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 – 我的沖繩故事:奶磅

發表留言

第七章 地獄

奶磅

牧港防線除了牧港區(美方:Item Pocket)的日軍都已經有計劃地後徹到前田跟幸地(Kochi)佈防,靜待美軍前來送死。4月25日,美軍的地面火砲跟海面艦砲開始砲轟前田高地,再加上戰鬥轟炸機對前田高地投擲凝固汽油彈(Napalm),為次日的進攻做預先炸射。

凝固汽油彈是一種很可怕的武器。雖然它叫做凝固汽油彈,但是它並不是凝固的;它可以是黏稠的膠狀流體,可以透過調整配方成份來改變它的黏稠性。它的英文名稱,Napalm,讓它有了另一個音譯名稱:奶磅。它對人體造成的痛楚在所有武器裡來說絕對名列前三大。引爆後它會變成黏稠液態,不但會往低處流,也會在引爆的瞬間四處噴濺,同時開始燃燒,溫度可達攝氏一千二百度。它可以流進地下碉堡跟坑道。它內含的化學成份具有相當高的黏性跟滲透性。如果被它沾上皮膚,那是沒有辦法把它括除或沖掉的;它會黏在皮膚上繼續自燃。你可以拿一把刀把皮肉割掉,就可以除掉它;如果你願意的話。有時候它可以滲透進入皮下,在皮下繼續自燃。即便只是一小滴噴濺到皮膚上,你大概也只能等它自己燒完。就算人躲在密閉碉堡裡不會被噴到,它產生的高溫也可能把碉堡裡的人烤焦。就算沒被烤焦,它產生的大量一氧化碳跟二氧化碳也可以讓人窒息而死。它跟一般砲彈不同;被砲彈擊中的人,如果運氣好,可能當場就被粉碎,也就過去了;但若是遇到凝固汽油彈,它不是靠爆炸來傷人,而是慢慢燒、慢慢烤,相當的殘忍。

↓ 俗稱奶磅的凝固汽油彈。拍攝時期大約是在越戰期間。

(圖片來源請按我)

下面這張圖你可能見過;這是越戰期間的一張照片。圖中裸身的小女孩為什麼不穿衣服?因為她被凝固汽油彈噴到,只能一邊逃跑,一邊剝掉身上的衣服。

這個小女孩不是個沒名沒姓的nobody;她是個有名字的活生生的人,她叫做潘金淑,當時九歲。照片中她好像在哭喊。她在喊些什麼呢?

「水! 給我水! 好燙、好燙啊!」

這張照片中看不出潘金淑身上的燒傷,因為它是黑白照片。其實她的左手臂已經嚴重燒傷,背後更是被燒到人體組織都變形了。記得上面說的嗎?被具有黏性的凝固汽油彈沾到,它會黏在皮膚表面跟皮膚下層一直自燃釋放高溫。所以潘金淑會一邊跑、一邊哭喊著要水。

下面這張照片是越戰時期越南農民躲避汽油燃燒彈,躲到無處可躲,只好本能地跳進有水的水溝,希望能免於燒死。他們驚恐地望著天上的飛機,深怕飛機又飛過來丟凝固汽油彈。

沖繩戰大約自前田高地開始就進入琉球人的人口密集區。上面兩張越戰期間的照片也可以用來說明琉球人當時要面對的是個什麼情景。當然,如果當初美軍選擇進攻的是台灣,這也就會是我們的上一、兩代的親人要面對的。

我考慮了一會,最後還是決定不要把我找到的凝固汽油彈死傷者的一堆照片刊登出來。我很想讓大家知道發動戰爭的人是有多可惡,但是想想還是不要好了。這樣說好了,很多被凝固汽油彈噴到的人是在極端痛苦中全程看著自己部份的身體被燙熟或烤焦,直到休克或死亡。凝固汽油彈是在人體表層自燃放熱,並不是直接毀壞重要器官,所以遇害者並不會立即休克或死亡。有的人是全身著火,但是意識依然很清楚,不但繼續走來走去,還知道走到什麼地方要往哪裡轉彎。使用凝固汽油彈的戰場上,就是有這種很特殊的極端詭異與驚駭的畫面。

我並不是要藉凝固汽油彈來控訴美軍的不人道;世界各國都有這種東西,只是美軍在1942、1943研發出來的奶磅凝固汽油彈的威力特別強大。日軍也有燃燒彈,而且他們毫不猶豫地用在中國戰場時是一點也不客氣的,例如台兒莊戰役。所以我對於部份日本右翼控訴二戰美軍對日本使用凝固汽油彈一事也深深不以為然。至於我國現役軍備是否包含此類武器,我就不予評論,免得被說是洩露軍機被抓去關,好害怕…都21世紀了,但最好還是俗辣一點別相信什麼民主自由。然而,當過兵的朋友差不多就心知肚明。我再次正式說明:我沒說國軍有,也沒說國軍沒有,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沒說。然而,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對岸的鄰居擁有此類武器;他們準備這個東西是要對付誰,應該不用我再說明了。

美軍的凝固汽油彈除了空投之外,還可以修改成份之後透過坦克發射,讓坦克變成火燄戰車。下圖是美國陸軍第713坦克營在沖繩南部以搭載型號為POA-CWS-H1的火燄噴射器的M4A1薛曼(Sherman)戰車向洞穴噴灌凝固汽油彈成份的火燄。照片攝於1945年6月25日。美軍是在6月21日宣告沖繩戰結束,但這意思是日軍的有組織抵抗被消滅,還有零星守軍不願投降。所以這張照片裡的火燄戰車應該是在執行最終戰場掃討任務。

沖繩戰期間,愈往南邊就有愈多的洞穴是日軍跟琉球農民一起躲在裡面。有些洞穴位在坦克到達不了的山上,裡頭的人又不肯投降,有時就算美軍士兵從洞口丟炸藥包進去也不一定有用,因為有些洞穴又深又迂迴,炸藥包未必能發揮有效殺傷力。在這種狀況,美軍使用的招術是向海軍借來輸油管,一節一節接起來,一頭是幫浦,另一頭拉到山上洞口,直接往洞裡灌凝固汽油彈的液態成份。洞穴裡也就成了人間煉獄。

這些洞穴裡如果是日軍跟琉球農民共存,往往這些日軍會禁止琉球平民出去投降,不從者通常會被日軍殺死。究竟有多少琉球平民是在這種情況下被美軍燒死在洞裡的,完全無法得知。

南沖繩的戰事從前田高地開始,就有比較多的地形空間可以讓美軍的裝甲車長驅直入,包括火燄戰車。從前田高地開始,整個沖繩戰除了雙方砲擊、刺刀肉搏戰、手榴彈對決之外,最大的特色就是炸藥包跟奶磅。美軍指揮官白紙黑字下達的作戰原則就是「瓶塞跟火把(Cork Screw and Torch)」。瓶塞就是炸藥包。對於躲在洞裡的人,連打都不用打,勸降無效後,就用炸藥包把日軍洞穴直接封起來然後繼續前進下一個洞穴。火把就是奶磅。如果是很深或是很複雜的洞穴,或是對扔炸藥包的步兵構成太大的威脅,就用坦克或用接管方式對洞裡灌奶磅。

所以我在本系列一開始就強調:1945年的沖繩是個地獄。對美軍、對日軍、對琉球人、對朝鮮奴工、都是個地獄。我在沖繩實地去探索一些二戰日軍戰壕時也確實看到洞裡石璧上的燒灼痕跡,實在是讓人不寒而慄。

最讓人心疼的是無辜的琉球人民。在更後面的章節裡,我會透過比嘉富子的遭遇來告訴你很多你可能從來都不知道的故事。

下一章,跟著我,我們去前田高地。

DSC03015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