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八重岳(二)

發表留言

第五章 走向鬼門關

八重岳(二)

前一篇提到海軍陸戰隊第29團兵分三路包圍本部半島:第1營走中間,第2營走北岸,第3營走南岸繞到西岸再沿著滿名川(Manna-gawa)往東朝向本部半島的中心前進。

↓從八重岳接近山頂處往西俯視滿名川出海口。中間的村落就是渡久地。海軍陸戰隊第29團第3營就是從照片中的渡久地沿著中間的山谷攻上八重岳。

DSC02190

4月9日,第29團完成包圍圈後就開始緊縮。這一縮,果然日軍就有激烈反應了。第3營在滿名川出海口附近就被困在日軍大砲火網裡。第1營來到宜豆味(Itomi)轉往西南方朝向八重岳前進時也遇到猛烈砲火,不得不撤回宜豆味。在撤退的途中,第1營遇到日軍游擊隊的伏擊,且戰且走,終於突破伏擊、退入宜豆味固守。北岸的第2營往西的一路上攻下了運天港,打到仲曾根(Nakasone),也就是現在的今歸仁中學附近。

↓ 陸軍29團2營佔領運天港。圖中軌道是日軍鋪設供施放震洋自殺小艇用。

Unten

這三個營連著幾天都派出小支部隊進行戰鬥巡邏,用白話文來說就是故意打草驚蛇,目的是去引誘日軍開火、自曝陣地位置。然而,日軍的反應又變得很微弱,很有保存實力的態勢。第29團遇到了幾個曾經去夏威夷當外勞、會講英文的當地居民。他們告訴美軍,滿名川出海口裡面一點的高地有一千名日軍。他們還透露,日軍指揮官是宇土武彦(Udo)上校。美軍情報單位綜合分析情報之後認為:日軍防衛主力就在八重岳頂部,範圍大約是6英哩寬、8英哩長。宇土部隊應該是第44獨立混成旅,除了配備輕重型機槍跟各式大小口徑火砲的正規步兵之外,還有琉球人補充兵、以及從運天港撤到山上來的海軍人員;總兵力估計約1500人。他們還認為有兩門六英吋巨砲藏在山裡,射程16公里,涵蓋名護灣跟伊江島。照這樣看來,光只是第29團是不夠的。

↓ 戰時名護市

4月14日,在地面大砲、海面艦砲、跟空中的戰鬥轟炸機聲勢浩大的火力掩護之下,美軍浩浩盪盪發動首波攻勢。然而,美軍好像在跟鬼打仗。 明明部隊已經走過的地方,卻會忽然出現日軍的槍擊,而且都是衝著軍官而來。雖然美軍很快就把出現槍擊的地方轟上好幾遍,但是前去查看卻找不到日軍屍體,頂多只發現留在地上的血跡。

Presentation1

在八重岳山麓濃密的樹林裡,日軍機槍陣地不斷地變換,打了就跑,怎麼找也找不到。攻勢開始時,美軍所遇到的抵抗多半是小單位、小規模、小口徑武器的日軍,但愈往山上爬,遇到的抵抗就愈強烈。輕、重型機槍、手榴彈、迫擊砲也開始出現,而且都是在美軍來到躲不掉的近距離才會對美軍開火。 這還只是八重岳美軍的惡夢開始。他們要一邊爬著陡峭的山、一邊跟日軍交火;體力透支不但已經很久了,而且攜帶的彈藥也差不多都用完了。經過一天一夜的近距離惡戰,美軍水壺都空了、急救藥品也用完了、傷兵也撤不下山,都在等死。美軍的攻勢至此不得不慢下來。 本部半島不大,山也不高,沒有超過標高500米的山,但是坡度的爬升率都非常高,而且山脈之間的山谷都很深,不利無線電通訊,因此進入山區的各單位就逐漸失去聯絡,只能各自見機行事。這對於向來都很依賴通訊進行聯合作戰的美軍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

↓美軍接近八重岳核心防衛圈。請注意他們攀爬的坡度。這種上不去、下不來、顧前顧不了後的時刻就是日本守軍最愛的伏擊機會。

再過來的問題是道路。美軍是機械化部隊,火力驚人。然而,如果沒有夠寬夠堅固的道路,那麼美軍地面部隊就立刻變成火力微弱的登山客。八重岳頂多只有小徑,沒什麼道路可以讓美軍使用。在一開始,支持部隊跟火力的補給品都是靠登陸艇走海路運到名護,而名護海岸的岸勤大隊就要在狹窄的腹地拿出驚人效率來處理這些貨物。從收貨、分類、倉儲,到訂單管理,都不能慢;你一慢,就代表有前線弟兄會死。而且,還不能出錯。你想想,前線要7.62口徑的子彈,結果你發貨時錯發口徑,這不是等於叫前線弟兄坐以待斃嗎?! 貨到了名護之後,要能運到前線去讓弟兄們不會餓著渴著,不會沒子彈可打,不會受傷了沒藥可救。這問題就更大了。沒有路,你是要他們怎麼運?只有一個辦法:雙手雙腳。

原本的冰山計劃根本沒想到登陸沖繩後的這幾天,地面部隊推進的速度會這麼快,因此原計劃裡的補給品輸送作業就全都亂了套,愈來愈難跟上部隊的進展。沖繩上陸的美軍,不分南北,在四月份就出現了彈藥糧食飲水藥品中斷危機,而本部半島上的海軍陸戰隊則是首當其衝。空投是個辦法,但是在八重岳並不適用空中補給。因為通訊受山區影響,所以無法確認前線部隊位置。再來,前線部隊一直在移動,也不能暫停下來等空投,因為只要一停下來,就很容易受到日軍的包圍跟逆襲。

↓橋的另一邊山頭的後面,曾經是宇土國頭支隊重砲隊的據點。 DSC02179

一場折腰斷背的補給戰開始了。山腳下的只要是還能走路的,不論兵種、不論軍階,一個個都揹起了彈藥飲水醫藥品,開始徒步走進濃密的山區,朝向八重岳前進。就連營長也加入了這個隊伍。每個人的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自己再累再辛苦也不能讓正在山上受苦受難的弟兄們受到委屈。這些扛著補給上山的人並不是只要爬山就夠的;山區裡都是日軍的游擊隊跟潛伏在洞裡的零星埋伏,所以運補的人上山跟下山都同樣要面對日軍的伏擊,並不會比前線的人更輕鬆。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