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作戰會議

發表留言

第六章 教訓

作戰會議

牛島滿中將(Mitsuru Ushijima)在1944年月8份起接掌日本陸軍第32軍負責防衛沖繩。當他來到沖繩司令部後第一件事就是重整第32軍的高階參謀人員。其實他的調整內容也很簡單:全都調走。他對於32軍既有參謀群的印象是保守而無能。不過,為了銜接行政方便起見,他還是留下了一個前朝老人來當他的核心幹部。歷史的偶然就是如此神奇;這唯一沒有被牛島調走的老幹部,後來成為沖繩戰歷史最重要的一個人,他就是八原博通中校(Hiromichi Yahara)。

↓ 八原博通

Hiromichi Yahara

牛島滿就任時帶了一個自己的親信,長勇中將(Isamu Cho,註一)。這個親信是牛島防衛沖繩任務最大的敗筆;光是這一個人對32軍的傷害,在我個人認為,大約等同十艘美國海軍航空母艦。

↓ 長勇

牛島的任務目標是(1)拖延美軍進攻日本本土、(2)盡可能製造美軍傷亡、(3)引誘美國海軍在沖繩海域集結,以利日本海軍進行所謂決定性的戰鬥。至於防衛策略方面,牛島計劃讓美軍順利登陸,然後在南沖繩利用地形天險讓集中的美軍自己前來送死。這種偏向被動防禦的策略在奉行武士道的激進派日本軍人眼裡是懦弱的,其中激進派代表人物就是牛島自己帶去沖繩的親信,長勇。

4月1日美軍登陸後的幾天,美軍幾乎是等於自由自在地行動,而這個情景看在長勇眼裡簡直是數典忘祖。長勇在4月6日向牛島提出一份作戰企劃書,強烈要求牛島同意採取主動攻勢,讓第32軍殺進美軍陣地、一舉殲滅傲慢的美軍、以報效天皇的厚恩。這個關鍵時刻,身為最高指揮官的牛島竟然容許自己花了半年多準備的防禦計劃跟既定目標被一個人輕易地挑戰;他不但沒有嚴辭拒絕,還同意召開參謀會議來討論這個攻勢作戰計劃。

有這種領導人,不敗才奇怪。

參謀們聽完長勇的簡報後馬上分為兩派。激進派熱淚盈眶,認為這是大日本帝國的榮耀。保守派感到非常憤怒,因為這跟東京大本營交代的任務目標相違背,而以服從為天職的軍人怎麼可以片面改變大本營的命令,而且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違背!

八原中校的個性比較溫和理性,但是在武士道的標準來看,這也叫懦弱。八原覺得反正自己已經是黑五類了,而且沖繩這裡就是他的死地,也真的沒什麼好怕的了;職責所在,八原首先站出來反對粗暴的長勇。他的理由很簡單。主動出擊只會讓躲在洞穴裡的士兵跑出來曝露在美軍絕對優勢的陸海空三軍砲火之下,而且沖繩已經是個完全被美軍封鎖的孤島,不會再有任何的增援兵力了,所以每多用掉一個兵,就是少了一個兵,不像美軍可以源源不絕地補充兵力。如此一來,敵長我消,沖繩就沒有辦法拖下去,而大本營交付的任務也就會提前失敗。

長勇的看法則是趁現在兵力還算充裕的時候應該傾巢而出、消滅美軍,否則這樣拖下去拖到失去反擊能力時就太遲了。反正來到沖繩就沒準備活著回日本,與其像個懦夫般守著洞穴等死,不如像個男人出去跟美軍決一死戰,而且若能打敗沖繩的美軍,皇國就有機會轉敗為勝。

長勇認為可以利用日軍擅長的夜間作戰能力,化整為零,在夜間滲透美軍陣地後再集結進行突擊。

八原反駁說你沒看到家大業大的美軍在晚間打到天空的照明彈簡直是打不要錢的,一直沒停過,把沖繩照亮得像是沒有晚上似的。

長勇說我們陸軍沒那麼笨,看到照明彈就會一動也不動。

八原問你一動也不動是要怎樣讓大部隊有效前進到目標?就算真讓你滲透成功了,開打後的彈藥補給問題又要如何解決?

坐在中間、看著幕僚們劍拔弩張僵持不下的牛島,在此時又犯了日本人性格很要命的毛病:浪漫但不務實。或許長勇的一腔熱血感動了牛島,或許八原的保守就是讓牛島看不慣,到底真相如何已不可考。牛島想兩邊討好。他允許長勇進行攻擊,當做是給激進派的一個恩惠,但是他把長勇要求的兵力大幅縮水,當做是給保守派的一個交待。這樣的兵力調度造成攻而不能攻、守而不能守,自亂陣腳、進退失據、矯情失格。

↓牛島滿

Ushijima_M

你要違背大本營命令而採取攻勢,那就做到夠,傾巢而出豪賭一把,不要只是派出半吊子數量的兵力。

你要恪遵大本營交代死守拖延的指示,你就該在眾人面前把長勇免職,拔掉激進派的頭,殺雞儆猴給激進派看,讓全軍回歸到同樣的目標,不要讓自己的部屬三心二意擾亂軍機。

我自己的看法是若牛島專注在既定目標跟戰略,那麼他就有希望再多守沖繩至少三個月。

長勇在會議中拿足了面子,而八原保存了沖繩兵力拿到裡子,牛島繼續受到眾人的愛戴;皆大不滿意,但也皆大歡喜、見好就收。全線總攻日期就定在4月13日凌晨。一場極為愚蠢但也極為血腥的夜戰,倒數計時開始。

或許我這麼說稍嫌有失公允。其實你隨便回想一下也一定可以在你工作的公司或單位遇過類似的事。養尊處優的老闆,已經不食人間煙火好一陣子了;他身邊有個很敢吹牛說大話的紅人,專寫些報喜不報憂的報告給老闆看了開心,然後你發現某個重要專案或是作業程序就要闖大禍了,你在會議室裡勇敢地提起這件事想要力挽狂瀾,結果現場被這個紅人打臉,你還從此黑掉了。經過一段時間後,事實證明你才是對的,但是一切都太遲了。你的老闆自己辦個惜別晚會把自己弄得像是個大英雄,一鞠躬下台把整個爛攤丟給跑不掉的人,紅人也樹倒糊孫散。更殘忍的是你還得看著你賣過命的公司從此一蹶不振,全體基層員工曾經一起犧牲奉獻的點滴心血就這樣慢慢化為烏有。

如果你也曾有過這樣的感嘆,或許你下次有機會去沖繩玩的時候也會不經意想起我說過的故事、還有曾經孤獨地看著沖繩夕陽的八原。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長勇是南京大屠殺事件的首腦之一。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