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附錄四:吃飯

6 則迴響

附錄四:吃飯 這篇在蠻久以前就寫好了,但不知該放在哪一章,就一直沒公開。現在放在附錄中釋出。 其實整個沖繩戰讓我最為感到大惑不解的是這麼艱苦的戰場環境裡吃飯的這件事。 我們先來看看美軍這邊。 拿破崙有一句名言:「軍隊是用肚子在行軍的! (An army marches on its stomach!)」。尤金在他的書裡提過好幾次美軍K口糧,英文是K-Ration。我就在想,K口糧是不是很好吃、很豐盛、熱量很高,可以讓大塊頭的美軍士兵打遍太平洋跟歐洲戰場。如果是,那以後我自己的長途自行車旅行是不是也能參考一下。因此我就偏離主題去查了一下K口糧。爬文的結果:瞠目結舌。

K口糧的設計考量是讓單兵在執行攻擊任務時能夠便於攜帶。所謂便於攜帶,那就是重量要很輕、體積要很小、而且要在最小空間裡提供最多種的營養。隨著戰事的發展,K口糧也不斷地出現不同的版本。讓我們來看看K口糧的內容。

↓ 二次大戰的美軍K口糧,十二份箱裝。(圖片來源請按我)

↓ 每一份K口糧含三餐:早餐、晚餐(dinner)、晚晚餐(supper) (圖片來源請按我)。

我也搞不懂為什麼不稱之為早午晚三餐。 ↓ 這也是K口糧,換了包裝(圖片來源請按我)。

↓ K口糧彩照(圖片來源請按我)。

↓ 早餐(圖片來源請按我)。 Ration_K_1

早餐有什麼呢?

* 罐頭肉(早期是羊肉,晚期是火腿蛋)

* 一小包餅乾

* 口香糖一片(箭牌或單亭牌;我猜是用來替代刷牙的)

* 水果糖(早期)或燕麥糖(晚期)一小條

* 飲水消毒片

* 四支裝香菸一包加火柴一包

* 方糖

* 即溶咖啡粉 上面照片裡我數了一下,品項數目好像對不起來。

↓ 晚餐(Dinner;圖片來源請按我)。

Kratbetter

晚餐內容:

* 從罐頭豬肉、乳酪塊、演變到乳酪培根

* 一小包餅乾

* 牛奶糖

* 方糖

* 鹽錠

* 四支裝香菸一包加火柴一包

* 口香糖一片

* 即溶果汁粉

↓ 晚晚餐(Supper;圖片來源請按我)。

cbc5f5703e3fe5dec21312ed7ba7802b

晚晚餐內容:

* 罐頭肉

* 一小包餅乾

* 巧克力糖

* 衛生紙

* 四支裝香菸一包加火柴一包

* 口香糖一片

* 即溶牛肉湯粉

* 即溶咖啡粉

我很生氣! 這種份量連我都吃不飽! 這種份量跟內容,不要說大塊頭的美軍吃不飽了,就連我可能也會餓到想逃兵了! 難怪尤金在自傳裡提到過他在沖繩打仗時揀到日本鮑魚罐頭就當做寶貝暗崁起來幫自己加菜! 難怪尤金也提到過他們K連在美國本土受訓期間只有K口糧可吃,就經常有人溜到附近伙食比較好的工兵營混進去吃飯,然後工兵營很同情陸戰隊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他們盡量吃! 難怪尤金描述過他們K連在南洋進行海島作戰訓練時有人會開小差冒著生命危險從小島游泳游出海到停很遠的軍艦上面討東西吃,然後艦艇兵很同情陸戰隊就餵他們吃豬排,最後吃飽了再冒生命危險游回來。 難怪尤金提到在一次激烈作戰中他們K連要衝過一片田,衝到一半被日軍機槍火網壓制,他們就趴在田的泥巴地躲子彈,才發現這塊田種的是白菜,就有人不顧在頭頂咻咻飛的日軍機槍子彈,只顧著摘白菜收到背包裡準備晚一點吃,連腦袋開花的危險都擋不住新鮮蔬菜的誘惑。 這種K口糧,別說一整天行軍打仗了,我光是坐在家裡看一部電影兩小時不到就可以把一天份的K口糧吃到只剩香菸火柴衛生紙了。 美軍當然還有其它型號的口糧,例如C口糧,但我就不多提了。

尤金跟羅柏李奇(Robert Leckie)這兩個人在他們的沖繩戰回憶錄裡都不約而同提到一件事。

對沖繩前線的美軍士兵來說,人生裡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麼?剛應付完又一次沒日沒夜的瘋狂日軍逆襲、泡在爛泥裡又餓又冷又絕望的美軍,在這人世間最想要的是什麼? 一杯熱咖啡。

瞭解了美軍野戰K口糧之後,來看看日軍方面是怎麼吃的。

以下資料是義烈空挺隊這支特戰部隊帶上飛機,準備在降落讀谷飛行場、殲滅美軍之後當晚吃的勝利晚餐。

* 海苔捲壽司,普通尺吋十顆

* 豆皮壽司,拳頭尺吋兩顆

* 餅乾,兩小包

* 生雞蛋,兩顆(生雞蛋?! 突擊隊打仗時帶生雞蛋?資料是這樣寫的,我就這樣轉述了。)

* 醃漬梅跟醃漬白蘿蔔,若干

* 鹽片,十粒

* 羊羹,一顆

* 牛奶糖,一顆

* 新鮮水果,一顆

* 制渴藥,一罐三十顆

* 熱水,每人一壺

想也知道,後來他們在讀谷灑了一地的壽司跟雞蛋。

這種內容還是給有去無回敢死隊的天皇神兵樣板部隊吃的餐飲。其它一般部隊、還有更低階的琉球軍伕、台灣跟高麗奴工,豈不就更慘? 好悽涼啊!

很難相信吧?他們雙方士兵吃得竟然如此簡陋跟卑微。這像是給隨時都要為國家慷慨就義的英雄所準備的飲食嗎?太不像話了吧?! 但這就是冷酷的事實。

苦啊! 他們活得真的好苦啊! 尤金說,沖繩戰宣告結束後,美國海軍上將尼米茲以個人名義發給沖繩海軍陸戰隊一人兩顆柳橙配K口糧當加菜。 三個月的苦戰,兩顆柳橙。 怎樣?嫌少嫌寒酸?那擱著別吃吧你。

人間啊,為什麼要打仗呢?

美日阿兵哥吃飯這件事相較之下可以歸納出幾個重點:

1. 菸! 美軍有配菸,日軍沒有。難怪我曾經讀到生還日軍戰後回憶打仗打到一半看到美軍散兵坑時會去找菸屁股來抽。嘴裡罵著美帝惡魔,但是沒有人會拒絕美國菸屁股。戰爭末期也有美軍利用香菸來向躲在洞裡的日軍勸降。既然很多日本人都是大菸槍;為什麼軍國政府這麼小氣?自己同胞拿命來相挺,結果連包菸都不給?還是因為軍國政府到戰爭末期已經濟崩潰無力配菸? (吸菸過量有礙健康! )

2. 蛋白質 我不是食品營養專家,若有錯誤還請指正補充,我先謝謝您了。 很明顯的是美軍口糧的蛋白質比日軍的多。

3. 雙方都有發鹽跟糖 嗯,所以,騎腳踏車長途旅行要注意準備這兩樣。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流落戰場的琉球難民吃什麼。 比嘉富子在自傳中提到,沖繩戰逃難期間常沒有東西吃也沒水喝。雖然南沖繩島尻地區有很多田,但是戰火破壞了大部份的農作物,而就算還有農作物可摘,但那也要拿命去摘,因為田是開闊地,而在美日雙方混戰之下,雙方都認定會在開闊地出現的人影一定是敵軍正在進行滲透,那當然就是殺無赦! 基本上,從洞穴躲藏處跑出去找東西吃的難民多半沒有再回來;他們不是被日軍殺死就是被美軍殺死。富子說,她自己有時會趁黑夜爬進田裡找菜挖來吃;挖到什麼吃什麼。其中主要的菜是生地瓜跟紅蘿蔔。挖到之後把泥巴拍一拍就直接啃,簡直是人間美味。 人間美味?那我也來試試。 我去買了生地瓜跟紅蘿蔔。是一般傳統菜市場買來、還髒髒的沾了泥巴的,不是百貨公司地下室附設的超市賣的乾淨又漂亮的。

在不經過清洗跟削皮,可以跟富子類比的條件下,我開始生吃。紅蘿蔔還好,但是生地瓜… Oh, shit! 在戰爭末期的台灣,一般老百姓是吃不到肉的。我媽就跟我說過,我外婆偷宰雞來吃,結果被金瓜石當地日軍發現後,就被打了好幾個耳光,而雞也當然被沒收後不知去向。我想,應該是上了日本軍官的餐桌吧。(做筆記:阿本仔打我阿媽耳光…)

這是我在沖繩環島來到中部漢納的晚餐。這頓晚餐是我完成北沖繩艱難山路後的第一頓文明食物。能夠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飯的幸福感,對於現代人來說是不是來得太容易了?

在若狹(Wakasa)的民宿進進出出混久了,一晚民宿老闆約我去附近居酒屋消磨炎熱的夏夜。基於好奇真正當地人的生活樣態,不喝酒的我還是去了。說真的,我又開眼界了。一樣。吃得超簡單。品項雖然沒有很少,但是即便以少份量的日系料理標準來說,份量真的超級少,少到動筷子的時候要像處理未爆彈一樣謹慎而精準。我覺得如果是拿來餵台灣的貓,貓也會覺得不滿。一道菜端出來,份量基本上比一罐小西莎還少。請注意,這是居酒屋,不是懷石;是訴求豪邁喝酒的地方,不是跟你搞舉格食藝的地方。我不知道這是否能代表日本其它地方,但若是如此,那麼我很久以來的一個疑惑也就可能有答案了。為什麼阿本仔海外旅行時也還是常吵著要吃日本料理?難道不想利用難得機會嚐嚐異國料理?答案是日本生活成本高,收入倒退,所以海外相對便宜的日本料理就讓他們有機會爽爽地解饞一番。難怪一些阿本仔在台北林森北路居酒屋會大吃特吃還狂灌酒。機車柳,台灣的日本啤酒跟清酒很多都比日本本地便宜! 有在喝酒的話,是我也要給它狂灌到把機票錢撈回來!

有時在夜裡的拉麵館會遇到旁桌出現自由行的日本女生。我就覺得很奇怪,不過就拉麵套餐跟幾瓶Sapporo,她們是在爽個什麼?一個個都在Ureshi (好開心~)啥? 躲在國際通以外的一家供應飯類的平價食堂是我常去的地方。大部份品項都是850日圓。怎樣平價? 這家食堂到了放學時間常有一整支高中棒球隊練完球就抓著銅板直接來吃飯。其它一些客人,我自己的判斷是他們是附近服務業的人在上班前後來填飽肚子的。我很喜歡這一家食堂。我都坐在吧台,跟其它人一樣吃飯配報紙:扒著飯,讀著食堂免費供應、油膩膩、我看不太懂的當天琉球日報,自爽著體驗當地人生活。去幾次之後,燒飯的大嬸看我來了,也不說話也不笑,就自動把琉球日報往我面前擺。反正已經曬到黑翻紅再紅翻黑的程度,我真的是被誤認為是在地的。一天在食堂門口附近還被一個拖著行李箱的香港女生攔下來用很憋腳的日文問路。怎麼好像在重演峇里島極貧之旅的劇本?

回頭想想,這趟旅程之後,我自己對吃飯這件事的要求跟標準也逐漸出現了根本的變化。只要不是黑心食物,只要能吃飽,其它方面我是愈來愈不堅持了。色、香、味,對我來說是愈來愈不重要了。對於肉類,我自己的攝取比例也明顯地減少了。簡單、天然新鮮、低度調味、不使用市售現成調味醬料、沒有繁複的烹調,也逐漸變成我自己的日常吃飯原則。我不是說我們不該對吃抱著講究的心態;講究美食並沒有任何不對;我自己還是會登些厚工的菜色在部落格裡。我這趟艱苦的沖繩之旅,途中有幾位朋友從台灣來會合去潛水,我們當然也去吃了很多頓開心的大餐,我也當然需要好好補充營養跟熱量。在國際通的燒烤店裡滿桌美食這景象對我來說完全不陌生,但是感受卻完全不再一樣了。吃得好是一種飽滿的幸福感跟安全感。在沒有補給的北沖繩山區、在除了田還是田的南沖繩鄉下、在臭氣衝天薰到我頭暈的戰時壕跡、在狗不拉屎的山丘高地,這些地方,有錢也沒得吃沒得喝是很正常的事,反而有得吃跟有得喝卻變成有點不太正常的事;而吃得好喝到飽也就成了一種妄想型的夢幻。怎樣妄想? 怎樣夢幻?就像穿著女僕裝的李毓芬在我沖繩環島終點站,讀谷渡具知Yellow 2的海邊沙灘上,捧著加了冰塊的冰水迎接我的勝利歸來,奉茶、獻吻、愛的大抱抱。很不真實,不是嗎?但這大約就是我的感受。旅遊本身就是一種自我癒療,吃些好吃的、想吃的,天經地義。很久以前我看過有人寫過一句話:Scuba divers pay more to get less. 潛水人願意多付少拿。意思是說,給我原原本本的大自然生態,不要給我加工過的海。愈是資深的潛水人就愈會願意花不成比例的錢去文明的邊緣追求更純淨的海。當然這句話也適用於很多戶外休閒項目的愛好者。但是說到吃,我想,地球正在被人類吃成山窮水盡當中,人類也被自己吃成經濟崩壞當中。看看墾丁! 看看黃小玉! 吃得好,當然幸福;吃得起大餐,當然讓人羨慕。然而,吃得簡約而單純,吃得有社會責任,對於走過沖繩戰場的我來說,朋友啊,相信我,會有不同的幸福滿足感,一種會上癮的幸福滿足感。旅行這件事,並沒有非要是全然的報復補償式口腔期的消費不可。旅行可以是一種學習、可以是對自己的人生做哲思層面的內省與成長、更可以是一種減法人生的實踐。我的沖繩冷門旅給了我自己不少的衝擊跟惶恐,shock and haunting:如果我允許我自己的人生停留在以我吃故我在的價值為核心基準,那我是什麼?

幸福是什麼?幸福是時空沒有選擇你,幸福是平均值鐵則忘了你。幸福也可以簡單到罐頭地瓜菸屁股。

來杯即溶熱咖啡吧。

回目錄

2015/6/26補充如下:

感謝SNLIN朋友發問K-ration的內容。劉選手自己曾在2014年5月份英英美代子舉格買了下面照片中的食物來模擬1945年的K-ration。

DSC06106

品項跟份量加加減減,意思到了。吃第一次還覺得好玩,吃到第三次我就放棄了,剩下的打包當地震颱風備糧。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6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附錄四:吃飯

  1. 吃這樣我會逃兵吧XDDDDD~
    照我的食量,這些東西只能塞牙縫…囧"

  2. 不知道作者有沒有這方面的理解,分量不是光看外表多少,口糧大多數的熱量都很高,更何況美軍一定有做過足夠的研究來確保營養價值。味道上就見仁見智,也很難要求美味,但單就戰地需求來說絕對很有「擋頭」

    • 報告,此方面我沒有太多的理解。
      誠如內文所說,我一開始也認為,厚,堂堂美軍耶~ “K口糧是不是很好吃、很豐盛、熱量很高…?"
      我這想法類似於您提到的"足夠的研究"、"熱量都很高"、"絕對很有「擋頭」"。
      美國是在算是有點倉促的狀況下全面參戰的,所以K-ration是在缺乏深度研發的狀況下所製作發配的不成熟產品,即便改版了數次也沒解決問題。K-ration一開始的設計用途是2至3日作戰使用,但沒考慮到高緯度/海拔作戰、熱帶作戰等不同環境。再加上便宜行事,美軍搖筆桿的行政部門都過度依賴K跟C口糧,就算是連續數週甚至數月的遠征或持久任務也一樣發K-ration給官兵吃。就連沖繩戰的美軍陸基砲兵也曾連續一個月只有K-ration可吃。
      再以曾經跟我們國軍在印緬協同作戰的麥支隊(Merrill’s Marauders)為例,該突擊隊80%食物是K-ration,任務期間平均每位隊員體重降低了約16公斤。
      K-ration的定位是"攻擊任務"的口糧,不是給人吃飽養生的,一日份熱量約3000卡路里。
      依據我國國民健康署算法,一成年人65公斤體重慢跑半小時所需卡路里為305.5。
      如果打仗可以跟在沒有負重的狀況下進行慢跑一樣輕鬆,如果一天只准打八小時的仗,那麼假設以慢跑八小時換算的話,一天所耗卡路里是4880卡路里。這還沒算其它16小時。
      K-ration的3000卡路里給體重動輒七八十公斤以上、單兵槍枝彈藥負重十公斤左右、在叢林行軍打仗的美軍阿兵哥來說,在科學上來說是絕對不夠的。
      因為受到前線官兵抱怨,美國軍醫署在1943年奉命展開調查軍用口糧的適足性,結果發現若只靠K、C 口糧的話,十日內尚不致於造成生理影響,但熱量不足。
      所以,我過去認為"K口糧是不是很好吃、很豐盛、熱量很高"假設,跟您說的"足夠的研究"、"熱量都很高"、"絕對很有「擋頭」",同樣是完全錯誤的。
      感謝您提出的問題。還請多多發問。

  3. 美軍海陸的口糧K,其實我國陸軍的AC式口糧就是口糧K的弱化減縮版啊!

    • 感謝留言。因為您的留言讓我發現到一些連結不見了。嗯,找時間來修補。甘溫~

  4. 美軍二戰就有罐頭可吃,我們國軍直到我退伍的時候還是主體餅乾的乾糧(嘆氣),不過據說後來有開發新式加熱口糧。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