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英雄列傳十二:亞伯特史瓦一等兵

發表留言


第八章 鐵風暴

英雄列傳十二:亞伯特史瓦一等兵

1945年5月7日,美國海軍陸戰隊1師5團1營營部連一等兵噴火槍兵亞伯特史瓦(Albert E. Schwab)在安波茶最前線攻擊一峭壁上的日軍機槍洞穴(註一)。這洞穴裡的機槍打得美軍抬不起頭;亞伯特受命揹著沉重的火燄噴射器爬上峭璧去消滅這座日軍機槍陣地。在萬分驚險中,亞伯特摧毀了這座機槍陣地,而峭壁下的其它美軍也終於可以開始恢復攻勢。然而,當美軍步兵現身開闊地後,附近幾十公尺外忽然從某個洞口噴出機槍火光對著峭壁下的美軍掃射,原來峭壁上還有個按兵不動的第二個機槍壕。營部連在後面的人大吃一驚! 這下子峭壁下面的美軍死定了! 在這一剎那,他們看到亞伯特忽然從安全的藏匿處站起來,這個動作讓後面的人都嚇一跳,覺得怎麼亞伯特是想做什麼,因為他這樣等於直接站在這座日軍機槍壕的前面。接著亞伯特做出令人更吃驚的動作。他端起火燄噴射槍,大步走向這座機槍壕的射擊孔。他才走沒兩三步,第二座日軍機槍壕的槍聲就暫停,槍管開始轉向亞伯特。大約在這座機槍開始對亞伯特發射彈幕時,亞伯特的火燄噴射器也噴出一柱火線往機槍壕飛過去。

瞬間,狀況演變成噴著子彈的日軍機槍兵與噴著火燄的亞伯特之間的面對面決鬥。

這第二座日軍機槍壕瞬間變成一團火球,槍聲也停止了,但是亞伯特也同時中彈倒地。當營部連的人趕到亞伯特旁邊時,發現亞伯特已經血肉模糊傷重陣亡。

亞伯特得年24歲。大約一個碩士班學生的年齡。當時他已經有了一個大約兩歲的兒子在故鄉等著他回來。

亞伯特可以裝傻裝孬裝屁股痛而不去跟第二座機槍壕同歸於盡的。不會有人怪他的。然後他應該有機會活到戰爭結束,回到家鄉去跟他的老婆孩子團聚。峭壁下的美軍既不是他家人,也不是他同連的,他不認識那些人,那些人算衰小遇到命中注定的第二座機槍。亞伯特已經搏命摧毀第一座機槍壕,算是仁至義盡了。

但是,亞伯特沒有猶豫。既然時空選擇了他自己,那就怎麼是對的就怎麼做吧。站起來,走出去。

1946年美國國殤日當天,美國海軍准將在奧克拉荷馬州吐薩市(Tulsa)將美國國會勳章頒贈給亞伯特當時才三歲的兒子。

壯哉亞伯特。他的遺體被送回美國後以國葬規格葬於奧克拉荷馬州吐薩國家公墓。下圖是當地軍人之友會在亞伯特墳前致敬留影紀念。

2013年12月14日,八名在桃園讀軍校的高雄人放假搭車回高雄,遇到路上車禍,就自動掌握現場保護倒地傷者。

他們也沒有猶豫。

上面兩張照片的版權應屬於三立新聞記者朱俊傑、陳冠霖。本人並不擁有任何版權但亦無任何商業企圖。來源請按我

=================================================================================

註一:我在我手邊的文獻中實在找不到亞伯史瓦特在1945年5月7日的陣地,也找不到詳細記載他陣亡地點的資料。依我自己的判斷,我認為亞伯的5/1在當天是被派去支援7團3營L連從威爾森嶺(Wilson Ridge, 如今的浦添市役所跟浦添中央醫院一帶)往西南方進攻Hill 60 (50米閉鎖曲線高地,如今的浦添職業能力開発校),由日軍獨立步兵第15大隊(營)第5中隊(連)防守。根據此假設,我認為亞伯陣亡處介於大光佛寺跟浦添職校之間。我很努力地求證,但無法保證我的假設有多高的正確性,不過我有信心,誤差範圍絕對小於半徑500米。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