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mo se llama?

Evan 說故事

DSC_0378s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Oh, shit!

3 則迴響

第十章 地獄裡的化糞池

Oh, Shit!

好消息:本集首次出現搭那霸捷運就可輕鬆走訪的沖繩戰跡。 對本系列有興趣的朋友,若您去沖繩旅行時也想到主要戰跡去實際感受過去的天搖地動,但又不想跟劉選手一樣如此自虐上山下海搞得遍體鱗傷,那麼你的機會來了。從那霸鬧區搭乘Yui Rail 捷運首里線,在「儀保」站或「市立病院前」站下車,你就可以跟著按圖索驥走進故事裡,輕鬆優雅地穿越時空(海島大太陽下要優雅還是會有點難)。

OK,正片開始。

前情提要:保守維持正攻首里防線? 果敢開闢港川第二前線? 巴克納的選擇是… 巴克納在1945年5月9日正式下令,5月11日全線發動正攻。 港川登陸這提案沒有過巴克納這一關。 不論巴克納做怎樣的選擇,至少他沒有拖拖拉拉猶豫不決。下表是全線四個師的最新目標。

 單位  指揮官 目標
海陸6師 Lemuel C. Shepherd, Jr. Gen. 牧童將軍 越過安謝川、再越過安里川、攻入那霸市。 (後因戰局變化而更改。)
海陸1師 Pedro_del_Valle 沛厲害將軍 越過沢岻高地、大名高地,攻向首里要塞西側。
陸軍77師 220px-A.D._Bruce_in_uniform 布魯斯將軍 經石嶺攻入首里要塞。
陸軍96師 GenBradleyXL2Star

布萊德雷將軍

攻下運玉森高地/Conical Hill。

表1:1945/5/9總攻令各師目標。

image

地圖1 : 十軍團5/11攻擊方向。

不管各將領意見再多再好,但是現在老闆已經決定了,那就都閉嘴好好幹活吧。 說到幹活,這活…可不好幹啊。

USMC-C-Okinawa-p43b

歷史照片1:海軍陸戰隊野戰醫療中心。

梅雨讓沖繩的平地都快變成一個大池塘了,很多美軍重型機具都陷在泥漿裡,除了造成裝甲車輛難以跟上步兵,也造成油彈送不到前線、傷患送不到後面、兵員補不上去、有線無線通訊機材頻頻故障等重大問題。最嚴重的問題是開闊地上的士兵跟坦克在軟泥或爛泥地上根本就跑不快,簡直就是給以逸待勞的日本守軍練靶。 十軍團的511總攻是在這種狀況下發動的。 請原諒劉選手過去沒有拜入宋七力門下,沒有分身的特異功能,所以一次只能報導一個主題。劉選手挑選的主提是延續沢岻高地攻勢的海陸1師。 緊鄰沢岻高地南邊的是大名高地(Wana Ridge,註1)。是的。又來一個高地。沒辦法,沖繩戰的地理特色就是這樣。打下沢岻高地的海陸1師的知道接著要打大名高地,大名高地比沢岻高地更陡峭,所以他們當然心理有數:這次會是個硬仗。

image

地圖2:大名戰區示意圖。

讀過「安波茶口袋」跟「沢岻高地」的老朋友們,看到上面的地圖,有沒有感覺很熟悉了? 接下來的地圖中,讓我們來看看511總攻的海陸1師原訂進攻路線。

image

地圖3:海陸1師原訂進攻大名戰區路線。

原則上呢,美軍四個師都要維持最前線的緊密連貫,不能有漏洞,所以海陸1師必須跟左邊的陸軍77師及右邊的海陸6師維持一致的推進速度。海陸1師的進攻方面,基本上是兵分二路,左軍攻上大名高地、爬下大名高地、攻入末吉集落。右軍則是通過大名高地西側開口,想辦法牽制大名高地對面末吉高地反斜面的日軍,然後兩軍會合,攻向首里高地西側。 講最簡單的就是這樣。 當然,真的這麼簡單的話,劉選手也不會大費周章講這麼多廢話。來,請各位看倌研究一下下面這張素圖,判斷一下海陸1師要面對的殺機在哪裡。

image

地圖4:大名戰區素圖。

重點提示:美軍當時已知的局勢如下

1. 日軍慣用反斜面戰術。

2. 低窪地區會有爛泥。

3. 日軍會佈下殺戮區,例如安波茶口袋的死谷。

請注意,寸土寸金的沖繩市區,竟然會看到一片綠林?! 這不是日本本土財團發了佛心為了保育山坡地而放過這塊地皮,而是大名高地坡度實在太過陡峭而無法蓋房子賺錢。別以為他們阿本仔多愛護環境! 他們只顧自己日本的環境,至於前殖民地的琉球,在21世紀的今天,只要是有利可圖觀光客夠多,也是照樣剝削不手軟。現在美軍使用戰時阿本仔蓋的嘉手納機場幫日本政府撐腰,就被阿本仔軍國右派抨擊為不環保,但是挖珊瑚填海蓋海洋公園就是振興經濟永續經營。他們要美軍撤出嘉手納,其實只有兩個目的:讓自己的自衛隊全面接收使用繼續搞不環保的事,或是炒地皮。只是琉球人笨笨的看不出京阪軍國財團的企圖。 好,回到1945。是的,海陸1師這次要面對的不是只有一個反斜面;大名高地後面塞滿了一堆大大小小的連續反斜面。

image

地圖5:大名周遭反斜面。

陡峭的大名高地的反斜面(南邊)緊接著是安謝川上游流域,大致上是個呈三角形的半封閉低窪河谷。

image

地圖6:安謝川上游三角形溪谷。

所以呢…

1. 在這個河谷裡肯定會有爛泥。步兵在這裡面跑不快、也沒地方躲。

2. 薛曼坦克跟火燄戰車都無法從大名高地爬下來進入河谷。也就是說,坦克要進入河谷支援步兵的話,那麼坦克進出路線別無它路,只有一條:從三角地形開口處的大門口進去。這一點,日軍的反坦克砲兵跟自殺炸彈兵不會不知道。

3. 坦克駕駛兵若油門推得稍微重一點,造成扭力輸出一下跳得高了一點,那麼履帶就很容易在爛泥地打滑,然後坦克就只能受困等死。

4. 這個小河谷真的也沒很大,美軍的艦載戰鬥轟炸機要來空中炸射時,飛低了會撞山,飛高會準頭不夠而打到自己人。

5. 海面艦砲也不能輕易讓彈頭掉進河谷;稍微歪個一兩度,或陣風稍微強了那麼一點,那自己人就悲劇了。

6. 就算海陸1師把野砲扛到大名高地頂部來打溪谷對面的日軍,但是因為有限拋物線的原因,頂多也只能打到沒什麼日軍的正斜面。

7. 步兵可攜帶的二戰老60迫砲雖然射程可涵蓋好幾個反斜面,但是阿本仔都躲在地洞裡,打了也是浪費補給不易的砲彈。

在這裡,美軍向來自豪的一切優勢幾乎全都歸零。

兩個字:Oh, shit!

十軍團軍情處在事後的報告白紙黑字敘述了這個地區: 「就算是日軍可以訂做地球表面來建構防線,大概也設計不出如此完美的防禦地形。」

各位朋友,請容劉選手介紹: 沖繩戰美軍四大地獄之一:大名窪地(Wana Draw)。

Wana

照片1:劉選手在大名高地反斜面。


上一節      回目錄     下一節

註1:又來了,阿眉利卡人也常不求甚解;「大名」的羅馬拼音是「Wana」,但有些傳記作者用的是「Wanna」,多了一個「n」。

作者:Evan Liu

60% 魔羯 + 30% 處女 + 8% 射手 + 2% 天秤

3 thoughts on “勇氣-我的沖繩故事:Oh, shit!

  1. hey劉藥頭,今天2015/8/15了,離2015/6/18你自己算算多久了
    我當然知道做藥頭粉辛苦滴,忙這忙那利潤又是那麼的…….

    但誰叫你當初要做這種藥的?而偏偏我又不小心上癮了……

    趕快供貨….please please!!PLEASE!!!!!!!

    中毒的深海淺水員

    • 最近在搶時間調查宜蘭的日軍機堡…沖繩海域的菊水神風攻擊也跟宜蘭有關。我的宜蘭調查發現很多不合理的現象,跟現在一般認知的歷史相當不符合。盡快趕上~

      • 藥頭,謝謝你
        我只是很不負責任地在網路上key幾個字
        但我真的可以理解你的付出與辛勞
        我也是靠所謂創作混飯吃的傢伙
        只是很歹勢,我削的至少是你的1千萬倍以上
        這數字不是亂打的,在創作圈打滾過的至少得知道行情啊
        也正因為如此
        我這世俗的油條
        也只能廉價的勉勵你這個大笨蛋
        創作會high,但生活要顧
        重點是,娶一個好太太

        謝謝你!

有話請說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