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嘉數第五回合

1 則迴響

第六章 教訓

嘉數第五回合

4月12日美軍在白天對嘉數嶺的進攻已經微弱到只有381/1營徒勞無功的三次小規模衝鋒,之後就鳴金收兵,似乎無力再戰。在嘉數溝北岸療傷喘息的美軍已經連續四天三夜幾乎沒有好好睡過了,不但生理狀態已經來到極限,精神狀態也都很差,都在期待著今晚可以稍微好好睡一下。這會是美軍最脆弱的時刻嗎?日軍早在一個禮拜前就計劃好的全線逆襲就是今晚了,這麼好的時機,難道是歷史將要再次眷顧日本了嗎?

太陽才剛下山,初春寒風中的夜空不時閃映著大砲的火光,就跟過去連續十一個晚上一樣。然而,今晚的夜空忽然出現了一個絕對是象徵著惡耗的異象:日軍陣地的上空傳來幾次特別微弱的爆裂聲,然後三朵閃亮的照明彈拉著小降落傘慢慢飄在半空中。微光反映在抬起頭看的美軍士兵們沒有表情的臉上。

這是什麼意思?一些新兵驚恐地問。

依然面無表情的疲憊又饑餓的老兵回答:地獄。

軍事情報官連忙在前幾天才虜獲的日軍照明彈訊號表上對照著夜空中的日軍照明彈的顏色跟數量,髒污的手指沿著密密麻麻的表格上慢慢地滑動著,手指最後停在其中一排文字旁微微顫抖著:

全線夜襲,總攻開始。

情報官沒命地奔向團長,努力地壓抑藏在聲音中的情緒說:「報告團長,日軍大規模夜襲要開始了!」

4月12日晚間7點整,牧港防線(註一)的南方全都響起了砲聲,大口徑砲彈尖銳的飛行爆音劃過夜空,集中落在美軍前線營部、連部的指揮所、美軍砲兵陣地、前線觀測哨等地;日軍這波砲擊是有備而來的! 團部戰情室的無線電總機隊員們開始接到密集的報告,前線各營都回報遭遇登陸以來最強烈的砲擊;光只是105毫米或150毫米口徑砲彈,平均每分鐘落彈就高達100發,還不含一直很猛烈的其它口徑的反坦克砲跟迫擊砲。

↓ 日軍九二式 105mm 加農砲,背景是中國戰場。 (網路截圖)

Type92_Cannon_China

↓ 日軍八九式150mm加農砲(網路截圖)

在長勇(Isamu Cho)強力要求的這次逆襲之中,嘉數地區反而不是重點;日軍僅僅規劃了三個連,外加一個機槍連,來對嘉數的美軍進行逆襲;逆襲主力是在嘉數的東邊,所以在專注在嘉數的本章就不深入報導牧港防線嘉數地區以外的逆襲細節。脫離了天險屏障、來到開闊地區的日軍,果然很快就被美國富翁的豪華火網無情地吞噬殆盡,應驗了八原博通的預言。

凌晨三點,日軍砲擊的最高峰之後,嘉數的脆弱美軍繃緊了神經等待日軍的逆襲。同時,從首里要塞調到嘉數村的全新部隊,第272獨立步兵營,也開始向嘉數鞍部出發。鞍部這邊只有少數美軍防守,陣地很快就被日軍瓦解,日軍272營開始準備魚貫通過狹窄的鞍部。在這裡他們的攻勢受到另一小股美軍堅守陣地而不得不暫停下來。到了4月13日的鞍部已經很不一樣了。原本被濃密樹林覆蓋的鞍部經過美日雙方火砲轟炸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之後,已經變成光禿禿了,只剩一些乾枝枯木東倒西歪,所以雙方都再也沒有樹林可供掩蔽躲藏。此時,沖繩西岸近海的美國海軍打開艦艇上的強力探照燈,還有後面的砲兵將數量龐大的照明彈打到牧港防線的上空,把整個嘉數照得跟白天大太陽的中午一樣,讓272營的人一個個都在黑暗中現出原形。接著,嘉數美軍的迫砲群、外加海軍陸戰隊砲兵營,也用鍋蓋式的彈幕回敬來襲日軍;天才剛亮,272營就全軍覆沒在嘉數鞍部,而守在嘉數的美國陸軍96師的兩個營也就幸福地逃過了一場大劫。

4月13日凌晨由長勇主導的日軍全線逆襲才不到半天就宣告慘敗,日軍方面白白損失寶貴的資源,無從彌補。我可以把這場逆襲講給你聽,但是這樣會偏離本系列主題愈來愈遠,所以請恕我跳過。然而,4月13日日軍逆襲後的幾天裡,美日雙方都蒙受沉重的損失,暫時無法發動主要攻勢,雙方就對峙在牧港防線,繼續彼此砲擊。美軍此時努力加強脆弱的補給線,而日軍也不聲不響調派兵力鞏固牧港防線。嘉數嶺的日本守軍戰力獲得更強大的提升,而下一回合也注定會更慘烈。沖繩戰的特色就是如此;每當一場血戰之後,更慘烈的戰役接著就發生,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在這種車輪戰對人性的折磨之下,日軍變得愈來愈殘暴、而美軍前線官士兵發生精神崩潰的人數與頻率也跟著增加。可是,地獄還沒開始。

一樣是濃密的大砲轟擊,日軍轟了美軍這麼多天,準頭也都不錯,為什麼嘉數的美軍381營跟383營卻都還在,而美軍炮轟夜襲嘉數的日軍才幾個小時就把日軍一整個營掃光?差別的因素到底是什麼?

這個答案在電影裡是絕對找不到的:VT引信 (VT fuse)。

引信是用來引爆爆裂物的一種裝置,在過去的時代裡,引信絕大多數都是採用機械式的原理來啟動。以砲彈或空投的炸彈來說,傳統上都是利用彈頭接觸地面或目標物時產生的壓迫力來啟動引信,引信再接著引爆炸藥。在接觸地面之後才爆炸的砲彈或炸彈,通常炸不到躲在戰壕裡或是散兵坑裡的人,除非是砲彈直接掉進戰壕或散兵坑。所以,基本上步兵只要有洞可躲,就有很大的機會可以躲過轟炸。如果能讓砲彈在落地之前的瞬間在半空中爆炸,那麼炸彈的破片一樣可以射進戰壕或散兵坑,殺傷力當然就大了許多。美國的科學家在當時已經掌握到電波技術,讓炸彈裡的電子裝置去偵測地面距離,並在到達預先設定的距離時以電子方式啟動引信,使得炸彈可以在地面以上爆炸。美軍稱這種引信為VT引信。1940年代的科技當然不如今天如此先進;那時的電子設備都是採用很原始的真空管來製造。但是真空管是玻璃做的,稍微裂開就會故障,因此這項創新科技在一開始也只能用在沒有擊發時的震動、以飛機空投的炸彈,暫時無法用在從大砲發射的砲彈上。從大砲裡打出去的砲彈,想當然爾,就會有很強烈的震動,而這震動也絕對不是當時真空管技術可以抵抗的。一個國家的國力就是在這種地方顯現出差異。美國的科學家就是有辦法製造出可以抵抗強烈震動的真空管,因此美軍也開始製造砲彈專用的VT引信,而在太平洋島嶼上躲在露天戰壕跟散兵坑裡的日軍,從此也就對美軍砲擊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躲在地面以下的坑道裡。這也就是說為什麼在太平洋戰爭末期日軍都是躲在山洞或地下坑道裡,不願輕易出現在頭上看得到天空之處的原因。這就讓日軍地面部隊一直處於挨打的守勢、難以採取主動的攻勢。我個人認為,VT引信可說是二次大戰期間核武器以外的最重要發明之一,僅次於雷達。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牧港防線,Machinato Line,指西起牧港(Machinato),東至津霸(Tsuwa)的日軍防線。各家文獻定義略有不同,但共通點是以西岸的牧港為西端,因此我選擇採用牧港防線。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One thought on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嘉數第五回合

  1. VT引信 (VT fuse)&雷達的發明 ; 美國的科學家; 一個國家的國力: – A rising of global’s new superpower.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