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牧港肉醬

發表留言

第九章 長勇的大反攻

牧港肉醬

正式來說,長勇的大反攻是從5月3日1800開始的;打頭陣的是來自九州的日軍轟炸機與神風特攻隊,其目標是渡具知錨地的美軍船團。大部份這些日機飛行員都相當急功短視而且嚴重缺乏紀律。他們在接近沖繩的外海遭遇美國海軍佈署的外圍驅逐艦時都沉不住氣而違令展開攻擊。他們在久米島西方大約50公里海面(美國海軍海上雷達哨第十號)擊沉了美國海軍驅逐艦利德號(USS Little, DD-803)、一艘中型登陸艦(LSM),擊傷兩艘佈雷艦及一艘登陸艇,但是他們卻沒傷到他們的主要目標。

第二波空襲是5月4日0000(午夜),其目標是美軍十軍團的後方。美軍激烈而兇猛的防空火網把來襲日軍轟炸機一架接一架地打下來,其它轟炸機就算飛到目標上空,也只敢隨便地把炸彈亂扔就急忙掉頭落跑。前一篇提到尤金目擊的海上戰鬥是又另一波的空襲。

緊接在午夜之後,由日軍第26運輸工程營連同部份海上挺進大隊的砲灰兵組成的西路逆登陸部隊悄悄地從從那霸海邊出發了。

去沖繩玩過的朋友應該知道波之上神宮。這個神宮的下面有個很小的沙灘可以讓觀光客戲水。朋友啊,26運輸工程營就是從這裡出發的啦。

DSC03649

西路登陸部隊划著折疊式登陸艇、強徵來的小船、甚至包括傳統琉球小舢舨沿著海岸線北上。 下圖是我在沖繩縣立博物館拍的古琉球舢舨。

DSC02893

划呀,划呀,右手邊陸地上的激烈砲火離他們愈來愈遠,只有海面上船槳碰撞到船身的聲音、舢舨拍打浪頭的聲音、跟海浪的聲音。此時此刻,他們享受著全沖繩最寧靜、最平和、最安全的短暫奢華與幸福。 在這片黑暗中,他們漸漸失去方向感;就連抓來划船的當地人,琉球少年保衛隊,也就是一些國中生高中生,也無法辨識他們自己現在划到大約什麼地方了。到最後他們只能用划船的時間去估算划船的距離。這幾百名雜牌軍組成的登陸部隊完全沒有接受過登陸訓練;他們只是一些負責照顧運輸船的工兵、原先被安排準備駕著自殺小艇去撞美國軍艦但後來卻無用武之地的砲灰兵、跟一群倒楣的琉球小朋友。

划到現在,差不多到了目的地了吧,北谷?

啊不管了啦,反正死路一條,能不能精準登陸又有什麼差別? 他們的任務不就只是騷擾美軍後方嗎?

這幾十艘舢舨於是各自轉向東方,開始朝向陸地前進,零零散散、沒有組織地登上一處海灘。先到的要等後面還沒到的,因為他們必須先集結成有效數量才有辦法進行攻擊。

一輛靜悄悄地停在牧港海邊黑暗處的美軍兩棲輕裝甲車裡(註一),砲手躲在車裡監視著黑漆漆的沙灘,只有偶爾來自遠方內地砲火的微光偶爾灑在沙灘上。一邊是遠方的砲火聲,另一邊是規律的海浪聲。只有這些聲音,也只該有這些聲音。

好幸福啊! 砲手這麼想。應該不會有日軍笨到會來這裡登陸吧。他也怕日軍滲透過來摸掉他們的輕裝甲車,但就算鬼子摸過來,應該也是來自左前方的內陸方向,不太會來自右手邊的海面。他的注意力難免偏重在他的左邊。

然而,他聽到他的右邊原本很規律的環境聲音多了一些微弱的不一樣的聲音。他的心臟瞬間涼掉。

什麼不一樣的聲音?管它! 先開槍再說!

「噠!噠!噠!噠!噠!噠!」他把砲塔往右轉,向漆黑的沙灘上發射同軸30機槍。

被槍聲嚇醒的車長從狹窄的座位上坐正,瞄了一下手錶,大約半夜一點:

「他媽的現在是什麼刺激?」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砲手又送出一串子彈,然後在彈殼滿地亂滾的金屬碰撞聲中回答:「鬼子來了!」

「哪裡?」車長在槍聲停下來後小聲問。

「海面! 應該是海面!」

「什麼應該是?說清楚!」

「老大,我聽到奇怪的聲音!」

車長伸手抓起早就擺在身旁的一隻信號槍伸出砲塔往上打出一顆照明彈,然後把砲塔蓋子關上鎖緊。他對著砲手說:

「停火! 停火! 用力聽! 找影子!」 車長用手去摸了一下他頭頂的砲塔蓋子鎖緊用的把手,確認蓋子有鎖緊。

30機槍暫停下來,兩個人聽了一會。遠處海灘上還真的有人在哀號,而且不是英文。半空中微弱的「咚!」一聲,照明彈開花,照亮了一小片沙灘。隨著照明彈緩緩下降,光線的角度也愈來愈低,最後低到把遠處海面上漂著的舢舨照出影子,也把海灘上找不到洞躲的日軍照出長長的影子。(註二)

「靠! 鬼子!」車長大聲罵,同時對著砲手喊:

「給我打!」

砲手接著扶起30機槍,對著晃影處一陣狂開槍。

車長抓起無線電大聲吼著:

「CP! CP! 查理四,拐八六洞區有接觸! 重覆,拐八六洞區有接觸! 敵軍企圖登陸。查里四接敵,查里四接敵!」

不等回話,車長向駕駛兵吼著:「發動引擎,我們往海邊衝!」駕駛兵轉電門,引擎不情願地低吼了幾聲之後啟動。車身頓了一下、履帶繃緊,裝甲車爬出陣地朝向黑暗的沙灘一邊前進、一邊噴著30機槍的火光。

已經上岸的日軍覺悟到再也無法在沙灘上隱藏後,索性不躲了,都拿起槍衝向這輛裝甲車。還沒上岸、還漂在海面舢舨上的日軍也發狂地加快划船的力道,但是各舢舨的前進方向卻愈來愈亂。有的急著上岸、有的原地打轉、有的繼續往北。

不過才一、兩分鐘,漆黑的海平線就蹦出綿密的砲口火光,大口徑砲彈群劃過天空,傳來其特有的恐怖尖銳爆音,漆黑的近海海面上接著往天空竄出一個接一個的巨大水柱跟一波又一波讓人短暫失去心智的爆炸壓力波。美國富翁的火砲炸射來了。

劇本不該是這樣演的! 在海面上被砲彈激起的巨浪輕易掀翻的舢舨上的落海日軍都在這麼想。可惡的美國人,你們不是早該被先前的神風特攻隊送到海底去了嗎?

在黑暗的沙灘上的日軍都爬起來尖聲高喊「天皇陛下,萬歲~~~」然後漫無目標就往內陸方向衝。其它也沉不住氣的日軍也開始跟著衝。看到大家衝,更多人也跟著衝。有的是無奈地跟著衝,很敷衍地喊著愛國口號,但眼睛都在找尋可以躲藏的礁石。

輸人不輸陣,日軍喊口號都在比大聲。

這一波砲火四射殺聲震天驚動了不遠處的一小股美軍守軍:配置在小灣(Kowan)地區的海軍陸戰隊第1師1團1營B連(1/1/B)。原本在北沖繩的海陸1師是在5月1日左右才調到南沖繩的。1/1/B的兵在黑暗中你推我擠,搶著跳進自己的陣地位置;很快地B連的槍也打響了。一時之間,雖然不知道日軍到底在哪個方向,但是朝著鬼吼鬼叫的聲音方向開槍就對了! 接著B連迫砲組發瘋似地把一發又一發的照明彈打上天空,把整片海灘變成白晝。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場惡夢:沙灘上、水面上,全都是日軍,一看就知至少也是好幾百人。B連不知道海面上會不會湧來更多日軍,也只能發狂似地對著黑暗的大海拼命灑子彈。

下圖是我從嘉數高地往西拍攝牧港海岸的一部份。

P8050088

同營的C連有一個排在當時由B連指揮,配置在當時整條美軍防線的最西邊。C連這個排的人也加入了這場反登陸戰鬥。日軍第26運輸工程營的登陸載具還包括駁船,也就是四四方方、沒頂也沒蓋的特大號木板船,有的擠了上百名日軍。其中一艘被C連這個排發現,而駁船上的日軍當然也沒好下場。駁船上擠在一起的日軍被打成頭爆腸流,有的乾脆就往海裡跳,企圖逃過這一劫。跳進海裡的日軍,他們的腦袋就浮在水面上,三步五時被波浪舉起,而B連的守軍也就專門找這些冒出來的腦袋開槍。

就在B連大小武器吐著火舌的時候,幾個老竽頭先後對著班兵們大喊:「大口徑的停火! 大口徑的停火! 小口徑繼續打! 我們的裝甲車要進入射擊區了!」

果然從陣地東北方傳來海陸們都很熟悉的LVT裝甲車引擎聲。黑暗的沙灘上,闖進來一輛噴著30機槍火舌的裝甲車,加足馬力沿著水岸移動。一開始B連的兵還搞不懂這輛裝甲車想做什麼,但他們很快就明白了。這輛裝甲車的履帶攪著海灘上的沙,也攪著趁黑躲藏但來不及逃跑的日軍。而想逃離裝甲車的日軍就必須站起來落跑。他們一站起來,B連的兵就集中火力開槍,把逃跑中的日軍打成蜂窩。

衝進沙灘的輕裝甲車是LVT(A),如下面的截圖:

下圖是登陸沖繩的LVT(A)舟波:

圖片來源請按我

從上面的LVT(A)照片來看,我們可以發現這輛兩棲登陸艇改造的輕型兩棲裝甲車有機槍的射擊死角;它很難打到靠近它的目標。面對趴在沙灘上的日軍,牧港海邊這輛LVT(A)也只能用它的履帶當做武器。

很快的,美軍透過通訊把火力組織起來了。B連的機槍在最靠近防線的區域構成阻絕火網。沙灘水線區域由這輛勇猛的裝甲車來回碾壓,搭配B連步槍兵的集火掃射,而排用機槍BAR就對著裝甲車的後面掃射來防止日軍從裝甲車後面去攻擊裝甲車。再往外頭深一點的水域則是由遠處的海軍戰艦、驅逐艦、還有砲艇構成阻絕火網。海軍火網雖然不能太靠近B連,但是B連的迫砲除了繼續維持照明彈的照射,也使用高爆彈填補艦砲的死角。

牧港的濱海,現在變成了四面八方噴濺著血液的地獄。屍塊、斷手斷腳,不斷被拋向半空中,裝甲車的側輪間隙黏滿了混雜著沙粒的人肉肉醬跟撕裂的軍服布料。

更多的LVT裝甲車也馳援現場,加入了牧港肉醬生產線;他們是第3兩棲裝甲運兵營派來增援的。在牧港機場後方附近擔任後備的海陸1團2營也派出C連去補強1營B連的右翼。不論是已經上陸的、躲在漆黑海面上的,日軍都完全沒有地方跑,也沒有地方躲。趴著的、奔跑中的、抓著殘破舢舨浮在水中的,全都沒希望。活的、死的,也都沒差;不是被砲彈打碎,就是被裝甲車壓碎。

但是在美軍把火力組織起來之前,還是有些比較早上陸、大約一百名的日軍成功溜過1團1營的防線。1營營長查堡上校派F連去掃蕩這些滲透成功的日軍。一片混亂中,查堡上校擔心的是他並不知道還會不會有更多的日軍進行登陸,而他手上只剩下G連可用了。他於是緊急求援,而上頭也在0300調派7團2營增援查堡上校。到了5月4日0500,這兩個營完成會合。經過將近三個小時的大開殺戒,天色開始亮了。增援的7團2營接手,進入沙灘殺戮區進行掃蕩,讓1營去準備繼續執行當天原訂南侵的任務。

1/1/B的迫砲組在這幾小時的反登陸戰鬥裡,總共用掉大約1,100發60迫炮彈。1/2/C光是用在掃射沙灘就用掉了五十箱彈藥、燒壞六根機槍槍管。

7團2營他們沒有找到任何活口。基本上,就連有全屍的日軍也沒找到幾具。兩天之後,也就是5月5日,遠在北谷的海邊,當地駐防美軍在海邊擊斃一名日軍,檢查遺物後認定是26運輸工程營的一員。

這一夜,估計約600至800名日軍被殲滅在牧港區沿岸。同時,在東岸登陸与那原機場海岸的第23運輸工程營則是更慘。四百多名兵力中只有區區不到20人踩上了沙灘,但也很快就送掉小命。而其它人大部份都在海面上就被美軍擊斃,只有少數幾艘小船逃掉,灰頭土臉回到出發地,大約在如今的与納原小學附近海岸。這些僥倖逃回來的都被打散分發到各作戰單位去當補充兵。

下圖是我在上原高台公園往東方的巴克納灣(Buckner Bay)拍的。照片中的幾座儲油槽的位置在戰時並不存在;那是戰後填海的新生地。儲油槽的位置大約就是第23運輸工程營當時被殲滅的海面位置。照片下方的平地就是戰時的与那原機場。

這就是被日軍譽為戰神的長勇所規劃的大反攻的第一波。

戰後五十年,自詡代表琉球人發聲的沖繩時報(Okinawa Times)在論及這次牧港登陸作戰的往事時指出:

「攻擊成功後全員戰死。」

成功?成功在哪裡?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

長年靠著東京豐厚補助金援而直接或間接獲利的琉球社會上層階級裡,隱約可以看出他們是跟誰站在一起。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沖繩戰共有超過一千輛各型LVT被投入作戰任務,佔LVT生產總數量的一半。

註二:照明彈在空中放光時,其正下方的物體幾乎不會產生影子,所以正下方的人只要固定不動,就有機會不被辨識出來。照明彈隨風偏擺並下降後,光線角度就會隨之改變,原先在光源正下方藉著固定不動來欺敵的人,就會被偏斜光源照出影子。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