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第5砲兵

4 則迴響

整個太平洋戰爭中,美軍遭遇到日軍砲兵佈署密度最高的地方就是在沖繩。一名叫做海斯汀的學者(Hasting, 2007;註一)報導了過去太平洋戰爭期間,美軍士兵戰場發瘋的精神病患的案例。他指出:

Smith_Oliver_P奧利佛史密斯將軍是沖繩遠征軍攻島階段指揮官巴克納將軍的參謀。沖繩戰期間史密斯有一次到後方野戰醫院去巡視受傷官兵,他看到醫官正在安撫一名傷兵。史密斯問旁人,這兵是怎樣?隨從湊過去小聲地說,報告將軍,有顆砲彈掉進他的散兵坑,把他嚇瘋了。

傷兵:(喃喃自語)有砲彈! 有砲彈!

醫官:有砲彈!? 那你想怎麼做?

傷兵:挖洞! 挖洞!

醫官:嗯,不要害怕,挖洞會讓你安心的話,那就挖洞啊。你想挖洞就挖洞。

傷兵渙散的眼神並沒有看著醫官,但是他慢慢爬下病床,雙手摸到地上,然後跪在地上。接著傷兵迅速地爬到病房角落,發狂似的雙手扒著地板,想要把地板挖出一個洞。實體的現實對這個傷兵來說已經不具任何意義了。

奧利佛史密斯將軍回憶到這段往事時感嘆道:沒人比他更能把恐懼如此透徹地表達出來。

戰場發瘋(combat fatigue),又稱戰鬥精神症、砲彈驚嚇症、或是老竽頭病。它是日積月累不間斷的身理與心理折磨超過人類能承受的極限後所造成的精神病。有的病患在換到一個友善環境後可以復原,但也有的是終生回不到現實。表面出現的徵兆有很多種;無由哭泣、眼神呆滯、喃喃自語、不躲砲彈。最讓人害怕的是抓起槍亂掃自己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這種精神病只是被當做是一種懦夫才會出現的問題,或直接被扣上裝死不愛國的大帽子。隨著科學的進步跟觀念的導正,戰場發瘋開始受到正統學術界認真的研究。美國方面統計,在二次大戰歐洲戰場上,平均來說,一名士兵進入戰鬥後的第30天時達到最高戰鬥效率。接著戰鬥效率開始遞減。自第100天起就會開始拖累到其它人。自第140天起,就算表面上沒有出現精神方面的疾病,但實際上對作戰已無助益。戰場發瘋並不如大家想的都是沒見過大場面的新兵菜鳥;它主要致病的兩大因素是曝露在壓力下的時間及壓力的強度。菜鳥的確容易被嚇到,但那要一段時間持續嚇到才會瘋。反而是長期征戰的基層幹部,例如士官長。士官長? 是報告班長裡面看起來很兇很懂很厲害的那些人嗎? 是的。他們曝露在強大壓力的時間最久,所以他們是戰場發瘋疾病的高危險群。這也是為什麼它也被稱為老芋頭病。然而機率歸機率,戰場發瘋當然還有其它因素,只能說它跟子彈一樣不長眼,誰都有可能遇上。

這並不是嬌生慣養的美國大兵才有的狀況。一名七世報國八紘一宇的日本海軍飛行員回憶到他在慘烈的菲律賓海海戰(人類文明史上船艦排水量噸數最大的海面主力戰艦的戰鬥)有一次出作戰任務,他們中隊在空中飛往目標海域,航程非常遠。坐在他後面的導航員透過座艙傳聲筒跟他通話,但是他有聽沒有見。他說,他明明有聽到有人在說話,但是自己整個人就很沒力,身體也動不了,明明操縱桿就握在他手裡,但是飛機好像是有別人在開似的。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他看到他們中隊裡先後三架零式戰鬥機慢慢偏航,但卻沒有導回航向,然後就這樣慢慢愈來愈遠,直到消失(註二)。如此跟現實脫節卻無法自拔,就可說是戰場發瘋,程度輕重的差別而已。

在法西斯式的組織裡,例如日軍跟納粹黨,當一名士兵被投入戰場後,他就只有一條路:一直作戰,直到死。他們沒有輪調制度。相對的,美軍跟英軍在二戰期間就導入了輪調的作法,只是當時尚未制度化。我們的國軍在過去抗日八年裡,因為陣亡率高,士兵在戰場上活不了太久,所以戰場發瘋的事卻反而沒有在文獻中出現過。也許有,只是沒有人去做紀錄也沒人去做研究。但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測。蘇聯也是。他們在二戰一開始時還沒準備好,遇到納粹軍隊拉枯摧朽攻進蘇聯,戰鬥民族就只能用大量死傷來拖延,所以蘇軍士兵往往也活不到發生戰場發瘋。這也是我個人猜測,請特別留意。

戰場發瘋在太平洋戰爭裡特別嚴重的有三個地方:瓜達爾康納爾(Guadal Canal)的美國孤軍;貝里琉(Peliliu)的美國海軍陸戰隊;還有沖繩的美國第十軍團(含陸軍第24軍(24th Army)跟第三兩棲軍(IIIAC))。在沖繩的美軍地面部隊有實施輪調,但多半只限於營級或連級單位(註三)。為什麼沖繩戰美軍有輪調卻還發生嚴重的戰場發瘋? 我接觸到的文獻一致指向同一個因素:火砲炸射。

發生在沖繩的炸射是歷史上少見的密集與持久。這些炸射來自於:

1. 美國海軍龐大的艦隊實施的艦砲炸射

2. 美國海軍航空兵實施的地面密接炸射支援

3. 第10軍團的地基砲兵

4. 地面部隊兵器連跟團、營級的野砲炸射

5. 日軍第5砲兵團

6. 日軍各連隊附屬的速射砲跟野砲炸射

7. 日軍數量龐大的迫擊砲與擲彈筒(參閱「細說前田高地頂部」)

其中日軍第5砲兵團或許是美軍戰場發瘋的主要因素。朋友們讀到這裡,應該已經有印象:日軍方面有第62師團、第89師團、第24師團、跟其它一堆阿里阿雜的兵。這些師團都有自己數量不少的野戰砲。但是除此之外,第32軍也有自己直屬的砲兵:第5砲兵團。

第5砲兵團,番號「球9700部隊」,司令官和田孝助(Kōsuke Wada,請參閱文末特別註解)中將。同樣的,和田中將在1940年到1942年期間也配屬關東軍。當牛島滿被東京大本營緊急派到沖繩後,他手下的參謀長長勇跟高級參謀八原就拼命跟上面搶大砲來用。搶了一堆砲之後,就成立了第5砲兵團(下簡稱「5砲」)來管這些大砲。5砲下轄:

5砲團本部;147人

野戰重砲兵第1連隊(球4401)(註五);856人;指揮官山根忠大佐

野戰重砲兵第23連隊(球3109);1143人;指揮官神崎清治大佐

獨立重砲兵第7連隊(球4152);樋口良彦中佐

獨立重砲兵第8連隊(球4154);入野大二郎中佐

獨立重砲兵第100大隊(球18804);565人;河村秀人中佐

獨立臼砲第1連隊(球3666);613人;入部兼康中佐

迫撃第42大隊(迫擊第3-6獨臼中隊);633人;駄馬崎豊少佐

迫撃第43大隊(迫擊第7-10獨臼中隊);615人;松田大尉

獨立測地第1中隊;矢頭徹郎大尉

獨立工兵第66大隊(球10279);865人;植松新一大尉

獨立機關銃大隊(含第3、4、14、17、18、19中隊)

獨立速射砲大隊(含第3、5、22中隊)

獨立高射砲第27大隊(球12517);大滝善次郎少佐

野戰高射砲第79大隊(球2172);森本敏昭少佐

野戰高射砲第80大隊(球2173);須藤久七少佐

野戰高射砲第81大隊(球12425);梅津哲雄少佐

為什麼都冠個 「球」字? 牛島滿的32軍代號就是球部隊。直接建置在32軍的單位就會冠上「球」字再加上編碼。例如雨宮巽的第24師雖然歸32軍指揮,但是24師並不是建置在32軍之下;24師所冠的字就是「山」,稱為山部隊。

5砲的主幹都不是菜鳥。他們大部份都有三年以上的作戰經驗,而且在1944年下半年調到沖繩後就不斷進行實彈射擊演習。 32軍砲兵人數加起來有一萬人之譜(註四),還不包括被抓來當砲灰苦力的琉球人。這也就是說,沖繩守軍每十個人之中就有一個人是砲兵。這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比例。

5砲也是太平洋戰場日軍少見的直屬軍級的獨立專業組織。一般來說,日軍砲兵都是配屬於師團級單位當做戰術工具來使用。到了沖繩戰,日本砲兵算是熬出頭了,其地位被提升到軍級的戰略專業兵科。不過,熬出頭也是來當砲灰啦。戰犯裕仁本來就是要犧牲沖繩跟台灣來保他自己的腦袋。

5砲主要使用的大砲,朋友啊,也很嚇人。

首先我們來看看這款大砲:八九式150毫米加農砲。

J_type_89_150mm-gun

這個笨重的大傢伙,牛島滿總共有八門,配屬於河村秀人中佐的獨立重砲兵第100大隊。八門? 會不會太少? 老闆啊,這款砲總共也只生產了150門;撥交八門給沖繩32軍,真的是已經很大方了。在沖繩的這八門八九式150毫米加農砲全都藏在地下洞窟(廢話! 這麼大一隻不藏起來才怪!),只有在特別的狀況下才會發射,免得七早八早就被美軍找到。

下圖是美軍在沖繩擊潰一座日軍地下砲陣地後發現的八九式150毫米加農砲(註六)。

J_type89_150-mm_gun_okinawa

在這個小洞裡發射這大傢伙,爆音跟灰塵一定很驚人。活該! 自作自受啦。

接下來是一款很有意思、也很搞笑的砲:九八式迫擊砲(日方稱臼砲)。

_J_type98__320mm_mortar

這款很搞笑的巨型迫擊砲配屬入部兼康中佐的獨立臼砲第1連隊,數量不詳。它發射的砲彈很大一顆,簡直像綠巨人浩克把路邊垃圾桶丟到半空中。這種瘋狂大迫砲的口徑高達320毫米,被美軍戲稱為水管砲。

Spigot

這款砲的砲彈雖然很大顆,但是它因為很重,砲口初速也不快,所以飛得很慢。大顆是大顆,但是它能夠投射的破片,也就是它的破壞力,似乎跟它的體積不成正比。有經驗的美軍多半都能看到它緩緩飛上天,然後判斷它的落點,再決定要不要落跑都還來得及。基本上,它對美軍造成最大的傷害多半是耳膜跟心理壓力,因為它的爆炸聲音是真的大到很嚇人。

Spigot_2

如果你上網去找日文資料,你應該會看到阿本仔軍事迷對這款瘋狂大迫砲讚譽有加。朋友啊,阿本仔就是醬,大口徑的東西在他們心理方面好像可以彌補一些什麼缺憾似的。隨他們去自吹自爽,看要不要拓也哥去幫個忙。事實上,在第一線打仗的阿本仔對這款砲是恨到牙癢。為什麼? 貪嘛! 喜歡又粗又大的…東西嘛! 這款砲的砲身在連續發射大約十發之後,砲身跟砲彈之間的密合度就會有問題。換句話說,你不知道這顆大砲彈會不會乖乖地飛出去。它也許會卡在砲座、也許直接掉在你面前。然後呢,它都是佈署在洞穴開口,真發生卡彈掉彈,它就只會留在洞裡,那這些阿本仔砲兵要躲去哪? 就算自己站在洞口給美軍大砲打,美軍也未必能打得這麼神準;但是這款砲一卡一掉,那差不多就要準備上西天了。

再過來是「一式47毫米速射砲」,或一式反坦克砲。

J_type_1_47mm_Gun

這款47毫米的砲雖然小很多,但它對美軍造成的打擊卻相當大。在攻擊美軍薛曼坦克時,雖然它確實能擊破薛曼的裝甲,但貫穿力仍舊不足,不過若運氣好的話,它也確實能把薛曼打到起火。在沖繩戰,它也對美軍步兵造成相當大的威脅。

這我就要特別說明一下了。南沖繩的地形被很多個連續山丘切割成一塊又一塊的小格局戰場,每塊戰場中間又都是開闊地。在這種地形,火砲射程真的不重要;隨便什麼老太婆砲都能從一個小山丘打到對面的小山丘,而在這種條件之下,美軍的火砲就算比阿本仔的老砲先進,但也拿不到任何好處。相對的,沖繩的地理環境能夠略為補償日軍的這些老砲的落後問題。

J_type_1_47mm_Gun_2

曾經有一輛美軍薛曼坦克在攻擊日軍時在前線困在爛泥裡動彈不得,被附近地洞裡的速射砲擊傷,砲塔無法轉動。日軍速射砲的砲長竟然瘋狂到命令他的兵把砲拖出來,拖到這輛薛曼坦克正前方,裝彈發射,打爆坦克,再叫他的兵把砲拖回洞裡去。

再過來也是個大傢伙,九六式150毫米榴彈砲。

J_Type_96_150mm_Howitzer

J_Type_96_150mm_Howitzer_3

這個可怕的大傢伙有一門配屬野戰重砲兵第1連隊第2大隊第4中隊、其它配屬狀況我就不清楚了,但我確知至少有兩門是佈署在沖繩。其中一門在戰後被拖去靖國神社展示,另一門是戰後十年在沖繩西原出土的。

它跟八九式150mm加農砲之間有一個明顯的差異:八九式最大仰角只有43度,而九六式的仰角有65度。差這22度是差在哪裡?差大了。仰角比較小的,就比較偏向平射;仰角大的,就比較能先打高再落下打死角,例如躲在山的另一邊的目標。仰角大的砲也比較能讓砲彈掉進敵軍的掩體。

接下來的一款砲是法國施耐德(Schneider )這個奸商幫軍國日本取得的大砲:九一式105毫米榴彈砲。

J_type_91_105mm_Howitzer

一個日本陸軍師團配屬10門九一式105毫米榴彈砲,可見這款砲受到日本陸軍相當程度的依賴。這款砲大量用在中國戰場,也大量落入國軍跟解放軍手裡,然後國共內戰時雙方也都有使用這款砲。這真是一段蠻悲哀的歷史。軍國日本調關東軍增兵沖繩時,這款砲也就跟著來到沖繩。在長勇的大反攻裡,為了求取最大發射速率,這款砲的砲兵都拿濕步裹在砲管上幫忙降溫。

沖繩日軍有一款很無力的反坦克砲:九四式37毫米速射砲。

J_type_94_37mm_AT

即便是近距離,這款砲依然拿美軍薛曼坦克沒辦法。

四一式75毫米山砲,一款日本仿製德國的大砲。

J_type_41_75mm_4

一個日軍步兵團下有一個砲兵營(連隊砲大隊),配備四門這款砲。我們國軍在北伐前那個時代,因為嚴重缺乏卡車、重型牽引車等吃重裝備移動工具,所以只能以輕量化的砲當主力火砲。當時跟日本買了一批這款砲,然後在漢陽、太原、及瀋陽進行仿製。仿製試做後發現因為製鋼科技實在技不如人,做出來的砲管沒辦法用,只好再跟日本買砲管。後來抗日戰爭開打,就當然買不到砲管。北伐之後,我們國軍也採用了這款砲去打日本人。後來很多這款砲落入中共手裡,這要感謝美國史迪威將軍舉格亂入。他也讓一堆自己美國兵在朝鮮半島死於這款砲。

下圖:我們國軍在抗戰時虜獲日軍的四一式山砲,調轉回頭用來打阿本仔。

J_type_41_75mm

下圖是上海保衛戰的國軍跟四一式山砲:

J_type_41_75mm_2

沖繩日軍還有很多五花八門的砲:

九二式步兵砲:

J_type_92_infantry

J_type_92_Infantry_gun

八八式75毫米高射砲:

J_type_88_aa

J_type_88_aa_2

九八式20毫米高射機砲:

J_type_89_20mm_aa

九0式75毫米機動野砲:

J_type_90_75mm_field

J_type_90_75mm_field2

還有。還有很多種。

各位朋友啊,看到這裡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

小小沖繩,弄來一大堆型號這麼多的砲,這不叫自找麻煩,那什麼才叫自找麻煩?

我想,這只有兩種可能。一、腦殘。二、沒魚蝦也好,長勇跟八原為了盡量強化沖繩的火砲能量,隨便什麼砲,只要搶得到就趕快放進籃子裡運到沖繩先。至於後勤過度複雜化的問題並不是個火燒屁股的問題,可以晚一點再說。

這麼多種的砲當然讓美軍哭笑不得、還造成一堆戰場發瘋。然而,在我認為,對美軍步兵造成最大殺傷力的是這個:八九式擲彈筒。

USMC-C-Guadalcanal-50mm89mortar

這小東西是日本陸軍為了增加步兵排的機動火力而開發的。它攜帶真的很方便,打了立刻可以跑去躲,每個步兵排都有這玩意。雖然它不會有很壯觀的爆炸場面,但是標準化的迷你榴彈加上龐大的數量,又比較容易打進美軍散兵坑,真的是讓人防不勝防。

下圖是美軍(盟軍)在戰爭初期揀到這款擲彈筒時誤以為是架在腿上發射的。真的,腦殘不分國籍,樹大難免有枯枝:

J_knee_mortar_2

不知道有多少盟軍的三寶因此把腿打斷。

最後我想提出來的一項恐懼因素,這項因素在主流媒體跟文獻裡被忽略了:沖繩地質。

美軍情報單位在研究日軍砲彈結構之後發現日軍陸軍對彈頭設計方面有個很奇怪的偏執,特別是最常用的高爆彈(HE)。跟美軍高爆彈相比之下,日本陸軍比較偏好在彈頭裡盡量多塞火藥,至於彈頭爆炸後能發揮多少碎片去造成破壞跟殺傷卻反而不是那麼的重要。假設一切其它條件完全均等,那麼日本陸軍的砲彈會具有較大的爆炸、較大的聲音,但美軍的砲彈會具有較大的殺傷力。照理來講,日本陸軍的砲彈顯然屈居下風。但是在沖繩,日軍砲彈歪打正著,發揮了讓雙方都意想不到的威力。

假設是你,你在下圖南沖繩的一片開闊地面忽然遭遇日軍機槍掃射跟迫擊砲亂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阿娘喂,你當然要趕快找地方躲,對不對? 找怎樣的地方躲? 當然是可以擋住子彈的現成屏障,例如:

(1) 不遠處的一座琉球龜甲墓…靠,管不了那麼多了啦! 躲先!

P8090405

當你狂奔到龜甲墓前趴下來躲機槍子彈時,你定睛一看,你是趴在什麼東西旁…

P8090409

都是些尖銳碎石堆成的石牆。一但有顆砲彈掉在這石牆,那這些尖銳的碎石會不會就…?

你冷汗直流,不行,這裡不太妥當,換地方躲!

(2) 然後你看到不遠處地面有個微微隆起的地方,看來是日軍機槍打不到的,沒得選了,就它了!

Ara-point

然後你就飛奔到稜線躲子彈兼觀察敵情。接著你再定睛一看你面前的是些什麼東西…

Ara-point

WTF! 怎麼又是這種一炸就碎掉到處噴的尖銳石頭啊! 他媽的這什麼鬼島啊!

各位老闆,在沖繩打仗就這幅德性。攻方的美軍士兵分分秒秒要面對的就是這種事。阿本仔的砲彈一掉下來,就會夾雜著碎掉的尖銳石塊往四面八方高速噴出去,瞬間形成數倍的殺傷力。你不找地方躲,死路一條;你找到地方躲,可能反而死得更慘。換作是你,你是躲,還是不躲?

沖繩跟貝里琉的地質十分相似,所以這兩個島嶼作戰造成的戰場發瘋病例佔了前三名裡的兩名。

那阿本仔呢?他們也是要被美軍砲轟的呀?

不一樣。到長勇大反攻之前,他們都躲在地下坑道裡,有吃、有喝、有酒、有女人,過著相對算是很舒服的日子。

5砲,五花八門的砲,在往後的文章裡我會進一步談到這個嚴重問題帶來的災難。然而,在5月3日清晨時分,日軍可是信心滿滿,覺得他們數量龐大的大砲在都拖到沒有礙手礙腳的洞穴的開闊地面後,一定可以發揮最大的打擊能量,一拳擊破傲慢的美軍。長勇認為,把砲拖出來雖然是賭很大,但是這些砲可以掩護步兵衝破美軍防線,而神勇的皇國戰士也必將不負所託,衝入敵陣、粉碎美軍的重砲陣地,讓美軍砲兵沒有機會還擊。高射砲部隊跟放煙的少年兵也一定能讓美軍無法從地面跟空中觀測到開闊地面的日軍砲陣地。

在本系列裡不止一次提到小熊觀測機。美軍將這款輕航機暱稱為小熊(cub),但是地面上的琉球農民們是看到它就好害怕;小熊攏嘛先來,然後沒多久之後就是一場鐵風暴的降臨。他們稱這款飛機為湯寶(Tombo),日文意思是「蜻蜓」。小熊長啥樣子?

小熊長這樣:

Cub

那…小熊看到的地面又是長怎樣?

下圖是美軍在進攻塞班島時,一架小熊觀測機逮到開闊地面上日軍的三座九一式105毫米榴彈砲陣地。

PhotoInterpreterGuide117

經過軍情單位解讀後,這項情資就轉到相關司令部,設定目標、規劃作戰、然後加以殲滅。也許是派戰鬥轟炸機、也許是派步裝戰搜隊(CPT),視情況而定。上面照片裡其中一座日軍砲陣地被鎖定之後的下場如下圖:

PhotoInterpreterGuide118

勇桑…你的5砲是下一個。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註一:文獻來源:Max Hasting (2007); Retribution: The Battle for Japan, 1944-45;ISBN 978-0-307-26351-3。Google Books有在賣電子書。

註二:文獻來源:Ron Werneth (2008); Beyond Pearl Harbor: The Untold Stories of Japan’s Naval Airmen;ISBN 978-0-7643-2932-6。博客來有代購。

註三:對岸某…某什麼的,指出沖繩戰美國陸軍第96師在打完嘉數高地之後就再也沒參加沖繩的作戰。這是大錯特錯。真的很瞎。

註四:美軍第10軍團G-2情報處資料。

註五:野戰重砲兵第1連隊的番號在很多資料上都出現了混亂。有的文獻說它是球6523,有的卻說它是球4401。來來來,哩來哩來,正解在此。該部隊配屬關東軍時期的番號是滿816(三位數無誤)、後來被調去菲律賓時期改稱垣6523、最後到了沖繩後改稱球4401。一些文獻沒有仔細做功課,把該部隊在菲律賓的番號跟在沖繩的番號搞混了。

註六:根據戰後沖繩美軍情報單位統計,含70mm口徑以上的日軍火砲,包括大砲跟重型迫砲,共有317門。根據歷史作者"Theodore L. Gatchel"指出,日軍資料顯示70mm以上的共有470門。

特別註解:經網友"訪客"提醒後,劉選手發現和田孝助的羅馬拼音有誤。原誤為"Kusuke Wada),經再次檢查發現應為Kōsuke Wada. “Kō"部份為長音,日文為"わだ こうすけ"。感謝"訪客"。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4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第5砲兵

  1. Very good analysis about fatigue.

    • Thanks! I’ve only told less than 10% of what I’ve learned on this subject which took me a lot of time because I wanted to get into Eugene Sledge’s mind to find out how he got across the borderline into the dark side of shell shock syndrome for a moment down in the southernmost of Okinawa. This part of his past was not revealed in HBO and thus unknown to many.

  2. 我徹夜展讀您的報道,實在佩服得五體投體,沒想到在繁體字的華語世界有人將沖繩戰的經過整理成如此詳細甚至親臨現場考證。沖繩是我的第二故鄉,我替我沖繩的兄弟姐妹們感謝你。

    一件小事:和田孝助的羅馬拼音可能是Kosuke Wada

    再次感謝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