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讀谷飛行場

2 則迴響

第八章 鐵風暴

讀谷飛行場

在我目前的知識範圍內,我個人覺得整場沖繩戰最荒謬的一場戰役就是讀谷機場突擊戰。

讀谷機場在日方稱為沖繩北飛行場或讀谷飛行場,美軍稱為Yontan Airfield。在本系列我決定採用日方名稱:讀谷飛行場。這一集的主題就是日本傘兵對讀谷飛行場進行的突擊戰。

1945年4月1日美軍登陸沖繩當天,讀谷飛行場就落入美軍手裡。這對於空運物資進入沖繩、提供地面部隊空優密接支援、海軍艦砲彈著點的觀測等等,都提供了極高的軍事價值。因此日軍也亟欲摧毀進駐讀谷飛行場的美軍飛機。但這談何容易! 東京方面提出的方案是從九州出動傘兵特戰部隊,搭乘運輸機強行降落在讀谷飛行場,然後特戰兵衝出機艙對停在地面的美軍飛機進行爆破。當然,這是一條單行道;他們並沒有規劃回程。

我在開頭提到過,這是沖繩戰最荒謬的一役。理由如下:

1. 兵力投射的無謀。日軍運輸機已經都是高齡老爺機。速度慢、裝甲薄、一打就起火、機身不堅固。這些老爺運輸機如果被美軍戰鬥機盯上,那就一點機會都沒有。就算沒遇上美軍飛機,在接近沖繩的海面上也得通過美國海軍火網。就算通過了,也要面對沖繩本島美軍佔領區的防空火網。就算這也通過了,受了傷的運輸機能不能順利著陸?就算無傷著陸好了,美軍地面部隊也早就在旁邊等著。

2. 戰略的無謀。即便這支特戰部隊順利地摧毀了讀谷飛行場全部的美軍飛機,那又如何?憑美國的工業力量,美國人很快就可以送更多的飛機來。

3. 裝備的無謀。這支特戰隊的突擊步槍(assault rifle)跟輕機槍(light machine gun / sub-machine gun)數量嚴重不足;即便全員平安降落,也難以構成有效火力去壓制美軍的機場守備隊。既無法壓制美軍,也就無法順利進行爆破任務。

非常顯然的是這個作戰企劃並不能達成任何軍事價值;它只是在製造悲情,用來繼續燃燒日本國民的愛國心及命運共同體的洗腦效果。唯有如此,裕仁跟軍國政客才能茍延殘喘下去做困獸之鬥。這次愚蠢無謀的自殺任務的代號叫做義號作戰,被選定執行的部隊是由日本陸軍傘兵殘餘部隊中以志願方式調集編成,賦予部隊番號為義烈空挺隊,亦被冠上一個很嚇人的名稱:神兵皇隊。總兵力126名突擊隊官士兵、32名運輸機機組人員、還有10名中野情報學校派來隨行的情報員;總數168人。部隊長奧山道郎上尉(日稱大尉)、運輸機隊隊長諏訪部忠一上尉。

↓ 奧山道郎上尉

Okuyama

↓ 奧山道郎上尉及諏訪部忠一上尉

Okuyamaand

義烈空挺隊的訓練也是蠻官僚的,很像我們演給記者看的X光演習:假想敵都是腦殘,藍軍大獲全勝,總統致贈加菜金、各有功參謀人員記功嘉獎。下圖是義烈空挺隊利用報廢軍機進行爆破訓練。

demolition1

義號作戰是由總共136名地面作戰人員分乘12架運輸機從熊本起飛。一號機至八號機負責突襲讀谷機場,九號機至十二號機負責攻擊嘉手納機場,5月23日傍晚6點起飛,利用夜色掩護。運輸機到達各機場上空前三十分鐘由戰鬥轟炸機轟炸各機場,期能削弱美軍防守能量。同時,一架軍機要在殘波岬(非常靠近讀谷飛行場)上空投下照明彈,為義烈空挺隊的機隊提供飛向目的地的目視參考,而這架飛機也會在附近逗留觀察攻擊過程。機隊將強行降落,接著特戰隊員衝出機艙,針對機場上停放的美軍飛機跟油彈堆積進行爆破,一舉殲滅敵軍飛航基地。一舉殲滅?很像作文比賽吧?!

次要目標是機場通訊設施跟美軍的機場指揮所。完成後繼續接著往西岸移動,破壞美軍堆積在灘頭堡的物資。完成任務後接著要躲到山區去進行游擊戰。

蠻可笑的。

軍人愛國、為國犧牲是義不容辭,但是這些高官參謀把這些軍人的生命當兒戲,用來應付層峰的妄想,那就比敵人更可惡了。

下圖是奧山等人向長官報告作戰準備。

briefing

當日出擊前,全隊集結準備登機。不對,準備接受長官的校閱,讓軍事記者仔細拍照用來鼓舞日本國民的抗敵意識。下圖是義烈空挺隊用墨汁塗抹軍服來達成迷彩服效果。日本軍事工業能量低落的現象也就不言而喻了。

inking

下圖是義烈空挺隊在出發前接受長官校閱。

Inspect

下圖是出發前的清酒儀式。

Okuyamadrinkssake

SakeTime

請注意上圖的日軍穿著,因為這又是一次日式荒謬的證據。

既然已經大費周章在軍服上塗墨汁來當迷彩,就是希望能讓美軍不容易看到他們,但是這些隊員卻又在頭上綁了個很亮眼的白布條來象徵他們的愛國情操,使得美軍可以更容易瞄準他們的腦袋開槍。到底是軍人愛國情操的表面工夫重要,還是成功完成任務重要?再者,請注意他們全都沒有戴鋼盔。他們覺得這是一次有去無回的任務,所以有沒有鋼盔來提高生存機會就不是他們要關心的問題;堂堂皇軍豈有貪生怕死的事?

記得我說過的嗎?最好的敵人是自己來送死的,最沒用的軍人是死掉的。你不怕死,很好,但是你在完成任務前,你總得是活著的吧?戴著鋼盔,你會有比較大的機會活著去執行任務;為了標榜自己的男性氣概跟武士風範就不戴鋼盔,影響任務成功機率,這是笨?還是非常笨?

下圖是最後集結。

assembly

醉醺醺,大家準備上飛機。

depart

我個人從來都不認為執行重要軍事任務前喝酒是個聰明的好主意。上圖是奧山跟諏訪部握手。綁著鮮明又亮眼的白旗子,他們準備去夜襲。

我相當不解的是夜間突擊一定要帶個這麼大一面、這麼顯眼的白布條嗎?上面幾個大字寫著部隊名稱是要給誰看?給看不懂的美軍看?他們是很害怕美軍看不到他們部隊長嗎?既然是必死無回的任務,那帶著部隊的象徵物去,豈不是自取其辱準備送給美軍當戰利品向全世界展示?

擺了這麼大一個送別陣仗,結果沖繩當日(23日)天候惡劣,任務延後一天到5月24日。然後大家再來繼續喝。

有時間喝酒,沒時間仔細檢查飛機引擎;5月24日喝完酒出發時,九號機引擎熄火,緊急調派一架預備機。起飛後,第5、8、10、11號機先後發生引擎故障被迫返航,退出作戰序列。進攻讀谷的運輸機現在從8架變成6架。

在飛往沖繩的路上,他們七早八早就被美軍雷達發現了。殘餘6架有一架在海上被擊落、剩5架衝入讀谷的美軍防空網。其中4架被擊落,墜毀在沖繩近海或地面。

下圖是美軍在讀谷飛行場地面用慢速快門拍下的防空火網。

從這張照片來看,你現在覺得鐵風暴這名詞有誇張嗎?

最後只有四號機成功突破火網衝進讀谷跑道以機體滑行方式強行降落。飛機一停下來,裡頭的日軍只剩11個人活著衝出機艙,但是等著他們的是美軍地面部隊的火網。其中一個人逃往殘波岬,隔天就被抓到擊斃。

下面幾張歷史照片是他們的必然下場。

一架運輸機被擊落,墜地起火。

一架在空中解體,殘骸散落讀谷各地。

這架是唯一成功迫降在讀谷機場的四號機。

白白送死的日本年輕人。

愚蠢至極,何義?何烈?

這個有全屍。

軍國政客們,安倍晉三,你看清楚一點! 軍國主義把你們自己的國民害得多慘!

整個義號作戰是一片混亂,毫無章法,大家醉醺醺,連有幾架飛機是在海上墜落還是在陸地墜落連他們自己人至今都搞不清楚。至於戰果,美軍2死18傷(註一)、九架飛機全毀、三十架受損、七萬加侖航空燃料油全毀。富翁般的美軍希罕嗎? 美軍讀谷基地只關閉了一天清掃跑道之後又再度開放,繼續執行沖繩攻擊的起降任務。這一晚的戰果我認為也是有爭議的。在義烈空挺隊四號機強行降落讀谷前就已經有日軍飛機來執行過轟炸掃射任務,所以我高度懷疑日方把空襲戰果的全部或部份灌在義烈空挺隊的名義,用來掩飾義號作戰的無謀。成功展開地面作戰的隊員僅有11名,他們所能攜帶的炸藥極為有限,在廣闊而無處掩蔽的機場,這區區11個人是否真有足夠的炸藥跟時間破壞39架飛機(註二)?

然而,這對於軍國政客卻是莫大的成功,即便是現在。他們製造出完美的悲劇英雄,大大地鼓舞了日本國民同仇敵慨的精神。民氣可用,本土決戰,一億玉碎!

因為引擎故障而返航的四架運輸機跟隊員在後來幾天內又兩次往沖繩飛去執行同樣的任務,但兩次都再度因故返航。二次大戰日軍傘兵部隊最後一次任務就這樣如同兒戲一般草率而難堪地結束了。

義烈空挺隊至今仍然默默地在右派日本人心扮演著悲劇英雄的角色,重要的程度高到有模型玩具公司推出以義烈空挺隊為主角的玩具商品,如下圖:

軍國派系掌握日本政權後把過去不受中央歡迎、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武士道選擇性地再度搬出來對人民洗腦,希望把根本沒資格被稱做武士的農工商民栽培成不怕死的大量軍人供其使喚。結果呢,日本的國防思維出現失衡,從上到下都愈來愈崇拜以武士的姿態英勇地戰死,成為全國崇拜的大英雄。問題是,勝利、和平、跟人民卻愈來愈不重要了。簡言之,他們滿腦子求死而不求勝。武士的面子被放在最高,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本末倒置。整個日軍變成一支不求勝只求有面子地戰死的部隊。義烈空挺隊就是最好寫照之一;荒謬愚蠢的程度遠遠高於他們想要標榜的義烈的程度。置人民國家最大利益不顧,何義之有?做盡表面工夫,超過一半的飛機因維修不良而返航,忝稱其烈?

武士道精神教主宮本武藏在他所著五輪書中最後一章空之卷裡,清清楚楚地說,武士之道的終極就是空明:不執迷、不偏頗,亦即不殺。宮本自己也放下武器,投身人文,在詩畫中修鍊。他並沒有鼓吹過燒殺擄掠,也沒有推崇為主子無條件殺身。第一章地之卷也說,不可存有惡心。結果到了軍國派系手裡,武士道的論述就被選擇性地片面摘取跟解釋,變成軍國主義的聖經。

1945年5月24日這場夜間的鐵風暴,吸引著我到現場去。雖然我事先做了功課,但是我做得不夠徹底,錯失了一些重要的現場。

↓ 前往讀谷飛行場的路上,我照著Google Maps的路線前進,結果來到這種路,實在讓我哭笑不得:

DSC_0052

↓ 讀谷村役場

DSC_0054

↓ 這個寬闊的十字路口曾經是讀谷飛行場:

DSC02147

上面照片裡,天空中的飛機是一架軍機,至於是什麼型號我就外行了。我把它放大貼在下方,還望各界達人指點一下:

DSC02147s

↓ 這一條馬路原本是讀谷飛行場的跑道。左側橘屋頂是讀谷村役場,它在往左邊一點就是唯一強行降落成功的四號機滑停處。

DSC02149

據我自己的瞭解,目前讀谷飛行場大部份土地的所有權還在美軍手裡,但是美軍比較喜歡嘉手納機場,所以就冷落了讀谷。幾十年下來,琉球農民受不了肥沃土地的誘惑,就一點一滴慢慢溜進來耕田,而美軍方面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跟沖繩當局演雙簧幫農民解套找台階下,只要沒太誇張,美軍倒也不排斥展現軍民一家的誠意的機會。

這種冷門的地方當然沒有觀光客。除了田,還是田;騎自行車的隨身帶的水喝完的話你就要緊張了。不過我想這裡到了夜晚應該是觀星賞月的好地方;沒有光害、空間清新、一片空曠。

在美蘇冷戰期間,美軍在這附近的楚邊蓋了一座雷達站,好大。我有路過,但沒拍照。後來我到讀谷村役場去找飲料販賣機時遇到一個黑人老先生,我就覺得很奇怪,所以去跟他攀談了一下;這一聊就聊了好久。他在1960年代隨著部隊調到沖繩當士官長,退伍後就乾脆定居在沖繩;我看他大概也很率性地準備終老在這個熱帶樂園。他說楚邊雷達站的任務其中有一項是用強大的電波去干擾前蘇聯接近沖繩美軍基地的飛機跟軍艦,後來因為科技進步就不採用了。是不是真的如此,我就不知道了。

如果你準備從那霸開車往殘波岬,不妨沿著海邊開車往讀谷這邊來看看,體驗一下時空的滄桑。這裡不難找,把GPS定位到讀谷村役場即可。

義烈空挺隊全隊168人,美軍只找到70具屍體,其它的不是沉到海底就是散落在沖繩某地成為枯骨。

何必呢?

不過,侵略者喜歡出動前喝酒,那就讓他們喝吧。這樣大家會比較省事。

======================================================

註一:日本右派再次竄改歷史宣稱美軍20死;這一點,日本右派跟南朝鮮是一樣的。

註二:另有一說是2架F4U戰鬥轟炸機全毀、4架C-54運輸機全毀、1架PBY飛艇全毀,另有26架受損,總共33架。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讀谷飛行場

  1. 這一架看起來像是波音KC-135空中加油機,跟波音707客機是姐妹機,所以乍看之下外型很像民航機,關鍵特徵是尾端的加油管。E-3空中預警機也是同系列機種,但是E-3有戴一頂雷達帽子。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