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60高地

發表留言

第十章 地獄裡的化糞池

60高地

淒風中,雨不停地落在讀谷機場南側的美軍帳篷城,其中一個大帳篷是野戰餐廳,裡頭有一個看似身經百戰的士兵說著他的故事。

說來你也很難相信,我其實只是海陸1師軍樂隊吹喇叭的。

一個多月前跟1師一起到沖繩後,我就在渡具知(Hagushi,讀谷海岸登陸處)幫忙搬貨而已。一直搬貨搬到前幾天,鬼子大反攻那天之後,我們1師1團沒兵了,上頭就把我們一堆岸勤的調去前線,雖然我也是海陸的,但我連槍怎麼開都快忘了;我只是軍樂隊的。

到前線我就說我對槍已經很生疏了,他們叫一個老鳥士官當我奶爸,叫我邊看邊學別笨笨地找死。到了前線第二天(經查為5月6日)我就跟著我們C連進攻一個小山頭(經查為60高地),本來有坦克要跟我們這一排一起進攻當掩護,但是配給我們這排的坦克被困在泥漿裡來不了。我們還是頂著鬼子的機關槍出發進攻。才一出發沒兩百米,我旁邊的人就肩膀中彈,他叫我好自為之就自己爬回去。

我記得那時鬼子打好兇,老鳥士官帶著我在最前面的一個彈坑裡躲,我們後面就有其它人跟上,我轉身看到三個海陸一起在跑著躲砲轟,我就指著一個離他們不遠的彈坑,想說讓他們知道有彈坑可以躲。他們跑著跑著看我指就轉彎跳進我指的彈坑,但是他們才一跳進去…

他們才一跳進去,就一顆大砲彈也掉進去…我怎知會這樣啊!

我就想跑過去看他們有沒有怎樣,我才爬起來,那趴在我旁邊的老鳥士官大概是情急就一腳把我踹倒在地上,不准我亂跑,還跟我說不是我的錯,叫我專心開槍顧好陣地、其它不要去想太多。

後來老鳥士官帶我衝到另外一個彈坑說要去找通訊兵看能不能叫什麼救兵來,我們把趴在地上的通訊兵翻過來一看,才發現他整個下巴都已經被砲彈打到不見了。當天(一樣是5月6日)才一個上午,老鳥士官也死了、排長也死了、一個接一個都陣亡了,我們那一排46個人被打到只剩5個人了…

其中三個是因為我…

當天傍晚撤回去之後,連長說,要我把我們排的陣亡名單交出來,我就說,報告連長,這是我第一天上前線,我只認識一個老鳥士官,其它人我都不認識…

連長就說沒關係,但連長叫我帶著剩下的人去營部附近佈防。才一天而已,當晚我就從一個岸勤搬運工的小喇叭菜鳥變成班長,隔天就帶著只比我菜一天的新菜鳥去打鬼子。

海陸1師1團1營C連,三等士官長,艾瑪強森。

60高地真的不大。很小。到底有多小?大約200米方圓。是的,差不多比我們一個捷運站還小,由日本陸軍64旅團獨立步兵15大隊第5中隊防守,中隊長岸本孝中尉,包括189名步兵、輕機槍9挺、迫砲9門。

5月6日上午10點左右,海陸1師1團從西面發動步裝正攻,包括數輛美軍坦克、火燄戰車、跟自走砲出動攻向60高地,但是很快接連三輛被日軍藏在洞裡的反坦克砲擊毀三輛,美軍到了下午1630就又徹回去了。

5月7日美軍在大雨中對60高地發動第二次猛攻,但是大雨造成滿地爛泥,美軍裝甲車全都動彈不得,造成攻勢暫停,拖到中午1200才展開。這一天,安波茶口袋東方的前田高地被美軍攻克後,直接威脅口袋底部協防日軍獨步15大隊的獨步23大隊。同時美軍海陸6師馳援到達,進入海路1師西側防線,大幅減輕1師的工作量。這一天,60高地正斜面的日軍洞穴網被美軍大量破壞。日落前,海陸1團見好就收,撤回攻擊發起線。

歷史照片1:美軍步裝進攻60高地西北面。推測照片中的步兵屬於海陸1師1團3營K連。不要懷疑! 這堆比台灣偷倒工程廢土堆還小的小丘就是60高地。不要懷疑!岸本孝的一兩百名守軍都躲在這個珊瑚礁岩小丘下面。

Hill 60

照片1:此處為上面歷史照片1中頂部火海原址。

Hill 60

5月8日,安波茶口袋底部的日軍獨步23被海陸5團孤立,當天就被殲滅。西面的海陸1團依然靠近不了難高地跟60高地,但是北側的海路5、7團發動慘烈的萬歲衝鋒,一度進逼岸本孝5中隊隊本部。這一天的戰事重點就在如今陽明高校運動場的山腳下。5中隊岸本孝此時已受重傷,由15大隊3中隊松島武夫接替指揮。

沖繩梅雨季的第一天,被雨水泡爛的泥巴路就成了爛泥,讓美軍輪式車輛幾乎全數癱瘓,就連LVT兩棲履帶裝甲車也陷入爛泥,無法執行對最前線的補給。只有少數裝甲車可以勉強提供攻堅步兵密接支援。安波茶最前線的彈藥口糧跟急救藥品補給已全部開始採用人力背負。

照片2:海陸5、7團聯手攻向陽明高校5中隊指揮所,在山腳下與日軍僵持的所在地。背景高地是安波茶集落。

May 8 Marines stopped here

照片3:陽明高校東側山腳。此處為海陸7團3營陣地原址。

Albert Schwab died here

5月9日,難高地被海陸1團3營攻下,安波茶兩個門神少了一個,敗勢已明,同時難高地、60高地、陽明高校這防衛鐵三角也少了一角。攻下難高地後,1團才開始集中力量進攻60高地。

照片4:難高地頂部現況。

May 8 J held here Nan Hill

照片5:難高地如今密密麻麻佈滿民宅。

P8090343

少了一個門神之後,60高地跟陽明高校的日軍威力大減。海陸1團1營孤軍衝進60高地跟陽明高校之間,兩地日軍於是斷了連繫。60高地守軍撤入反斜面頑抗。安波茶口袋底部的日軍獨步23被殲滅後,海陸5、7團少了後顧之憂,繼續專心在東側加緊對陽明高校施壓。日落前,美軍站上60高地、並完全包圍陽明高校、擊潰了獨步15大隊5中隊。次日5月10日日軍殘部逃向沢岻高地,代行指揮官松島武夫陣亡。

歷史照片2:攻上60高地的美軍展開近距離的洞穴掃討。

Hill 60_02

到了5月9日,雖然美國陸軍拿下前田高地、海軍陸戰隊拿下安波茶口袋,但是進度太過緩慢、死傷人數實在太高。不過,這兩個天險被攻破之後,沖繩兩個最重要的城市,首里跟那霸,也就近在眼前了。

曾經跟著海陸一起去打塞班、硫磺島的坦克部隊在此時再度展現打死不退的精神,只要還能動,就一定衝進前線爛泥去保護步兵,直接面對日軍的反坦克砲跟自殺炸彈兵。戰爭期間各部隊難免有門戶隔閡互相叫罵的事,但是一提到薛曼坦克兵跟裝甲兵,很多步兵就熱淚盈眶豎起姆指給個大大的讚。在步兵的眼裡,裝甲兵的地位就跟土地公一樣都是大聖人。很多裝甲兵為了支援步兵,最後是被活活燒死在坦克裡,但是這依然擋不住其它裝甲兵前仆後繼執行照顧步兵的任務。

安波茶算是拿下來了,但是海陸們沒辦法喘氣、沒時間慶祝。安波茶口袋南牆是更高更陡峭的沢岻高地(Dakeshi)跟大名高地(Wana)。安波茶是海軍陸戰隊在南沖繩的首役,他們遇到的僅僅是日軍的一個大隊,而且實際在最前線擋住海陸第1師三個團將近十天攻勢的日軍僅是岸本/松島的一個連級單位。在劉選手讀過的幾本自傳裡,這些老海陸很多都從安波茶戰役開始提到他們在貝里琉的恐怖經歷在沖繩加倍奉還。可怕的前田高地、可怕的安波茶;究其原因:沖繩最可怕的男人 – 八原博通這個近視文青老狐狸。5月初長勇主導的日軍24師攻勢策略跟八原主導的64旅團守勢策略兩者相比,八原造成的美軍死傷比長勇高,損失的兵力比長勇少。長勇大反攻失敗後,牛島滿就再也不懷疑八原了,還對八原言聽計從。少了長勇的較勁爭寵之後,八原終於可以取得幾乎32軍全部的資源、專心於製造最大可能的美軍死傷;他在後頭還準備了很多盛宴等著美國海軍陸戰隊來享用,安波茶只算是前菜花生米一碟。

還好!日本文化不歡迎八原這種人。甚幸、甚幸啊!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註一:日本陸軍64旅團獨立步兵15大隊,部隊番號石3596,大隊長飯塚豐三郎少佐。安波茶戰役時共1233名兵力。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