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沖繩戰七十週年精選:不離不棄(上)

發表留言

沖繩戰七十週年精選故事

不離不棄(上)

今天,2015年4月1日,沖繩戰已經滿六十九年了。

真的沒想到,一次不經意的旅遊會把我自己帶到這裡。七十週年,說些特別的吧。接下來,一個不離不棄的故事。

「羅德曼、羅德曼,這裡是艾蒙斯。撐著點,我們來救你了!」

「航向,洞六五,全速前進,全艦備戰! 弟兄們,我們去救羅德曼!」

艦橋的弗斯艦長下達了緊急命令。這是美國海軍驅逐掃雷艦艾蒙斯號,時間是1945年4月6日1532,北沖繩边戶岬(Hedo Misaki)、伊是名島(Iheya)、及与論島(Yoron)之間的水域。

就在半小時前,西北方25海浬1號海面雷達哨的布希號驅逐艦、北方14海浬2號海面雷達哨的凱辛楊號驅逐艦、還有東北東方27海浬3號海面雷達哨的卡洪號驅逐艦幾乎同時遭遇日軍神風特攻隊的偷襲。這次自殺攻擊非常有組織、一下子就把布希號跟卡洪號擊沉,凱辛楊擊退這一波日軍自殺飛機後立刻全速航向布希號沉沒處去拯救海面生還者。凱辛楊做了一個非常心痛的決定:先救布希號、再救卡洪號。

北沖繩海域的美軍艦艇全都進入戰鬥位置,因為他們不知道凱辛楊他們遇到的特攻會不會有下一波,因為按照往例,日軍的自殺機若不是三三兩兩隨機亂撞,就是傾巢而出、同步攻擊。

這一天下午美國海軍第二掃雷群遇到的是日軍菊水一號特攻作戰。這次不是日軍散兵游勇,而是經過縝密規劃的攻擊。在總共十次的菊水特攻裡,這第一次是規模最大的一次,包括230架日本海軍飛機跟125架日本陸軍飛機,總出擊機數高達355架,意圖對北沖繩海域的美國海軍實施飽和攻擊(註一)。

緊鄰凱辛楊南方的船艦最需要擔心,因為從九州(Kyushu)起飛的日機在理論上應該是保持南下航向,而艾蒙斯跟羅德曼這兩艘驅逐掃雷艦在理論上應該是下一個受攻擊的目標。

將近1530時,艾蒙斯果然在雷達幕上發現兩架敵機進逼,但是到了1532時,羅德曼的雷達幕上卻看到三架敵機。相距4海浬的這兩艘驅逐艦立刻火力全開準備退敵。

二戰時期,美國海軍的驅逐艦算起來只是小船。速度快、體積小、火力強,但是裝甲很薄,薄到被自己人戲稱為易開罐(tin can)。攻擊沖繩的美國海軍第51特遣艦隊為了保護核心武力,也就是珍貴的航空母艦、主戰艦、還有支援巴克納將軍地面部隊一切吃喝拉撒物資的運輸船團,就在沖繩外海佈下了15個海面雷達哨,由易開罐驅逐艦輪流駐守。美其名是外圍雷達網、負責早期預警,但實際上是擺在那邊去給阿本仔去撞當替死鬼的。

而阿本仔也還真的很愛挑這些易開罐來撞,即便上頭三申五令不得耍北七亂撞一通,一定要挑大船去撞,因為皇國能飛的飛機已經很少了,請珍惜資源。但是日軍飛行員也是滿腦子當少女偶像全民英雄的無謀武士道思維。如果要死,那就要死得有成績才會被崇拜。美軍海面核心一定是重重防空火砲外加可怕的海盜機(F4U)跟地獄貓(F6F)層層保護難以靠近,勉強突入防空網,也往往是白白送死,那也就當不了少女偶像全民英雄。不信?請各位看官自己去找找日本拍的一些二戰特攻主題電影海報,裡頭一定有清純少女用崇拜的癡情眼光看著俊俏的特攻隊員男主角。有時偶爾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掛著兩滴純情的淚,讓人一時忘了這是SOD同一國拍的愛情動作片。所以相較之下經常單艦頂多雙艦在執行任務、一撞就起火、而美軍飛機也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海面雷達哨的易開罐驅逐艦就成了神風特攻隊的最愛。這是最容易建功、讓自己跟自己家庭受到全國愛戴的最短捷徑。另外被倉促擠過短暫且粗糙的飛行訓練的菜鳥特攻隊員,在享受了酒肉跟女人之後,往往也是看到船就先撞再說。操縱桿在我手上,死豬不怕滾水燙,反正要死,我有必要甩你們高階軍官說的話嗎?看到船我若不搶著先去撞,別人也會違令搶著去撞,我乖乖聽話最後沒船撞或是被逼去闖空母火網被擊落,或是耗在天空等著被海盜機收拾、或是燃料耗盡掉到海裡去餵魚、還害自己一世英名晚節不保變成千古罪人,真當我笨蛋呀?撞先! 天皇陛下,棒塞~~~

小小船身卻塞滿了一大堆火砲的這兩艘易開罐立刻往天空不同高度空域灑滿了各式彈頭,但是太遲了! 當它們發現日機時,日機已經從雲層裡竄出來直衝而下,進入最終衝撞階段。一架日機突破火網,撞進羅德曼前段水手艙後引發大火。第二架投下炸彈後迴避,但是並未命中。第三架撞破右舷造成進水。這三架日機的攻擊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生的。羅德曼號發出求救訊息並請求空中支援。

四海浬外艾蒙斯甲板上吹風偷閒的是沒輪值勤務的一號主砲組員裘利。跟艾蒙斯乘組員一樣,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神風特攻隊瘋狂的行為。他沒等上頭發佈命令,也不在乎自己的輪休,第一時間就往第一主砲塔拔腿狂奔鑽進砲塔就戰鬥位置。

「羅德曼、羅德曼,這裡是艾蒙斯。撐著點,我們來救你了!」

「航向,洞六五,全速前進,全艦備戰! 弟兄們,我們去救羅德曼!」

艦橋的弗斯艦長下達了緊急命令。

「大副,損控組待命準備登上羅德曼協助救火!」弗斯艦長吩咐大副。

艾蒙斯跟羅德曼是同一批下水的驅逐艦,三年多來兩艘船就一直併肩作戰互相照顧,一路從大西洋打到太平洋,兩艦官兵同生共死的深厚感情是沒得比的。

ban_457emmons_01

歷史照片1:美國海軍驅逐艦艾蒙斯號(USS Emmons DD-457)。此照片顯示的是艾蒙斯參加沖繩戰前的驅逐艦組態,後來改裝為掃雷艦並改編為DMS-22。

但是災難還沒結束;這只是剛開始。首波三架日機攻擊後,天空又出現了大約很要命的七十幾架日機徘徊在十幾二十海浬以外的安全空域,似乎正在組織下一波攻擊。

正在靠近羅德曼的弗斯艦長看到羅德曼火勢已被控制之後,他更新了命令:「繞著羅德曼跑,速度維持25海浬(算是相當高速了),提供對空火砲掩護羅德曼!」

這兩艘易開罐就像兩隻草原上的非洲羚羊望著不遠處群聚的飢餓獅群。撐了沒多久,艾蒙斯戰管(CIC)用掩不住興奮的語氣通報艦長:「艦橋、戰管,友軍艦載地獄貓中隊靠近中。」

難怪那群阿本仔在那邊燒水等茶涼,原來是在怕地獄貓。「通令全艦注意藍打藍(blue on blue,誤擊友軍)!」弗斯艦長下令。

這一整個中隊的十六架地獄貓沒有猶豫,解開編隊衝向這群拼湊的阿本仔消費機大開殺戒,羅德曼跟艾蒙斯各戰鬥位置的官兵們不斷地大聲叫好;只要有機會就跟甲板下的人通報戰況。

日機護航戰鬥機不斷挑釁地獄貓,但是這些艦載地獄貓飛行員都是經過兩年以上的紮實訓練,不會輕易上勾,依然把重點擺在掛載炸彈的日機。有掛彈的日機只要脫離編隊做勢俯衝,就會被地獄貓咬住尾巴狂打。這些美國海軍飛行員也實在是很神風;即便日機從高空俯衝到進入水面艦艇防空火網裡了,咬在尾巴的地獄貓依然窮追不放,完全不在乎會不會被友軍防空砲誤擊。

然而十六架要擋七十幾架也實在難。地獄貓把這群日機擋了大約二十幾分鐘之後,日機開始找到機會了。1630,一架笨重的老爺一式陸攻俯衝而下累積動能衝向艾蒙斯左舷,也成功突破火網,但是飛行員瞄的稍微歪了一點;他在艾蒙斯四零砲座上方僅約一公尺高處呼嘯而過,接著衝進海裡爆炸,分解的零件、螺帽等像散彈槍一樣噴向艾蒙斯甲板上的官兵。

艾蒙斯官兵逃過這驚險的一擊還來不及喘氣,一架零式戰鬥機衝下來一直衝到艾蒙斯右舷上空僅約五六百米時才被打中爆炸。

緊接著是一架飛燕三式戰鬥機衝下來,愈來愈快、愈來愈近,不管艾蒙斯防空火砲打得多激烈也擋不住。眼看就要撞上了,這架飛燕一頭栽進左舷靠近一號砲塔才幾公尺遠的海面,嚇壞了一堆人。

日機群對艾蒙斯的攻勢似乎停頓下來了。高空中,勇猛的地獄貓群還在到處追打日機。艦上官兵們有的開始露出笑容。今天應該就可以打佯了吧?

抱歉。還沒。艾蒙斯主火控(main director)從內線大聲喊:「右舷右前方海面低空! 六架敵機!」

好失望啊,這場硬仗不但沒結束,戰況還反而升高了。

艾蒙斯主火控只看到六架日機,但沒看到其它方面還有四架。這一波總共十架日機從四面八方同時衝過來,一時間不知道是要撞艾蒙斯還是羅德曼,但是大家心知肚明日機應該不太會把資源浪費在可能撐不了太久的羅德曼。

艾蒙斯的防空火砲群英勇迎戰,解決了三架日機。其中一架可說是當天最雖小的日機。艾蒙斯不知是哪一座五吋砲塔發射的砲彈瞄太低挖地瓜,不對,海面沒有挖地瓜這回事,彈頭打到海面,激起壯觀的水柱,而偏偏一架貼著海面衝過來的愛知九九艦爆閃不過,就衝進水柱後直接撞進海裡。

另一架九九艦爆跟著飛過來,但稍微高了點,它從艾蒙斯的兩根大煙囪中間穿過去,把中間的一組天線帶走後也撞進海裡。

其它的有一兩架被羅德曼擊落,剩下的都被地獄貓打爆。

這十架是同時進擊的。驚心動魄啊~

可是,遠處天邊依然聚集的日機還是很多。此時艾蒙斯的彈藥都快用光了,估計若日軍繼續這樣玩,那麼艾蒙斯頂多只能再擋一波攻勢。有的砲座只剩下照明彈可用了。

三號主砲塔當時砲口朝向左舷,而砲座上方的四零砲砲長對著腦袋冒在三號主砲塔頂蓋外的三號主砲長艾亞大聲喊:「正船艉! 正船艉! 」

艾蒙斯船尾巴遠處海面出現一沱黑影貼海而來。三號主砲長轉頭一看,厚,竟然沒人發現這架日機?! 他連忙斷開CIC聯控,改為砲座手動控制,再命令組員把砲口轉向船尾巴,吆喝組員裝彈發射。不知是怎麼,三號砲組一直沒回報裝填OK,他才把頭縮下去準備罵人時,「咚汪」驚人的一聲,躺平的單管裝五吋砲噴出火團。砲座長再把頭伸出頂蓋時,他只看到砲彈的高溫亮光衝向貼海而來的敵機鑽進機鼻,宇宙無敵神準地從機鼻瞬間貫穿敵機,把敵機變成一團大火球。

爽到歪的砲長就覺得奇怪,對空砲彈應該是破片為主呀,怎麼這麼容易就縱向貫穿整架飛機?

「孩子們,你們剛在玩啥把戲?」砲座長一臉滿意兼好奇把頭縮進頂蓋問著打著赤膊滿身油污的砲組。

「老大,我們高射砲彈用完了,剛打的是穿甲彈(專打厚重裝甲砲塔、以貫穿為主、比較沒有破片的一種彈頭)。」滿臉又黑又臭的砲油的砲手仰著頭回答。

「是嗎?幹得好,幹得好!」

這話才說完,附近的羅德曼傳來爆炸聲。

1732,一架掛載炸彈的日機撞進冒煙中的羅德曼。不幸中的大幸是跟著這架特攻機一起撞入船身內部的這顆炸彈不知為什麼並沒有引爆,只是靜靜地躺在内部船艙的走道上。

同一時間,三號砲長還來不及伸頭出去看,就聽到一陣金屬彈頭跟船身金屬裝甲跟木質甲板的尖銳且綿密的撞擊聲,接著被轟然巨響跟巨大震波震得暫時失去知覺。一架特攻機趁著三號主砲塔跟船尾其它高射機砲專注於對付朝著艾蒙斯船尾巴貼海而來的日機時,找到漏洞從正上方一邊發射機砲跟機槍,一邊俯衝而下,直接撞上船尾深水炸彈施放軌道跟沉海掃雷鋼索的工作區甲板,還貫穿甲板撞進舵機室。甲板上沉重的佈掃雷機具被掀到半天高再掉進海裡。三號砲座附近的防空機砲跟其它沒有躲避的人員死的死傷的傷;有全屍的四處倒臥,四處掛著的是斷手斷腳、內臟、被削成一半的半顆頭。這架特攻機摧毀了艾蒙斯的左推進器、左引擎、也讓艾蒙斯的船舵癱瘓。

三號砲座脫軌失去作戰能力,同時砲座內外同時起火。當自殺機衝破船尾甲板爆炸後,也引發下方船艙的爆炸;這次爆炸的火燄也從三號主砲塔下方空間噴進砲塔內部,造成三號主砲塔全體組員重傷,其中一人失明。當他們撤離三號砲塔時他們也注意到砲管上還掛著一部份日本軍機的機翼。

幾乎同一時間,一架九九艦爆從略偏右舷的角度斜撞進三號主砲塔下方後爆炸,把已經半毀的船尾巴剩下的部份完全摧毀,被炸噴的飛機跟船身零件、鉚釘、螺帽、破片等隨著這第二架的動能往船頭方向噴過去,造成煙囪附近的四零高射機砲組員跟第二艦橋的人員慘重死傷。

Emmons_Cap_Foss

歷史照片2:艾蒙斯艦長尤金弗斯(Eugene Foss)

被這同時兩個大爆炸震到站不穩的弗斯船長還不知道艾蒙斯此時已失去轉向能力,喊著「左滿舵!左滿舵迴避措施!」

才一喊完,一個大黑影夾著巨響撞進艾蒙斯艦橋下方無線電室的右側,同時另一架日機也撞到戰管室左側。火控室海軍少尉羅絲艾略特在日機撞向戰管室前那一剎那看到這架日機衝過來,他就對著火控室裡的五個人大喊臥倒抱在一起,然後他最後撲抱同袍,把自己的背朝向日機撞來的方向,準備犧牲自己救同袍。他五名同袍及時躲避只受到輕傷,但他自己受到重傷。

這兩架同步撞進艦橋結構後的爆炸把艦橋裡的弗斯船長拋到天空後掉進海裡,不但嚴重灼傷還失明。戰管裡的人員,包括當時在戰管的大副,瞬間全數陣亡。航空燃油引發艦橋結構大火,很快向上延燒海圖室、操舵室(pilot house)、到頂部的火控室(director)。結構上的幾個機槍手還沒死的就被大火圍困,最後被逼到用力向船邊外的海面奮力一跳,企圖躲避大火。二號主砲塔被震離轉向軌道,而且砲塔下方的上層彈藥準備室也開始起火。二號砲塔內部組員之中,砲座長瑪洛威不知道是被炸成粉碎還是被炸飛到海裡,不見屍首。另一個是尼可拉斯,重傷、被放在救生筏野放到海面,最後被羅德曼救起時已斷氣。砲塔裡的其它人都現場陣亡。艾蒙斯的三座主砲現在掛掉二號跟三號,只剩前面一號砲塔還在奮戰。在艦橋結構被兩架日機幾乎同時撞上後,一號主砲塔跟戰管火控的聯控也就當然斷了。一號砲長弗萊尼根關掉CIC聯控,開始獨立接戰。

火控室裡的五個人爬起來發現重傷的艾略特少尉。其中一名倖存者,巴勒奇,跪倒在側臥著的艾略特旁,看著還沒死的艾略特背上插著一大片還在冒煙的鐵片跟穿出皮肉的幾根斷掉的肋骨、然後巴勒奇開始放聲大哭。巴勒奇輕輕扶著艾略特的頭,卻把他的一大片頭皮扯下來,因為頭皮跟頭骨之間已經被破片劃開了。巴勒奇哭得更大聲了,他邊哭邊抬頭望著火控葛里芬中尉。

USMC-C-Okinawa-p22a

歷史照片3:1945年4月6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地面部隊拍攝近海船團遭遇日軍菊水一號神風特攻隊攻擊的慘烈實況。

現在艾蒙斯不但傷得比羅德曼還重,而且變成了一個漂浮煉獄。又不到半分鐘,左舷遠方也來了一沱黑影貼海高速而來。還能作戰的砲位對著這個黑影拼命開火,雖然有命中,但是這架日機的飛行員很堅持,他還是成功地把飛機撞進靠近一號主砲塔下方左舷的吃水線處,造成船頭下層甲板、一號主砲塔、跟一號主砲塔下方的上層砲彈準備室同時發生大火。

火控室的五個存活者也被再次的撞擊嚇到。蹲在地上檢查艾略特傷勢的葛里芬中尉看了看,然後抬頭問其它三個人火控室繼續作戰能力,每個人都搖搖頭。葛里芬中尉就說,火勢太大,你們三個立刻撤,我跟巴勒奇看能不能把艾略特救下去。那三個撤了之後,艾略特在巴勒奇懷裡嚥下最後一口氣。葛里芬中尉把手按在艾略特的額頭上跟巴勒奇說,撤! 這是命令! 我們一起撤。巴勒奇一邊啜泣一邊不捨地輕輕把艾略特的頭放到發燙的地板上,一邊不斷地說,我若活著離開我就幫你寫信給你家裡。

一號主砲塔起火的瞬間,原本輪休卻自動參加戰鬥的裘利也跟著其它砲組一樣奪門而出。在那之前沒多久,裘利把原本就穿著的戰鬥救生衣脫了,因為戰況激烈,穿了救生衣就會活動不便礙手礙腳。他在砲塔內起火逃命時還想到好像該回頭把自己的救生衣再穿起來,不然萬一發生爆炸被震入海中就葛屁了,啊算了先逃再說吧!雖然一號主砲塔死傷慘重,但至少組員有機會逃生。它下方的上層彈藥準備室裡的人發現自己頭上的砲塔已經失火,後方出路也因為艦橋結構被撞起火被封死、前方出路也起火。充滿火藥粉塵的彈藥準備室裡,難耐高溫讓一些物品開始冒煙了。組員不得不打開密封的隔水艙門,企圖經由軍官寢室往甲板逃生。

在柴油跟火藥味迷漫、又暗又狹窄的走道上,一號主砲準備室的組員才要通過,對面卻又擠來一票人。拿手電筒一照,原來是醫官威廉跟尼爾森中尉帶著幾個傷兵從醫務室逃過來。

什麼?往前的路被大火封死了?

天啊,往後的路也被大火封死了?

兩票人馬擠在走道上交換消息。他們被活活困在火海裡的一小段還沒延燒的通道裡。

一號上層砲彈準備室下方的下層準備室不就更慘?

此時,海水已經灌進下層準備室、淹過活口的腳踝,致命的濃煙也聚在頂板。往上逃生已經不可能了,所以他們決定賭一把,向後往二號砲塔下方的下層準備室逃,先躲過眼前的進水跟濃煙再說。逃到二號下層準備室時,那邊的組員還有人在,所以兩個準備室的人就合流準備一起往士兵餐廳逃。這批人在黑暗的通道摸索前進,遇到海圖室的幾個人,三幫合流一起逃,走沒多遠卻發現餐廳門口前的通道開始起火,火勢大到衝不過去。還好,他們頭上有道緊急艙門通往上層通道,但鎖得很緊打不開。有人夠聰明,把手上提的一盞提燈當做扳手用,九牛二虎輪流換手之後,千均一髮之際打開了。一打開,上面也有人?原來是一號上層準備室跟醫官威廉這另一票人。上面的幫忙把人拉上來,下面的急著往上爬。現在兩票二十二個人一起被困。外頭火勢顯然就在一牆之隔,因為狹小的通道已經發燙到冒煙了,而裡頭的氧氣正在快速地被耗用。其中一個人拿出一把45手槍,準備隨時自盡也不要被火燒死。

海圖室的哈德森眼見死路一條就決定往死路找活路。他自己往一號主砲塔的方向摸索前進,他計劃從失火中的一號上層準備室、逃往失火中的一號主砲塔、再看能不能從砲塔頂蓋或側門逃到甲板。當他終於摸到上層準備室時,神了,裡頭火勢好像小了點,原來是自動灑水系統恢復了部份水壓,有如尿尿小童很無力地灑著水。哈德森把上衣脫掉包住頭部,深吸一口氣之後衝進上層準備室,再抓著火燙的扶梯往上逃進一號主砲塔。砲塔內火勢依然兇猛,但有個角落的火勢略小,因為那邊是砲塔迴轉軌道潤滑油在起火,燒得比較不兇。順著這角落,他從砲塔頂部砲長艙蓋逃出來,再滾下火燙的砲塔來到甲板。

啊,空氣,多美好、多可愛的空氣啊! 至於一點燒燙傷,真的算不了什麼了。小意思!

重獲新生的哈德森當下就決定,自己拼死也要把這條活路讓一起被困的二十一個人知道。他在甲板上遇到已經逃出來的一號砲長弗萊尼根,他們兩個就去找來手提滅火器爬上一號主砲塔。哈德森對著下面用最大聲音呼叫下面的人跟他們說有活路了。喊了一會有人回應了;他們聽到了。一號砲長弗萊尼根也喊著,手提滅火器很不夠力,但可以對著角落噴,至少能壓制一點火勢,但是要他們果決動作快,手提滅火器撐不了太久。下面的醫官威廉招呼著另二十個人一個接一個有秩序地逃出來,一個都沒少。

逃出來的這些人有的在哽咽、有的在擁抱,但很快的他們都各自去找事做、幫忙滅火、抬傷兵、任何還能做的事,唯一他們沒做的事是棄船逃生。

基本上,此時的艾蒙斯是該棄船了。三個主砲塔都掛了,艦橋各機要作戰指揮單位無一倖存。火勢大到有些人必須把受傷的人塞進救生衣後直接扔到海裡,因為這樣存活機會還比較大。連續爆炸把很多人,活的跟死的,都拋入水中,混亂中很多其它崗位的人誤以為現在是棄船狀態。艦長失蹤(在水裡)、大副陣亡、其它高階軍官生死不明;艾蒙斯此時完全沒有人在指揮。但是除了重傷被綁著漂浮器材後扔到海面保全生命的傷兵之外,沒有人落跑離船。

火勢正在向底部彈藥艙漫延,引擎失去動力,前半部火勢已失控、消防水管水壓不足、全船只剩兩門二零機砲還能用於防衛。

他們死定了,而且會死得悽悽慘慘,與其被慢慢燒死,不如自己開槍轟腦袋還痛快些。

可是,全員沒有人絕望、沒有人驚慌、也沒有人棄船。每個人都沒把大火當一回事,全都依照平常訓練做自己該做的事或是在其它單位幫忙救急。各失聯單位、甲板下被大火或海水封鎖的單位,有軍官就跟軍官、沒軍官就跟士官、什麼都沒的就自己找事做。包紮傷兵、找手電筒、或只是彼此打氣準備面對生命最終的那一刻。甲板上力氣夠的就幫忙把已經用不著的彈藥拼命往海裡扔,免得延燒爆炸。

看到羅德曼二度被重傷、艾蒙斯死路一條,日機群決定不需再對這兩艘易開罐浪費資源。殘機重整編隊,滿意地收攤回家。

同受重傷、不遠處的羅德曼還有部份動力。甲板上的官兵望著熊熊大火中的艾蒙斯,有人喃喃自語地說:「天啊,他們說到做到,他們救了我們。」羅德曼受令脫離戰場去跟另一艘受創的驅逐艦會合撤往慶良間(渡嘉敷),緩緩駛離艾蒙斯時,一些羅德曼的水手噙著淚水,立正站好面向艾蒙斯舉手敬禮。

雖然艾蒙斯殘存官兵齊心搶救,但是艾蒙斯這個他們生死與共三餘年的海上家園已經沒救了。正式棄船令來了。附近另一艘驅逐艦跟兩艘補給艦正在接近艾蒙斯準備救援棄船官兵。美麗的沖繩夕陽跟失火中的艾蒙斯彼此對映著紅光。接著在低垂夜色中,失去動力的艾蒙斯逐漸漂向本部半島北側海域。一旁負責掌握狀況的艾利森號驅逐艦在午夜向上級第51聯合特遣支隊(CTF51)報告,為避免艾蒙斯擱淺在尚由日軍掌握的本部半島而被日軍利用,建議予以擊沉。0230(4月7日),上級批准建議,接著艾利森號下令以艦砲轟沉艾蒙斯。但是英雄般的艾蒙斯似乎捨不得跟她的官兵分離,艾利森總共發射了96發砲彈才讓艾蒙斯緩緩下沉。勇敢的易開罐艾蒙斯在4月7日0318消失海面,奔向她最後的安息之地。

全船兩百多人,兩百多個英雄,兩百多個不離不棄的故事。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註一:Kamikaze: Japanese Special Attack Weapons 1944-45 ; Steven Saloga; pp 12;  ISBN 1849083533.

廣告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