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附錄三:EO9066

發表留言

附錄三:EO9066

我仇日嗎?

這些故事,是我在翻舊帳來鼓動仇日嗎?

在二次大戰期間,有一隻美軍部隊被取了一個外號:「紫心營(Purple Hear Battalion)」,因為這支部隊是打從美國開國以來,營級單位獲得勳章數最高的步兵部隊。紫心營在1943年成軍時有四千名官兵,在其後將近兩年的戰鬥中所補充的新兵高達九千餘人。換句話說,在這短短兩年裡,這整個營每個人平均死了2.5次,一個驚人的傷亡率。尤金史賴吉所屬美國海陸1師在貝里琉加上沖繩兩次戰役前後補充的兵員人數是原始人數的150%,而紫心營是250%(註一) 。

這個營的獲獎紀錄如下:

1枚傑出戰鬥勳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Medal)

15枚戰士勳章(Soldier’s Medal)

21枚最高榮譽的美國國會勳章

22枚傑出成就項章(Legion of Merit;美國唯二掛頸配帶式勳章之一)

52枚傑出戰鬥十字勳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560枚銀心勳章(Silver Star,包含28次再次獲頒銀心勳章)

4000枚銅星勳章(Bronze Star)

9486枚紫心勳章(Purple Heart)

還有美國歷史上首見八次獲頒部隊團體總統獎(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

他們是美國歷史上最英勇的部隊。這個部隊的番號是美國陸軍第442步兵團戰隊(442 Regimental Combat Team (RCT), US Army)。

這支部隊幾乎全都是由俗稱二世(Nisei)的美國公民組成。他們在美國出生、遵守美國法律、向美國各級政府繳稅、讀美國政府開設的學校、開車違規也要向美國政府繳罰款。毫無疑問,他們是美國公民,而且依據美國法律,即便他們遭到任何罪名的控訴,在被法院證明有罪之前仍應採取推定無罪原則,不得未審即判。

這是美國法律;只要是美國公民就適用。

但是,他們看起來像日本人、說話像日本人、吃飯也像日本人。他們有著黃膚色、黑髮、黑眼睛。他們的一切都跟戰時俗稱鬼子的日本人一樣。他們是日裔美人(Japanese Americans)。

然而,法律還是轉彎了。即便是自豪以民主立國的美國。

珍珠港事變那一天,1941年12月7日,一名日本海軍飛行員西開地重德(Shigenori Nishikaichi)駕駛零式戰鬥機從飛龍號航空母艦起飛,攻擊珍珠的惠勒機場(Wheeler),在戰鬥中受損後迫降在夏威夷的一座人口極少的離島,尼毫島(Niihau)。

image

image

↓ 西開地重德

一名夏威夷原住民目擊者當時還不知道日本已經攻擊了珍珠港,基於人道立場就跑到損毀的飛機協助西開地脫困。不過,這名原住民至少也知道美國跟日本正處於緊張狀態,所以當他發現飛機上的地圖跟文件之後,直覺判斷這些地圖跟文件攸關國家安全,所以就趁西開地仍在頭昏腦脹的時間把西開地的配槍、軍用航空地圖、跟文件拿走藏起來。這個偏僻而落後的離島沒有電話也沒有電報,因此島上的居民無法把這件奇異的「空難迫降」事件向當局通報,也完全不知道太平洋戰爭已經開打了,所以當天還熱情招待了西開地。後來西開地為了搶回這些地圖跟文件,就把他在島上遇到的三名日裔美人「徵召入伍」(新谷石松、原田芳雄、原田愛琳),要求他們協助躲藏、取得武器、綁架人質。雖然後來軍警很快就圍捕擊斃西開地,但是日裔美人協助了攻擊珍珠港的日軍飛行員這件事鬧很大,媒體稱之為「尼豪島事件」。

↓ 西開地重德迫降在夏威夷尼毫島的零式戰鬥機。照片攝於迫降十天後。當時許多零件已被當局拆走研究。

尼豪島事件所加深的仇日恐日輿論間接促成了美國總統羅斯福在1942年2月19日簽署了第9066號總統令(Executive Order 9066):全體日裔美人立即在家等候美國政府專員前來點名,再集體送進集中營,不需經過任何司法程序。

一夜之間,日裔美人就失去了兩代人辛苦兩輩子才掙來的全部身家財產及一切成就。

↓ 1942年美國西雅圖地區的日裔美人被美國政府送到倉卒搭建的普亞路集中營(Puyallup)。

EO9066這個總統令其實是違背美國憲法的,但是在當時的時空環境之下,沒有人覺得這有任何不妥,就好像我們有漁民又被菲律賓官兵綁架勒贖殺害,我們總統就下令把全台灣領有合法工作簽證的菲律賓籍勞工、領有我國身分證的菲律賓裔台灣人、連同他們具有我國國籍的小孩,在完全沒有經過司法程序的狀況下就全都抓起來關到奇萊山、財產充公、褫奪公權。然後很多愛台灣的人就跳出來大聲叫好,還發起臉書集氣活動、要求立即派幻象戰鬥機轟炸馬尼拉、登陸宿霧、摧毀蘇比克灣,不同意者就是賣台份子支那狗。

朋友們應該還有印象吧?

然後我們台灣在菲律賓的僑胞跟觀光客也一樣被菲律賓政府抓起來抄家送進集中營當人質做為報復。

兩國無辜的兩群人因此而人生被歸零。感謝各位的愛國。

請你回想一下,廣大興事件爆發時,你自己有沒有跟著一堆喊殺喊打人在臉書上一起喊殺喊打?

↓ 1942年4月6日,舊金山地區的日裔美人在美國憲兵的監督下集合等待被送去集中營。

這些被抓去關的日裔美人住的集中營,多半沒有水、沒有電。很諷刺的是這些違憲又違法的集中營是美國的正義部所設立管轄。(Department of Justice,正式名稱當然是司法部)

↓ 集中營內警告牌:不可接近圍牆十英呎範圍。

EJsign

或許在美國本土執行EO9066還簡單些,反正看到黑頭髮黃皮膚的就先當做嫌犯就對了,然後再來問清楚是中國人還是朝鮮人。不過在夏威夷要執行EO9066就頭大了,因為在1930年代時,夏威夷約40萬全體人口之中有大約15萬人是具有日裔背景的。如果這部份的人口從夏威夷的經濟體系中被拔除,那麼夏威夷的社會與經濟就會立即崩潰,甚至無法支持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後勤保修。在白人看不到的角落裡賣麵的、修理玻璃的、洗衣服、擺水果攤的這些基層文武百業,可別小看他們啊! 一但停掉,社會真的會崩潰的。

那既然夏威夷不能搞集中營,美國戰爭部(War Department)就緊張了,那至少也要把當地美軍部隊裡的日裔軍人趕出去吧! 他們肯定是吃美國米喝美國水的美奸、想把夏威夷搞成特區的賣美份子!

那好吧! 上頭有交代,也只好照辦,免得也被打成是美奸的同情者而被撤職查辦。夏威夷地方防衛軍的日裔成員就被勒令退伍,其中有不少是在大學唸書、隸屬美國軍官預備團(ROTC)的學生。你他媽的什麼勒令退伍? 是有誰雞姦了小學生還是搶了老太太的退休金棺材本? 這對軍人來說是多麼羞辱的事? 這引起了當地基層的騷動,而在壓力之下,軍方也只好把這些被勒令退伍的軍人編成一支沒有正式番號的志願服務團,但也只是被派去當工人搞些構工之類無關痛癢的差事,敷衍意味濃厚。

軍方的憂慮並未就此打住。這個志願服務團留在夏威夷可能也是枝大毒草,可能隨時都會出賣美國,說不定會是配合日軍裡應外合好跟日本統一的統派。那斬草就要除根! 美國軍方把這支志願服務團以訓練名義全部調到本土的加州,緊接著再調到深入內陸的威斯康辛州,天高皇帝遠,看你怎麼造反。名義上是訓練,但實質上形同軍事監管兼收押。志願服務團也被美軍在1942年6月15日正式納入管理並賦予番號:第一百步兵營(100th Infantry Battalion;下簡稱100)。

又過了半年多,1943年,華盛頓的政客就跟羅斯福說,反正我們缺兵,聽說有個阿本仔100營在威斯康辛,那邊的人說這些阿本仔表現非常好,那我們不如讓這些阿本仔去歐洲修理小鬍子,順便正好宣揚我們執政黨的胸襟。一刀殺兩人,還賺個好名聲;這是條好買賣喔。

真是好主意。軍方就設下名額來徵求志願入伍的日裔美人:夏威夷給1500人,本土方面給3000人。結果這一徵求,沒想到小小夏威夷方面竟然有一萬人登記,而廣大的本土方面卻只有一千出頭人報名。

奇怪?本土那邊志願的比例也太不成比例了吧?!

難道本土的日裔美人果真都是日本狗幹出來的美奸?他媽的大西洋沒加蓋啦!

會有這種懷疑的人多半都是腦殘。

顯然的,美國軍方的行政部門忘記了本土的日裔美人都被關在集中營裡,你是叫他們怎麼出來登記志願從軍?

美國軍方就修改名額比例,再從這些志願者中用很屈辱的忠貞調查挑出部份他們認為比較沒問題的人,總共大約四千人,編成一支部隊,並賦予新的部隊番號:第442步兵團戰鬥大隊(442 Infantry Regimental Combat Team,或442 RCT)。

政客永遠是政客;馬路大橋通車都是這些東西搶先站前面剪綵說話。442 RCT成軍後,當時美國總統羅斯福就發表了一段自我感覺良好的談話,表示我們美國從來不搞種族歧視這一套。

是呀。劉選手也還是在室處男。

發佈EO9066的羅斯福大概是得了失憶症。

志願從軍的二世除了極少部份被選去軍事情報單位,例如本系列英雄列傳二提到過的湯瑪士比嘉,其它人多半都被編入第442 RCT。經過嚴格訓練後,442 RCT被派去歐洲戰場,締造了開頭所說的驚人傲世戰功。

為了避免混淆,讓我稍微釐清一下。100是夏威夷方面的日裔美人為主體所組成的,而442 RCT則是美軍另外向本土及夏威夷徵求志願入伍的日裔美人所組成的,其中包括極少數的朝鮮人。

100跟442 RCT先是集中接受訓練,接著分道揚鑣了一陣子。100先是被派去參加義大利安其奧(Anzio)登陸戰,稍後100的傷亡就由本土的442 RCT派人去遞補。後來442 RCT也整個被調去義大利作戰,最後100跟442異鄉重逢,合而為一,而442 RCT也終於算是完成了完整的編制:

第1步兵營(原100)

第2步兵營

第3步兵營

第522野砲營

第232工程連

反坦克連

加農砲連

勤務連

醫務中隊

第206軍樂隊

442 RCT在歐洲戰場上非常勇猛,曾經有一支德軍部隊聽說442 RCT要打來了,就自己把自己的碉堡炸毀,然後逃之夭夭。

因緣際會,有一天442 RCT被派去拯救一支被德軍包圍的美軍部隊,第36步兵師第141步兵團第1營(下簡稱141/1)。這個營多半是美國德州人。442 RCT在這次任務中被暫時改編受36師(少將師長約翰大騎士 John E.Dahlquist)指揮。大騎士將軍是個無謀的蠢蛋。他先是害自己嫡系子弟兵被德軍包圍,接著又要別人去救他的孤軍,救了兩次死了一堆人還沒成功。

↓ 少將師長約翰大騎士 (MG John E.Dahlquist)

第三次,他拿到442 RCT的兵權,就有點別人的小孩死不光的心態,特別是黃猴子的小黃猴子也死不光,在指揮調度上愈來愈有把442 RCT餵給德軍當砲灰(Cannon fodder)的味道。442 RCT後來被大騎士將軍派去在德軍猛烈圍攻的狀況下一路深入敵境,深到就連熱血報國的日裔美軍也不肯再往前走一步的程度。他們覺得這分明就是去當無意義的砲灰。最後,442 RCT在德軍重重包圍之下,有幾個人先自發性、勇敢地往前衝,接著其它日裔美軍看到了同袍的英勇無私作為,也跟著爬出掩蔽處往前衝,很快的整個部隊的人都一起衝向德軍,展開了442 RCT在歐洲戰場最悲壯的一役。這些日裔美軍很多是一邊衝,一邊習慣性地用日文高喊Bonzai(萬歲)。我不知道當時德軍面對這些用日文尖叫著萬歲衝向他們一決生死的「日軍」是做何感想。

這個萬歲衝鋒還竟然把納粹國防軍給衝垮了。

↓ 442 RCT在義大利戰場押解俘獲的納粹德軍。這些德軍可能萬萬沒想到會是這種局面:為什麼在義大利會有日本人穿著美軍制服來打德國兵? 這是在開什麼玩笑?

442 RCT完成了其它白人部隊做不到的事,不但成功地拯救了141/1,還擊潰了德軍。但是442 RCT的死傷人數遠遠高於141/1的獲救人數。大騎士將軍的141/1屁股擦好才不到一個月之後,他就想要辦個大場面的典禮來熱鬧熱鬧拍拍照片,所以就把他的兵全都叫出來排排站充充場面,包括442 RCT。但是集合之後他一看,別的單位的人站出來都站得滿滿的很給面子,但怎麼442 RCT那邊的人就稀稀疏疏,好像跟沒出來集合一樣。真他媽的這些日本鬼子的紀律實在太不像話了。仔細數一數,其中K連只有18個人出來集合,而I連更少,只有8個人站在前面(當時一個陸軍步兵連的滿員編制大約一百多到兩百出頭人,而K連在當時參戰編制比較特殊,高達400人)。大騎士將軍就怒氣沖沖走到442 RCT第1營K連的空蕩蕩的位置前面,對著帶了幾隻小貓的米勒中校說:

我的命令是全體集合!

米勒中校乖乖地回答:

報告將軍,本連還沒死沒受傷的已全員到齊。

集合位置空空蕩蕩的442 RCT之所以空空蕩蕩,是因為大騎士的無謀調度讓442 RCT投入的三千名官兵只剩下800人。更令人生氣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把442 RCT害得多慘,還責怪442派出來集合參加典禮的人數不夠多。在往後的歲月裡,442 RCT成員跟其它知情的人對於大騎士將軍的觀感當然不會好到哪裡去。

戰後幾年,大騎士將軍有一次來到北卡羅萊納州布萊格堡陸軍基地進行視察。整個陸軍第三軍團全體集合在龐大的基地廣場上。在這整個第三軍團面前,大騎士將軍跟其它將軍一起走著校閱部隊,走到一半他認出部隊前排有個校級軍官叫做葛登辛格斯(Gordon Singles),是過去442 RCT的一名白人軍官。大騎士將軍一看就心知肚明:第三軍團裡有人相當清楚他過去把美軍人命當糞土這段歷史。大騎士就走過去伸出手要跟葛登握手示好,摸頭意味也很濃厚。他說:

過去的風風雨雨就讓它過去吧!

↓ 葛登辛格斯中校(LC Gordon Singles)

葛登中校的心頭瞬間再次浮現百千名曾經一起併肩作戰、守護彼此打死不退、但被大騎士害死在歐洲戰場的那些黃皮膚黑眼睛的老戰友們一張又一張的臉。

為了過去這些弟兄,也為了良知,葛登舉起手,但葛登把手抬到帽沿依規定行軍禮,並沒有去握大騎士的手。

大騎士只好在整個軍團面前尷尬地把手收回去。

  • 爽快啊!葛登中校,你讚爆了!

442 RCT的英勇戰蹟讓美軍後來也開始擴大到這些集中營召募日裔美人志願從軍。這個動作卻造成日裔美人一世跟二世的分裂。一世,或稱Issei,也就是二戰前在美國境外出生,後來才移民到美國入籍的日裔美人。二世,或稱Nisei,則是一世在美國生的小孩,出生就是美國籍。一世普遍不支持二世去從軍。除了不希望自己子女去當砲灰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一世極為不爽美國政府先是謀了一世的財還接著來害二世的命。他們覺得沒有必要為違法又不義的壓迫者效忠。二世就不同了。二世急著想要入伍來證明自己的清白與忠誠。他們想要透過參戰來爭取平等。很快的,這些集中營裡的家庭分裂失和也就成了常態。

↓ 如果你常看Discovery頻道,你應該見過這個人,道雄加來博士(Dr. Michio Kaku)。此圖版權應屬CNN,本人不擁有任何版權但亦無任何商業散播企圖。

道雄加來是知名的物理學家。他在一次媒體訪問時被問到身世。他爽快地承認自己二世的身份。他酸溜溜地說,我父母在二戰期間被關在加州的集中營,活在鐵絲網跟機關槍的後面。

↓ 442 RCT團部連

戰後,美國政府偷偷摸摸解散這些集中營;每個人發點車票錢就打發了事。這些日裔公民幾年前還在的存款、房子、工作,當然就全都沒了,而美國政府也沒有要賠償的意思。

↓ 戰後這一家日裔美人回到老家之後發現自己的家園已成廢墟,房子還被人用油漆寫著「鬼子滾開(No Japs Wanted)」。

這是多令人心碎的畫面!

在歐洲戰場流著沒必要流、同時美國政府也不希罕的血與汗,盡忠職守的442 RCT的美軍士兵回到家鄉後,等待著他們的不是張燈結采夾道歡呼的封街大派對,而是一個又一個傷心的殘破家園跟無助的年邁父母與年幼子女。他們一生一世的努力因為他們沒犯過的罪、沒做過的事,而被「民氣可用」的理盲民粹摧毀殆盡。

這是什麼世界?

442 RCT後來還參加了韓戰,除役一段歲月後又再度重新納入國防體系,以全新的面貌參加了伊拉克戰爭,而且有了更多的族裔加入,包括原籍帛琉查莫落族的新移民。他們繼續悍衛美國的國家利益,而且戰功依然彪炳。美國總統在2010年在白宮也接見了442 RCT的二戰老兵代表,再次代表國家向這些公民致敬。

EO9066的故事是我自己在尋找沖繩旅行資料時無意間發現的;順著EO9066的故事,我接著發現442RCT的故事。是什麼讓442 RCT與眾不同,讓我花這麼多力氣寫這一篇?

是這些人的黃皮膚黑眼珠嗎?

是他們的空前的勳章數量?

是他們以寡擊眾打敗德軍?

是他們的信念。

是他們為了信念而做出的高貴的選擇。

是他們做了高貴的選擇後堅持到底寧死不屈的無上勇氣。

他們,美國人。他們,也是日本人。

我仇日嗎?

不。

回目錄

======================================================

註一有關442 RCT二戰期間傷亡率,美國軍方正式數字是一樣驚人的93%。維基百科提到另一項統計是314%。我提出的250%是以部隊編制補充戰損的人數來計算。不論是哪一項統計,都是極為驚人的超高傷亡率。請記住,他們是志願軍,不是被徵召的。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