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中野浪人

發表留言

第五章 走向鬼門關

中野浪人

先前提到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本部半島宜豆味遭遇小股游擊隊的突擊。本篇要稍微提到一下這個游擊隊。

軍國日本在東京中野車站附近秘密成立了「後方勤務要員養成所」,說穿了就是專門培養敵後情報工作人員的地方。他們的工作就是見縫插針、遇洞灌水的情報作戰。有興趣深入瞭解的朋友請自行上網查關鍵字「陸軍中野学校」。在沖繩戰,中野出身的情報人員也遍佈在各個角落,包括本部半島。就以宜豆味這個荒涼山區小農村裡來說,竟然也有中野情報員潛伏,這還真的讓人不得不佩服啊。

這些情報員長期潛伏就是要先取得當地居民的信賴,甚至敬重,才有辦法逐漸把這些居民轉化為戰爭資源加以利用。如果有人妨礙他們任務,他們就會下毒手加以殺害。在八重山的波照間島就發生過中野情報員進行有計劃的謀殺與滅村。因此,不僅是沖繩,甚至是在台灣、東南亞、跟西南太平洋,很多人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被中野情報員引向死路。潛伏在本部半島的中野情報員在取得居民信任後,就組織了游擊隊,隊員主要是在鄉軍人、生徒隊、還有日本陸軍32師發配的鐵血勤皇隊隊員。

所謂在鄉軍人,其實也就是當地青壯年琉球人被中野情報員半哄半騙地志願來當砲灰,只是好聽一點罷了。

生徒隊多半是當地學校的在學學生;必要時連女學生也要被動員。動員來做什麼呢?當然,也是當砲灰。

至於鐵血勤皇隊,就是主要從南沖繩以志願為名義而強迫琉球人國中、高中生入伍當兵的部隊,主要負責傳令、拉電話線、搬運彈藥、挖坑道、當然還有最重要的用途:砲灰。

本部半島的游擊隊幹部清一色都是中野情報員擔任,而上述三種人都是當砲灰,所以當然不會讓他們做幹部。中野情報員組成的作戰單位當然不會有什麼戰力,因為他們的目的是騷擾戰場、製造混亂、煽動對立。本部半島游擊隊也只有進行過一、兩次跟美軍的戰鬥,然後中野情報員為主的幹部就讓游擊隊員卸下武裝、偷偷溜回家裡或是去跟美軍投降好混進美軍設立的琉球人難民收容所。接著這些中野情報員就會進行單向直線連絡,一種情報單位常用的組織方式。以老鼠會來比喻的話,藍鑽老鼠頭跟下線都是直接一對一連絡,同時會極力避免下線之間的橫向連絡,這樣才方便控制,還有就是若有下線被破獲,也不會整個組織被一網成擒。接著中野情報員也會偽裝成琉球農民或是難民在美軍控制範圍內繼續活動。這些活動多半是繼續鼓吹愛國跟效忠天皇、製造村落農民或是難民營裡的琉球人與美軍管理者之間的衝突與對立。事實上,這些中野情報員做得還不錯,因為在難民收容所裡也的確發生過暴力衝突。

中野情報員的任務也包括在日軍撤離後想辦法繼續滯留,利用機會製造混亂。在戰後的菲律賓也有不知戰爭已結束的中野情報員滯留進行武裝擾亂,直到1950年代才終於回到日本,還受到日本右翼組織的盛大歡迎。這個人名叫小野田寬郎(Hiroo Onoda),他是中野情報學校二俣分校的結業情報員,被派去菲律賓從事破壞。他是全日本倒數第二名投降的日軍。他在菲律賓藏匿了30年後終於相信戰爭結束而正式向"盟軍"投降。下圖是他向菲律賓警方投降的歷史照片。注意他配掛的刀。那是他母親交給他的刀,要他在最終時刻用這把刀自殺來向天皇謝罪。瘋狂軍國主義!

中野學校的校友們在戰後絕大部份都隱姓埋名藏身在各行各業,並沒有受到麥克阿瑟的追捕。或許你翻閱報紙時你看到的日本商社社長跟政界人士也是中野校友。軍國主義其實一直都沒消失過。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