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帝國最後陸攻

發表留言

第九章 長勇的大反攻

帝國最後陸攻

「大槌子,起來!」

在黑夜裡慣常的砲聲中,尤金蜷曲在積水寒冷的散兵坑裡沉沉睡去。過沒多久,跟他同一個散兵坑裡負責入夜後警戒的兵輕聲地這樣叫尤金醒過來。 ↑迎戰日軍夜襲的沖繩美軍。上圖版權不及於美國及日本境外。原作者Eugene Smith於1945年5月份攝於沖繩。

震耳砲聲中輕聲地這樣叫人醒過來?Evan你有沒有搞錯啊?這樣有用嗎? 沒搞錯。有用。而且這是最讓人不寒而慄的叫起床的方式。 沖繩最前線美軍都是如此。只有在日軍準備發動夜襲時,還醒著的美軍才會用這樣的聲調叫旁邊睡覺的人醒來。耳朵還沒被訓練到在砲聲中、而且是在睡著時,還能特別注意一聽到這句話就立刻醒過來的美軍差不多都掛了(註一)。日軍通常習慣靜悄悄摸到手榴彈投擲範圍以內之後才會開始對美軍陣地發動衝鋒。手榴彈投擲範圍?那是多遠? 15至30米。大約一節捷運車廂。 尤金的K連在5月1日進入安波茶集落就攻擊位置、在5月2日奉命強襲安波茶口袋被日軍擊潰後退回原地、接著在5月3日再次奉命強襲安波茶口袋。在K連連續三天的強襲中,尤金的迫砲組又再次墊後,依然沒有參與K連步兵的萬歲衝鋒。然而,5月3日K連這一天的強襲又再次被日軍的機槍跟迫砲擊潰後撤退,也因為死傷太慘重,所以K連被上頭從前線調回到營部指揮所進行重整,同時負責防衛營部急救站。 尤金命大。他的八字一定很重。 求生本能讓尤金立刻在砲聲中聽到這微弱的一句話之後,勉力壓下疲憊的肉體跟靈魂,睜開眼睛小聲地問:「什麼狀況?」 尤金同一個散兵坑裡的兵回答:「啊哉,但是前面一定有事!可能是鬼子要打過來了!」 尤金輕輕地端起他的湯姆生衝鋒槍,輕輕地爬起來靠在散兵坑邊緣的沙包後面,瞪大了佈滿血絲的雙眼觀察。

↓ 湯姆生衝鋒槍;國軍歷史文物館藏。 尤金回憶到,在砲聲之中他忽然聽到陣地右方遠處(也就是同一團防守臨海牧港區的3營陣地)冒出激烈槍聲跟迫砲的爆音。他說他看到機槍的曳光彈噴向黑暗的海面,而遠方海邊的天空都是迫砲打上去的照明彈在半空中飄著。他猜這一定是日軍準備從他們陣地後方的海岸線登陸來包圍他們。 尤金說的沒錯。那是日軍第26運輸工程營西路兩棲突擊隊搭乘折疊式登陸艇沿著西岸北上準備登陸北谷(Chatan,現在是觀光重點,美國村。)。日軍地面部隊原本預計5月4日0300 AM集結、0500 AM開始進攻。然而東西兩岸登陸部隊、總人數達1200人的第26運輸工程營在5月3日晚上就先行分頭出海北上,結果這兩支登陸部隊才一出海沒多久就被美軍發現,讓美軍心生警覺而提前展開防禦調度與準備。這證實了日軍不是後撤,而是逆襲;巴克納的軍情幕僚們是既生氣又高興。氣的是他們好像又被牛島滿給耍了,高興的是他們的對手選擇了一個極為愚蠢的策略。 23工程營西路兩棲突擊隊在黑暗的海面上犯了錯,太早轉彎,結果正好直直地朝向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第1團第3營停駐的屋富祖海岸(Yafusu,如今是美軍海軍陸戰隊第3後勤團基地,Camp Kinser),位置大約在如今國道58號南下116公里處,跟宮城大道的丁字路口附近。 西路兩棲突擊隊所犯的最大的錯還不是走錯路,而是他們一上岸就紛紛一邊在沙灘上亂衝、一邊還高聲尖叫著「萬歲~」,好像深怕美軍不知道他們來了,結果原本無法確定來襲日軍在黑暗中的位置的1團3營很快就精準鎖定了上陸日軍。 可是,萬一上陸日軍兵力多到讓第1團第3營守不住,那麼尤金他們K連就會被日軍孤立。那就慘了。真的會死得很慘。1團3營守得住嗎?

此時K連傳令兵在黑暗中跑來通知每個散兵坑:「命令:準備反空降!」

要命了! 又是海面有日軍登陸、又是有日軍傘兵要從天而降,今晚是天意要亡我K連嗎? 在散兵坑裡的尤金所想到的畫面是他們被日軍立體包抄孤立之後,一個接一個被日軍虐殺的畫面。他在格魯徹斯特岬跟貝里琉都已經見識過日本人傳統的殘暴。他 一邊傾聽著西方海邊傳來的激戰槍砲聲,一邊盯著黑暗的四周的風吹草動。每一次的樹叢晃動都可能只是風,但也可能是滲透過來的日軍衝出樹叢出現在眼前,抱著炸藥包跳進自己的散兵坑。度秒如年。這樣緊崩著神經不知道過了多久,好死不死的,黑暗的天空還真的傳來日軍飛機的引擎聲。大家不約而同地抬起頭把眼睛瞪得大到都快脫窗了;K連現在很脆弱,承受不起日軍強力攻擊。無盡的恐懼讓人恨不得日軍就趕快現身吧別再這樣折磨人了! 夜空裡的引擎聲緩緩地拖過,但是並沒有出現一朵又一朵的傘。那些飛機似乎是朝著渡具知海岸美軍船團的方向飛去;應該是台灣方面來的神風特攻隊吧。

砲聲愈來愈強烈。雙方的都是。不但愈來愈強烈,而且增強到尤金前所未見的強度,而且還在繼續增強。這連最笨的笨蛋都知道這代表什麼:大條事要發生了。尤金在回憶錄裡提到這一晚砲擊激烈程度再次刷新他個人體驗的新高記錄。根據正式戰史,日軍在0430 AM展開火砲炸射;這是日軍整場沖繩戰最具威力的一次砲擊。事實上,尤金提到的可怕大砲擊是日軍大反攻的前置預備砲擊,短短一兩個小時就總共發射了驚人的一萬三千多發砲彈。面對日軍火砲挑釁,美軍富翁的豪華砲火當然加倍回敬。後來美軍在戰場拾獲的一本日軍步兵日記裡也記載著:"畜牲! 我們每打一發砲彈,美軍就打回來十發!" 美軍的地面砲兵及海面火砲除了要壓制日軍火砲之外,還針對研判日軍夜襲路線的隘口、河岸、低地等地區進行盲目阻絕砲擊,也同時針對研判日軍後撤路線進行盲目封鎖砲擊,形成前後夾殺的多重火網。是的,長勇的大反攻、日本帝國二次大戰裡最後一次的大規模地面有組織攻勢已經浩浩蕩蕩地展開了。

↓ 沖繩日軍在夜間向美軍陣地發動火箭砲攻擊。從火燄軌跡就可看出日本軍火工業在二戰末期的粗製濫造問題。 你應該經歷過地震吧?當地震來時,雖然愈搖愈可怕,但你總是以為會跟從前一樣晃幾秒後就過去了,對不對?然後你會想到的是等地震停下來後趕快上臉書跟大家互通有無交換心得,對不對? 如果,這地震並沒有如你預期地只有幾秒鐘,反而連續搖了一天一夜,而你就困在停了電又一片漆黑的自己家裡的桌子下,你的手機也沒電了,讓你跟外界完全斷了連繫,窗外是悽風厲雨跟霹靂雷聲、沒人知道你在何處,你會有怎樣的感受?

這差不多就是1945年5月4日凌晨的沖繩。 尤金回憶到他經過一整晚漫長的煎熬後,還聽到陣地左前方遠處傳來更激烈的槍砲聲。那是日軍44獨立混成旅跟24師團第32營沿著如今沖繩自動車道西原段進攻幸地(Kochi)。這股日軍原本滿心歡喜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但是提前很早就從海面出發的26工程營自己曝光,讓美軍提高戒備,所以44獨立混成旅跟24師團第32營其實正在自投羅網,闖進了被日軍稱為關島屠夫的美國陸軍77師的火網。

首里城地下三十公尺深的日軍32軍總部戰情室裡卻是完全另外一個認知。

“26運輸工程營登陸成功!"

“32連隊突破美軍小波津防線!"

“翁長、幸地方面美軍正遭遇我軍攻擊!"

“小橋川方面收復!"

一項又一項捷報傳回總部的同時,戰情室裡出現了相當極為不尋常也極為不適當的東西:美國Johnnie Walker威士忌,還有現做的精緻日式糕點。長勇開始慶功了。長勇打算在貴族武士的優雅酒宴中接受眾人的勝利歡呼,特別是死對頭八原的道歉。 慶功?為什麼不慶功? 夜襲是我們皇軍的強項,只要能突破美軍防線、讓我軍混入美軍裡,美軍的海面砲擊跟空中炸射就無法發揮,如此一來,美軍地面部隊就毫無優勢,而我們視死如歸的皇軍戰士也必能將貪生怕死的鬼畜英米殺個精光。

尤金說他們陣地的後面,也就是北側,沒多久之後竟然也傳出槍聲。這難道是日軍已經切斷了他們的後路了嗎? 尤金聽到有人說,別自亂陣腳!大家沉著一點!那可能只是後方被嚇到唔哉郎ㄟ菜鳥看到影子就喊有鬼在亂開槍而已。 尤金也回憶到,在更遠處,後面西北方向的海面上開始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尖銳飛機引擎聲。

事實上,那是日軍飛機開始俯衝攻擊渡具知錨地的美國海軍船團。密密麻麻的光點從海面慢慢地飛上天空,飛得好慢。那是遠處艦艇上的防空砲火。海面上的砲火就像閃個不停的閃光燈,偶爾照亮黑暗天空裡的日軍飛機,也不時出現拖著橘紅色火燄的日軍飛機劃出一道弧形火線往海面墜落。 計劃中原本應該在清晨去跟中軍第32連隊會合之後北攻棚原高地的日軍輕型坦克被美軍精準的反坦克砲打到只剩9輛。中軍由伊東上尉領導的前鋒,歩兵第32連隊第1大隊,約600名日軍兵力,在等不到坦克來會合的狀況下,伊東仍然帶領著前鋒繼續往棚原方向前進,而且成功衝破了美軍防線。伊東突破美軍防線的消息傳到首里要塞,坑道裡的戰情室爆出一片歡呼聲。只是,全線日軍也只有伊東這成不了氣候的一小股兵力成功突破美軍防線,而且這個突破並不能帶來戰略上的收獲;他們只是去送死。

在這場日軍自找的混亂大屠殺中,有一名日軍老排長算是還有點腦袋;他帶領著一小撮年輕步兵往北進行夜間強襲到一半時就發現這樣做只會無謂損耗兵力,於是就向他的兵大喊「撤退! 撤退!」結果,他的兵在槍林彈雨中全都愣住杵在原地不動呆呆地看著他。這個老排長瞬間意識到這些砲灰兵在訓練時根本沒聽過什麼叫做撤退。老排長靈機一動改變命令大喊:「目標南方(也就是後方)500米山丘反斜面,攻擊前進!」這下他的兵才聽懂,全部向後轉,往南方以攻擊姿態「英勇」地衝向後面一個小山丘的反斜面…一小塊美軍砲兵疏忽掉的地方。

我們再來看看「孤臣」一篇裡提到的長勇規劃的5月4日全線逆襲計劃。

更正:上圖左側標示"日工23″處,其原意應為日軍第26運輸營(日稱船舶工兵部隊,美軍稱The 26th Shipping Engineer Regiment);製圖時該部隊番號被劉選手誤植為23。往後有空時再來重製圖更新。

長勇的計劃是從首里防線一口氣把美軍推回到如今普天間機場,也就是比當時牧港防線更北邊。基本上這次反攻是由三個作戰方案所構成:

(1)陸面總攻

(2)東西兩岸登陸包抄兼騷擾美軍後方

(3)神風特攻隊癱瘓美軍艦砲對美軍地面部隊的支援火砲

這是標準的wishful thinking,一廂情願。 八原在作戰會議中就指出,日軍可以撐到現在完全是因為有沖繩地形在眷顧著兩項最重要的軍事資源:日軍重型火砲及主力步兵(第24師團)。這些大砲跟士兵原本都藏在美軍打不到的坑洞裡,但是為了這次反攻,這兩項資源就勢必受到提前損耗。主戰的長勇所犯的第一個錯是下令把重型大砲從坑洞裡拖出來。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藏在坑洞裡的大砲大多都只能對著相當有限的方向進行射擊;拖到開闊地面之後就沒有坑洞礙手礙腳的,可以盡情地選擇目標對美軍施以無情的打擊。這是他想的。這讓美軍很快就能鎖定日軍重砲的位置,隨後發動優勢立體打擊,重重地損傷了日軍重型大砲的作戰能量。 長勇第二個錯是讓士兵進入開闊地面在毫無掩蔽之處對美軍進行攻擊。還記得嗎?我提過日軍思維是我讓你砍到我的肉,是為了我可以砍到你的骨。這個思維最大的漏洞是一件事:「血」。一但肉被砍到,就會開始大量失血,也就啟動了失血過多死亡的程序。 當日軍地面部隊離開了首里防線的蔽護,衝到牧港防線南側的開闊地後(南上原一帶),就全都變成待宰的鴨子。美軍還特別針對日軍可能的退路加強砲擊。好不容易天賜良機日軍自己從洞裡冒出來送死,美軍當然不能輕易讓他們有機會又躲回去洞裡。

尤金跟K連無助地在寒冷的暗夜裡等待著一直沒出現的敵人,最後總算天際出現曙光,意味著K連暫時可以不用擔心會有日軍的夜襲。 然而,其它陸面、海面、及空中的美軍仍然在繼續抵擋日軍瘋狂的進攻。尤金也提到天色比較亮了之後,也就比較能看清楚這一天在海面上的鐵風暴了。是的,尤金也用了「鐵風暴」這個名詞來形容沖繩的戰役(pp. 221)。他說,在清晨時分忽然間遠處西北方海面閃出一團特別大的火光,那是一艘大船。好幾秒之後才傳來低沉但堅定的爆炸聲。這團大火球接著冒出濃煙一直往上竄,算算有好幾百公尺那麼高。 那是日軍神風特攻隊第65振武隊(於「八紘一宇 」中敘述)對美國海軍輕型巡洋艦伯明罕號發動攻擊(USS Birmingham, CL-62,見下圖)。 Kami 什麼叫兄弟?朋友們,什麼叫義氣? 遠處海面美軍船團上空竄著一群又一群日軍飛機,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小黑點,那都是防空砲。但是有些海軍艦艇是把大砲對準了海岸線的可疑日軍藏匿處狂轟。這些海軍艦艇兵的弟兄多尊貴、多可愛啊! 他們竟然寧可不管自己頭上飛來飛去的神風特攻隊,也不放棄對陸地上海軍陸戰隊的支援! 日本軍隊的哲學是「我讓你砍到我的肉,是為了讓我能砍到你的骨。」這一天,美國海軍清清楚楚告訴日本人,「你家天皇是你家的事,但你休想動到我弟兄的一根汗毛!」

截至5月4日0600為止,日軍右軍攻勢付出慘重的代價後,有小股兵力滲透了美軍陸軍第7師的最前線,抵達小橋川北側高地。日軍中軍功勢也有伊東隊溜過美軍陸軍第77師的防線,抵達棚原集落西側。日軍西軍則似乎沒什麼特別的攻勢。 熱愛日本文化、喜歡日本動漫影劇的朋友一定聽過一句話:"不可以輸啊~" 就連日本311震災的勵志海報上也寫著同樣的一句話。怕輸是深植日本文化的一件事。但是,光只是怕輸就意味著會贏嗎? 日本人喜歡先看到氣勢驚人的場面,接著喜歡看到流著眼淚的戰敗英雄。最好來個英雄自殺,或是安排一下看有誰可以很浪漫地死掉。基本上,日本文化會努力朝向成功的方向走、接著更努力朝向失敗的方向走。這是票房保證、這是圓滿人生、這是光宗耀祖。最後,若被問到輸的原因…日本人就會發揮南朝鮮模式:耍無賴。這一點,日朝一家親。 帝國最後陸攻也是依循這個公式。美日雙方心知肚明,白晝裡離開洞穴的日軍往往 會全軍覆沒。此時,日軍將領還有著"不可以輸啊~"的僥倖心態,想要不顧現實硬撐到底來賭運氣,反正如果出發點是浪漫的(不問是非對錯禮義廉恥的),那就算失敗了也是一種無上的光榮,而且會受到鄉親的原諒跟崇拜。相對的,美軍這邊雖然正苦於應付胡搞瞎搞到處亂篡不按牌理出牌的日軍散兵游勇,但美軍也同時在緊急啟動全面追擊的規劃,就等你日軍這一波攻勢胡鬧到自己累。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尤金史賴吉在戰後結婚的妻子珍尼(Jeanne A. Sledge)在媒體訪談中公開表示過,她本來也不相信有這回事,所以決定親自做個實驗。她在尤金熟睡時輕輕地喊:大槌子,起來。接著尤金立刻睜開雙眼。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