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孤臣

發表留言

第九章 長勇的大反攻

孤臣

1945年4月上旬,牛島滿拗不過他手下激進派將領的強烈要求而批准了沖繩守軍對美軍的第一次大規模全線反攻(請參閱「作戰會議」及「嘉數第五回合」),結果半天就被美軍擋下來而瓦解。然而以長勇(Isamu Cho)為首的激進派軍官們依然不死心,在4月13日首次反攻慘敗後繼續背地裡鴨子划水積極準備再一次的全線總攻。經過將近一個月的規劃與調度,他們只缺一件事:牛島滿的正式批准。這一天,他們的機會來了。

1945年4月29日(註一),日本陸軍第32軍在首里城的地下總部裡,牛島滿的主要將官集合開會。表面上是檢討目前作戰,實際是要逼宮。逼什麼宮?長勇這些主戰派的人馬準備以勢逼人,迫使牛島滿批准無保留的全線總攻。

當然,從會議還沒開始就又是一瓶接一瓶的清酒;這些身負拖延美軍攻擊日本本土重任的高階軍官們在會議正式開始前已經喝了一個小時的酒。乾吧。多喝一點。

第一個議題,62師的第63旅要不要併入第24師。

「混帳! 門都沒有!」63旅旅長中島德太郎(Nakashima)中將仗著酒意目中無人地破口大罵。

「24師團是什麼東西?! 強枝豈有依附弱幹的道理?!」中島非常瞧不起24師,或許是因為24師是由許多沖繩農民強制入伍編制而成的。62師原本是在中國戰場作戰,編入第12軍,一路從許昌開始打到洛陽、長沙、衡陽、桂林、柳州等地。在1944年8月被抽調到沖繩救急。

24師團長雨宮巽中將(Tetsumi Amamia)漲紅了臉,拍了桌子站起來掏手槍:「你這雜種…」

中島立刻挺胸回嘴:「來呀你!」

旁邊的下級軍官沒命地跳出來抓住這兩個酒氣衝天的將軍,經過一場混亂後總算大家又坐下來繼續喝酒消氣。

不併就不併嘛。大家別氣了。繼續。下一個議題。

長勇看看時機到了,他說:「美軍就快打到首里了,我們現在就必須發動大規模的全線總攻,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決定性的一戰就是現在。」

高級參謀八原中校(Hiromichi Yahara)雙手抱胸,抿著嘴角看著口沫橫飛的長勇。

長勇繼續說:「照現況推算,我方軍力絕對會毫無意義地耗盡。我們現在還保有主力,如果我們不把具有戰力的主力部隊一次傾巢而出,全部投入來力挽狂瀾,而只是讓還有戰力的部隊一點一滴被消耗,那麼歷史可能永遠都無法原諒我們。我們要立即展開全線總攻,而且時機已經成熟了。」

八原忍不住了。「成熟?上次(4月13日反攻)你也這麼說。」

長勇惡狠狠地把視線轉向八原,但長勇還沒開口,曾經當過台灣方面軍軍務長的62師團崗本武雄中將(Fujioka Takeo)就跳出來支援長勇:「如果攻守都會全滅,不如就攻擊吧,至少多個機會。萬一我們成功了呢,八原中校?」

牛島滿說話了。「成功?你們倒是說說看你們準備怎麼做。」

這次的總攻就不再採用萬歲衝鋒了。攻擊發起日,代號X日。X-1日(X日的前一天),九州跟台灣方面要出動神風特攻隊。除了攻擊美軍海面船隻之外,攻擊重點在讀谷飛行場。X日當日日出前,首里防線的重砲跟榴彈砲都要從洞穴掩體裡拖出來往南方較為開闊的平地佈署,以利砲兵取得最大彈性的射擊範圍跟角度。日出時就開始30分鐘的砲擊,削弱美軍抵抗力。雨宮巽的24師團89營要突破美國陸軍24軍東線的防線,當日日落前要推進到棚原高地(Tanabaru)東方的和宇慶(Ouki)。24師團32營要推進到前田地區並擊破美軍海軍陸戰隊前田防線。89營跟32營對美軍形式夾鉗攻勢,到達目標後就開始挖戰壕準備迎接美軍的反攻。

24師團第22營要在89跟32營的中間,負責施放煙幕彈來掩護89跟32營的前進。完成階段目標後,22營要跟隨89營的左後方加入主要戰鬥,朝向棚原高地東南方的翁長(Onaga)進攻。

戰力完整的第44獨立混成旅負責掩護32營進攻前田。當32營突破美軍前田防線後,44獨混旅就要左轉往西北方朝向大山(Oyama,現今國道58號經由、普天間機場西側、宜野灣公園附近),藉以孤立美軍海軍陸戰隊第一師(也就是尤金史賴吉所隸屬的海陸師)。

這個夾鉗攻勢的目標,棚原跟前田,以前田為重;佈署在与那原(Yonabaru)、先前一直保留著都沒有派出去作戰的第27坦克營將於X-1日的夜間兵分多路往前調動,準備支援反攻,主要支援進攻前田的32營,次要支援進攻棚原的89營。

通信部隊要緊緊跟在突破先鋒隊的後面;推進到什麼地方,就要讓電話線通到什麼地方,建立部隊組織間橫向與垂直的通訊網。

工兵要跟在後面,推進到什麼地方,馬路就要修到什麼地方,以利補給作業。同時工兵還要負責清掃殘餘美軍。

第26運輸工程營兵分兩路;一路搭乘折疊式登陸艇從西岸出海,繞到美軍海軍陸戰隊第1師後面的北谷(Chatan;如今觀光景點美國村)登陸負責侵擾敵軍後方讀谷機場。另一路從東岸出海,在美國陸軍第7師後面的和宇慶海岸登陸。折疊式登陸艇數量不足部份以徵用琉球舢舨補充,並由琉球少年保衛隊負責划船。

↓ 二戰日軍14英呎折疊式登陸艇(圖片來源請按我)

↓ 二戰日軍48英呎折疊式登陸艇(圖片來源請按我)

至於62師則繼續在西線的安波茶-沢岻地區跟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纏鬥,伺機而動。

如此一來,美軍主力就會被前後包夾,加上我軍以車輪戰策略日夜猛攻,不給美軍喘息跟調度的機會,就可以一拳擊破美軍。本階段完成後,接續目標是拿回普天間機場。

會議間忽然安靜下來了。

簡直太完美了(註二)。

早就沒打算活著回日本的八原一聽到普天間機場這個關鍵字就火冒三丈! 這一聽就知道是長勇一名主要幕僚的神直道少校(Jin Naomichi)在後面出餿主意! 直道是陸軍航空兵,天天想著把普天間機場拿回來!八原正是所謂死豬不怕滾水燙,豈有害怕長勇這個已經喝得半醉的莽夫之理?八原也就毫不客氣火力全開:「有效攻擊需要三比一的武力優勢概算;我們就這點兵,能對美國怎樣? 給你殺幾千個美軍好了,不對,不如一萬個吧。那又能改變什麼? 搞不清楚狀況啊你! 睜開你的眼睛看! 前田、棚原這些高地都已經在美軍手裡,居高臨下控制著中間的開闊地區,把天皇的兵送進這個開闊地根本就是無謀!」

「這小子…」長勇的一個軍官漲著脖子上的青筋怒目瞪向八原。

「我還沒說完! 退下!」八原真的是豁出去了。他繼續說:「要講幾遍啊?! 我們在沖繩的目的就是要拖延美軍,把美軍艦隊拖在沖繩好讓特攻隊實施攻擊,為皇軍總部爭取時間準備本土決戰! 你們是想害帝國提前滅亡嗎?!」

武雄終於也動怒了! 他站起往前踏一大步、把桌子都頂到移動、發出刺耳的嘎茲聲,桌上幾個酒杯裡的清酒晃到溢出來:「你荒謬!」

「你無謀!」八原馬上一句頂回去!

八原繼續高分貝放砲:「為什麼我們不能冷靜地接受最終全滅的命運、多拖幾天為帝國本土方面爭取時間呢?我們的兵跟砲本來就都藏得好好的美軍打不到,所以我們可以一直撐到現在,而且可以繼續撐很久。如果我們自己把兵跟砲都從洞裡拿出來,那這正是美軍求之不得的。我們的策略就是要拖下去,但你們這樣做,我們就撐不久,結果就會是美軍進攻日本本土之日會提早到來。」

大部份其它軍官都閉嘴,努力維持臉部表情不要有變化,免得無端被貼上標籤。牛島滿並沒有給八原任何支持。過去一、兩年的時間,八原在沖繩跟先後兩個老闆做事,廢寢忘食,努力建設沖繩防禦陣地,萬萬沒想到,摧毀這些防禦努力的不是美軍,而是自己的老闆跟老闆帶來的紅人,而代價是帝國的提前淪陷。

「將軍?」主戰派的軍官們一個個喊著。

牛島滿把右手掌往前推,示意大家安靜。

「諸君,你們對天皇的忠心我深刻體會。」牛島頓了一下,用目光環視了面前這一堆酒氣沖天的燥進軍官之後繼續說。

「特別是你,八原。」

「是,將軍!」八原低下頭。

「八原,請體會眾將官的必勝決心。」

眼見大勢已去,八原無奈地說:「我認為這個反攻計劃必敗無疑,我也心痛至極。上萬名將士的無意義自殺攻擊也將會讓他們血染南上原跟幸地。但既然大家都覺得會成功,(牛島)將軍閣下也心意已決,身為部屬的我也會完全配合。今後我會注意我的態度。」悲憤的八原,默默地離開會議壕。

牛島接著站起來。全體軍官也立刻起身立正。

眾多椅子跟地面碰撞的聲音迴盪在地下碉堡的會議壕裡。

「準備總攻!」牛島說。

長勇滿意了。萬事已齊備,東風也來臨。我武維揚,八紘一宇;如此縝密的連環計,傲慢的美軍必將屈服於我帝國陸軍的精神。皇國決定性之戰(註三)終於來臨了;我,長勇,將是千年帝國逆轉勝的頭號功臣。

多達驚人的一萬五千名日軍即將投入長勇規劃的這次反攻。

牛島滿經過4月13日反攻慘敗的教訓之後,為什麼這次又再度犯下一模一樣的嚴重錯誤?

我想用一個大家都比較耳熟能詳的卡通人物來類比牛島滿這個人的人格特質。這個人物就是灌籃高手裡湘北高校的籃球教練,安西光義。

在這部動漫裡,安西教練採取了放任的管理,任憑幾個強勢的球員隨時左右球隊的動態。每當球隊面臨重大決策時,安西教練總是讓幾個球員互相激辯或是逕自作為不考慮其它人,最後強勢贏者的意見就成為球隊的決策。在動漫劇情裡,湘北球隊當然是一支強勁的常勝軍。如果湘北一直敗,那誰還愛看下去呢?在卡通裡,勝負是由作者決定的,但是在現實裡可就沒有一廂情願這回事了;不論是企業或部隊,這種領導模式就會造成多頭決策的強勢感性決而非邏輯理性決。櫻木為了求表現而刻意跟流川楓在球賽中針鋒相對;在卡通裡我們看了當好玩,但若中華隊是這樣去跟南韓隊打球的話,你會饒了中華隊自己人互搶籃板、自己上籃都不傳球這種事嗎?無為而治、放任手下強勢感性決;在這種文化之下,愈是基層士兵就愈顯侵略性、有樣學樣、崇尚以小單位為限的團結。中間幹部則喜歡互相較勁互唱反調,以跳脫紀律為榮、崇尚個人霸道。愈高層就反而愈顯懦弱、愈顯被動,受制於手下最強勢者,崇尚個人深不可測。這個文化特性雖然讓日本在現代化的路程跑得很快,但也終究讓日本變成失控的火車。球賽輸了的話,頂多是櫻木去找晴子示愛取暖;但是在沖繩的1945年5月4日,八原要眼睜睜看著一萬五千名軍人走向他預期中的必然結果:美軍陸海空三軍的壓倒性火砲,還有帝國的提前滅亡。
台灣台北第十方面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將軍至於長勇這號人物,為什麼連續兩次主導沖繩日軍做出如此愚蠢的事?這我們就要先回到1945年4月初美軍登上渡具知(Hagushi)後的那幾天。美軍上陸後,沖繩第32軍團的上司,位於台灣台北第十方面軍安藤利吉將軍(Rikichi Ando)就發了電報給沖繩32軍總部,要求32軍團立即發動攻擊,把美軍趕入大海。各位朋友一定會覺得很奇怪,明明日本在策略上就是要在沖繩拖延戰事,那為什麼明知如此的安藤利吉卻又做出相反的命令,要求32軍團展開攻勢呢?這不是很矛盾嗎?

重點來了。這是文化的問題,而不是軍事的問題。你去各大報紙網站爬爬政治新聞,你一定會很快就找到一些關鍵字:依法嚴懲、徹底檢討、落實管理。藍也好、綠也好,每當有政客出了什麼包,這些關鍵字總是會掛在政客跟其幕僚的嘴上。懲就是懲,可以有嚴跟鬆的差別嗎? 檢討就是檢討,可以有徹底跟不徹底的差別嗎? 管理就是要拿出績效,可以有實跟虛的差別嗎?可以的。當然可以。這些關鍵字已經變成政客的口頭禪,不管做不做得到、也不管有沒有心要去做,反正就先把關鍵字餵給媒體就對了。雖然說了這些關鍵字會被罵官僚,但是不說會更慘。那就還是說吧。這就是官僚文化。日本,一樣。發生任何事,日本軍方的直接反應,也是唯一反應,而且是必要反應,就是高喊:攻擊~~~~而且要拉尾音才夠誠意。在軍方主導的軍國政府裡,這才叫政治正確。在日本軍人執政邁向最高峰的路上,東京官場凡是倡議和平、反對出兵中國、批評軍武發展損耗了日本GDP跟經濟成長率者,差不多全都丟了腦袋。能活下去的,能升官發財者,一律是高喊關鍵字的紅頂商人跟馬屁將領。什麼關鍵字?

攻擊~~~~

怎麼攻?何時攻?向誰攻?有沒有能力攻?攻了之後會怎樣?

靠! 這不重要好不好?你不喊這個關鍵字,你就是日奸、就是賣日份子、就是外國勢力同路人!

日本需要石油,怎麼辦? 來! 大家一起喊:攻擊~~~~

日本受到美國經濟制裁,怎麼辦? 來! 大家一起喊:攻擊~~~~

基本上,吃壞肚子拉軟便,也應該怎樣? 來! 大家一起喊:攻擊~~~~

所以,即便東京層鋒,也就是戰犯裕仁,也同意犧牲台灣跟沖繩來交換和談機會,然而長期受意識型態制約的軍國政客一聽到什麼?!米軍沖繩上陸?當然還是會直覺地高喊關鍵字。什麼關鍵字?

攻擊~~~~

有喊有保庇,沒喊的遲早撤職查辦。

這樣,第十方面軍安藤利吉將軍(Rikichi Ando)發的催促攻擊的矛盾電報,也就有了解釋。

日本第十方面軍(原台灣軍)位於台北的總部

長勇也知道沖繩守勢戰略的緣由與重要性,但是當長勇看到自己老闆收到大老闆催攻的電報後,他就開始擔心自己老闆被東京那一幫人打成黑五類,因為他的老闆被賦予的任務就是不能喊關鍵字。不論是為了他自己的前途,或是真的是為了老闆的前途,長勇當然也急著籌劃全線反擊,前後兩次。

我有時會說一句話,雖然我很少、也很不喜歡說這句話:

They are too stupid to see it coming.

沖繩的日軍在建構地下防衛系統方面,牛島滿也有出力;他也深知唯有這些洞穴能讓日軍抵擋美軍優勢武力。然而他還是先後兩次批准了長勇的攻擊計劃,讓日軍拋棄洞穴到開闊地去跟美軍決戰。我不想當八原,但是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曾經像是八原。商場如戰場,自己過去當資料庫行銷顧問時經手的一些案子就是這樣;不管我拿出多硬的數字證據,有時也是依然憾動不了當事人的強勢感性決,然後眼睜睜看著當事人客戶做出讓公司崩潰的選擇,而我無力回天。最後分割、賣品牌,多少人的齊心努力就這樣煙消雲散、消失於地表。

They are too stupid to see it coming.

這就是孤臣的感受吧,我想。

沒關係,放下。做自己,向前走,繼續向前走。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美軍海軍陸戰隊戰史指出這場會議是在5月2日舉行的,但日軍方面的資料跟美國指揮參謀學院都說是4月29日。我得選一個日期。我選4月29日。

註二:沖繩日軍最大規模的反攻計劃資料在美方跟日方之間有很大的出入,讓我陷入兩難。可能是我學藝不精;但是本文所述的反攻計劃是以我自己的判讀為準,而非全面採用美軍資料,也不是全面採用日軍資料。這一點請見諒。歡迎各界學有專精的朋友們提出指正跟提供資料。

註三:日軍傳統思維長繫於一個概念:決定性之戰,decisive battle,也就是不論戰況再悲觀,戰場上的變數很多,只要具備精神力量、再輔以精密奇巧的算計,再強的敵人也會瞬間瓦解。當時日本普遍認為千餘年來日本從未戰敗過,可見天意在於日本的最終勝利。戰國時代的關原之役、元朝的征日失敗,這些歷史都強化了日軍這個思維。偷襲珍珠港、中途島戰役,也都是決定性之戰思維的例子。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