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棚原死鬥(上)

2 則迴響

第九章:長勇的大反攻

棚原死鬥(上)

劉選手跑沖繩兩趟(當兵都沒這麼苦)、讀了一大堆相關閒書(當學生時都沒醬用功)、探索了好多人在過去那個時代的故事(拐美眉都沒醬用力),說真的,我相信絕大部份的朋友會覺得我是個舉格的笑A。這一點我就不辯解了。但是我要說,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很希望我國中時辦休學一年做這相同的事,最遲在20歲以前。咩可以踢一邊去誰要誰就收吧、能考上啥大學也沒啥好希罕的;我會心甘情願。

在這些故事裡,扣掉一些枯枝垃圾之後,有很多主角真的讓我嚇到。一堆還是小屁孩年紀、不到20歲的人,年紀輕輕就轟轟烈烈,一站出來就往空氣裡狂噴領袖氣質,堅強、成熟、老謀深算(或是曹操型的老奸巨滑)! 很多方面都跟我後來唸MBA時研究的一些企業領袖一樣。就連六歲西瓜皮的比嘉富子表現出來的大無畏也讓我真的很汗顏。回頭看看自己,都幾歲了,還天天在臉書上刷些五四三,跟這些故事主角相比,真的是個痞子無誤! 為什麼自己所接受過的這麼多年的正規文武教育,沒有任何部份能夠點燃我的熱情? WTF!
DSC08587

1945年5月4日0700,首里地下要塞的戰情室擠滿了日本陸軍32軍的首腦群(註一),旁邊的通訊壕則是官士兵進進出出忙到沒人把行禮當一回事;現在收發軍情比官樣文章重要一萬倍。只是,迷漫在壕通道的微微酒香跟現在這時數實在是不搭。戰情室裡的那群高級軍官們每隔一會就傳出來的歡呼聲迴盪在壕間,讓其它人也感染到了一股九局下半逆轉勝的喜悅。

戰情室裡的高官們,牛島司令官(Ushijima)、長參謀長(Cho)、八原高參(Yahara)等人都在場。桌上除了地圖跟菸灰缸之外,還有長勇準備的強尼走路跟下酒菜。其實他們的精神狀態已經不是很正常了。他們從1944年7月調來沖繩之後,他們就夙夜匪懈地把幾乎沒有防禦措施的整個沖繩及各離島趕工建設成一個決戰之島,十個月折騰下來已經很過勞了。再加上美軍登陸已經一個月的緊繃戰情,壓力已經累積很大了。自美軍登陸後,這些高級將領幾乎都把自己關在首里要塞的地底,他們的身心狀態已經快整組壞掉了。此話怎講?美軍持續的炸射讓32軍的通信狀況愈來愈糟,已經幾乎全靠傳令兵在傳遞指令了。白天的時候,來往首里要塞的傳令兵們經常都傳令傳上西天去了,因為很容易被美軍看到。逼不得已,人工傳令就改成夜間進行。也就是說,32軍總部要知道前線最新狀況,往往都要等到三更半夜時才會等到傳令兵跑回來。他們接著再熬夜開會、做成決定,再派傳令兵趁天亮前把指令送到相關部隊去。長期日夜顛倒、不見陽光,他們的生理時鐘已經失去晝夜感知,也嚴重影響了他們的思考與判斷能力。這一點,我在自己有限的文獻涉獵範圍內沒看到,但我個人認為這是可以用科學去推論的。

到了5月4日這場關鍵的戰役,日軍前線急功、搶功的情況非常嚴重;該往上報的、不該往上報的,全都說成是好事往上報。首里方面收到之後再把這些"好事"擴大解釋。再加上傳令兵來回奔波的時間差,首里方面完全沒有掌握到實情。就連保守的八原也被感染到了日本傳統的勝利病。聽著不斷傳來一條又一條的"捷報",八原的臉上也開始有了笑容。或許,帝國真的就要逆轉勝了。

事實上,至少到當天0900左右為止,長勇反攻主力的24師,其轄下的22、32、跟89連隊在前線的實情跟首里要塞收到的是完全相反的。上一篇已提到,大約0730左右,這三個連隊衝進開闊地之後,從一出發就衰神附身的89連隊就被美軍跟自己人的砲兵夾殺而瀕臨瓦解;22連隊(其實只有11中隊)已經注定被殲滅;戰車部隊幾乎在攻擊發起前就潰不成軍;而32連隊(其實也只有第一大隊)的前鋒才一出發就被120高地的美軍打爆。但是在0730左右,首里方面的認知是全線大有斬獲;他們深信此時只要皇國神兵拿出精神、撐住一開始的犧牲,那麼幾小時之內一定可以瓦解美軍(7師跟77師)的防線。在這個認知之下,瓦解美軍防線後的下一個動作是什麼? 拿下棚原! 只要拿下棚原,24師就可逼退前田高地的美軍、讓埋伏在後面的第44獨混旅跟89聯隊後備隊如猛虎出柵、一股作氣攻下普天間機場。

DSC03000

下表是我自己整理的當日0700-0800左右的狀況。

0700 – 0800
戰況
指揮部認知 實際戰況
東軍:89連隊 1. 收復小那霸。
2.  擊退吳屋的美軍7/184/1,正在攻擊吳屋北側高地的美軍7/184/3。
1. 通過小那霸後被美軍發現、受到美軍砲轟、被內間高地的美軍7/32/3擋下來困在小橋川。
2. 突破吳屋美軍7/184/3南側陣地,184/3向後調整陣地,美國海軍飛機跟陸軍坦克正在對佔領此陣地的日軍進行集中炸射。
中軍:22連隊
(11中隊)
1. 順利進逼棚原。 1. 在棚原南側開闊地被美軍發現,正受到砲擊、無法前進、面臨殲滅。
西軍:32連隊
(第1大隊)
1. 順利躲過120高地的美軍77/306/3,朝向棚原前進中。稍後發現32聯隊沒有前進,於是透過傳令兵再度下令前進。(參閱集結) 1. 32聯隊與首里間通聯中斷,前鋒被120高地美軍瓦解。大隊長自行決定暫停進攻,改為等待入夜後進行夜襲。首里出發的催攻傳令兵路上失蹤。32連隊一直沒有收到該項催攻命令。這段劇情成為歷史謎團。
44獨混旅 待命出擊。 待命出擊。
船舶工兵大隊 東西兩岸敵後方侵擾登陸成功。 已被殲滅。
神風特攻隊 正在牽制美國海軍艦砲及艦載機,使其對地支援能量下降。 美國海軍主力作戰船艦未受影響。對地支援砲擊加強中。航母艦載機對地支援進行中。嘉手納地基小熊觀測機奮勇活躍協調火砲支援。

請注意,上表是我自己整理的,真的不能當學術使用,因為這一天的故事的當事人很多都在能把事情講清楚前就在當天葛屁了,至於沒葛屁的在當時一團混亂裡差不多都在隨人顧性命、就算記得什麼過程,多半也是片片段段、準度不高。

不論首里總部的認知是怎樣,實情上,89連隊已經不行了、22連隊也掛了,整場長勇的大反攻,現在就看32連隊第1大隊了,而第 1大隊的伊東在心裡唯一的目標就是棚原。種種巧合,棚原瞬間成為兩軍的注目焦點。

棚原,Tanabaru,這是什麼地方呀? 朋友們或許在先前的連載中見過棚原被我提到幾次。基本上呢,去那霸地區玩的朋友、去沖繩自行車環島的朋友、去沖繩潛水的朋友,應該都不會經過棚原,除非你是在琉球大學唸過一陣子書。下圖是棚原的位置示意圖。

image

下面照片是我在前田高地向東方拍攝的棚原地區:

DSC03043

下圖是上面照片經截圖後加上標示:

image

上圖標示178高地請參閱拙文:178高地

下圖:日本陸軍32軍24師第32連隊第1大隊,大隊長伊東孝一大尉。

bn-command

四月中旬美軍突破牧港防線後,日軍主動撤離嘉數、西原、跟棚原,把力量集中在首里防線。原本駐防在南部系滿地區的第32連隊第1大隊,部隊番號山3475、大隊長伊東孝一(Ito Koichi)大尉,在4月24日被緊急北調,負責防守小波津地區(Kohatsu)抵抗美軍7師17團跟32團。第1大隊在夜間強行軍北上時雖受到美軍艦砲轟炸,但損失不算太大,順利來到小波津高地(美稱 Easy Hill)設立大隊本部,兵力共799人。經過四月底的小波津戰鬥及146高地戰鬥之後,第1大隊損失近半數兵力,剩下420人。在4月29日跨4月30日的日軍會議中所決定的大反攻(參閱孤臣),第1大隊受命攻佔120高地及棚原。由於32連隊戰力已經損失一半(註二),所以89連隊的第2大隊就被配屬給32連隊,而32連隊第1大隊也獲得其它部隊抽調共210人兵力補充。如此一來,第1大隊總兵力就有630人。32連隊在被派到沖繩之前是滿洲國的關東軍,在中國東北的番號是東北第138部隊,除了在萬里長城的古北口跟我們國軍打過仗之外,也在東北跟俄軍打過仗。

伊東孝一,橫須賀出生,日本陸軍士校55期,畢業後以步兵兵科分發到滿洲國,也就是中國東北。在幾次小規模跟蘇聯的邊境武裝衝突中,伊東因雪地夜戰時戰術運用得宜、表現傑出,獲得戰場任命,升為中尉軍官。接著軍國日本絕對國防圈被美軍突破後,伊東隨著關東軍被抽調至沖繩救急。到了沖繩後,又因日本官校正期出身的軍官特別喜歡把找死當耍帥,造成軍官人數不足,所以伊東就被升任為大尉,在24歲時就佔陸軍大佐大隊長缺,相當於我國陸軍上校營長階級(希望比較瞭解的朋友多多指正),接下第1大隊指揮職。這個士校出身的人,因此也就少了官校那一套軍國教條的影響。

伊東到了沖繩後,被派到南部的系滿地區(Itoman)負責當地反登陸防守作戰,他到了系滿之後就開始著手強化系滿照屋(Teruya)跟國吉(Kunishi)兩處天險的防禦。

下面照片是我在系滿港拍的,位置很靠近伊東當時佈署的砲兵陣地。照片上半部一點又一點的是客機準備降落那霸機場時,滑降經過系滿外海上空的降落燈軌跡。

DSC08759

下面照片是系滿港的夕照。

Itoman Port

當伊東收到命令緊急北上進入首里防線後,他把第1大隊切割成三部份才開始北上,各間距至少一公里,目的是為了分散風險,免得被美國海軍艦砲逮個正著。他這一招讓原本主力加上端鍋拉車牽牛共950人的兵力在美軍富翁砲轟之下只損失了大約15%就完成移動。15%看起來其實很嚴重,但在當時的環境下已實屬難得。請回想一下先前提到的22連隊11中隊的全滅損失跟唯一戰車營耍寶耍到完全無法參加任務。這樣一比較之下,朋友們應該就能理解伊東這個年輕軍官在當時真的算是神童了。

89ir120-

神童歸神童,遇到馬桶上級也是兩手一攤。89連隊長金山均這傢伙,原本應該在4月30日進攻120高地,但是金山把時間延到5月1日,卻沒主動跟軍團報告。到了5月1日他派89連隊第2大隊派攻120高地,結果第2大隊吃了敗仗逃回來,但是金山卻跟軍團報告120高地攻擊成功,害得24師長雨宮還高興得不得了,在牛島滿總司令面前春風滿面、走路有風! 在誤以為120高地已不是大威脅的這個狀況下所規劃的大反攻,也就沒有規劃對120高地提供砲兵支援。首里的參謀群全都被金山隻手遮天矇在鼓裡。因此,120高地的美軍,連帶附近146高地的美軍,就沒有受到太強烈的攻擊,也連帶造成伊東在5月4日總攻必須經過120、146高地時被美軍打得暈頭轉向。伊東在通訊中斷的狀況下,下令第1大隊停止進攻。

朋友啊,這停止進攻,在殘暴成性的日本軍隊裡基本上是要殺頭的。別說是日軍了,就算是在我們國軍,在當時的時空裡,別讓蔣委員長不高興是鐵則;抗命不前進是多嚴重的一件事啊!

就連不支持全線反攻、還私下勸22連隊11中隊木口垣好想辦法別去送死、個性比較溫和的八原高參,在後來才知道伊東獨斷停止進攻後,也是氣得跳腳罵人。但是,伊東沒事拿殺頭罪當好玩嗎?

真正原因是金山均。正期出身的金山均欺上瞞下害弟兄白死,本該拖去槍斃卻完全沒有受到譴責。士校起來的伊東直接被金山均害到、卻被當壞人。官官相護,隱藏在威武不能屈的武士道精神之下,其實充斥著比財團友好署跟頂新集團更麻吉的腐臭官僚關係。沉迷在皇軍榮光假象、深信阿本仔就是神的某些台灣同胞啊,還是要有點選擇跟判斷啊!

要跟日軍作戰,就需要精準情報。對戰時,對官校出身的日軍指揮官領導的部隊猛攻、同時策略性地讓非正期出身的日軍指揮官領導的部隊能建立一點小功,就可以在日軍指揮系統裡種下分裂的種子,從內部最核心的地方無聲無息地削弱敵軍戰鬥力。

伊東這個非正期官校出身、沒有包袱、有著工程師性格的軍官,真的是比八原還八原。他認為,擺在面前的實情就是這樣,當時就是不可進攻,我既不跟你吵也不跟你鬧,你不爽就來拔我烏紗帽,但要我拿弟兄的命去跟你們攪和,門都沒有! 當時通訊已被美軍炸到中斷,後面的有種就請冒著美軍大砲來最前線親自跟我講,那我乖乖向前赴死,不然就來槍斃我呀! 反正一樣死,啊死豬就不怕滾水看誰怕誰。伊東自己的決定是以達成上級交代進攻棚原的任務為優先的戰術考量,而當時變化造成夜間滲透是唯一可行的方式。所以白天他就硬撐,死賴在原地不肯出動。5月4日大約到了上午8點,美軍已經片面宣告瓦解了日軍攻勢,部份防線甚至開始準備趁勝追擊潰散日軍。然而首里方面到了此時似乎才剛開始意識到過去幾個小時不斷傳來的勝利情資好像不是很靠譜;戰情室裡的氣氛有些那麼一點心虛。

擠在戰情室裡慶祝反攻勝利的官們開始一個一個靜悄悄地閃到外頭去;長勇擺在地圖桌上的強尼走路跟下酒菜開始受到冷落了。

DSC08524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註一:日本陸軍32軍首腦群如下

司令官牛島満中將 (Mitsuru Ushijima)

参謀長長勇中將 (Isamu Cho)

高級参謀作戦主任八原博通大佐(Yahara Hiromichi)

後方参謀木村正治中佐(Kimura Masaharu)

航空参謀神直道少佐 (Jin Naomichi)

情報参謀薬丸兼教少佐 (Yakumaru Kenkyo)

通信参謀三宅忠雄少佐 (Miyaki Tadao)

作戦補佐長野英夫少佐 (Nakano Hideo)

註二:32連隊包括在沖繩徵召了琉球農民一千多人來當砲灰。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2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棚原死鬥(上)

  1. 您好,幾件事討論
    1.二戰日軍軍制,與我國概略比較如下(“="的左邊是日本,右邊是我軍)
    小隊=班
    分隊=排
    中隊=連
    大隊=營
    聯(連)隊=團
    旅團=師
    師團=軍
    軍=軍團
    方面軍=集團軍
    大致對應如此,但日本帝國陸軍的建制組成人數都要比我國同階建制多,各級直屬特業部隊階層會比我國大上一階。

    2.日本帝國陸軍軍官正統皆出自"帝國陸軍士官學校","士官"二字不是學校畢業當士官,而是就學學員的身分相當於部隊中的士官,畢業後任職准尉。而其"陸大",就相當於我國的各軍種參大。

    以上,請參考。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