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佛

4 則迴響

第七章 地獄

跟本系列先前談到的伊江島、仙人掌嶺、或是嘉數嶺相比之下,本章要談到的故事又把沖繩戰的艱苦與血腥帶到又一次的高峰。故事的地點有好幾個名字:浦添村斷層(Urasoe-Mura Escarpment)、前田斷層(Maeda Escarpment)、鋼鋸嶺(Hacksaw Ridge)、或是前田高地(日方名稱)。沖繩本身就有好幾個斷層,但是對於1945年參與過這一場戰鬥的美軍官兵來說,他們只稱它為大斷層(The Big Escarpment)就夠了,因為那是一段悲慘的歷史、一場極限的奮鬥,讓他們不會搞錯斷層、也永遠不會忘記。光是提到這裡的地名,有的生還者老兵就會變得沉默。這是怎樣的一個地方?他們發生過怎樣的故事?在這一章裡,讓我慢慢告訴你。

但首先我想告訴你的是我來到前田高地時的心情。

那一天,我是騎自行車先到浦添村,依照在台北就先規劃好的路線,從前田高地的南面(反斜面)繞過它的東側,再往西來到北側,在當初美軍攻上去的位置把自行車丟在路邊,再沿著美軍進攻路線之一徒步爬上前田高地。前田高地目前的北坡(正斜面)是公墓,真的非常陡峭。爬坡的半路上還經過仍然遺留至今的日軍洞穴。爬到頂部之後是比人還高的草叢。我一邊爬也一邊想,當初那些美軍怎麼有辦法攻上來呀?太困難了吧?!好不容易走出草叢,故事的主要發生地也隨之出現。我出發去沖繩之前在書裡讀到發生在前田高地的故事,跟故事裡提到的英雄們,就全部又活生生出現在我眼前。我眼前其實是個不大的一塊平地;種了幾顆樹。往北邊看,我可以看到嘉數嶺、普天間、還有本部半島的八重岳。往南邊看,我可以看到首里、那霸、与座岳。然後,那些書裡面所講的,我就都明白了。書裡面敘述的當初在前田高地的這些人為了弟兄朋友們而選擇去做的犧牲,是要克服怎樣的挑戰、要面對怎樣的恐懼、要拿出怎樣的勇氣、要放下怎樣的不捨,我都明白了,我真的都明白了。

放著一堆比基尼美眉的海邊不去,跑來這墓仔埔山頂在草叢堆裡一個人汗如雨下東翻西找,是不是我自己的精神狀態出現了什麼問題?

不止一個朋友問我為什麼要把旅遊搞得這麼沉重。當然我的旅遊主題不是只有文學歷史,也會有很輕鬆甚至無腦的內容,看我自己要不要招出來而已。然而我希望有一天你也會懂。旅遊可以是學習。講得冠冕堂皇一點,可以讓自己的心靈有所提升跟清潔。我學到什麼?在前田高地,我學到的很單純,卻很深刻,深到我的人生觀的層次。自卑,這是第一件事。不論是美日方,他們在這裡曾經克服的挑戰跟做出的犧牲,我做不到。我還學到把很多事看淡了。不景氣又怎樣?一直出一些笨蛋政客又怎樣?自己沒有高帥富又怎樣?不怎麼樣。我該感謝的事其實更多,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謝天。這是第二件。這些,嗯,沉重,讓我更熱愛生命,讓我督促自己活得更自謙、更積極。

至於前田高地,唉,該怎麼來說它的故事呢,我一直在想,才能完整地傳達我的感受?

前田高地的極東側有個很明顯的天然地標,為朝岩。為朝岩這一側的前田高地就像是一隻刀片,刀鋒朝上插在土裡。這一側的前田高地,它的頂部崚線只夠兩、三個人併肩通過;有些地方更是窄到只夠一個人通過,而兩側就是幾乎垂直的峭壁。當初雙方各在一邊隔著這個刀片,這是要怎麼打?除了隔著這刀片般的峭壁互扔手榴彈之外,好像也真的沒別的方法了。光是要我徒手爬上來,我就已經覺得是強人所難了,更不要提全副武裝爬上來跟人一決生死,神經病呀?!當我終於來到為朝岩的前面時,雖然真實的為朝岩就矗立在我面前,但是感覺卻很不真實,這個景像跟書裡幾十年前黑白照片裡的就真的一模一樣,彷彿時間在前田高地被凍結了。到了為朝岩這裡,除了一份淒涼,還有一份孤單。在這個地球上,大概99.999%的人會覺得這又怎樣?不過就是顆石頭,不是你是想怎樣?

我在網路上爬文的時候,也經常在外國網站討論區裡看到一些文章在徵求當初倖存的老兵或是這些老兵的後人提供資訊。刊登徵求資訊文章的人多半是在沖繩陣亡者的子孫。他們大部份都只想知道一件事:自己的父親或祖父當初在沖繩是怎麼死的。絕大部份只知道大約是在什麼區域,譬如說是嘉數或是前田高地,但是確切地點在哪裡、過程如何、是一下子就結束還是拖很久,這些就毫無頭緒了。除了一紙政府寄的簡單通知之外,大概其它什麼都沒有。幾十年了,這些後代子孫依然沒有放棄探尋。陣亡在前田高地者,如今就算他們的後人來到沖繩,也只能站在前田高地,望著為朝岩,想像著自己的父親或祖父在這附近某一個地點的最後一刻,對於自己人生裡空白的一頁無能為力。他們這種心情可以去對誰說?如果他們告訴朋友自己去了沖繩,他的朋友多半也會說你真好命去渡假很爽吧。伊江島的城山也好、渡嘉敷的深山裡也好、前田高地的為朝岩也好,我去到這些幾乎是山窮水盡的地方,往往都會看到日本人的慰靈祭品或是偶爾看到一面很小很小的美國星條旗;有的還很新,有的已經被沖繩的大太陽跟海風摧殘到色彩幾近退盡。先把意識形態放一邊,這些小東西每一件都代表著來自一小群孤獨的人的一份又一份的椎心刺痛,但我也看到許許多多的慈悲與包容。這些地方,沒有人去畫些反美或反日的情緒塗鴉,我也完全沒看到這些小東西受到洩憤式的人為破壞。它們就這樣擺在地上和平共存。我完完全全沒發現來到事發地點憑悼自己父親、祖父、或老戰友的人,去惡意破壞自己殺父殺友仇人或他們的後代在這裡留下的祭品的痕跡。朋友們,我也希望你能親眼看到這份澎湃的怨恨之下的寧靜的包容。

前田高地頂部的中間是一小塊平地,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小公園,但也沒有什麼設施。平地的南側有個日軍戰壕跡,是當初留在頂部的日軍跟美軍進行最後決戰的地方。不用我多說,都已經讀過前面幾章的你,應該不難想像這裡在當時的慘況。這個陣地旁邊有後人立了一座神像藉以撫慰在此戰歿者的靈魂。我本身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也刻意避免選擇某一特定宗教當做信仰,因為我不會接受讓某個也是七情六慾只想玩小男孩雞雞或是騙了媽媽再上女兒來降魔改運迎財神的肉身穿上某種宗教制服就想來控制我一生的這種事;東方的也好、西方的也好,whatever,沒得好商量的。矛頭別指向我,請指向你的宗教的敗類,搞定之後再來跟我說教。

DSC03053

當我來到前田高地這尊象徵著慈悲的佛像面前,我不能不同時想到一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根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原則,左邊這個人也可以是佛:

 

還有這兩個人也可以:

如果你想看更多照片,我可以找給你,但是我不想把太驚聳的照片拿出來,不如你自己google吧。

佛啊(或是發明這句話的人),站在前田高地的我問,那屠刀下的人你打算怎麼辦?

慈悲就是無慈悲。

特別是沖繩的日本守軍有很多都是來自中國戰場;特別是長勇是南京大屠殺的策劃人之一(註一);特別是美軍從沖繩守軍屍體抄獲在中國姦殺女性之後自拍留念的照片;特別是三分之一的琉球人被害死;特別是牛島滿鼓動了集團自決;特別是日本每年盛大舉辦廣島原爆悼念會深怕全世界忘了這回事卻又堅持從來沒有發生過所謂南京大屠殺這回事。

所以,在前田高地這尊慈悲的佛像前,我的心既不冷、也不熱。在人性上,我可以同情你的死,但在道德信念上,我不能寬恕你的罪。你向佛要求的慈悲,正是千千萬萬被害者(註二)曾經跟你要求的。你要佛行慈悲,你就只有兩條路:立即無條件投降,冤有頭債有主,依據日內瓦公約處理,或是死。

亞洲生靈正在塗炭,分秒不能等。要走向慈悲,只能放下慈悲,套句日本人愛說的「見鬼殺鬼,佛擋滅佛」,然後繼續走向前田高地。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 日本發動戰爭的總設計師,戰犯裕仁的叔父,朝香宮鳩彦(Yasuhiko Asaka),跟長勇共同策劃了南京大屠殺。戰後在麥克阿瑟的積極主導下,杜魯門下令禁止代表美國參加太平洋戰區軍事審判的喬瑟夫基南(Joseph Keenan)代表對日本皇室戰犯起訴,換取麥克阿瑟個人在亞洲的影響力跟美國在遠東的利益。蔣介石在台北修築一條公路,以麥克阿瑟命名,稱為麥帥公路。馬英久任內2012年改組成立的文化部的文化資產局在其官網中以「殿下」名銜尊稱朝香宮鳩彦。受麥克阿瑟包庇的朝香宮鳩彦,閒暇時愛好打高爾夫球,也跟其它皇室戰犯一樣,餘生榮華富貴。

註二:光是中國戰區就有三千六百萬名被害者,其中包括一至二千萬名死亡。世界各國二戰傷亡詳細資料請按我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4 thoughts on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佛

  1. 本來難得的假日準備用來閱讀我的專業journal,卻不小心被您的Po文所吸引,但花這時間值得,尤其本文提到前田高地上美日戰歿者後代
    彼此和平共存的景象,令我這在學生時代被洗腦而鑽研日軍戰史意圖了解敵人以備有朝一日對日宣戰時有能力收復釣魚台的當年熱血
    青少年感慨萬千.已經過半百的我其實已從少年時代至今的研究了解人與人間互相尊重才是消彌戰禍的不二法門,不要動不動就被不負
    責任的媒體或政客蠱惑,人世間可愛而美好的事務何其多,真的有必要你死我活嗎?

    • 小時候為了出去約會,編些藉口晃點老母也是正常,更何況是有龐大利益可圖的政客跟媒體,他們就不會晃點選民嗎? 拙文裡沒提到的是有很多琉球人當時是躲在前田高地一帶的地下天然洞穴或是琉球龜甲墓,多半是老到不像樣的老人跟破爛到像一團抹布的小小孩。他們多半沒逃過這一劫。這是根據美國海軍出版的文獻所證。這種情況是愈往南沖繩就愈多,只是我還沒時間寫到。我們人類好像有個傾向,愛政客會多過愛自己跟自己的家人。

      • 那也還好,多半是被洗腦的後果吧,能夠多受教育長知識和常識以後,獨立思考能力應該可以增進許多

        閱讀您的長篇大作對增進這樣的能力應該也是幫助很大

  2. 資料蒐集愈多,就愈不敢全然相信這些資料。即便是當事人親口所述或親手所著。最常見的問題是跳過重點不說。光讀個一兩本書、十幾個人的證言,還看不出什麼漏洞。讀過十本,交叉比對,漏洞就慢慢出現了。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