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安波茶(三)

發表留言


第八章 鐵風暴

安波茶(三)


↑上圖版權不及於美國及日本境外。原作者Eugene Smith攝於沖繩。照片中美軍步槍主人作戰中臥倒出槍瞄準時中彈陣亡,留下失去主人的步槍。尤金史密斯把這惆悵的畫面用鏡頭凝結成為永恆。

1945年5月2日,陰。0840 AM,海軍陸戰隊第1師的5/3/K在安波茶集落的攻擊發起線就位,尤金他們的迫砲組奉命開始進行強襲前的預先砲擊。同一時刻,安波茶集落東邊、先前報導過的前田高地也正在進行爭奪戰,美軍也正在攻擊前一晚被日軍奪回的150高地。

0900 AM,攻擊發起時間到了。尤金的迫砲組停止砲擊,讓K連的步兵開始前進安波茶口袋。

這些步兵才爬出散兵坑跑沒多遠,日軍還擊的密集火砲也開始落在這些人群之中。其中衝得比較遠的K連士兵們越過前方一個小山丘看不到人了。尤金這些在後面的迫砲兵看著這一切,急在心裡、罵不出口,只有不絕於耳的雙方火砲跟機槍聲。沒多久,尤金的迫砲組又收到命令:發射白磷彈掩護K連撤退。

K連三門迫砲發射了一陣子白磷彈後受命停火;這些白磷彈造成的煙霧濃度已經足夠掩護K連先鋒撤退。前方小山丘那邊中間有個缺口,K連的步兵開始出現在這個缺口,沒命地穿過缺口再往兩邊跑。日軍機槍也順勢集中向這個缺口射擊,因為他們知道K連要撤也只能從這個缺口撤。這簡直就是給日軍練習打靶的時間。

槍砲聲稍微減弱了,前方的小土丘後面有人大喊:「有弟兄倒下了,後面迫砲兵沒事的誰來幫忙抬擔架?」

砲組的士官長點了個頭,示意目前無砲擊任務。悲憤的尤金跟另外三個迫砲兵聽到了就往前跑,一邊跑、日軍子彈一邊對著他們飛過來。他們一直跑到小土丘缺口旁邊日軍機槍打不到的地方才停下來喘氣。

已經下了幾天的梅雨讓地面都變成泥漿了,人在上面根本跑不快,這種使盡力氣跟子彈賽跑卻又跑不快的感覺一定很不好。

尤金他們跑到缺口旁,一名軍官揮手要他們四個人躲在軍官自己的後面待命,然後這個軍官把頭伸出缺口觀察時機,而尤金他們就邊喘氣邊等這個軍官指揮。雖然尤金看不到缺口外面的狀況,但是他看到每個跑回來的同連弟兄們每個人都滿身泥巴、一臉驚嚇。尤金他們幾個迫砲兵一邊為這些平安跑回來的連兵感到高興,卻又一邊愈來愈感到害怕。步槍兵他們拼死命才衝回來,但是尤金他們四個迫砲兵卻志願衝出去抬擔架。他們要衝去的地方就是前一天(5月1日)尤金連上朋友尼斯跟韋斯布陣亡的地方。

志願。聽起來很偉大。對不對?

尤金在自傳中提到他在此時心中的懦弱與恐懼。天人交戰。理智告訴他,自己這志願一衝可能就會死;應該會死吧。日軍已經把機槍火網對準山丘缺口這來回必經之路了。尤金在貝里琉戰役也親眼見過日軍是如何喜歡打抬擔架救人的美軍。可是情感告訴他,不志願不行! 這是他們的傳統,死活都不能背棄的傳統! 有弟兄倒下,就要不惜代價去救回來。

朋友啊,換作你是尤金,你會不會去幫忙抬擔架?

此時救星出現了。一個更大隻的英雄跳出來了。K連老芋仔,亨利。

亨利老芋仔不是跳出來排在後面準備衝出去抬擔架;蹲在地上像個小女孩嘟嘴空著急耍文青可不是他的style! 他直接單槍匹馬衝出缺口,奔向小土丘外面的開闊地,然後邊跑邊狂撒手榴彈來製造更多的煙霧讓日軍機槍手們看不清楚,然後像母雞帶小雞一樣把一堆嚇得半死的弟兄們都揀回來了。

↑一名美軍在煙幕彈的掩護下匆匆越過沖繩開闊地面。

這段故事真是讓Evan用力點頭。這就是男人!沒有廢話,只有行動。十足的美式Power Play!

貼在缺口旁的軍官就跟尤金他們說,你們不用去了,能回來的都回來了。

亨利老芋仔回來後很得意地展示給這些小兵看他剛才衝進日軍機槍火網時他軍服被日軍子彈打穿的兩個洞。一個在褲管上,一個在他的軍便帽上。

亨利老芋仔叫做Henry Boyes。他右手用一隻筆穿過他軍便帽上的彈孔來展示他在這一天的驚險跟英勇。有興趣看照片的朋友請上網搜索關鍵字:"Henry + Boyes + US Naval INstitute + 9301946.png".

回頭想想,你當兵時的士官會為你冒這麼大的險嗎? 還是只會躲在中山室裡看報在撞球間裡做威做福?

又或你是公司主管,你該怎樣照顧你的人馬,他們才會心甘情願地為你爆肝趕進度,現在你知道了吧!

美軍對安波茶口袋的強襲還沒結束。日軍火砲繼續棉密地轟炸K連陣地,尤金從缺口冒著砲擊跑回自己迫砲陣地躲進散兵坑。坑裡此時已經積了蠻深的雨水了。冷天跳進自己的冷水坑。沒辦法。管不了這麼多了。

尤金探頭,看到遠處有四個兵抬著擔架在爛泥地上跑,他們四周的地面一直噴著日軍子彈揚起的爛泥跟水花。終於後面兩個抬擔架的被擊中,然後整組人一起摔倒。摔倒後好像被擊中的兩個人還沒死,還有一口氣在,前面兩個沒被擊中的爬起來,又拽又拖,把中彈的另外兩個人跟擔架上的傷兵在爛泥地上死命地邊拉邊走,終於無事逃過一劫。

尤金特別指出,他們連上的兵對於軍官並不會感到嫉妒或不滿,因為他們連上軍官死傷都特別快,快到他們小兵都懶得去記新來的補充軍官叫什麼名字,反正記住也沒用。等新的軍官名字大家都熟了之後,新來的軍官差不多也就橫著被抬回去了。

5月2日美軍全線強襲以慘重死傷做收。在依然沒有停歇的日軍砲擊中,K連收到命令:連夜做好準備,5月3日要再次強襲安波茶。此時距離長勇的大反攻、日本帝國在整個二次大戰裡的最後一次的地面攻勢進入倒數36小時。沖繩就像個失控的絞肉機,而被夾在中間的琉球人,每個人都沒有下一秒。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