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安波茶(二)

2 則迴響


第八章 鐵風暴

安波茶(二)

“當我們來到前線接替陸軍時,我看到地上一排又一排的美軍屍體。有些屍體很恐怖,是被分屍的。頭被砍掉、手被砍掉、私處被割下來塞在嘴裡。我好恨他們(日本人),天啊,我好恨! 我們等不及要復仇!"

– 喬治尼蘭 (George Niland),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第6團

尤金史賴吉是K連的迫砲兵。K連總共配備了三座60迫砲。迫砲通常是隨著最前線的部隊前進,但是通常都會佈署在距離敵人陣地幾十到幾百公尺以外。只有在特殊狀況下,例如砲彈用完了,迫砲兵才會拿起槍到最前線參加戰鬥。尤金只是個兵,所以部隊很多決策的細節他並不知道。另外,戰場上沒日沒夜的作戰也讓尤金沒辦法仔細記載各個事件的確切日期跟時間。綜合這兩個原因,尤金在自傳裡回憶他在沖繩遭遇的事件也往往缺乏確切日期跟地名,只能提供概略的期間跟地區。

然而,這一天不一樣。尤金記得非常清楚。1945年5月1日。

海軍陸戰隊第1師5/3/K原本駐紮在讀谷機場東側丘陵,沒有遭遇任何激戰。接著在4月下旬被派去登陸金武灣裡一個小小島,現在叫做宮城島,過去叫做Takabanare-jima (註一)。宮城登陸戰算起來也並不激烈。

5月1日清早K連集合,全副武裝、等候分發彈藥口糧。個人物品一律打包留在原地不帶走。簡單的命令,卻讓人暈眩失神,失去對現實的意識。一股涼意從後腦袋一路經過脊椎骨涼到屁眼。已經流傳很多天的謠言終於被證實了。海軍陸戰隊要被派到南沖繩的激戰最前線。一名士官面無表情對大家說:「弟兄們,刺激來了。」

卡車車隊在顛簸的沖繩泥巴路上搖搖晃晃南下,原本遠在天邊的微弱砲聲也愈來愈清晰。那不是斷斷續續的間歇砲聲,那是美日雙方各種大小口徑火砲交織成的死亡交響曲;沒有間歇、不給喘息。K連在最前線的後方重砲陣地下車,緊接著開始朝向最前線行軍。前方砲聲已經很猛烈很密集很嚇人了,但是他們還沒到最前線;那最前線不就更可怕了? 士官一路上不時用最大的聲音壓過砲聲斥喝著大家:「五步間距!  五步間距!」這更加深了每個人的恐懼。行軍時被要求在前後兵之間維持五步的間隔距離,目的是為了避免在砲彈掉下來時因為士兵不夠分散就一次被炸死一堆。士官會這樣罵人,也就意味著他們已經進入日軍火砲射程裡了。好日子結束了。

快步前進的每個人的腦海裡一片空白;要去哪裡?要做什麼?不知道。他們只知道要去前線替換死傷慘重的陸軍27步兵師。

K連在天搖地動的砲聲中來到一個不知名的小山丘停下來開始挖戰壕。「迫砲組! 東方100米坡地後方佈陣!」尤金所屬的迫砲組接令後扛起沉重的裝備,開始沒命地奔向連隊左邊的小山坡。這中間是一段開闊地。要命了。有經驗的人就知道,開闊地通常就是死亡陷阱。日軍大小口徑的火砲不斷落在這段開闊地跟尤金他們目標的小山坡頂部,而他們要徒步穿越這個火網。

尤金安然穿越火網到達指定目標。不用多說一個字,大家開始瘋狂地挖戰壕,因為日軍砲彈一直落在他們附近。

K連才剛建立防線不到一小時就發生戰死,其中兩個人是尤金的朋友。尼斯(Nease)很年輕,已經是跟尤金一起打過貝里琉的老兵了,但是平均值鐵則找上了他。韋斯布(Westbrook)是新兵,但人緣很好,而且才剛結婚就入伍。

前線部隊換防時,原本躲在戰壕裡打不到的都會跑出來經過開闊地面後撤;同時,前來接替的部隊也必須衝過開闊地才能進入原本的防線陣地躲藏。這一出一進都會經過開闊地,也就會曝曬在火砲射擊之中。日軍當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這一天當日軍發現到美軍全線出現換防動作時,也就充分利用了這天賜良機而大幅提升砲擊強度。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尤金在這來到南沖繩前線的一天就遇到如此猛烈的日軍砲擊。

除此之外,K連這些貝里琉老兵們會被嚇到失去老兵尊嚴的原因是K連他們在貝里琉的血戰並沒有遭遇日軍大口徑重砲;他們是到了南沖繩才首次遭遇日軍數量驚人的150mm榴彈砲這種大傢伙。

K連還是很幸運,特別是尤金他們的迫砲組。尤金提到的大傢伙150榴彈砲瞄準的是位於K連迫砲組更後面的美軍砲兵陣地,而不是K連。換防完畢後,日軍的投機砲擊也就跟著減弱了。

↓ 二戰日軍96式15公分榴彈砲 (圖片來源請按我)

尤金在自傳中(pp. 210)提到連上士官說第二天5月2日要全線強襲,K連的攻擊目標是「流經沢岻附近」的安里川(Asato Gawa)北岸。這一點我存疑,因為在我自己的研究與判讀中,我認為安里川在更南邊的那霸市,並沒有「流經沢岻附近」。「流經沢岻附近」的是小灣川(Kowan-gawa)。

無論如何,經過5月1日初嘗沖繩日軍火砲之後的貝里琉老兵,大槌子尤金,也在自傳中說到自己對於天亮後的強襲是感到如何的害怕。5月2日,日出前,尤金在下個不停的梅雨中利用空檔煮咖啡來暖一暖身子,算是戰場上的一個小奢侈(註二)。尤金一邊煮咖啡,必須一邊要彎著腰擋在咖啡的上面擋住雨滴。朋友們,不要看到沖繩觀光海報就以為沖繩全年都是好天氣;那些都是廣告技倆。沖繩跟台灣北部一樣,冷的時候也是會冷到很靠杯的。尤金此時候還沒有意識到這小小的梅雨將會為他跟美軍帶來怎樣的地獄。尤金在自傳中並沒有多加解釋他為什麼要這樣舉格在雨中的戰場上煮咖啡喝。但如果你也是一頁翻過又一頁,讀著尤金的故事,或許你就比較能體會到尤金此時的心情。舉格? 這杯咖啡可能是尤金今生最後一次機會跟老天爺耍任性當做對命運的一次豪華抗爭。等會就要展開的強襲,管它前面的又是另外一個的小土丘叫什麼名字,誰在乎呀? 這可惡的又溼又冷的島。

來杯咖啡吧。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註一:宮城島在戰時叫做Takabanare,到戰後才改名,害我跟著過去的書拼命找地圖都找不到。想要瞭解宮城島之役實況的朋友可以點選這裡

註二:富翁美軍對自己人的照顧真的沒話講;該給的、能給的,就絕對不小氣。整個太平洋戰役後半期裡,經常彈盡援絕的日軍在最後的夜間逆襲時,衝到一半若發現美軍死屍或是被美軍拋棄的陣地,有的日軍士兵會停下來找美軍罐頭來吃跟找菸屁股來抽,才繼續往前衝向死亡。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安波茶(二)

  1. 版主有聽過這首歌嗎?
    最近世界越來越亂的感覺,戰爭是殘酷且可怕的,但是往往在戰爭中,人類才能了解自己想要和平的渴望有多強烈。只是和平的日子過久了,總會出現那些貪得無厭的人,然後又把世界搞的一團亂。
    我相信他們現在一定都很好,或許所謂的"衝向死亡",對當時的他們來說才是種解脫吧?
    可惡的都是在上位者。對我來說,這些士兵不論是哪個國家的人都是偉大卻又渺小的。

  2. 舉格=犯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