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良子的故事

4 則迴響

我騎著自行車趕夜路,正在接近名護之中。遠處城鎮的燈火是大宜味白浜。燈火後面隱約的黑影是如今依然人煙稀少的本部半島山區。接下來,鐵風暴的傷痕、本部半島良子的故事。

第八章 鐵風暴

良子的故事


↑靖國神社舉辦二戰日軍追思儀式。上圖版權應屬英國電訊報/路透社Yuya Shino,本人並不擁有任何版權但亦無任何商業企圖。來源請按我

這滔天的惡毒。

它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這惡毒是從哪裡溜進這個世界?

它的種籽,它的根,是從什麼地方長出來的?

這是誰闖的禍?

是誰在殺我們?

搶走我們的生活、搶走我們的光明?

還笑得出來?

把我的家夷為平地,能對地球有什麼幫助?

會讓草會長得更高嗎?

會讓陽光更燦爛嗎?

「良子,我有事要跟你說。」比良子大四歲的小政,坐在矮桌前很謹慎地對著似乎閒閒沒事的妹妹說。

十六年過去了,戰場孤兒小政跟良子兄妹兩人相依為命,在沖繩大宜味打工過著清貧的日子。

「好啊。」良子回過頭看著哥哥,然後皺了一下眉頭。「幹嘛陰陽怪氣的?」

小政的嘴角笑了一下,臉上卻露出一抹悲傷。「來。坐下來說吧。」

這是良子的故事。姓氏都是假名;當事人不願曝光。請見諒。

「說吧!」良子坐下,把頭髮盤起來,抓著一張舊報紙對著脖子搧著風。

「良子,你滿二十歲之後的這幾個禮拜,我就一直在找機會跟你說。」

「說教?那不必喔。到底是什麼事啦?」

「良子,這一天我等了十六年了。」

良子對著小政搧著報紙說,「什麼天大的事?冷靜一點。不嫌熱啊?」

小政輕輕地把良子手上很分散注意力的報紙給沒收。

「良子,妳聽好了。我們的父親不是病死的。」

「嗯?你說什麼?」

「良子,妳現在滿二十歲了,該是能夠面對真相的年紀了。」

「父親不是病死的?」良子似乎還沒進入狀況。

「良子,做哥哥的我不是故意要騙你這麼久,而是因為我希望等妳長大之後再告訴妳。」

「父親不是病死的?可是媽也是這麼說的啊!」

「媽跟我兩個人說好的,我們想等妳平安長大之後再告訴妳。」

「不是病死的,那是怎樣?你就快點說啊!」良子覺得事態嚴重了,開始急了。

「良子,你要好好記住這一天,1945年5月12日。這一天,日本兵殺了我們的父親跟大哥小森。」

「1945年?」良子瞪大了眼睛,「日本兵?」

「是的。妳那時才四歲,什麼都不知道。」

小政繼續說:「我們老家本來住在讀谷,美軍登陸前,父親被徵召去蓋讀谷飛行場,後來我們全家,包括你,良子,接到命令往渡野喜屋疏散…」

「渡野喜屋?」

「對。渡野喜屋。打仗的時候叫渡野喜屋,現在叫白浜,在大宜味村。後來整個本部(Motobu)都被美軍佔領,但是美軍經常到村子裡來發麵粉給大家,所以我們沒有餓死。我剛要你記住一輩子的1945年5月12日,那一天美軍也來發麵粉,爸爸就去排隊領麵粉。到了晚上,忽然有幾個日本兵拿著手槍跟刀闖進我們住的地方把我們全家抓起來;他們一個個都好可怕,滿身泥巴跟血跡。帶隊的說:

我們兵隊在山裡什麼都沒得吃,你們這些人吃得倒很好嘛!

然後這些日本兵就把我們全家綁走,也把我們的食物都拿走。」

良子眼睛瞪得大大的,捏著自己的手。

「爸爸就對那些日本兵說

你們要把我怎樣都可以,可是我老婆小孩什麼都不知道,求求長官放過他們吧!

那些日本兵把我們全家都綁走帶到山上,一路上媽媽把我跟你抱得好緊。不只是我們全家,還有好多同村的人也一起被綁上山。」

「我們被押著走了好久,走到一個樹林裡之後,那些日本兵又打又踢,要我們全都跪下,然後把爸爸一腳踹倒在地上。媽媽抱著你一直在哭,還用手緊緊地遮住你的眼睛。」

「其中一個日本兵就說,

你這叛國賊,現在我就頒幾個勳章給你!

這個日本兵就踩著爸爸的腳、用短刀在爸爸的膝蓋內側插下去還把刀轉好幾圈,弄出一個跟500日圓銅板差不多大小的洞,接著在爸爸另一個膝蓋內側也這樣弄。」

「爸爸就很痛,但是日本兵還很得意地說
勳章喔!這是給你的勳章!」

「接著日本兵就用刺刀對著爸爸的頭用力刺了三刀,爸爸的頭就一直流好多血,然後喊了兩聲媽媽就斷氣死了,但是爸爸還一直在流血,流得滿地都是。」

良子的雙手發抖,低著頭流著眼淚聽著從小政口中吐露出的細節。

「那些日本兵也沒有要放過我們其他人的意思。他們有幾個人一起喊:

一、二、三

然後丟下幾顆手榴彈之後就全都轉身跑掉了。」

「其中一顆手榴彈滾到大哥小森面前爆炸,他的肚子被炸破,裡頭的內臟就噴出來,現場就死了。旁邊的媽媽的腳被炸傷,但是我跟你只有雙手雙腳跟臉上受到輕傷。媽媽把我們壓在地上裝死不讓我們動。還好那些日本兵沒有再回來。」

「過了好久,媽媽才敢鬆手,然後爬到爸爸的屍體旁邊抱著爸爸哭。旁邊小森已經被炸爛了。」

「你為什麼騙我這麼久?十六年?!」良子已經泣不成聲了。

「對不起…」小政低下頭。過了一會才繼續說。

「後來有美軍帶著手電筒跑來看發生什麼事。美軍看到了,就拿水要我們喝。他們有的幫我們急救包紮,有的把爸爸跟大哥的屍體埋葬在現場,最後把我們都帶下山去。」

「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良子問。

「可能是你真的還太小;你那個時候還不滿四歲。」

一個女孩,迎接她燦爛的20歲的,是親父跟大哥被虐殺的真相。造化弄人;身為琉球人的良子那時愛上的是一個來自本土的日本人,可想而知良子的心裡有多掙扎。最後良子還是嫁給了日本人,搬到日本本土去。然而,每到清明節,良子總是盡量來到沖繩老家祭拜父親跟大哥。良子的日本人丈夫後來鼓勵良子說,就把祖宗牌位就移到日本的夫家吧。

「讓我也盡一份心力吧。我們一起,教我們的下一代永遠不可以忘記這件事。」

美軍的軍事情報單位在正式的報告中記載,本部半島八重岳戰役潰敗逃逸的國頭支隊殘部在名護附近山區躲藏,經常趁夜出沒搶劫民宅跟殺害琉球人。5月12日當天夜間殘部再度作案,造成琉球平民35死15傷。婦人跟兒童也在被害者之列。有四、五名村落幹部也被抓走,下落不明,從此人間蒸發。

二次大戰結束後,國頭支隊殘部仍然躲藏在名護山區,直到1945年10月3日才下山投降,其中包括指揮官宇土武彥上校、還有軍官11名、士官士兵86人、以及國籍不詳的奴工1名。

日本產經新聞在2013年12月26日刊登文章讚揚安倍首相赴靖國神社對英靈表達尊崇之意。產經新聞說,這是日本內政。


版權應屬美聯社Shizuo Kambayashi所有,本人並不擁有任何版權但亦無任何商業企圖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資料來源:

沖縄戦学習のために; 安仁屋政昭著, pp. 38

沖繩縣史沖繩戰記錄-2;  pp. 569

浦添市史第5卷; pp. 290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4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良子的故事

  1. Very good, you can use Japanese references.

    • Thanks. In the beginning I thought one-sided sources could be bias, so I tried adding alternatives to counter-balance. But as I dig deeper and deeper, I found more questions than answers and more lies than truth. The best references, well, are setting one’s own foot right there on the spots where heroes fell, dread instilled, tears dried, mothers silenced, and darkness prevailed.

  2. Right, that’s the best reference. We went to 前田高地 on Jan 12. I also tried to locate the 口袋。 Tks for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in your writing.

    • Glad to be helpful of any level. The Pocket, I guess you meant Awacha Pocket. It’s indeed difficult to find if you use modern map.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