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塞啦!

發表留言

讓我直接了當的說,我不喜歡三島由紀夫。我真的很不喜歡這個人。不爽的朋友請轉台。

11-25-jiketsu-no-hi-mishima-yukio-to-wakamonotachi

 

最近有一部電影在台灣開始上映:三島由紀夫專題影展-殉日

三島由紀夫,Mishima Yukio,我不管他幾次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我也不管他寫了什麼書;他鼓吹法西斯式的暴力死亡,他就是不折不扣的混蛋。而且,我絕不接受任何想要美化這個傢伙的企圖。

這個極自戀、極愛脫衣服自拍的傢伙的腦袋裡只有三件事:男人的肌肉、極右派軍國定義的武士道(非古典武士道)、還有透過儀式化的自殺來成就自己一生嚮往的歷史定位。為了這三件事,他自己想死就算了,還拉人一起去死就是絕對無法被原諒的,沒什麼好多解釋的。

同性戀沒什麼好羞恥的。我自己也公開支持過多元成家。只要沒有妨礙到他人,人家關起門來恩恩愛愛就不關他人的事。但是他自己打死不出櫃就是不出櫃。切腹都不怕了還怕出櫃? 為什麼? 因為他鼓吹的價值跟它自己個人的性向是互相抵觸的,所以他說不出口。他自己的心裡被自己分成兩個世界;一個為男性身體而癡狂的三島,跟一個絕對不容許同性戀的法西斯武士的三島。

三島無法代表日本。反戰保守派討厭他一天到晚吵著要恢復過去的軍國日本;主流的保皇右派討厭他要求(戰犯)裕仁退位向軍國英靈謝罪,意即間接指控裕仁是個不適任的小孬孬。但是由於三島是知名人士,所以極右派利用他的極端軍國傾向來美化軍國主義並為日本過去發動戰爭進行除罪化。三島是這些極右派夢寐以求的烈士樣板。

但是在事實上三島跟烈士差了一萬八千里。小丑還差不多。

當他在自衛隊大樓陽台對自衛隊員發表演說,呼籲跟隨他發動政變時,自衛隊的人不但沒有呼應他的極右愛國主張,反而叫他塞去棒棒。日本正在和平之中邁向繁榮,大家吃得飽穿得暖,鬼才想要沒事搞政變找仗來打。

反正三島本來就是想死。他就走回大樓裡開始進行儀式化的切腹。他用一半的人生說服自己,切腹是一件好事、是對男性軀體的最高崇敬的事。真的,三島你塞去棒棒。

傳統切腹是主角自己把刀插進肚子,因為這可是疼痛難耐,所以會有個助手從後面斬首來迅速結束主角的痛楚。瘋狂。真是瘋狂。以為這痛楚不會拖太久的三島把刀插進自己肚子後,他安排的助手已經嚇壞了,從後面砍了很多刀都沒砍到位,反而增加了三島的痛楚。爛攤子。三島死不了,又痛得活不下去,只能一直哀哀叫,整件事成了南方公園阿尼(Kenny)版的黑色暴笑喜劇。此時的三島,基本上只是皮肉傷,叫救護車送去醫院縫縫補補,應該也就沒事了。可是第三個助手實在看不下去,就把助手的刀一把搶過來,然後用力一揮,把三島的腦袋分了家。很少有人類是死得這麼難看又搞笑的。這個過程是極右派一直不願承認也不願面對的。一般媒體也因為尺度問題而不願也不能詳細報導這個限制級的過程,所以這就讓極右派有機會略過這很不威的過程,讓他們可以繼續利用三島的鬧劇來對不知情的笨蛋間接宣傳軍國主義。

特別花時間寫這篇,希望能提醒一些不知情的台灣觀眾,別因為任何美化三島的加工宣傳而中了軍國的毒。但話說回來,這個世界是值得奮鬥的,沒有任何事比和平更重要。真的沉醉在軍國主義的人也不妨都去自己切一切,省得地球因你們而遭殃。

三島掛了之後,他老母不想談他,他的子女不能接受父親真實的身份(他們把三島的男性情人福島次郎告上法院說他出書洩露雙島戀及三島性向是侵犯隱私)。真是個麻煩製造者。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