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勝利在望,第二次

發表留言

第九章 長勇的大反攻

勝利在望,第二次

沖繩戰已經打了一個月了。上從將軍,下到伙伕,每個美軍都累了。他們都這麼累了,那已經是孤軍的日本守軍也一定更累了。日軍應該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他們的大本營,首里,就在眼前了,應該很快就可以攻破了。

1945年5月2日。夜間。帶著這種心情,美國陸軍24軍團G2軍情處中校情報官西席爾尼斯特(Col. Cecil W. Nist)在外頭充斥著吵雜聲音的野戰帳篷裡,雙手抱頭,面對掛著的一幅地圖卻緊閉著雙眼,喃喃自語著:「九英哩,九英哩…」

↓ 中校情報官西席爾尼斯特(Col. Cecil W. Nist),後排右二。

「那就這樣吧!」尼斯特中校大步走向桌子,戴上眼鏡,果決地把一些文件跟地圖收進手提包,然後走出帳蓬跳上吉普車跟駕駛兵說:「去老闆那邊!」

沖繩美軍總指揮巴克納將軍背對著等待中的尼斯特中校,跟幾個軍官交待完事情後,轉個頭向尼斯特中校用銳利的眼神瞄了一眼,又轉回頭去,拿起冷掉的咖啡說:「重點,孩子。」

其它的軍官匆匆離去忙自己的事。

尼斯特中校接著說:「報告將軍,局面可能有變。」

「局面有哪一秒沒變?! 」巴克納將軍喝了一口咖啡後轉過身子,露出疲憊的蒼老面龐:「說吧。」

「將軍,我認為日軍正在撤退。」

「嗯」巴克納移身走向一張大桌子。尼斯特連忙幾個箭步向前,掏出自己帶來的地圖攤在桌子上給將軍看。

「首先,將軍,過去幾小時裡,落在我軍陣線的日軍砲擊,全線出現密度降低的狀況。」

尼斯特指著地圖說:「7師、77師,這裡、這裡,我們觀測到的日軍重砲行為模式顯示都在持續減弱。」

「也許他們是要釣我們往前。」巴克納很不給面子。

「是的。但全線都在減弱,並沒有出現特定區域的減弱。」

「也許他們彈藥快用完了只是想省著用。」

「是的。但是,報告將軍,還有另一條情報值得參考。」

「說!」

「砲擊減弱後,我們的爆音陣列感應器發現日軍前線後方九英哩疑似出現新的重砲陣地。」

「九英哩?跑這麼遠?」

「是。」

「怪事。」

「是。」

「你有…」

「有。確認三次了。」

「所以那是新出現的大砲還是日軍把重砲往後調動?」

「報告,偵測到的新的砲聲響應顯示零星射擊,但我懷疑那不是代表他們砲彈不足,而是他們在做歸零預射。會做歸零,就表示那是剛進入陣地的重砲。早就佈署在原地的重砲並不需要在此時做歸零預射。所以這代表的是他們把現有的重砲移往後方。」

尼斯特補充說:「他們冒險把重砲從我們打不穿的掩體裡拖出來,一定代表他們做了很重大的決策。」

巴克納雙手抱胸沉思。

一陣安靜後,巴克納問:「弟兄們的戰鬥疲憊如何?(註一)」

「交叉調查過了。日軍砲擊密度下降後,軍醫那邊說戰場疲憊的收容數據也略有減少。」

巴克納叉著腰垂著頭盯著桌上的地圖。

爆音陣列感應器是美軍的一種設備,但最先是納粹德國跟英國開始研發的,專門用來偵測大砲發射時,彈頭離開砲口瞬間造成的爆音,藉以判斷發出爆音音源位置的方向距離。這種測距稱為音響測距(Sound ranging)。音響測距對於掌握敵軍重砲陣地與動態能有相當大的幫助。

科學上,我們已知在攝氏20度的空氣中,在海平面高度,聲音的速度是每秒343米。在不同的位置擺放數個麥克風專門收聽預先設定頻率範圍的低頻爆音,例如大砲的聲音,而根據同一個爆音讓不同的麥克風收到聲音時的時間差,就可以進行逆向三角定位計算(triangulate)而取得爆音的概略方向及相對距離。即便是21世紀,音響測距這項科技仍然在某些先進國家進行軍事目的研發與運用。

沖繩日軍口徑最大的主力重砲是九六式150mm榴彈砲(還有更大口徑的非主力火砲),在最少限制條件下,其最大射程大約是12公里。將一門九六式榴彈砲放在台北車站廣場,它的砲彈可以打到捷運竹圍站。如果是放在沖繩今天的國際通三越百貨,它可以打到現在北谷美國村這麼遠。當時它是盟軍方面公認日軍最好的大砲之一。這款大砲在二戰期間最大密集佈署地就在沖繩。

尼斯特中校接著說:「他們這樣冒險把砲拖出來移動,只有三種可能性。他們可能想要在首里城以南建立新防線。」

「而這九英哩這一帶欠缺了天險。」巴克納把手指壓在地圖上位於首里跟八重瀨之間的開闊的地區:南風原(Haebaru)。

「或者是在南沖繩做反登陸的準備。」尼斯特中校說。

「而我們沒有這個計劃。」巴克納的臉龐愈來愈蒼老了。

「或著是他們想要換取更好的砲擊角度。」

「好支援一次大型反攻。」巴克納皺緊了眉頭,歪著頭。

「不可能!」巴克納自己接著說:「他們現在躲得很好,沒必要跑出來給我們打。」

「我就是這麼想的。」尼斯特肯定地說:「不是反攻、不是反登陸,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準備來一次有計劃的撤退,也許是往南城(Nanjo),也許是往小祿(Oroku),或是宇座八重瀨(Yuza-Yaeju)。」

「但還是沒道理呀! 首里有必要現在就棄守嗎?這不是日軍的風格。」巴克納抓抓頭皮。

「將軍,他們一定是有所顧忌才這樣移動砲兵。」

「嗯。砲一動,人也一定得跟著動。但是往哪動?」

「將軍,我們明天白天可以增派空中觀測。」

「那是一定要的。可是我怕等到明天就太遲了。」

「將軍?」

「不論他們的計謀是什麼,一但他們完成新的佈署,我們就會失去先機。」

「是,將軍。」

「通知砲兵跟海軍,如果日軍膽敢全面進攻,我們的砲就要讓他們過得來回不去。」

「是。」

「還有,這兩天晚上加強對各重要路口跟渡河點的阻絕砲擊的頻率及密度。」

「是。」

「神風特攻隊的來襲出現高峰,這不會是巧合。很有可能他們是在準備後撤來延續對我們的地面部隊進行消耗戰,想要把我們拖到自己垮掉。」

「那我們也要針對南風原、東風平各可疑據點進行先期的海空打擊。」

「你說的有道理。讓他們主力逃進南城跟小碌這兩個天險,我們就要更辛苦了。能把他們主力圍在首里再加以殲滅對我們最有利。」

「是,將軍。但是,若他們真的是全線撤退,那就是我們追打他們的機會。我們可以把他們打到難以重整、讓他們兵敗如山倒。」

「可是話說回來,他們真的沒必要現在就丟下首里城,而逆襲也不是個聰明的辦法,但是若你說的重砲陣地轉移是真的,這就真的奇怪了。」

「將軍也知道,我們的攻勢現在被擋在西岸的安波茶跟東岸的小波津,但只要能打穿其中一個缺口,首里就會被孤立。」

尼斯特中校繼續說:

「也許他們自己評估認為首里防線很快會被攻破,與其讓重砲落入我們手中,不如預先把重砲往後搬遷,這樣他們才能保有最後戰力的火砲支援資源,或是針對攻佔了首里防線的我軍做報復砲擊來保持奪回首里防線的可能性,雖然這可能性不大。」

「嗯。」巴克納似乎心情好一點了。

「如果他們有自信守得住首里防線,那就沒必要移動自己已經藏得很好的重砲。」巴克納說。

「是的,將軍。他們非常清楚我們白天有滯空觀測機在獵殺他們的重砲,晚上有音響測距在監控重砲。」

「所以,他們也知道他們一但移動重砲,我們也會立刻知道,而他們好像不怕我們知道他們知道我們一定會知道。」

尼斯特不答腔。他深知此時不論餵任何確定性不高的資訊給巴克納,都有可能導致巴克納做出錯誤決定。

巴克納也知道尼斯特的安靜代表的是什麼意思。然而,攤在桌面上的資訊,雖然都有其矛盾之處,但隱約中似乎都指向日軍心虛了、急了、快沒招了。難道這是美軍大勝利的前兆嗎?

自從愚人節那天被牛島滿耍過之後,巴克納就深知他要面對的是個愛出奇招的對手。巴克納在沖繩每多拖一天,日本本土防衛就會多增強一份準備,也就代表會有更多美國子弟兵要死在日本本土(註二)。他很急。

可是牛島滿不急。

如果牛島滿把重砲後移,代表的是一個日軍露餡的徵兆,那麼日軍那邊一定有某個關鍵弱點。但是要怎樣才能把這弱點逼出原形呢?

巴克納跟尼斯特都不願輕易把勝利這字眼從口中漏出來,因為他們曾經錯判日軍主力是在沖繩北部、曾經錯判日軍已經棄守伊江島、棄守沖繩。結果他們每次都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可是,這次應該不會錯了。一個賭徒只有在拿到一手好牌,或是已經快沒籌碼的時候,才會全梭下去,而被困在首里城、插翅也難飛的牛島滿手上還剩什麼牌?

「很好。你去研究一下全線追擊的可能性。我要去前線繞繞。」

巴克納為這次會議做了結論,抓起鋼盔走出帳蓬,丟下尼斯特。

尼斯特雙腳微微顫抖地收拾著文件。極度的興奮、極度的恐懼。人類歷史的湧浪,他現在一個人漂在浪頂的最前面。

鐵定這次勝利在望。但是不要嘴賤、不要破梗。不要像上次一樣。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所謂戰鬥疲憊,英文是combat fatigue,說穿了就是戰場發瘋,是一種精神急症,是人類承受了超過極限的生理與心理壓力後造成的精神病。戰場發瘋在沖繩戰的美軍陣營中漫延得很迅速,也是美軍很不願意提到的一段往事。

註二:美軍的曼哈頓原子彈計劃當時是最高機密,幾乎全世界都認為美軍必然會登陸日本本土來終結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軍方面許多對日作戰計劃甚至規劃到1947年。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