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發表留言

第十章 地獄裡的化糞池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從4月1日登陸點的比謝川(Bishi-kawa)出海口算到5月7日安波茶60高地,美軍在南沖繩的進度…ㄟ…待劉選手拿尺量一量…一個月又一個禮拜,總共推進約15公里。換算下來,堂堂美軍來到小小沖繩,全世界都在看,但是…平均每天只推進了400米。

400米。

好不好意思呀?!!!(拍桌震怒!)

當時美國民眾可說是民智未開非常愛國,所以都很有耐性;若換做後來民粹高漲自由派當道的越戰時期,那不罷工罷課上街燒立法院國會山莊才怪!

No nuke! No nuke!

啊? 又錯頻了?

5月8日當時歐洲的小鬍子希特勒早就已經死意甚堅地在柏林又仰藥輕生又飲彈厭世宣告GG了(對全人類來說,希特勒自殺確實是可以解決問題的,戰犯裕仁請參考,自殺防治專線資訊恕略),沖繩的遠征軍到底是去沖繩逛藥粧店還是去打仗呀?

歷史照片1:傑利(德軍的戲稱)玩完了?真的假的? 7師的步兵專心收聽廣播。請注意他們都穿著濕答答的小飛俠雨衣。1945年5月8日。
History Photo 1: Krauts just quit; Hitler died; the GIs of the 7th Division didn’t seem very happy when hearing this from radio. Understandably, everybody elsewhere must be partying and they were the only ones still hauling asses and dodging bullets, in mud and rain. May 8, 1945.

一堆星星等著升官耶! 沖繩10軍團,你們在擋人財路官路喔~

不急不急,陸軍的麥克阿瑟大爺蹲在菲律賓咬著他的讓人看了就賭爛的煙斗,一邊笑看海軍的尼米茲的緩慢進度,一邊夢想著走進白宮當美國總統。打愈慢愈好! 進度太快,那我就沒機會建立更多戰功好把歐洲很倡秋的艾森豪比下去了、那我不就選不贏總統了? 日本隊加油! 日本隊不准現在輸!

拍桌震怒拍最用力的是這個人,美國海軍少將透納(Rear Admiral Richmond K. Turner)。

RK Turner

美國海軍少將透納
Richmond K. Turner RA USN

透納是美國太平洋海軍大老闆尼米茲的親信,尼米茲讓透納擔任攻打沖繩的聯合遠征軍兼任第51特遣艦隊總司令。在冰山計劃的跨軍種任務編制之下,負責沖繩攻島階段的陸軍巴克納將軍要聽海軍的透納將軍。

戰犯裕仁這個不沾鍋元祖所默許的台灣玉碎跟沖繩玉碎的策略就是等美軍太平洋艦隊來攻打台灣或沖繩時,就叫死不完的別人家的小孩開飛機去撞美國船,好逼美國人屈服來求他談停戰。

啊?劉選手你唬爛!

冤枉啊,老闆! 日軍這套計劃叫做菊水計劃(Kikusui)。美軍開始攻打沖繩後,九州跟台灣的神風特攻隊就大舉出動攻擊透納停在沖繩海域的軍艦,而其中最高峰就是配合長勇的大反攻所進行的的5月初特攻。

看著自己海軍的貴重戰艦跟海軍弟兄在海面這樣被阿本仔糟蹋,透納心痛不已,TMD這些船艦還得留著去打日本本土耶,不是全都可以犧牲在沖繩這什麼小島的耶! 但巴克納的沖繩地面部隊卻依然在慢慢搓麻將;透納是愈看愈火大。在長勇的大反攻之後,透納終於忍不住了,一聲令下,陸軍的巴克納請注意、陸軍的巴克納請注意,你給我振作一點,給我用力衝!

從登陸點的讀谷往南到宜野灣地區,由於地勢狹窄,所以二到三個師為主的戰線是OK的,但是從前田高地再南下往首里那霸,南沖繩的東西向地勢就開始變寬,寬到二到三個師的戰線就會顯得兵力很薄弱。被透納電到頭暈的巴克納就急著調整戰線為四個師。請參閱下方地圖1跟2並自行比較。

地圖1:4月份下旬到5月3日止的三個師戰線與師級責任區。

image

Map 1: Tenth Army’s (actually 24th Army Corp’s) divisional zones of action as of May 3, 1945. The Marines are moving into the front line positions but not yet in full-fledged operation.

地圖2:5月初的四個師戰線與師級責任區。

image

Map 2: The new divisional zones of actions effected as of May 7, 1945. Notice that under Army General Buckner’s new plan the Holy Grail Shuri Bastion sat within Army 77th Division’s zone of action, shy from Marine 1st Division’s eastern borderline.

提醒各位看官,尤金史賴吉是海陸1師的。還有,上帝派來人間的奇蹟仁醫戴斯蒙竇斯是陸軍77師的。

另外請特別注意地圖2。陸軍的巴克納在劃分師級責任區時,沖繩戰聖杯 – 首里城,被劃進了同樣是陸軍的77師的責任區。說他有私心,把聖杯內定給陸軍,這的確是沒證據;但這條線差一點點就是海軍的海陸1師,說他真的沒私心,想像空間也不是沒有。海陸的也別多想啦! 巴克納至少把另一個聖杯 – 那霸,劃給了海軍。

做人真難。

巴克納的四師戰線原本要在5月9日展開全線追擊,所以5月起巴克納就拼命把兵送進前線進行集結。結果呢,果然無巧不成書,人算不如天算,5月7日起,沖繩梅雨季開鑼,沒兩三天就把全線美軍泡在泥漿裡,別說追擊了,就連吃飯都出問題了。大約從5月8日開始,美軍機械化部隊就幾乎停擺,跟納粹德軍在俄國一樣,最前線補給常常得靠杯水車薪的空投作業。

攻島階段總指揮賽門巴克納陸軍中將

美國陸軍中將巴克納
Simon Boilivar Buckner LG US Army

另一方面,牛島滿這邊呢,因為長勇失寵,八原諸葛神算爆紅,指參雙頭馬車局面結束,日軍停止空轉沉淪。趁著美軍困在泥漿裡,八原積極指揮整補,準備打一場成功的敗戰。

沖繩最可怕的男人,八原,他在長勇大反攻時的調度就超有心機的;既然阻止不了長勇硬幹,他就盡量把後方的兵調到前面給長勇去用,同時盡量維持原本首里防線兵力主幹不變。也就是說,如果長勇輸了,那麼至少首里防線依然可維持住,不會兵敗如山倒。梅雨一開始,八原也注意到美軍機械化部隊慢下來了,他就趁美軍自顧不暇而更積極地鞏固首里防線。5砲剩下的砲也全都再藏到原來的地下陣地,打線不打面。

所以呢,美軍跟日軍在5月初都在拼命往前塞人;估計雙方大約至少5萬到8萬人就擠在首里防線。

容許我粗俗一點;若一個人平均每一天要拉1公斤的大便加上2公升的尿,雙方僅以5萬人計,那就是每天會出現50噸的大便跟10萬公升的尿。美軍躲在低窪的彈坑與戰壕、日軍躲在更低窪的地洞裡,偏偏梅雨季開始了。在雙方頭一伸出洞就可能會腦袋開花,所以多半只能死守自己的坑洞的狀況下,請問:每天50噸大便跟10萬公升的尿該如何處理,又會被雨水帶到什麼地方去?

提示:人往高處爬,水往低處流。

故事說到這裡已經是至少5月10日了;算起來,梅雨第4天了。

200噸的大便、40萬公升的尿。

歐買尬。

繼續累積之中。

照片1:飢寒交迫全身濕透的劉選手在沖繩山區公廁躲雨取暖。證:誰說日本公廁都一定有水的?

P8170727

Photo 1: I was ducking the rain and taking shelter for the wind chill effect in a poorly maintained public toilet in central Okinawa.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