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艾森的進擊

發表留言

第十章 地獄裡的化糞池

艾森的進擊

沖繩。劉選手滿身大汗,在沒得遮大太陽的安靜的安波茶口袋把卡打車放一邊,在泥巴地上坐下,環視著周遭的高地。一邊灌著已經發熱的運動飲料,劉選手一邊淡淡地跟自己說:「尤金、把鼻,我到了。」

接下來,朋友們,一個滄海桑田的故事。

「美國民主黨黨內初選結果出爐! 麻州州長杜凱吉絲以壓倒性的票數擊敗傑克森,並將正式代表民主黨與現任雷根政府的副總統喬治布希角逐1988年總統大選…」 勉強可聽得清楚的電視新聞的播報聲從一棟平房裡傳出來,站在門口準備按門鈴的是一名報社編輯。在佛羅里達州的豔陽下,編輯掏出手帕擦擦汗,接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裝,然後按下沒有裝得很牢固的門鈴。 門板咿呀打開,一個年紀很大的白種老人現身紗門後。

「嗨,您好,我是跟您在電話中約好碰面的湯姆,您是艾森先生嗎?」編輯禮貌地問。

「嗨,是、是、請進,請進。」老人推開紗門,熱情地歡迎來客,向編輯伸出手。

編輯握著老人的手,略帶激動地說:「艾森先生,能見到您本人真的是我的榮幸啊!」

一老一少進入這卑微平房的簡單的客廳裡;老人一邊關電視,一邊招呼編輯坐下。一個長達43年的謎團即將在佛羅里達州邁爾斯郡的這棟矮屋內解開。

在遠方低沉砲聲跟不遠處此起彼落的槍聲中,美軍隨軍攝影師二等兵鮑伯倍力(Bob Bailey)在子彈不長眼的戰場爛泥地上趴在地上一點一點地往前移動,然後側身滾進一個彈坑。鮑伯躲在彈坑裡從懷裡拿出相機、調整著鏡頭跟快門、求主保佑碎碎唸一番之後,鮑伯咬緊了牙好讓自己的心臟不會從嘴裡跳出來,接著從泥坑裡慢慢把相機跟腦袋伸出彈坑邊緣,擺好姿勢,靜靜等待。

這一天是1945年5月10日,他聽說海陸1師5團3營要派一些人冒死衝過一片開闊地,深入敵軍陣地去爆破一座地下坑道。這段開闊地是曝露在日軍火網之下,所以這是他攫取好照片的一個機會。在他的前面呢,有兩座小山丘,中間夾著開闊地,開闊地中間有條小溪。海陸要從靠北邊的山丘開始衝,衝到小溪(註一)對岸的小山丘,而日軍已經把機槍都對準了這個山谷的開闊地。 每當海軍陸戰隊有人衝過他面前,遠遠的日軍陣地就響起南部(Nambu)重機槍的聲音。咻咻的子彈在狂奔中的陸戰隊員四周的泥巴地上彈起一柱又一柱的泥巴或泥漿,鮑伯就咖喳咖喳地按下快門。有沒有抓到自己夢寐以求的鏡頭?不知道。

自從1941年珍珠港事變爆發後,美國本土的主戰派跟中立派的歧見在一夜之間被日本的大膽偷襲整合為一,全國上下激起一片仇日狂熱,愛國心沸騰。除了按規定受徵召入伍的年輕人之外,熱血的美國男子也紛紛湧入團管區要求入伍。曾經有兩名美國男子因為資格不符而被拒入伍後羞愧忿怒而自殺。

1943年,某募兵站排隊申請入伍的其中一個人,靦腆地走近的櫃台把他的工人軟帽摘下用雙手握在胸前。 審核文件的軍官坐在櫃台後面不發一語,只有他手中的紙張翻頁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軍官抬起頭說:「艾森先生,你的愛國心讓我很感動,但是我不能讓你進入海軍陸戰隊。」

這個叫做艾森的人漲紅了臉說,「不行!?為什麼?」

軍官說,「你自己看嘛,你有老婆了,有四個孩子了,這就不符資格了,而且你已經27歲了,當兵你太… 」

軍官把話吞回去之後又說:「你現在當兵真的年齡嫌大了。」

艾森說:「長官,我已經申請好幾次了,連我老婆都願意讓我去當兵了,為什麼不讓我入伍?」

軍官說:「這個嘛,你現在在工廠做事也是報國呀! 」

軍官翻著資料,低著頭繼續說:「B-17、B-29轟炸機引擎工廠…」

軍官抬起頭看著艾森:「製造B-29也是愛國,我希望你留在本土好好幫我們製造這些很屌的轟炸機。」

艾森不放棄地說:「長官,現在我們工廠有愈來愈多的淑女們加入生產線,這些淑女們的手藝完全不輸給我們男人。長官,我27歲再不入伍就只會一天比一天更不夠資格。我給您求了長官…」

歷史照片一:美國本土男人都去當兵了,生產線開始大量招募女性加入製造業。

歷史照片二:二戰中期開始,向來專屬男性的軍火工業生產線開始有愈來愈多的女性放下菜刀加入黑手工作。

艾森繼續說:「我九歲時就死了父親,我沒機會做些事讓我父親驕傲,拜託了長官,給我機會讓我的孩子們覺得有個讓他們驕傲的父親吧!再被拒絕我怕我這一生抬不起頭啊長官! 我家孩子們都很堅強的,我若不在了,他們會很OK的。」

軍官猶豫了。他再次低頭,悉悉唆唆地翻動著資料小聲地喃喃自語。好一會之後,碰一聲,一個許可章蓋下去了。 「下一位! 」軍官把目光朝向排隊的隊伍這麼說。

1945年5月3日,牛島滿的全線大反攻。不斷閃著火光、劈著爆音的夜裡,唰唰一聲,一顆日軍的白磷彈撞上一顆早已禿光的樹幹、噴濺著火燄四散落地,部份掉到樹下一個散兵坑裡。裡頭三個人之中有一個人的背上被白磷彈火燄沾上了。另外兩個兵急忙用軍毯拍熄鄰兵背上的火苗。 前方不遠處傳來吼叫:火力掩護! 散兵坑裡三個人一聽就端起槍趴在坑邊開始射擊。前方有兩個海軍陸戰隊員拼命地扔手榴彈扔到手痠沒力後連滾帶爬往後撤。

「基頓、海斯,閃人!我們換個洞!」散兵坑裡的一個人這麼吼著。

接著這三個人爬出散兵坑,魚貫跳進就在旁邊幾分鐘前才被日軍砲彈在地面炸出來的一個大洞裡,洞裡還在冒著煙。滾進彈坑的這三個人翻身才爬到坑口,另外兩個在跑的海軍陸戰隊員跑跑跳跳閃進他們三個剛剛才放棄的散兵坑,然後「咚汪」一聲,一顆大砲彈正好掉進散兵坑,放射出巨大的震波與破片,彈坑裡三個人急忙把臉埋進泥土讓鋼盔擋掉高速噴過來的碎石、砲彈破片、還有粉碎的肉骨塊。

「把鼻! 把鼻! 你沒事吧?」基頓緊張地問剛救了自己跟海斯的同伴。

把鼻(Pappy)是艾森在連上的外號,因為他比別人晚了幾乎十年才入伍。他艱苦的童年、又加上比別人多十年的滄桑,讓艾森在戰場上表現得特別沉穩。

「沒事! 沒事! 」艾森苦瓜臉吐著滿嘴的泥巴。

天亮後,滿身泥的這三個人疲憊地靠在一個淺彈坑裡,看著眼前匆忙的擔架兵們跑來跑去、還有附近地上排了好幾排蓋著雨衣的海軍陸戰隊員的屍體,偶爾低下頭無神地吃著又冷又硬的C口糧。一個恐怖的夜晚終於過去了。

「你們起來跟我走! 我們L連要出發了!」一名士官長吆喝著。

這是美國海軍第一師第5團第3營L連(5/3/L)。他們要前往安波茶。

5月5日,5/3/L連的連長走到這三個難兄難弟前說: 「艾森(PFC Paul Isen),我們發現前面好像有日軍地下彈藥庫。我要你去轟掉它。」

「是,長官。」艾森回答。

「現在!」L連連長史密斯說。

艾森小心翼翼地帶著TNT炸藥包往前移動,後面的人都緊張地看著艾森。他們看到艾森爬到一個山坡小洞的洞口,往裡頭先扔了一顆手榴彈(註二),「崩!」一聲,洞口噴出一小柱白煙。接著艾森扯開彈藥包的發火引信,使盡力把TNT炸藥包扔進洞裡然後沒命地往後跑。「咚汪」一聲,艾森飛撲到地上,接著馬上天搖地動,半座山被炸得都在晃,好像整個地球都被掀起來似的。洞裡果然是日軍的前進彈藥庫。

歷史照片三:沖繩戰美軍以炸藥包攻擊日軍坑洞。此照片在沖繩的確切地點時間與人物皆不詳。

「艾森! 艾森!」 還在七暈八素的艾森已經被震波震得暫時耳聾了根本聽不到有人喊他。

艾森抬起頭回頭望向已經被炸得看不出原貌的山璧,再望向自己原來的陣地,終於看到有人大動作指著他附近。他順著方向看去,看到一個被剛才爆炸噴出來的泥巴跟碎石掩埋掉的一個散兵坑。還沒完全回過神的艾森急忙跑去徒手挖,挖了幾下還真的挖出一名陸戰隊員奄奄一息。

5月10日。5團2營進攻沢岻高地,艾森的5/3/L連支援5/2營;艾森又要被派去炸山洞了。

連上老芋頭蹲在地上交待艾森:「你看,我們現在這邊是一座山丘,前面開闊地,中間有條小溪,看到沒?你要衝過去,到對面另一座小山丘。」

艾森瞪大了眼睛看著前面點著頭。

老芋頭繼續說:「鬼子的機槍會在左邊對著你打,你要忽快忽慢,知道嗎?」

「我知道了!」艾森緊張地回答。

老芋頭又說:「上頭說對面已經有炸藥包了,所以你這趟可以不用帶炸藥包,這樣你也能輕一點跑。」

「等一下…再等一下…」老芋頭一隻手壓著艾森的肩膀、一邊觀察著日軍動靜。

「趴趴趴!波波波!」三步五時日軍機槍子彈飛過他們兩人面前。

「等…等…好! 現在!」老芋頭用力拍了艾森的肩膀,艾森就倏地站起來提著槍開始衝。老芋頭在後面大喊:「屁股夾緊不要停!」

艾森一衝出山丘的遮蔽處,日軍從左邊來的槍聲就開始大做。在他開始衝的時後,艾森眼睛的餘光注意到附近一個淺坑裡有人端著照相機對著他猛拍。他要上報紙了嗎?這念頭在他心裡閃了一下,但是小命要緊,還是專心地衝吧!

「喀喳!喀喳!」抓著相機的鮑伯倍力看到一名海軍陸戰隊員開始衝,他也開始全神貫注地拍照。 艾森在槍林彈雨中衝到對面的山丘後面,等在對面的友軍迎接著艾森躲進掩蔽處,有人拍他的鋼盔,有人拍著他的肩膀。其中是他同單位的兩個好朋友,艾文斯(Steve Evans)跟豪爾(Ernest Hawer)。

他們說, 「把鼻,剛是不是有記者在拍你?」

還在氣喘虛虛的艾森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好像是吧。」

「那你要出運了啦,上報當大英雄柳~」一個人這麼對著艾森說。

「也要我命夠大才能活著看到照片呀~」艾森邊喘氣邊吐槽,還在為剛才衝過鬼門關的恐懼而發抖。

「不扯了,目標坑洞在哪裡?炸藥包在哪裡?」艾森言歸正傳問。

「不知道耶,你再往前面一點去問二營的人吧。」旁邊的兵回答。

問了半天,結果呢,悲劇了,這邊(沢岻高地正斜面)炸藥包已經用完了。艾森冒死跑的這一趟是白跑了。

林北跑這一趟就是來跟鬼子拼輸贏的,現在你跟我說沒炸藥包?靠,如果我剛才在跑的時候中彈掛掉了的話,那我算啥?我是來這死給自己心酸的嗎?

艾森氣到說不出話來,大聲罵個美國國罵之後,艾森開始往回跑,眾人要拉他也已經來不及了。

遠處日軍機槍兵沒料到會有人蠢到這樣往回跑過開闊地,所以等把機槍轉向瞄準艾森時也有點遲了。

就在快要跑到原點時,攝影兵鮑伯已不見人影。艾森無事衝回原地後,老芋頭把他拉進掩體說:「你瘋啦你?!花生蝦米代誌?」

艾森喘著氣:「老大,對面沒有炸藥包,我回來找炸藥包~」

「靠,蠢軍官!」老芋頭罵著,「你休息喝口水,我去找別人。」

「不要。這趟還是讓我來!我的任務,自己的卡窗自己擦!」艾森堅決地說。

艾森如此忠於職守、自動自發完成任務,也實在是讓人服氣。他並沒有在第一次跑到對面發現沒TNT後就裝死耍懶,也沒把爆破任務賴給別人。真男人! 讚!

「靠,有卵趴! 」老芋頭雙眼發光、拍胸脯,「休息! 我去幫你找炸藥包來!」

艾森後來當然跑了第三趟。被隨軍攝影兵拍照的小插曲也就很快在後續的血戰中被艾森忘得一乾二淨。

你信不信,劉選手也當過兵。 你信不信,劉選手五百障礙跑兩分四十幾秒,而且是全副武裝。在爛泥的操場。

如果你曾經當過兵,你應該知道跑一趟全副武裝五百障礙的痛苦滋味。艾森就是在鬆鬆軟軟的沖繩雨後泥巴地上連續跑了三趟五百障礙,而且東邊大約500米至800米外就有一堆日軍重機槍對著他開槍。如果是你,你跑慢了,或是你摔倒了,結果不會只是被班長釘得滿頭包,而是直接現場仆街倒斃在泥巴裡沒人管你,更不會有什麼社運團體去幫你向國防部或是日軍抗議說這不人道要發動萬人上街討公道告國賠。

過了幾天,遠在關島的軍事情報單位負責沖洗沖繩空運過來的膠卷的人在暗房裡攪動著顯相藥水。已經處理了成千上萬張爛照片的他夾起一張剛顯像的相紙、若有所思地呆看著,然後甩一甩藥水,頭也沒回地跟暗房裡後面的人說:「老闆,我想我們挖到金礦了。」

後面的人站起來,走過來也看了一會,然後說:「這張要去華盛頓。」

朋友們,這張照片,艾森的進擊(Isen’s Run): 軍方後來向媒體發佈這張照片後,這張照片就紅遍當時美國,至少有一陣子啦。從促銷戰爭公債(War Bond)、到鼓舞軍民士氣、到向家中有子弟殞落的家庭致敬,這張照片當時溫暖了數百萬人的心,也為許多陣亡將士的遺族帶來很大的安慰;他們的兒子、兄弟、父親,在太平洋遠方跟日軍作戰到最後一刻時,應該也是跟這張照片裡的士兵一樣英勇地進擊吧。但是,很多人共同的問題是,照片裡的這個人究竟是誰?他有活下來嗎?這張照片是在哪裡拍的呀(註三)?

這些問題一直沒有答案,直到歲月慢慢把線索拼湊在一起。這張照片雖然沒有硫磺島升旗照那麼出名,但也還是不斷地出現;超過半個世紀的戰後歲月裡,有些書用這張照片當封面、有些插畫甚或電影海報也摹仿了這張照片的構圖。今年(2015)台灣新聞報導疑似出現法國軍隊來台募兵的海報也盜用了同一張照片。

艾森不但撐過了沖繩戰,還得到銅星勳章。然而,他在戰後回到本土後的人生有段時光並不是很順遂。他回美國後用微薄的積蓄買了一輛卡車幹起貨運,到處靠行、四處為家、漂泊了將近三十年。後來他再婚娶了一名銀髮族女士,兩人一起到佛羅里達州邁爾斯郡退休,過著並不富裕但精神充實的生活。 蒼老的臉孔、說話已經有點吃力、已經是個糟老頭的艾森,跟編輯湯姆敘述著往事時,仿佛又回到了在過去那段悲壯大時代裡渡過的(沒很青春的)青春歲月。

編輯問,「過去大家都在找你,難道你沒見過這張照片嗎?」

「見過呀,怎沒見過。只是我根本不知道照片裡的人真的就是我自己。」

「我現在只是一隻老得只能在草原上吃草的老馬一隻了。」艾森如此地感嘆。

「只是…….」欲言又止,艾森灰濛的眼中再次閃著英雄的豪邁與說不盡的無奈。

艾森,沒關係。我瞭。我們都瞭。你是個顧朋友又盡責任的勇敢英雄! 你是硬漢一枚! 我不但親自去過安波茶口袋跟沢岻高地、我現在還把你的故事用中文寫出來讓說中文的朋友有機會知道你的故事。艾森,你現在可能已經不在了,但是該你盡力跑的時候,你盡力了。好好休息吧,把鼻。

P8090359

Paul Isen was here.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註一:安謝川(Asa Gawa)中游。

註二:爆破地下洞穴時為什麼不直接扔炸藥包,而要先扔爆炸力小很多的手榴彈,多這道搞工的手續?炸藥包的延遲引信需較久的時間引爆,好讓丟炸藥包的人有機會逃生。這是美軍比較人道的做法。然而,時間較久的引信會讓洞內的日軍有機會把炸藥包揀起來扔出去。先扔手榴彈到洞裡,除了可以先幹掉比較靠近洞內、同時也是比較有機會把炸藥包揀起來丟出去的人,也可以製造洞內的混亂,同時也能讓洞內的人一時頭昏腦脹難以反應,也就比較難注意到接著還扔進來的炸藥包,更別說去把炸藥包揀起來扔出去了。先扔手榴彈可說是幫炸藥包買個意外險。

註三:另有人認為這張照片是在國吉高地(Kunishi Ridge)拍的,但劉選手有充分證據證明是在安波茶口袋靠近沢岻高地東段拍的。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