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集結

發表留言

第九章 長勇的大反功

集結

夕陽西下時分,這是美日雙方通常都不會有啥大動作的短暫時段,而5月3日的南沖繩戰線似乎沒什麼異狀,依然是老樣子:震天砲火。

安波茶方面,老樣子;海陸1師又被擊退之後,尤金在細雨中彎腰煮咖啡暖暖身子準備在震天砲火中迎接寒冷又漫長的一夜。(參閱「安波茶(三)」)

前田高地方面,老樣子;77師再次被趕下頂部台地,戴斯蒙竇斯在震天砲火中繼續忙著照顧傷兵,(參閱「奇蹟」)而才剛損失最後一個戰力完整的連的志村營長在震天砲火中唉聲嘆氣。

幸地(Kochi)方面,老樣子;第7師17團3營跟第77師383團3營在震天砲火中盤據在山頭。

首里要塞方面,長勇從東京帶來的糕餅師傅正忙著準備點心,而八原高參溜出首里要塞在震天砲火中跑去前線找老朋友咬耳朵。

飛在日軍高射砲射程以外的美軍小熊觀測機在震天砲火中懶洋洋地繞著南沖繩飛最後的一兩圈,地面上還是老樣子。光禿禿的高地、佈滿彈坑的農地、殘垣斷瓦的村鎮(註一),但就是看不到日軍。

又是膠著的一天要過去了,等著小股日軍晚上又來蓋布袋吧,每個美軍心裡都這麼想。

直到太陽沉入東中國海。

下圖:北谷(Chatan)的暮光。

DSC_0400

朋友們,記得我說過嗎,沖繩的故事,只要你努力挖下去,最後你會挖到台灣。目送著同樣西下的夕陽的,還有在台灣的一群人。

他們是參加當天入夜後出發的「菊水四號」特攻作戰的飛行員。例如:

花蓮陸軍特攻第17戰隊、駕駛川崎飛燕三式戰鬥機(Tony)的下山道康少尉;

新竹神風特攻振天隊、駕駛九七式艦上攻擊機(Kate)的掘家晃中尉;

台中陸軍特攻誠第35飛行隊、駕駛中島疾風四式戰鬥機(Frank)的遠山秀山少尉。

宜蘭龍潭陸軍特攻飛行第20戰隊、駕駛中島隼一式戰鬥機(Oscar)的島田治郎少尉。

這應該是他們此生最後一次眺望夕陽。

天色完全暗下來之後,整個南沖繩就靜悄悄地全都動起來了。日軍參加大反攻的各大隊(營)開始從坑道、民宅、瓦礫堆裡冒出來集結。躲在146高地(日軍地名)反斜面集結的步兵第32連隊(番號山3475)第1大隊第3中隊長工藤、第1機關槍中隊長岸、第1步砲小隊長高井,歩兵第89連隊第2大隊長深見八千代,四個人難得湊在一塊。深見特別跑來揪另外三個人做伙,因為24師團長雨宮為了獎勵他們四個人在前幾天從美軍77師306團3營手中把146高地給搶回來,就特別派人送來幾包菸當做打賞。深見是來分菸的。難得有這麼好又這麼特別的菸來解癮,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這四個人只是默默地抽著菸,絲毫沒有開心的表情,也沒有說些平常必須掛在嘴邊的愛國敬語。他們才跟美軍306/3交手,雖然贏回146高地,但也是險中慘勝;他們非常清楚306/3撤退後會帶來更多的人馬跟坦克來復仇,而再過幾小時他們就又要再去跟306/3廝殺。這四人之中,工藤要先出發。

他們都累了。心裡累了。這一次,他們應該不會活著回來,因為上頭瘋狂的反攻計劃基本上就是要他們去死。光是搶回146高地就把他們搞掉半條命了,還奢言一路打去普天間?這個迷你紙菸趴差不多也就是他們四個人為自己合辦的告別式了。

必須先出發的工藤也是最先把菸大口深深吸完的。他把菸屁股踩熄之後抬起頭看著大家。四人目光接觸,心知肚明。還是沒話可說。說什麼都不對。工藤想要打破沉默,但稍微猶豫了一下。他是該說「那就這樣吧(意思是自己死定了)」,還是該說「再會(意思是大家都會死,死了之後到靖國神社再相聚)」?咒自己死、咒大家死,怎麼說都不對。靠腰! 好吧,工藤就說:「這個嘛…」,然後跟大家點個頭,就自顧自離開洞穴。另外三個人依然沒出聲,只是目送工藤的背影,好像也是在目送自己的背影。菸,會抽完的,也快要抽完了;紙菸趴…不對,自己的告別式,也會結束的,也該結束了。靜靜地,三個人分頭離開,還是沒說話。

直屬32軍的砲兵部隊開始把各地重砲全都從坑道裡拖出來往開闊地面佈署。75毫米的防空砲也是,都被拖出洞穴佈署在大口徑大砲的周邊地區,預備用來阻擋天亮後小熊觀測機跟美軍戰鬥轟炸機的靠近。隸屬於砲兵的其它支援性質的砲灰兵跟軍伕帶著燃油、乾草、廢輪胎等等一切可以製造濃煙的東西到主要大砲周圍去待命,預備用烏賊戰術搞一大堆黑煙讓美軍看不清楚大砲的砲口閃光、砲管排煙、當然還有開闊地面的砲陣地。一直沒出現在前線的日軍戰車第27營也開始分別從与那原跟首里南方的藏匿處現身,準備前往往石嶺(Ishimi,如今城北中學附近)集結。

這些趁夜進行集結的日軍原先就從觀察到美軍砲兵炸射密度分佈情形找到彈著較稀薄的地區,準備從這些地區迂迴前進到攻擊發起線。然而,美軍情報單位在過去約48小時前就很敏感地發現日軍有點不太對勁,就預備在這一晚開始加強預防性的阻絕砲擊(參閱「勝利在望,第二次」)。瞎貓碰上死老鼠,這些集結中的日軍沒料到會有這種事,結果各部隊都中標了。上面提到的日軍戰車第27營,其第2中隊共11輛中型坦克(九七式改)原先都藏匿在首里要塞後面,想要在入夜後摸黑沿著五號公路(Route 5,或Highway 5,或Ginowan Road,美軍稱呼;日方稱宜野灣道路;戰前首里跟宜野灣(Ginowan)之間的主要幹道)最南邊一小段路前往營集結地,也就是現在的首里東高校。可是呢,美軍早就起疑心而針對這條幹道的這一小段路實施了徹夜的阻絕砲擊。如此一來,第2中隊就不能也不敢走五號公路了。

下圖:5月3日入夜後,美軍以五號公路南端為阻絕砲擊目標的部份密集落彈區,如今是縣道241號平良十字路。照片下方是我的潛水指北針。放大照片後可看到方位是285度。中間的小尖山是100高地(Hill 100,日軍稱110高地)。落在這裡的阻絕砲火讓第2中隊轉彎了。

P8180927

那怎麼辦?

沒關係! 山不轉,路轉! 我們是坦克車,沒路就開路,怕什麼?!

第2中隊的11輛中型坦克就從五號公路上往東邊一輛接一輛顛顛跛跛開進農田裡,準備繞道繼續北上。鬼畜米兵,你們看清楚了! 皇軍戰車兵的豪邁就是這樣! 跨過田野、越過溝渠,受到少女們的崇拜也是剛好而已的啦!

是的! 山不轉,路轉。可是,腦袋也請跟著轉。

當時的沖繩首里城以外就全都是田。一塊又一塊的田。田裡都是軟泥,再加上梅雨季前的連日陣雨,這些黏性很高的土不但濕軟,而且是無孔不入啊! 再加上他們是摸黑開坦克,不能開燈的;一開燈就等於找死。所以前方路況是完全無法掌握的。

下圖:這是我2014 IB3在沖繩雨後鄉下的慘況。這還只是一輛算輕的碳纖公路車就能吃土吃成這幅德性,那15.8噸的九七式改坦克車呢?( 朋友們,這樣能瞭解我為什麼事先如此舉格把公路車改成碟煞了嗎?)

P7310157

第2中隊的11輛腦殘中型坦克車就一輛接一輛在沖繩的田裡顧路,最後只有兩輛逃出爛泥,帶著一堆土到營集結處報到。

心思較細的朋友也許已經舉一反三想到,坦克很重,但是大砲也很重呀,那日軍砲兵有沒有遇到類似狀況?

Bingo! 喂那共套枝,目屎就撥咩離。沖繩戰日軍砲兵主力是九六式十五公分砲。拖行重量高達4.9噸。若再加上大砲拖車,也就是制式九八式6噸牽引車的6噸,加起來就是11噸。同樣的負責運送砲彈的卡車也沒好到哪裡去。這些大砲跟彈藥都是藏在山裡、洞穴等不會有平整堅固路面的地方。可以想見的是這些大砲跟彈藥都只能化整為零,再抓一海票琉球農民跟小朋友用雙手雙腳扛到開闊地面的陣地。

午夜前,先前提過的第26及第23船舶工兵大隊開始出海。這就不重覆了。到了2400,也就是5月4日0000,歩兵第32連隊第1大隊第3中隊(工藤中尉指揮)約八十名兵力從32連隊集結地146高地反斜面先行出發,目標:東北方120高地(前一天120高地又被美軍306/3搶回去)。120高地是24師團反攻主力必須通過的開闊地面的西側高地,所以若能在主力出發之前就把120高地拿回來,就能降低西邊美軍的牽制打擊。

扣除2-3人一組、先行滲透美軍防線,尋找高價值目標進行破壞(例如連級或營級指揮部、砲兵觀測哨、前進彈藥油料堆、通訊設施等)的小規模日軍不算,工藤中隊算是長勇大反攻的首支出發進行預先打擊的地面部隊。工藤的長官,32連隊第1大隊長伊東是個心思細密的人。他靜靜地在工藤隊後面一段距離跟著走。他要親自瞭解美軍的虛實。東西兩岸遠處傳來新增的劇烈砲聲,低雲反映著朵朵的照明彈。美軍落在整個首里防線的砲彈也愈來愈強。應該是突襲要素開始破功了吧,伊東這麼告訴自己。果然,他前面的工藤隊再前面,也就是120高地的美軍居高臨下的陣地開始噴出火舌對著下面打。工藤隊被發現了! 壞了!

伊東立即命令工藤:中止攻擊! 中止攻擊!

如此果決命令中止攻擊在日本文化裡並不是一件尋常的事。阿本仔呢,下流無恥、卑鄙齷齪、有禮沒體、腦殘無謀、心口不一、草菅人命…不管你怎麼罵,他們頂多說一聲 soly (sorry)然後當你是路邊野狗亂吠,不當一回事。這個封閉島國文化沒有能力去認知到人性與生命的普世價值;他們認為只有大和民族配當人類,其餘的人類都是次於人類的一種可有可無的存在物。但是,若你罵阿本仔懦弱,是隻被嚇到的雞,那阿本仔的反應就不會一樣了。因此,阿本仔怕被人笑是懦夫,會怕到會毫不猶豫地做出下流無恥、卑鄙齷齪、有禮沒體、腦殘無謀、心口不一、草菅人命的事;誇張乖離的程度愈高,就愈能安全地遠離懦弱的笑柄。在我接觸到的沖繩戰史裡,跟美軍相比,絕大部份的日軍軍官都無法在必要時果決地下達暫停攻擊甚至撤退的命令。伊東,不一樣。

伊東發現120高地的火力很飽實,沒有弱點,所以不能讓工藤隊去白白送死。接著伊東連絡他的老闆,北鄉連隊長,建議不要以弱擊強,應再耐心等待更佳時機。北鄉連隊長表示瞭解伊東的專業判斷,但攻勢不可中止,命令伊東部立即繼續執行攻擊。

工藤隊繼續在黑暗中匍匐前進,朝向120西側斜坡緩慢移動。然而,工藤的老對手,美軍306/3,機槍的射擊模式很沉穩、迫砲也毫無紊亂跡象,打得工藤隊前鋒停止前進。工藤隊後面的人馬慢慢冒著敵火往前摸,摸著摸著怎麼摸到自己的前鋒?工藤這才發現攻勢受到頓挫。激烈槍砲聲中,工藤大喊:「回報」! 沒多久,狀況就一一回傳。第一排剩五人、第二排剩20人、連上幹部半數陣亡。

這還得了? 還沒摸到120高地的邊,兵力就損失過半?! 奶奶的! 美軍還沒用上艦砲支援耶! 工藤情急之下大喊:「就地建立防線(停止攻擊前進但也不撤退的日軍習慣用來騙人騙自己的委婉說法)」!

日軍重砲逐漸完成佈署,也開始恢復砲擊,但這還不算是規劃中的正式反攻砲擊。

遠處西方海面傳來陣陣火光;來自台灣各地機場的神風特攻隊正在攻擊美軍船團。

步兵第32連隊第一大隊長伊東在146高地反斜面對部屬下達攻擊前最後指令。

步兵第22連隊第11中隊長木口恒好大尉在小波津川攻擊發起線反覆想著八原的請求。

海陸1師5/3/K的尤金在安波茶的散兵坑裡皮皮挫。

32軍參謀長長勇在首里要塞旋開強尼走路的瓶蓋。

六歲西瓜皮比嘉富子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躲在什麼地方。

瞬間,世上全部的噪音,甚至包括美軍富翁的豪華砲擊,相比之下都變成了微弱的蟲鳴鳥叫。

日軍史上最猛烈的砲擊開始了。

在1945年5月4日0450。

DSC02391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琉球國仿傚中國皇宮建造的首里城經過4月19日美軍富翁的超豪華集中炸射之後從地表消失,只剩一座鐘孤苦伶仃杵著。這一天美軍對首里的轟炸使用了大量的奶磅燒夷彈。每一顆空投奶磅彈在爆炸瞬間可以讓50公尺方圓的地面成為一片火海。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