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Arisaka (有鈑)

2 則迴響

第九章 長勇的大反攻

Arisaka (有鈑)

在故事繼續說下去之前,有一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先解釋一下。在二戰電影裡,我們常看到一群日軍端著長長的步槍往前衝向美軍,但卻好像沒幾個人在開槍,反而只見到美軍砰砰砰一直開槍,然後日本兵就一個接一個連續倒斃。另一方面,在我說的故事裡,特別是一些英雄列傳,一名美國兵怎麼好像總是可以一個人就撂倒好幾個日本兵。

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日本兵真這麼遜嗎?日本兵在衝鋒的時候為什麼總是不開槍?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道理我們都清楚。那我們就先來看日本帝國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的主要工具:槍。

說到槍之前,先提一下日本步兵掛在腰間的彈袋(裝子彈的小腰包)。戰爭初期,在多雨潮濕的南洋,日軍彈袋竟然採用不耐水的皮革製作,造成子彈容易受潮損壞。先提到這一點,我的用意在於突顯Made in Japan並不是一直都代表好品質跟好設計;阿本仔並不是一直都很神。

二次大戰初期,全球各主要國家的步兵武器多半都是沿用一次世界大戰時代留下來的步槍。為什麼用老爺槍?打仗就是燒錢!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世界各國都在鬧窮,大家都在想辦法重建國家恢復經濟,所以沒幾個國家想把預算花在國防上。當然囉,除了想要征服世界的日本跟德國,還有不自量力的義大利。例如,波蘭在抵抗入侵的德國機械化部隊時,他們出動的是騎著馬的騎兵。很勇敢、很悲壯、因為他們很窮,沒有錢,所以國防建設停留在19世紀的騎馬打仗。

步槍是什麼?最不負責的解釋是你看到長長的一把槍,它應該就是步槍。內行的朋友先別生氣,這是要讓其它沒你內行的朋友比較容易瞭解的說法。當時的步槍多半是打一發子彈就要把一根鈑手往後拉再往前推,才能繼續打第二發。這些老爺步槍大部份都可以塞大約5到8發子彈在裡頭,一發一發打完後就要再裝子彈。當時不是每一把步槍都有彈匣設計。

這樣一發又一發打,真的是很麻煩、很耗時。所以當時流行的兩軍交戰的戰術是派一大堆人一起往前衝,就是看準防守方這樣一發又一發打很慢,所以攻擊方只要肯犧牲前面一些人,後面的人就有機會衝到防守方面前把防守方解決掉。那麼,能夠在短時間內噴一大堆子彈出去嗎? 有辦法,機關槍。二十世紀初,當時雖然已經有了機關槍,但都很笨重,光憑一個人的力量是拿不動的,非得要兩三個人一起操作,而且都需要笨重的機槍腳座才能使用,幾乎不可能讓步兵拿著機關槍邊跑邊開槍,毫無機動性可言。所謂需求為發明之母,特別是可以花納稅人的錢來解決問題的狀況下,就出現了火力比較強大的次機槍(Sub-machine gun)。這種槍有彈匣,可以連續快速發射子彈,也可以快速裝填子彈,例如美軍的湯姆生衝鋒槍。我個人對於「衝鋒槍」的中譯感到不解,因為這款槍應該稱為次機槍(Sub-machine gun)。不過當時次機槍的射程跟準度都不如一發一發慢慢打的步槍。

後來納粹德國開始發展攻擊步槍(Assault Rifle)。在當時可說是數典忘祖,標新立異的設計,讓小鬍子希特勒一看就倒彈,還下令取消這種攻擊步槍的開發案。只是希魔手下的將軍陽奉陰違,偷偷支持攻擊步槍的開發案。目前呢,全世界的主要現役步槍都該喊納粹攻擊步槍一聲祖公(註一)。所謂攻擊步槍就是把一發一發慢慢打的老步槍,變成可以由一個人輕鬆地拿著,可以噴出一堆子彈、也可以快速更換彈匣。攻擊步槍的尺寸跟一般老爺步槍差不多,甚至還短一點,。你可以選擇一次打一發、也可以一直噴子彈連續發射,也就是只要扣住鈑機,它就可以瞬間噴出十幾二十發子彈,直到你鬆開鈑機或子彈打光為止,不需每打一發就要來回拉槍機一回,子彈用完可以再換上另一個彈匣繼續發射。攻擊步槍精準度高於次機槍,彈道低伸,而且射程跟準度都相當高。

二戰期間最熱衷發展攻擊步槍的就是納粹德國跟蘇聯,而美國當時還只能跟在後面。至於日本,後知後覺,到很晚的階段才開始想到要追上科技,但是為時已晚。

沖繩戰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用的是主要是一次大戰留下來的古董恩菲德步槍(M1917 Enfield;不才Evan有幸親自射擊過這把骨灰級的骨董步槍。),其次才是比較新的M1格蘭式(Garand)步槍。M1格蘭式步槍裝好子彈後只要把槍機往後拉一次再鬆開讓它自己回到原位,就可連續打八發子彈,不需打一發就拉一下。相對的日軍使用的是一款很老舊的步槍,叫做有坂銃(Arisaka)。當時中國軍隊習慣叫它三八步槍,因為當時日軍在中國戰場使用的有坂銃是38式(Arisaka Type 38)。日軍在其它太平洋戰區使用的Arisaka多半是九九式(Arisaka Type 99),美軍則習慣將有坂銃通稱為Arisaka。下圖中間就是三八式Arisaka,是我攝於國軍歷史文物館。

Arisaka步槍從1905年起服役,總共演變出大約十種型式,在當時用這種槍去欺負亞洲各國手無寸鐵的農民是很夠用的。Arisaka基本上都是打一發子彈就要(1)拉一次槍機,(2)把槍機推回原位,(3)重新瞄準,(4)然後扣扳機射擊。而且呢,拉槍機位置沒拉到位就不行,要重新再來一次。你想想,其它盟軍步兵用的主力步槍是可以連續射擊五到八發子彈的槍,而日本還在用這種老太婆步槍,日本豈有不輸的道理?

那難道當時日本沒有想到要開發更先進的槍嗎?

有啊,怎麼沒有?! 只是時機太晚、數量太少,成不了氣候。

當一群日軍拿著Arisaka往前衝向美軍時,他們不能隨便開槍;萬一手指犯賤扣鈑機射擊一發子彈,就要(1)拉一次槍機,(2)把槍機推回原位,(3)重新瞄準,(4)然後囉哩八唆拖拖拉拉才有下一發子彈可打。說不定還要邊跑邊低頭拉槍機。步驟(1)到(4)的操作時間裡,拿著Arisaka步槍的人就是待宰的鴨子毫無抵抗能力,所以不能輕易開槍,或是無法開槍。這也就解釋了文首說的為什麼日本兵往前衝但都沒在開槍的現象。

也許有人會說,這是菜鳥才會這樣。好,那假設是老兵在用Arisaka好了。這個有經驗的老兵英勇地要衝向30米以外的一個美軍散兵坑。通常美軍散兵坑都是二人坑,裡頭有兩個人。OK。衝吧。在這30米當中,這個有經驗的老兵最多只能發射三發子彈。為什麼? Arisaka只能裝五發子彈;衝到美軍散兵坑,然後就算坑裡兩個美軍立正站好等你開槍,你一槍一個都沒打歪,你至少也得保留兩發子彈。五發減兩發,剩三發子彈可以用在前述三十公尺的衝鋒。這樣懂了嗎? 平均來說,每跑10米只能用一發子彈。這中間只要你多用一發子彈,就算讓你跑到美軍散兵坑前,你也是去送死,因為當你來到美軍面前時,你槍裡的子彈已經不夠了。除非那兩個美軍說,喔,這對你太不公平了,沒關係,佐藤先生我等你裝子彈,你慢慢來別夾傷手指了。美軍若這樣發佛心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那既然一個往前衝的日軍起不了作用,那要派多少名日軍往前衝才能消滅一個美軍的兩人坑?

根據沖繩守軍總司令幕僚之一的八原的回憶,日軍當時戰術公算是攻方要三倍兵力才有勝算。

所以我們也可以算出來,在萬歲衝鋒時,日方要三個人共三枝Arisaka共15發子彈的火力,才有機會贏過美方拿著一枝可以裝5發子彈的步槍的一名士兵。

美軍的M1 格蘭式步槍可裝8發子彈,一個雙人散兵坑我們算8 X 2 = 16發子彈(先不算M1可快速裝填子彈的變數)。以日軍的概算來演算,日軍攻方要有三倍火力,也就是16 X 3 = 48發子彈才有機會贏,而且還不保證贏。48發子彈,若不算重新裝填的變數,加上每枝Arisaka只能裝5發子彈這個常數,那麼攻方要48/5=9.6人才夠。湊整數是10人。

現在我們把美軍M1格蘭式步槍可以快速裝填子彈的變數算進去。

假設美軍只能再裝填一次,每次八發,那麼一個美軍雙人散兵坑的火力就是(8+8)X2=32發子彈。日軍需三倍火力就要32*3=96發子彈或是96/5=19.2人或20人往前衝。

假設美軍可以裝兩次子彈,日軍就要(8+8+8)*2=48,48*3=144,144/5=29個人。

這個計算很粗糙,但也還是能給你一個概念:日軍要以萬歲衝鋒戰術衝過沒有掩蔽的開闊地去拿下美軍一個二人散兵坑,日軍要派:

大約10個人有機會衝到美軍的散兵坑前;

大約20個人有機會打掉2個美軍菜鳥,死亡匯率是10:1 ;

大約30個人有機會打掉2個美軍老鳥,死亡匯率是15:1。

如果美軍用的是10發裝的恩菲德步槍,可換二次彈匣,那日軍就要(10+10+10)*2=60,60*3=180,180/5=36人。

至於一個美軍雙人機槍陣地,日軍所需要的進攻兵力可能就不是80個人可以保證贏的了的。本章長勇的大反攻的史實裡就有報導指出一座美軍機槍陣地一次消滅掉一整個日軍步兵連(約一百多人)(註二)。

再過來是Arisaka製造噪音的嚴重問題。

↓三八式Arisaka步槍的防塵蓋

mUL0bdtVNINag-FbLIfFn1A

Arisaka上面有一個防塵蓋,對於軍武不太懂的朋友也不必在意那是什麼,反正就是一片金屬零件裝在另外一個金屬零件上,目的是防止灰塵異物進入槍枝內部。攜帶Arisaka步行時,這片防塵蓋就會發出「匡啷匡啷」的聲音。不是很大聲,但是有聲音。不過,叢林作戰或是夜間偷襲這種絕對不能發出噪音的場合下,那就要命了,更別說是幾十人、幾百人、甚至上千人行軍時一起發出「匡啷匡啷」的聲音。那簡直就是朱宗慶打擊樂團在室外盛大公演招待美軍蒞臨欣賞。

那該怎麼辦?兩條路。一、用一隻手一直壓著防塵蓋,別讓它發出聲音。但這個辦法在南洋叢林作戰忽然遭遇美軍時就會拖慢開槍速度。即便只慢半秒鐘也是要命。二、乾脆拆掉防塵蓋,一勞永逸。可是呢,防塵蓋,一如其名所示,就是要防塵。在南洋多雨多泥多沙的環境下,沒有防塵蓋的Arisaka就會在最要命的時刻跟你罷工。難怪有些日本前線陸軍低階軍官揀到美軍的卡賓槍就厚臉皮佔為己有當做寶貝。

問題還沒結束。

三八式跟九九式的Arisaka雖然系出同門,但是它們之間有個很小但卻很致命的差異點:口徑。口徑就是槍管的內徑。

三八式Arisaka使用的子彈口徑是6.5mm,而九九式使用的是7.7mm。雖然這兩款步槍看起來一模一樣,但是兩者之間的子彈無法通用。

蠢啊你,那就分開用啊! 誰叫你混著用? 笨!

老闆,問題不是這麼簡單。

戰爭初期,日軍在南洋方面主要使用九九式,在中國戰場主要使用三八式;地理上的距離讓口徑相容性問題有所切割,就像我們台灣的插座跟峇里島的插座雖然不一樣,但是我們不需要去擔心插座不相容的問題,除非我們準備去峇里島渡假。從1943年開始,愈來愈多在中國戰場的日軍被抽調去南洋跟美軍作戰。這下好了,有人用6.5mm的三八式、有人用7.7mm的九九式,現在全混在一起了,這就對補給造成大問題了。這就像我們沒事先準備好插座轉接座就跑去峇里島玩,到了當地才急急忙忙找飯店找導遊幫忙解決充電問題。日軍佔領的南洋諸島都靠海運來補充彈藥。一艘船我們假設只能運10噸步槍子彈,而且只有一艘船可用。那…是該運10噸6.5mm的,還是該運10噸7.7mm的? 還是各5噸?如果各5噸,那原本可以拿到全部10噸7.7mm子彈的駐在軍就變成只能拿到5噸,瞬間補給量減半。

蠢啊你,那就多派幾艘運輸船啊!

老闆,美軍潛水艇跟轟炸機到處在獵殺日軍運輸船,能航行到目的地島嶼就算命大要偷笑了啦!

口徑不同的問題真的是蠢。但,真的只是蠢嗎?

我們台北捷運為什麼要兩套不能接軌、零件不能通用的不同系統?

為什麼淡水又來第三套不同規格的輕軌?蠢。但,真的只是蠢嗎?

我們台灣就這麼點大,要養幾套不同系統的捷運?

很蠢,但我們都知道問題絕對不僅僅是蠢不蠢。那問題是…?

喂喂喂……………………..

我可沒說這是雨露均沾官商勾結人人有獎你可別胡說瞎猜給我扣帽子穿小鞋!國民黨萬歲!民進黨萬歲! 台聯黨萬歲! 親民黨萬歲!我愛台灣!

喔,好險,差點漏掉了…大日本帝國台灣民政府萬歲!

都有拜到了,應該不會有人扣我個親中賣台罪名把我抓去填海吧?

Arisaka的口徑會不同是源自於一項爭議:三八式Arisaka的6.5mm口徑子彈缺乏遏阻力(stopping power);也就是說,打中敵人一槍,敵人未必會倒下,所以可能要再開第二槍。這樣就很沒效率了。為了提高遏阻力,日軍也開始將Arisaka的口徑從6.5mm擴大到7.7mm。也許有些朋友會質疑,現代的M-16步槍採用5.56mm,因此不能說6.5mm口徑的遏阻力不夠大。口徑選擇是一個公說公有理,婆說也有理的議題。大口徑有其優缺點,小口徑也有不同的優缺點。不過,在過去製槍科技跟知識皆不如現在的時代,擴大口徑是一個很直接的方案。當然,解決遏阻力問題,方式不是只有在口徑上動腦筋而已;你可以改良彈藥的裝填跟成份、改良膛線間距、改良彈頭設計等等,但這些技術問題我們就此打住。

在1930年代,照理講,在日軍偷襲珍珠港之前,大東亞共榮圈尚未竟其全功,而且可能近年內要跟邪惡美帝打仗,合理的作法是開發更大口徑、更大火力的新步槍來全面換裝。打仗這回事就像網球賽,但只有第一名。第二名的下場就是死。沒有第三名、更沒有團體獎。球拍有問題,你不徹底解決就想拿第一名?

結果呢,英明的軍國政府認為,延用三八步槍的設計,只是換成7.7mm口徑的槍管,就可以用較低的成本來實現遏阻力。至於全面換裝,那就太昂貴了,只需針對要面對邪惡英美魔鬼的南洋戰場換裝即可。

喔。平常張牙舞爪、高談闊論武士道精神的軍國狗官們一遇到錢的事,怎麼也忽然就精明起來了。

那到底有沒有開發新款步槍?

有啊怎麼沒有?! 不過,諸位皇國戰士,這個問題嘛…請體諒開發製造跟運送新槍到前線都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那這段時間裡只有請你拿出你的武士精神! 不可因為如此完美、又象徵著皇國榮光的Arisaka有些小瑕疵就裹足不前茍且偷生! 我們是優秀的大和武士,擁有美軍沒有的武士道! 有這種精神,我們一定可以擊破傲慢的美軍,為皇國取得最後勝利。所以,請拿起你(「匡啷匡啷」作響)的Arisaka,果敢地衝向美軍吧! 洋基去死! 讓我們一起高喊: 攻擊~~~

純就軍事而論,雖然補給品項愈單純就愈好,但是在戰鬥專業化的趨勢之下也的確也有必要在第一線採用各種不同口徑的單兵武器去執行不同的戰術任務,但前提是你得要有這個屁股去坐這個椅子:

(1) 你的運補能量要很強;

(2) 物流管理能力要很強;

(3) 工業產出能量要更強。

這三個要件在二次大戰後期,日本都缺乏。所以,前線武器愈是多樣化,後勤就愈捉襟見肘。

必殺必勝的皇軍等半天沒等到新式步槍,但是卻來了一大堆更爛的Arisaka。最後的Arisaka版本被美軍戲稱為火燒屁股版 (Last ditch Arisaka)。

它不但沒改良,而且問題更大。

到了1944年,日本政府已經沒招了,對於Arisaka的問題完全束手無策,就像現在的福島核電廠一樣。這種火燒屁股版Arisaka,任何廠商只要能交貨的,軍國政府就給合約。驗貨大概也免了。管你是搞發電的、賣電鍋的、啊芹菜無所謂啦! 什麼無關的阿狗阿貓,只要你還有工廠沒被美軍B-29炸毀、只要你還有辦法擠出鋼鐵材料也行,都可以來製造Arisaka。火燒屁股版的Arisaka原本該用金屬做的槍托底鈑(槍屁股部份的零件)直接省略、瞄準用的零件沒有調到很準就趕時間直接出貨、一些該打磨的金屬棱角也沒加工打磨就直接裝上去。不但打不準、不耐用,而且容易發生膛炸。膛炸就是要發射時子彈因槍枝品質不良而塞住打不出去造成槍枝內部爆炸,往往造成使用者的手、胸、面部嚴重受傷。對於準備七生報國的前線日本兵來說,這實在很悲切;握在手裡頭的皇國發的新槍其實比美軍的大砲還危險。

軍國狗官灌輸給士兵的自殺玉碎攻擊觀念也造成前線槍枝短缺。在精神求勝實質求死的變相武士道指導原則之下,阿本仔抓著槍衝出去,多半都不會再回來,槍也當然就沒了。天天這樣搞,槍當然就不夠用,所以本土方面就要想辦法製造更多但也更省成本也就更粗製濫造的火燒屁股版Arisaka,但更多的爛槍又害死更多的士兵,也加快了槍損的速度,然後又造成前線槍枝更加短缺。如此不斷惡性循環下去。山本五十六,被任命執行瘋狂軍國政府的瘋狂征服地球的任務的主要大將軍,在戰前曾經在美國待過一陣子;他的美國經驗告訴他,美國在經濟工業上的實力是美國最強大的戰略資源,而且是日本完完全全比不上的,所以他曾經力阻瘋狂的軍國政府擴大戰爭。美國的軍工業只會愈做愈大、愈做愈多、愈做愈好,而且最可怕的是,美國這個經濟體只要打仗就會愈做愈有錢去做得更大更多更好。經濟學原理:美國的經濟規模優勢(Economy of scale)、就業率提高、人均收入提高(特別是女性的可支配收入)、公私部門在基礎科學與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的積極資本支出(capital expenditure)超速提升經濟軟硬實力、體系內的貨幣流通性充沛、進而提高美元幣值,大幅增加了美國對全球的購買力。反觀日本,雖然跟美國一樣是打仗,但是他們軍國統治下的極權經濟體系完全做不到提高人均收入(奴工制度加上愛國捐等於變相加稅),所以仗是愈拖下去,貧富差距就愈大、工業生產就愈做愈小、愈做愈少、愈做愈差。光只是在中國戰場撐著就很辛苦了,還搞得當時的日本經濟陷入嚴重通縮,哪來的咖小再去惹上這個美帝流氓富二代呢?

題外話:希特勒最大的錯誤是把猶太人送進焚化爐而不是讓他們負責經營納粹的銀行進而控制全球金融。希姆勒全球型股票基金投報率沒15%就砍基金經理的頭!

哇,那就可怕了。若真如此,我們現在可能都要說德語了。

Anyway, 軍國法西斯制度下的經濟體系必然發生的沉疴幾乎可以從Arisaka看出一切端倪。

有沒有粗製濫造或許還有討論空間,但是武士道愛國精神跟品牌管理還是不可省略的。這些火燒屁股版絕對不省略的製程是在槍枝上刻上皇室菊紋印跟製造商的商標。例如日立。是的。做電鍋的Hitachi。目前流通在全世界收藏家社群裡的一些火燒屁股版Arisaka只有極少數的還看得到日立的商標刻在槍身,這種的算是珍品柳~ 可是呢,軍國政府到了最後無條件投降時還是使盡最後力氣嚴格命令日本士兵在向美軍繳械投降前必須把Arisaka上面代表戰犯裕仁的皇室菊紋印想辦法磨掉,以免丟了天皇的臉。

耶,東京這些官爺們,當初你們說好的武士寧死不投降是怎麼一回事?你們怎麼沒去切腹反而還有時間關心菊花印?

死了這麼多人、挨了兩顆原子彈之後,軍國狗官們腦袋裡想的依然只有死要面子跟拍馬屁來升官發財。所以,狗官的世界裡真的沒有歧視;他們並不在意種族、性別、國籍、膚色、年齡、黨派、語言、信仰、宗教、步槍口徑、捷運規格等等等的差別,只要能A能掌權就是有夢最美、就是歷史定位,反正別人家的貧賤小孩死不光。

我指的是軍國日本。

真的,我指的是二次大戰時的日本。

我轉得很硬嗎?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有部份人說美軍的M-16是攻擊步槍的始祖;這是完全錯誤的說法。

註二:整個二次世界大戰裡,美日之間各主要地面戰鬥的死亡匯率只有一次是美軍高於日軍:硫磺島(Iwo Jima)。美軍傷亡約25,000人(含7,000死,18,000傷),而硫磺島日軍全部約21,000人之中只有200人被俘,其它全數死亡。被俘的多半是因為傷勢過重無法自殺,或來不及自殺就被美軍制服。硫磺島的死亡匯率大崩盤。若只計死亡部份,匯率是3:1;若傷亡並計,則下跌到0.8:1。相較於沖繩戰,只計軍事死亡的匯率大約是11:1;軍事傷亡並計的匯率大約是8:1。更多細節會在往後的章節中披露。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Arisaka (有鈑)

  1. Marines 用的是M1903 Springfield, Lee Enfield是英軍的槍
    一樣是一次五發打一發要拉一下,事實上二戰除了美國人其他國家軍隊都要打一下拉一下(英法德義俄日中)
    不過兩種口徑是滿悲劇的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