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紅色信號彈

發表留言

第九章 長勇的大反攻

紅色信號彈

1945年5月4日0450;整個南沖繩天搖地動。

美軍富翁的砲擊現在有了對手。牛島滿第五砲兵(5砲)大小型火砲(註一)都已經都拖到開闊地面,0450準時一起開砲。日軍5砲並沒有任何節省砲彈的意思;各砲都以最大發射速率向美軍陣地射擊,而最集中的砲轟目標當然是美軍最前線陣地。日軍除了發射高爆彈之外,也使用了70mm空爆集束迫砲彈(註二)攻擊美軍。5砲另外一個重要任務是把大量煙霧彈打到美軍防線正前方,好掩護步兵前進。日軍這一波的砲擊強度讓前線美軍的心都涼了。上次日軍忽然狂轟猛炸是在4月12日夜間,跟隨而來的是日軍瘋狂、愚蠢、損人又超級不利己的萬歲衝鋒。這次更震撼的砲擊肯定意味著更瘋狂、更愚蠢、更損人不利己的自殺式攻勢。光是美軍第7師前線幾個營,在這短短的半個晚上就挨了至少五千多發的日軍砲彈,創下第7師成軍以來挨炸密度的最高紀錄。

埋伏在Zebra Hill (日:142.8高地)、Wart Hill、跟Flattop Hill三丘中間死角的日軍24師團步兵第22連隊第11中隊長木口恒好大尉(註三)把頭伸出坡崁,用望遠鏡看著北邊的開闊地,吃力地想在一片黑暗中確認他的目視參考點:翁長(Onaga)。11中隊已經有幾十個人先行出發進行滲透,任務是盡量摸到美軍防線前埋伏,在總攻發起時間一到時就施放煙幕彈,用來妨礙美軍視線以主要掩護右翼89聯隊的進攻。5砲也會提供煙幕彈的支援射擊。木口忽然放下望遠鏡,不對啊,怎麼右線的89聯隊那邊已經有人出發了?總攻時間還沒到呀? 木口又拿起望遠鏡仔細看。那好像是89聯隊第1大隊的丸地隊(註四)!

「混帳! 亂來! 」木口邊看邊罵! 自己人的預備炸射還在進行中,怎麼就往前跑?!

木口又放下望遠鏡,抬起左手歪著頭借砲火的光看手錶:還三分鐘才到0500的攻擊時間,未開始就自亂陣腳,他媽的89聯隊是在搞屁呀?

面對日軍這波猛爆式的砲轟,美軍東側防線的一個壕溝裡,一名趴在坑邊、已經疲憊憔悴到不成人形的老兵反而轉身臉朝天仰著斜靠著、等於是背向日軍,槍也擱在一邊,他從口袋裡摸出一包扁扁的菸,拉出一隻彎彎皺皺的紙菸,再脫下鋼盔夾在兩膝之間擋風,用火柴點起菸自顧自地吞雲吐霧,絲毫不把四面八方爆炸的日軍重砲砲彈當一回事。旁邊滿臉驚恐的比較菜的兵無法置信地看著他同一坑裡的伙伴。老兵斜著眼看著菜鳥,吐口煙,遞出一根菸。

「安啦! 現在阿本仔砲兵在轟我們,所以阿本仔步兵現在不會衝過來。 」

菜鳥瞬間懂了。但是,這也代表著砲擊之後,鬼子恐怖的萬歲衝鋒很快就會到。自己挺得過這一關嗎? 一片黑暗中,自己人是不會前來支援的;這個時數他們這個兩人散兵坑就只能靠自己了。如果等一會就是大限,那麼現在就是自己跟人生索討最後幸福的時候了。菜鳥用發抖的手接過菸。

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時空沒有選擇你、平均值鐵則忘了你。

(吸菸過量有礙健康)

美國陸軍7師17團1營A連一個BAR班機槍兵提爾曼布萊克(Pfc. Tillman Black),他當時一個人躲在翁長集落北邊高地(坂田,如今西原運動公園)頂部的戰壕裡當外哨。日軍突如其來的猛轟逼得他慌忙退出頂部,往回爬到正斜面(也就是北坡的美軍側)去躲砲彈。他低著頭扶著鋼盔,很想罵些髒話,但是落彈帶來的濃密煙塵跟到處亂噴的泥巴跟碎石屑讓他閉緊了嘴。所以,他根本沒看到反斜面(南方日軍側)那邊的低空中爆開了兩朵紅色信號彈。雖然布萊克被轟到抬不起頭,但至少暫時不可能有阿本仔衝到他面前;只要日軍砲擊沒中斷或沒移位,那幾乎就保證自己不會遇上阿本仔的萬歲衝鋒。這種地獄裡的變態安全感讓布萊克苦笑著。

他們都錯了。

image

日軍24師89聯隊提前出發,很快就溜到翁長地區。躲在阪田正斜面的布萊克忽然被距離很近的機槍聲音嚇到,靠,砲擊這麼密,哪個腦殘不躲砲彈在亂開什麼槍啊? 是自己人還是阿本仔?他抬頭往頂部看,哇靠,頂部稜線上,十幾公尺這麼近、後面不黑不亮的天空映出來的影子,竟然已經是兩個阿本仔跟一挺機槍噴著火光!

系呀~ 系呀~ 老子今天要死在這了!布萊克真的千算萬算沒算到阿本仔會來這招!

變態! 你們這些死變態! 你們竟然衝進自己人的密集砲火彈著區?變態的還不只是這挺日軍機槍! 整個頂部稜線開始冒出一個又一個阿本仔步兵!

慘了! 系呀! 靠,老子死也要抓你們幾個當墊背! 換上一個滿彈匣、扔出兩顆手榴彈後,布萊克端著BAR機槍把整個彈匣的子彈全賞給了日軍機槍兵。黑暗中衝下正斜面的阿本仔也沒料到竟然有個來不及落跑的美國兵就在他們面前的暗處。布萊克換了個彈匣,就像打地鼠一樣把這些竄出稜線的日本兵一個接一個撂倒。當過兵的朋友應該都知道,讓自己的身影出現在稜線其實就是找死,因為這樣讓敵人很容易瞄準。

布萊克一個人的死鬥終於讓後面同連的人注意到了。全連接著加入布萊克,把衝上頂部的阿本仔打得喊爹喊娘。這一票日軍人數估計是連級單位。他們被擊退後在頂部留下三挺機槍、四門迫砲,還有一大堆彈藥;還好有布萊克先擋著幫後面的人買到黃金幾分鐘應變,不然若真的讓日軍這些武器彈藥的火力站穩腳步成了氣候,那麼喊爹喊娘可就是A連了~ 經劉選手交叉比對資料之後,劉選手以85%的信心認定布萊克遇到的變態是日軍24師89連隊第1大隊第1中隊。

事實上,美軍方面在這一天所見識到的日軍衝進自己砲火的炸射區的英勇也是個歷史上的誤解。日軍步兵跟砲兵之間的通訊很落漆,這一次讓砲彈掉在自己人頭上真的是純屬意外。

不到0500提早出發的89聯隊第1大隊,大隊長丸地軍治大尉指揮,連同從獨立速射砲第23中隊調來支援的一個砲兵小隊,從一出發就衰神附身。原本5砲炸射是為了幫步兵開路,砲彈落點應該落在前進步兵的正前方,同時隨著步兵的前進狀況而向前調整彈著點,維持步兵前方的支援炸射不中斷。結果呢,5砲因為是在一夜之間急忙換到新陣地,一些細節方面還沒機會磨合就開始執行火砲任務,而彈著觀測這件事在黑暗中也不是很準確,造成5砲兇猛的火砲彈著點移動速度出錯,竟然是直接落在丸地隊的頭上。人算不如天算啊,長勇!

0500。日出前最黑暗的時刻,木口的副官拍拍正在看望遠鏡的木口,然後指著天空。木口抬起頭:兩朵紅色信號彈,全線總攻的時間到了。

木口拿起望遠鏡往左前方的120高地看;那是左側32聯隊跟戰車第27營應該出現的地方,但是木口只看到砲彈不斷落在120高地跟高地周遭,沒看到32聯隊,也沒看到戰車。

往右邊看,89聯隊已經打到翁長區域、跟美軍幹起來了(就是上文提到的布萊克跟美國陸軍7師17團1營與184團3營)。

「很好!」木口點了個頭說:「目標:幸地集落西側,潛伏前進!」木口隊(11中隊)兩百餘人於是悄悄地在黑暗中魚貫前進。木口先是沿著142.8高地(美軍名稱:Zebra  Hill)西坡往北,騙過西邊不到500米遠、120高地上面的美軍306團3營、前進了大約700米,接著又騙過東邊幸地集落(Kochi)北側山腰上的美軍17團3營、又再前進了大約300米,此時大約是0630到0700之間。

木口的預定任務是突破幸地的美軍防線,然後協同右翼(東側)的89聯隊北攻、並朝向棚原(Tanabaru)會師。日軍賭的是22聯隊的先遣滲透施放的煙霧,加上5砲的煙幕彈,可以讓24師匿蹤突破。現在木口來到幸地高地跟120高地之間的隘口,再往前進就算是進入了棚原高地南側的開闊地。開闊地! 常在讀我的拙作連載的朋友現在應該很清楚,開闊地就是殺戮地,不能輕易深入的。這裡也可說是木口隊的Point of No Return。木口讓11中隊停下來了。

「中隊長,我們現在…」副官用提醒的口吻問木口。

「等! 現在不能前進!」木口果決地回答;八原的話起了作用。

「不能浪費戰力,」木口指著前方跟副官說:「你看,煙霧彈尚未生效!」

「嗨! 原來如此!」副官順從回應。事實也確實如此。5砲跟先發滲透部隊負責施放煙霧彈以掩護主力通過開闊地,但是煙霧看起來似乎不夠濃密;如此往前衝,等下天一亮被美軍看光光,那不就GG了?!

等了約莫半小時,大約0700到0730之間,木口前面的開闊地面煙霧效果逐漸成形,濃密的煙霧深深引誘著木口。

此時此刻的木口面對著很煎熬的二選一:一邊,被軍國教條制約養成的習性告訴他,往前衝,其它別考慮了。另一邊,被八原喚醒的理性告訴他,把珍貴兵力浪費在無謀規劃是背叛皇國。

為了世界和平而壯絕衝向死亡是我們愛國男兒該盡的本份,但若死亡的理由僅是為衝而衝,那又怎麼可能達成世界和平的目標?大家都這樣一直死得這麼快這麼多的話,那我們皇軍如何實現解救水深火熱的亞洲人跟維持皇國千年不墜的天賦使命?

左翼32聯隊不見蹤影、右翼89聯隊已自亂陣腳;這無望局面,22聯隊的確是不該衝。

煙霧彈在前方開闊地面造成的煙幕已經夠厚實了,應該可以有效阻礙美軍視線;這天賜條件,22聯隊的確是該衝。

衝?還是不衝?

「11中隊聽我命令!」木口忽然大喊,嚇了旁人一跳! 話到嘴邊的木口甚至在這個瞬間也不知道接著會從自己的嘴巴裡冒出怎樣的命令。一切…就交給天意吧。

「潛行前進~~~~(拉尾音是一定要的)!」

接著11中隊兩百多人就爬出掩蔽處,開始在清晨微光裡低身朝向翁長提槍快跑前進;沒有萬歲口號,沒有自欺欺人的赴死尖叫,這兩百多個日軍現在全都專心又安靜地出現在開闊地向前有序地前進,就像現在在橫濱金融區綠燈過馬路的薪水男(Salary Men)人潮。

「八原君,煙幕效果讓我無法依你的意思去做。」木口孤獨地跑在兩百多名弟兄前面。專心! 專心! 一邊跑,木口一邊不時低頭看著指南針。木口的背影很快就鑽進充滿硫磺味的濃厚煙幕裡。

先發的滲透部隊在前方開闊地施放白色煙霧彈,再加上美日雙方落在開闊地的交叉砲彈噴著黑褐色的塵煙,黑白兩種煙在地面混在一起,不時地被剛爆開的砲彈火光照亮,但濃煙卻又遮蔽著火光。

木口看著眼前鬼魅般的景象,讓他想起在滿州國放假看電影的情景。一片黑暗的電影院裡、黑白電影一格又一格地快速地閃爍著,照亮漂浮在電影院空間的菸霧。木口心一驚,為什麼此時忽然想到這個根本沒印象的記憶?

一陣寒冷的晨風吹過木口的臉。木口心頭重重挨了一記悶棍:不好了!

沖繩梅雨季的不穩定的對流空氣無視人類在地表上的鬥爭,緩慢地稀釋著原本濃密的煙幕。原本西南風把煙幕帶向美軍陣地,絕對有利於木口,但是當木口衝進開闊地之後,風向卻忽然轉變為東南風,開始把全部的煙幕往偏西方的方向帶走。慘了! 木口急著轉頭大聲喊著:「跑快一點! 快一點!」

沒用的! 八原早就警告過木口。現在兩百多人的木口隊很快就失去了煙幕的屏蔽,全都現身在四面八方的美軍視野裡。先是機槍掃過來,接著是迫砲不斷地落下來。他們被美軍發現了! 而且天已經亮了!

木口非常明瞭,現在這個狀況,11中隊就算撤退,也還是要再次通過西側120高地的美軍306/3跟東側幸地集落的美軍17/3的雙面夾殺,而且美軍的火砲已經在退路上形成阻絕彈幕了,所以撤退是想都不用想。但若繼續往前,前面依然是一大片開闊地,沒什麼地方可躲,而前方距離最短的屏障是1.5公里以外的棚原。怎麼辦?除了硬著頭皮往前衝還能怎麼辦?

「弟兄們,衝啊! 」木口大喊著,決心在萬死中求一生機,在11中隊被殲滅之前衝進到已經成廢墟的棚原集落去躲。

下圖:根據美軍方面的資料,11中隊當時應該就在這片開闊地。照片中央的小土丘後面就是棚原集落的西南側高地,照片右邊的建築群就是棚原集落。

P8180866

一路上11中隊的人不斷地被炸翻、炸碎,而棚原依然還是那麼遙遠。更慘的是左前方出現了三輛美軍守株待兔的薛曼坦克截擊11中隊。木口急忙下令反坦克敢死隊迎戰。他用力揮著武士刀,英勇地在不斷落下的砲彈中站得直挺挺地大喊:「摧毀戰車!」

日軍的步兵反坦克武器非常落後;除了炸藥包跟綁在木桿上的戰防雷之外就沒有值得一提的。OK啦,反正他們覺得只要夠愛國就不是問題。往前衝向戰車的日軍悉數被美軍火網掃光光。

「磅!」一聲,一顆砲彈落在木口前面揚起煙塵,跟著跑在後面的曹長從後面看到木口背影消失在砲煙之中。曹長跑過去,直覺地往地上找。他找到一團爛掉的抹布:木口。

「中隊長! 中隊長!」曹長撲向地面,托著木口的頭。

被震波炸到失神的木口張大雙眼無神無焦地看著灰濛濛的沖繩的天空,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中彈。曹長拍著木口的臉,讓他稍微回了一點神。木口抬起雙眼看著曹長,又往下看看自己已經失去人類形狀的軀體。

接著幾股更大的壓力波傳來。現在美國海軍的大口徑艦砲打來了。曹長俯身遮蔽著木口,兩個人一起被震波從地球表面拋起了那麼一兩公分後又降落地球,被重砲掀到天空的大量的沖繩紅土塊跟淺層表土下的碎石接著不停地落在他們身上。

「中隊長! 」好一會之後,曹長抬起頭,撥著木口臉上的泥塊,木口似乎反而回神了。木口開口好像在說話。

「中隊長,你說什麼?」

木口看起來一點痛楚都沒有;他好像在微笑。

曹長把耳朵直接貼在木口的嘴唇上。

「滿洲國…冬天很美。」

曹長轉頭看著木口。木口睜著眼帶著一絲微笑,沒有再動了。

「中隊長! 」

趴在地上的曹長無助地向開闊地四周張望:大小砲彈揚起的泥煙、空氣中四處竄著美軍50機槍的曳光彈。11中隊呢?

那還有11中隊呀?!

曹長認命地把頭埋進地面,把自己當個死人一樣,希望能在原地裝死等到天黑後再爬回去。

這會是他的很漫長的一日。

amamiya

上圖:24師雨宮巽將軍(Amamiya Tatsumi)

曝露在開闊地、失去指揮官的11中隊,像無頭蒼蠅一樣在原地挨打,只能盡量找地方躲。算一算,從出發地開始滲透,11中隊總共推進了將近2公里,最遠到達距離目標棚原僅僅500米左右。一直到大約0900左右,11中隊攻勢受阻的悽慘戰況才被回傳到24師師部。奇怪的是24師的雨宮並沒有一如往常要求11中隊誓死達成任務為天皇效忠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卻反而下令11中隊停止戰鬥,盡可能無事折返出發地。我自己的推測是他是在大約0900至1000之間下達這道命令。

只是,他的命令已經沒人接收了。11中隊已經被殲滅了。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

特別說明:木口的11中隊在5月4日的作戰路線,美軍資料跟日軍資料有程度相當大的出入。美軍認定11中隊走的是低地路線,但日軍認定走的是幸地高地的山路路線。本文以50%的信心採信美軍資料,但也不排除日軍資料才是正確的可能性。

註一:根據戰後沖繩美軍情報單位統計,含70mm口徑以上的日軍火砲,包括大砲跟重型迫砲,共有317門。根據歷史作者"Theodore L. Gatchel"指出,日軍資料顯示70mm以上的共有470門。5砲確實的全部各口徑火砲數量至今不詳。八二三砲戰時,中共出動了150mm以上的重砲約600門,在兩小時之內向金門發射兩萬多發砲彈。沖繩戰在5月4日這天,美國陸軍第7師半個晚上挨了五千多發砲彈就唉唉叫得好慘。金門面積跟南沖繩首里以南差不多大小。由此可想見當初我們國軍在金門的悲壯。希望習慣性拿老兵當仇恨出口的朋友能多留點口德。

註二:空爆彈,Air Burst Shell,並不是落地後才爆炸,而是在快要落地前就主動引爆。這種彈頭對於壕溝裡的步兵具有極大的殺傷力。美日雙方砲兵都有空爆彈,但不同的是美軍採用的是先進許多的電子引信(VT Fuse),而日軍的空爆彈則是採用計時引信,理論上會在接近目標時在空中爆開,接著灑出一堆小型炸藥落地爆炸,很像現代的集束子母彈。請參閱「嘉數第五回合」。

註三:日軍24師第22聯隊原編制三個大隊,但因先前作戰損失慘重,到本次大反攻時只剩一個中隊(連級單位),也就是木口隊。

註四:日軍24師雨宮師是本次長勇大反攻的主力部隊,下轄第22、32、及89連隊。22連隊戰鬥力已相當弱,只能扮演支援性質的角色;32連隊的既定目標是先攻下棚原,幫後方第44獨混旅開路;突破美國陸軍第7師及第77師的重任就落在89連隊。89連隊的既定目標是突破翁長東北方的美軍防線,經小那霸(Unaha)、攻向棚原。木口從0500的出發地點開始前進後,因為跟右側的89聯隊中間有幸地高地擋住,所以就失去視線接觸。開戰後部隊之間的通信不論是有線或無線都會很不可靠,行動就未必能一致。失去空優、無法藉由空中觀測協調各個地面部隊的話,地面戰鬥就很容易出包。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