說的英文聽起來好像琉球話?

湯瑪士回頭流著眼淚興奮地跟後面的士官長大聲喊:「報告士官長,他是我小學老師木間先生啊!」

這一天,島袋小學的木間老師、島袋村長、跟日裔美籍美軍二等兵比嘉太郎,一起一次拯救了超過一千三百名島袋村的村民。

如果有機會,我很想多談談比嘉太郎這個人。除了他在沖繩十二次在無武裝的狀況下深入地下洞穴勸降的英勇事蹟之外,他在前往沖繩之前的遭遇更加感人肺腑。日本人恨他、美國人恨他、琉球同鄉恨他,只因為他是戰前出生在夏威夷、在沖繩唸過小學、在東京工作過的琉球人。在東京,憲兵隊把他當間諜;在美國,聯邦調查局也當他是間諜。他連過個馬路、搭個火車,都有人試圖圍毆他。面對這種人生,他的選擇是愛與勇氣;在恨他的人們面臨最無助的生死交關時刻,他就會出現冒死拯救。在他前往沖繩擔任戰地口譯之前,他在歐洲戰場上的英勇救人事蹟感動了美國陸軍部,讓他在美國本土巡迴演講,涵蓋範圍40個州,總共走了兩萬三千多英哩。比嘉太郎,當之無愧的英雄。

比嘉太郎並不孤單,還有成千上萬的日裔美國人也跟他一樣選擇用愛與勇氣來面對不義與壓迫。朋友啊,回頭看看我們自己,我們在年齡、工作、省籍、原住民、客家、東南亞移民跟勞工方面,有哪一樣沒有出現連神明都討厭的嚴重歧視?甚至連天龍國這種名詞都可以被發明出來滿足歧視的一時痛快。這些都是佛陀眼中的孽、耶穌所說的罪。相對的,如果你被自命主流的人歧視,受到不義的對待,或許你可以想想比嘉太郎的故事。

Slider-1

===================================================================

說明:

比嘉太郎,父母是沖繩島袋村人,移民到夏威夷當外勞。太郎在夏威夷出生後取得美國公民身份,也取了美國名字,湯瑪士比嘉。因為外勞收入低,太郎的父母養不起太郎,就把太郎送回到沖繩島袋村就讀島袋小學。比嘉太郎高中畢業後前往東京工作,在太平洋戰爭前回到美國,隨即入伍,編入美國陸軍第34師、第100步兵團2營E連。

比嘉太郎接著前往歐洲戰場、在義大利戰區前線被大砲打成重傷,但卻仍然在嚴重傷勢之下把另外兩名同受重傷的同袍拖救到安全處。不僅如此,他還在敵軍砲擊進行之中,負傷帶著一箱藥品自己爬回最前線繼續救人。他在義大利總共受重傷二次,而他的英勇行為也獲得美國總統頒發紫心勳章。雖然軍醫認定他的傷勢過於嚴重,應予停役,但是比嘉太郎仍拒絕因傷退伍。接著軍方讓太郎在全美國各地日裔移民集中營擔任安撫跟溝通的工作。

比嘉太郎擅長琉球語、因此被選中參加沖繩登陸戰擔任戰地口譯。他多次深入地下坑洞招降日軍跟琉球平民、冒死拯救了很多人。他在沖繩的英勇救人行為也再次獲得美國總統頒發銀心勳章。戰後,沖繩縣政府與琉球大學為感謝他在戰時出生入死搶救琉球人,也在1983年頒發獎狀給比嘉太郎。

比嘉太郎晚年住在夏威夷,卒於1985年2月11日。

木間老師、島袋村長、跟比嘉太郎,都是島袋村的大恩人,重要性不分上下。在本章裡,Evan選擇了比嘉太郎當代表,因為太郎冒著生命危險救人的次數多於木間老師跟村長,再加上太郎還要承受來自軍中同袍的歧視與不信任感,但依然奮勇救人、無私無我的精神遠遠超過職責所需。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